第四十一回 破阵挥刀怜弱女,横空飞索救英豪
2019-08-22 20:51:50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正反四象阵”越收越紧,楚平原一口雁翎刀抵御八般兵器,拼着豁了性命,使的也正是狠辣的招数。在这样情形之下,楚平原要想打开缺口,固是极难,那些人要想擒他也是不易。宇文虹霓一咬银牙,厉声叫道:“拿不了活的,死的也要!”这道命令一下,那七个武士放手攻击,形势更见紧张。楚平原双睛火赤,瞪视宇文虹霓,又是愤怒,又是怜悯,心想:“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却怎的如此不明事理,不问是非,只知报仇,变成了一个狠毒的女人了!我楚平原要是便此糊里糊涂的死在她的手下,也真是太过不值了!”楚平原在愤怒之下,几次便想施展两败俱伤的刀法,与宇文虹霓同归于尽。但想到她已是国破家亡,自己若再取了她的性命,也还是觉得有点于心不忍。
  宇文虹霓面对着楚平原那愤怒的眼光,想起小时候他是像哥哥一般对待自己,心中也不禁暗暗抱愧,“不是我狠心杀你,只恨上天安排不巧,偏偏叫你的爹爹杀了我的爹爹。唉,我已在爹爹灵前洒了血酒,你是我杀父仇人之子,叫我怎能饶你?”在最初的那一瞬间她也曾起过念头,想把楚平原放走,但终于还是狠起心肠,避开了楚平原的目光,仍然毫不放松的指挥手下,向楚平原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段克邪在树上看得清楚,见楚平原形势危急,已非自己出手不行,悄声道:“梅妹,你在前头等我!”史若梅道:“你为何不要我给你做个帮手?”段克邪道:“敌众我寡,我此去只是助楚平原破阵,并非要和对方决战。”史若梅放心不下,说道:“你一个人,这——”段克邪笑道:“你放心,这个阵势虽然厉害,谅也还难不倒我!”无暇多作解释,蓦地一声长啸,便如一头大鸟一般,倏的从林中飞出!
  若论本领,段克邪也胜不了楚平原多少,但他自信可以破阵,其中却有个缘故。他以前曾被牟世杰的那八个侍者,用诸葛武侯遗下的、按着八门生克的阵势(俗称八阵图)围过,后来得他大师兄空空儿救了出来。宇文虹霓如今所布的“正反四象阵”,也是按着八门生克的方位布置,与“八阵图”有相同之处,但论到阵法的奥妙,却是远远不及牟世杰按照诸葛武侯古法所布的阵图了。
  段克邪在树顶居高临下,看了这许久,对这“正反四象阵”的阵式早已了然于胸,当下一声长啸,吸引了敌方的注意,好让史若梅悄悄溜走,随即以闪电般的身法,攻入阵中。
  段克邪也早已看出使戟的那汉子武功较弱,一出手就向他先行攻击,段克邪的功力与楚平原差不多,但出手却比楚平原更快,使戟的那汉子对付楚平原,还可以勉强单独抵御一二招,对出剑如电的段克邪,却是一招也抵御不了。
  只听得“当”的一声,那汉子左右两翼的伙伴还未来得及包抄上来,手腕已是中了段克邪一剑,长戟脱手飞出恰巧向着另一个武士飞去,那武士功力颇高,反手一击,长戟飞出阵中,落于山下。但他突然遭这意外,阻了一阻,肩膊已是中了楚平原一刀,被楚平原打开了缺口。
  段克邪一招杀败了那使戟的汉子,身移步换,脚踏巽位,立即占据了“生门”,两侧武士,一刀一斧,这才攻到他的身前。段克邪双眼一瞪,认得这两个武士正是昨日偷他与史若梅坐骑的那两个胡人,段克邪喝道:“还我马来,否则要你性命!”横剑削出,一招“横云断峰”,他出手迅疾,宝剑又极锋利,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那两个武士的一刀一斧,都已给他削去了锋刃。段克邪正要剑刺他们穴道,忽觉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宇文虹霓一剑刺到。
  段克邪身法比她的剑法更快,抢先一步,夺了“坤”位,横肱一撞,将占在原来这个方位的武士撞翻,这一着有个名堂,叫做“乾坤易位”,“正反四象阵”的阵势,至此已是被他完全破了。
  被段克邪撞翻的那个武士身躯倒下,恰恰做了同伴的“绊脚石”,自招壅塞,反而妨碍了宇文虹霓所采取的攻势。
  段克邪抡圆宝剑,使出铁摩勒教他的一招“独劈华山”的剑法,把长剑当作大刀来使,刚猛无伦!宇文虹霓练有金刚掌力,在女子之中,具有似她这样气力的,普天之下,也只是寥寥几人。但毕竟是个女子,怎比得上段克邪的气力,双剑相交,火星四溅,震耳欲聋,宇文虹霓虎口裂开,血丝沁出。
