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 瀚海风砂埋旧怨,空山烟雨织新愁
2019-08-22 20:52:48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楚平原筋疲力竭,又受重伤,实已疲劳不堪,因此紧张的心情一过,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平原渐渐恢复了知觉,床温褥软,十分舒服,似是睡在炕上。屋内有人正在说话,咭咭呱呱,娇柔清脆,正是昨晚那女孩子的声音,说道:“承弟,可惜你昨晚没有跟来,你爹爹在悬崖上吊下长绳,将这位楚相公救了起来,那才真叫好玩呢!和他打架的那两个人,有一个活像猴子,跳得比猴子还灵,形状滑稽得很,可是后来也给你爹爹一把石子就把他打得四脚朝天了。”一个稚嫩的童音说道:“褚姐姐,你昨晚又不帮我说话,我妈不许我去,有什么办法。那猴子模样的人,我知道他的名字叫精精儿,是个坏人。”那女孩子道:“你怎么知道?”男孩子道:“我外公曾上过他的当,我妈说的。”
  楚平原心道:“原来他们已知道我是谁了。听这孩子的说话,救我的这位恩公,似乎和精精儿也有点过节,不知是哪位武林前辈?”慢慢张开了眼睛。只见那女孩子约莫已有十五六岁年纪,长得十分秀气,那男孩子似乎是十二三岁模样,黝黑茁壮,和那女孩子差不多一般高。
  那男孩子叫道:“爹爹,客人醒来啦!”那女孩子笑道:“他可是我家的客人呢!嗯,你躺着别动,待我去看我爷爷醒了没有。”朝阳初出,刚上纱窗,正是清晨时分。想来两位男主人昨晚给客人救治,折腾了一晚,已经睡了。这两个孩子是替代大人轮流守夜的。楚平原甚感过意不去,说道:“我很好,没什么事了,不必吵醒你的爷爷。”
  话犹未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已走了进来,楚平原倚着墙壁,连忙欠身说道:“多谢恩公相救,还未请教恩公高姓大名。”他这么一动,只觉浑身疼痛,但楚平原还是忍着说完了那两句话。
  那汉子笑道:“不必客气,你躺下来吧,咱们不是外人。”楚平原怔了一怔,心道:“难道他是我爹爹的故旧?”那汉子接着说道:“我是铁摩勒的朋友,我姓展,名元修。你也许听过我的名字?”楚平原啊呀一声叫了起来,说道:“原来是展、展大侠!”
  原来展元修的父亲是四五十年之前,江湖上闻名胆丧的大魔头展龙飞,他的母亲展大娘也是个本领极其高强的女魔头,展龙飞被江湖上的侠义道围攻而死,他母亲要他为父报仇。但他长大之后,和铁摩勒等人交了朋友,行径却一反父母所为,非但没有胡乱报仇,他本身也成了江湖上的一位著名游侠。
  展龙飞是上一代的大魔头,展元修则是当代游侠,他们父子二人的事迹,武林中人,大都耳熟能详,楚平原虽是“余生也晚”,展龙飞死的时候,他都还未出世,但却是听过不少武林前辈,谈过他们父子的故事。
  楚平原听得救他这人就是展元修,心里好生钦敬,不由得想道:“这位展大侠的父亲是个魔头,被人杀了,他母亲自小就教他报仇,他却能分清是非,不去寻仇,而用改邪归正,行侠仗义的行为来补父之过。明理之人,那个不称赞他这样才是真正尽了孝道!可惜宇文虹霓不知道他的故事。她的父亲也不知是不是我爹爹杀的,她却固执己见,一定要向我寻仇。真是可怜可笑,可气可恼。”想到这段烦恼之事,不禁黯然。
  展元修笑道:“大侠二字,实不敢当。楚公子,你是曾与铁摩勒、段克邪等人同被列名十大叛逆的人,当年在长安大闹较场之事,谁个不知,哪个不晓,我也是久仰的了。”
  说至此处,有个美妇人忽地揭帘而入,笑道:“你们说起段克邪,我倒是有好几年没见过他了。楚公子,听说你和他交情很是不错,这次不是和他同来的吗?怎的却不见他?”来的是展元修的妻子王燕羽。他们夫妻是铁摩勒非常要好的朋友,爱屋及乌,是以对段克邪也很关心,楚平原是段克邪的朋友,也沾了光。
  楚平原道:“段小侠不是与我同来,但我昨晚却多亏是遇上了他,要不然我早在遭受精精儿、牟世杰围攻之前,已是性命难保了。”当下,将昨晚的遭遇说了一遍,王燕羽道:“克邪不知道这个地方,他一定是径赴伏牛山的大寨去了。你放心在这里静养吧,山寨里时时有人到这儿来的,我可以叫人将你的消息带去。”
  楚平原道:“一切多谢前辈费心了。却不知前辈何以似是预知昨晚之事,救了我的一命?”
  展元修哈哈笑道:“铁摩勒和我们是平辈,段克邪是铁摩勒的表弟,和我们也是平辈论交。你怎能称我‘前辈’?我年纪比你大,你不嫌我高攀,你就叫我一声展大哥吧。”楚平原也是个豪爽的人,推辞不过,只好从命,改口称他“大哥”。
  展元修道:“昨晚之事,倒真是凑巧得很。待会儿褚老爷子来了,我们再与你细说。你不必多谢我,你倒是应该多谢褚老爷子。你受的创伤委实不轻,多亏了他秘制的金创药。”楚平原刚想问这“褚老爷子”又是什么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已在哈哈大笑,走进来了。
  那老人笑道:“小展,你又替我卖膏药了。”展元修是个年已四十的魁梧大汉,那老人叫惯了他“小展”,在客人面前,也没改口。王燕羽“噗嗤”一笑,那老人道:“你笑什么?你的丈夫在别人面前是大侠,在我眼中仍是小展。”王燕羽道:“我笑的不是这个,我笑你老人家怎的忽地谦虚