  段克邪见她剑未断、人未伤,叫道:“好剑,好功夫!再接一招!”抡剑又是朝头劈下,宇文虹霓已知这人本领比楚平原更高,她的气力不敢分开使用,剑中套掌的看家本领拿不出来,只好使尽气力,横剑接招,接不接得住,那却是毫无把握了。
  段克邪正要一剑劈下,楚平原忽地叫道:“段兄手下留情!”段克邪剑术精妙,早已到了运用随心的境界,剑势倏然斜展,不斩人而硬碰对方兵刃,只听得“当”的一声,双剑相交,火花飞溅之中,段克邪剑尖已是指到对方脉门,大喝一声:“撒手。”
  段克邪这一剑用到了八分气力,宇文虹霓虎口震裂,兵刃本来就已掌握不牢,惊魂未定,段克邪剑招又到,吓得她只好将剑扔出,转身便逃。
  段克邪见她接了自己这招,居然还能施展上乘轻功,一掠数丈,也不由得暗暗喝彩,叫了一声:“侥幸!”心道,“幸亏我懂得破阵之法,先把她的羽翼剪除,要不然只怕胜败难料。”其实以宇文虹霓的本领,虽然不及段克邪,但即使以一对一,最少也还可以抵挡三二十招,只因她欠缺经验,忽然碰上个本领高强,胜过她不止一筹的对手,而她这七个最得力的手下,又有五个被段克邪所伤,其中一个还倒在她的身边,做了她的绊脚石,在这许多不利于她的情况之下,她早已心慌意乱,还焉能应付得了段克邪那快如闪电的剑招?所以只在三招之内,便给段克邪杀得她兵刃脱手,大败而逃。
  段克邪左手一抄,将宇文虹霓扔来的宝剑接到手中,朗声说道:“你的手下偷了我两匹坐骑,你若想要回宝剑,须得把我那两匹坐骑送到伏牛山的龙眠寨,和我交换!好,楚兄,走吧!”
  宇文虹霓站稳之后,惊魂稍定,怒气又生,心道:“我带了这许多人来到中原,连两个年轻人都奈何不了,还给这个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小子夺了我的宝剑,有何面目回国?更还谈什么为父报仇?”银牙一咬,发出一声号令:“追!”
  可是,段克邪轻功卓绝,普天之下,只有他大师兄空空儿胜得过他,这些人怎追得上?他有意让楚平原先逃出去,在山头上打了两个圈子,引得宇文虹霓的手下都来追赶他,他在人丛中穿来插去,那些人连他的衣角都沾不着。过了一会,段克邪估量楚平原已走出数里之遥,这才一声长笑,说道:“请恕我少陪了。宇文姑娘,这十天之内,我在伏牛山的龙眠寨等你,你随时可以前来找我段克邪,将我那两匹坐骑换回你这把宝剑。”说到“宝剑”二字,早已脱出重围,翻过山头去了。
  这晚无月无星,天黑如墨,段克邪跑了一会,高声叫喊楚平原的名字,却听不到他的回声。
  忽地雷声殷殷,电光闪闪,下起雨来。段克邪心道:“这雨一下,天黑石头滑,山路是更难走了。楚平原轻功不下于我,可以无忧,梅妹的底子尚差,非得赶快找着她不可。”于是加快脚步,冒雨翻过山头,走了一程,忽地在电光一闪之中,似见一条黑影,还未看得真切,就在黑暗之中消失了。段克邪叫道:“楚大哥,我在这边!”他见那人轻功超卓,以为必是楚平原无疑,哪知叫了两声,还是听不到回答。段克邪甚为诧异,心道:“难道是我眼花,嗯,也许是只猿猴,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忽听得史若梅的声音叫道:“克邪,是你吗?我在这儿!”段克邪大喜,向那声音来处飞步赶去,亮起火折,果然看见史若梅躲在石罅里避雨,那是两块大石,状如华盖相连,下面有很大的空隙,可以容得下两个人。段克邪也躲进去,史若梅道:“哎呀,你的衣裳都已湿了!”替他脱下上衣,绞干水份,铺在石上。
  段克邪道:“你没见着楚平原吗?”史若梅道:“楚平原没见着,我倒发现了另外两个人,你猜猜看,是谁?”段克邪没心情猜,笑道:“听你这么说,一定是我认识的了。是谁?”史若梅笑道:“岂止认识,还是你的好朋友呢。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牟世杰,女的是史朝英。”段克邪吃了一惊,道:“怎的他们二人也在深夜赶路?他们没发现你吗?”史若梅道:“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发现,不过,也险得很,他们就在我身边走过,要是他们也想到这大石的空罅避雨的话,我可就要落到他们手上了。”段克邪道:“天这么黑,你躲在这里面,怎么知道是他们二人?”史若梅道:“我听得那妖女的声音,那时她似乎是滑了一跤,正在叫牟世杰拉她一把。”段克邪心道:“莫非我刚才所见的黑影就是牟世杰?但何以只是一条黑影,史朝英呢?若然不是牟世杰,那黑影又是谁呢?”
  史若梅道:“克邪,怎的你手上也拿着一把剑?”原来段克邪夺了宇文虹霓的宝剑,因为没有剑鞘,所以拿在手上,他自己那把宝剑,则已插入剑鞘,挂在腰间了。
  段克邪笑道:“你看这把剑好不好?”史若梅接过去弹了一弹,声如鸣金戛玉,随手一挥,一根石笋登时齐根削去,史若梅赞道:“好剑,好剑!你怎么得来的?”段克邪道:“这是我从那胡女手中抢来的,可惜未得剑鞘。”当下将刚才破阵夺剑的经过讲给史若梅听。
  史若梅把玩这口宝剑,爱不忍释,笑道:“骏马我所欲也,宝剑亦我所欲也。我真不知是该盼望那胡女拿咱们的坐骑来交换的好,还是不来的好了?”段克邪道:“她未来交换之前,你就使用这口宝剑吧。咱们的坐骑是秦襄所赠,还有着秦襄一份情义的,当然是能够讨回的好。你怕没有宝剑,我把我这口送你便是。”史若梅笑道:“宝剑名马,武人见了都是欢喜的,但喜欢是一回事,贪图别人的东西又是一回事。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就拿来当真了?其实你的就是我的,你我从今之后永不分离,你有宝剑,不也就等于我有宝剑吗?”段克邪心里甜丝丝的,说道:“梅妹,咱们这次回去,见了铁表哥,就叫他给咱们主办婚事,我就可以天天伺候你了。”史若梅道:“呸,你扯到哪里去了?不结婚,难道就不可同在一起,非得分离不成?”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雨已止了,段克邪伸出头来一看,东方已是微露曙光,说道:“咱们可以走了。只是楚平原却不知如何,令人放心不下。”史若梅道:“或许他因未碰上咱们,先自到伏牛山去了?他年纪比你大,看来也要比你老练得多,既已脱险,大约不至于再出事了。”
  段克邪一想,楚平原的武功与自己不相上下,即使是碰上了牟世杰、史朝英,打他们不过,也总还可以逃得了,便同意史若梅的意见,先往伏牛山山寨,看他到了没有。
  且说楚平原突围之后,跑了一程,未见段克邪来到,天已下雨,楚平原想起当年与父亲从师陀国逃出之夜,也是这样一个风雨如晦的黑夜,追思往事,心中怅惘,“糊里糊涂结了这样一个仇家,真是好没来由。十五年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如今长大了,竟变得如此蛮不讲理,也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黑夜空山,风雨愁怀,楚平原正自怅怅惘惘,在风雨中踽踽独行,不知不觉已是衣裳尽湿,微微感到一丝凉意,正想找个地方避雨,忽见有条黑影迎面而来,楚平原连忙叫道:“是段兄吗?”话犹未了,那黑影已是倏地到了他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蓦地寒光一闪,已是一剑向他刺来!
  楚平原大吃一惊,连忙闪躲,饶是他闪躲得快,衣襟也已被对方的利剑刺穿。楚平原这才看出来的是精精儿,用来刺他的也正是他家传的金精短剑。这口宝剑是空空儿以前从他家偷去,送给师弟精精儿的。楚平原前几年也是因为追查这口宝剑,与空空儿不打不成相识,终于结成好友的。
  楚平原看清楚了是精精儿,不由得勃然大怒,骂道:“好呀,原来是你这老猢狲,好不要脸!我还未曾与你算帐呢!”精精儿冷笑道:“不错,我正是听得你要找我晦气,所以特来会你,省得你到处乱跑。”话犹未了,“唰”的又是一剑刺来,这一回楚平原已有防备,一个闪身,亮开雁翎刀便是一刀斫去,刀剑相交,“当”的一声,双方各退三步。楚平原骂道:“不要脸的老猢狲,见了正主儿,还敢拿我的宝剑行凶!还我剑来!”精精儿大笑道:“什么正主儿歪主儿?宝刀宝剑,要有本领的人才配使用,你们楚家自己没有本领保得住它,给我师兄偷去,却来怪我么?你这口宝刀不也是从杜伏威手中夺来的?好,现在你要讨回这口金精短剑,就凭你的本领来讨吧!”
  两人一面交口,一面交锋,几句说话的时间,已斗了三五十招。精精儿剑招迅捷,身法轻灵,连抢攻势。但楚平原刀法沉稳,轻功虽略逊于精精儿,也不怎样吃亏;他还胜在年轻力足,因此尽管精精儿闪电般的着着抢攻,他仍是能够从容应付。
  正自战到紧处,精精儿忽地虚晃一剑,一个转身,便向后跑,却招手叫道:“来,来,来!咱们找个宽广的地方再来拼斗,你敢跟我来吗?”楚平原与他交手了数十招,已知精精儿的本领与他乃是半斤八两,他要夺回宝剑,只怕大不容易,心中想道:“我若是与这老猢狲缠斗下去,只怕宇文虹霓这班人跟踪追到,对我可是大大不利。”方自踌躇,精精儿已在冷笑说道:“臭小子,你已知道了我的厉害了么?你只是恃着有我师兄助你,你才敢放出声气要向我讨回宝剑罢了。你说我不要脸,我说你才是不要脸!因人成事,算得什么好汉?也罢,你既然不敢与我决一胜负,从今之后,你就该向我服输,再也休提这宝剑是你家的了!”
  楚平原并不是个暴躁的人,但也有着几分傲气,给精精儿这么连激带骂,不由得动了真气,便即说道:“好,再斗那就拼个死活,我还怕你不成?要斗走远一些,到那边山头去拼个生死!”楚平原之想走远一些,乃是要避开宇文虹霓这一班人,最少也得让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后方能赶到。
  精精儿大笑道:“随你楚公子的意思,我在前头带路了!”楚平原紧紧相随,双方距离始终不出三丈开外,跑了一程,到了一个峭拔的悬岩下面,形势十分险峻,精精儿跳过一个山涧,楚平原跟着也跳过,石上青苔滑不留足,楚平原脚步跨得大了一些,不觉身形一晃,险些栽倒。
  精精儿好不狠毒,他背后就似长了眼睛似的,楚平原脚步一滑,他已是立即察觉,一个转身,闪电般的便扑过来,向楚平原施展杀手!
  楚平原脚步尚未站稳,索性使用险招,朝天躺下,使出“地堂刀”的变式,横刀向上招架,精精儿能够在一招之内,遍袭对方七处穴道,他使出刺穴绝招,乘危进袭,以为楚平原最少要被他刺中一两处穴道,哪知大出他意料之外,楚平原技高胆大,竟敢躺在地上,使出一路地堂刀法,便将他这一招七式,尽都化解。
  精精儿心道,“这小子当真是不顾性命!”正拟再出狠招,楚平原猛地大喝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便跳起来,连环飞腿,踢他膝盖,手中的雁翎刀化作了一道银虹,拦腰疾斩。这一招两式,使得更是惊险绝伦,精精儿对他这种拼着两败俱伤的打法,倒还真有点儿顾忌,他轻功超卓,既然不敢拼命,便只好闪开。
  楚平原站稳了脚步,骂道:“你这老猢狲真是无耻已极!”精精儿笑道:“你不是要和我拼命吗,在这悬崖下面,正是最好拼命的地方呀,可不必上这山头去了。”他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以闪电般的剑法,从四面八方向楚平原进袭,但却又不是真个拼命,使的全是游身缠斗的招数。看这情形他只是想把楚平原困在这险窄的地形之内,不让他脱身。
  楚平原抑下怒气,冷静对付,刀光霍霍展开,一变而为大开大阖的正路刀法,索性和精精儿对耗精力。他要应付精精儿那样快速之极从四方进袭的剑法,固然是要提起全副精神,用尽心力。但精精儿要以上乘轻功配合剑法,那么不停的跳来跳去,所耗的气力,却也不在楚平原之下。
  转眼之间,双方已斗了百招以上,越斗越紧,越斗越险,饶是他们内功都极深厚,亦已禁不住额头见汗。精精儿不敢拼命,楚平原占到六成攻势,但仍是相持不下的局面。
  激战中精精儿忽地发声长啸,楚平原心中一凛,“难道他还有伏兵?”心念未已,只听得一声长啸,与精精儿的啸声应和,竟然比精精儿的功力还深厚一些,震得耳鼓嗡嗡作响。楚平原吃了一惊,心道:“这是何人,有此功力?倘若这人竟是精精儿的助手,那就比宇文虹霓那一班人更难对付了。”黑暗中只见两条黑影,疾驰而来,一前一后,隐约看得出前头的是个男人,后头的是个少女。
  精精儿连忙叫道:“牟盟主,你来得正好,这份礼物我送给你啦!”这时已是雨过天晴,虽然没有月亮,却有几点疏星,那一男一女已来得近了,楚平原目力异乎常人,凭着微弱的星光,仔细看去,果然认出了这一男一女正是牟世杰与史朝英!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宝钗缘

下一篇:第四十二回 瀚海风砂埋旧怨,空山烟雨织新愁
上一篇:
第四十回 异国鏖兵伤大将,荒山伏甲困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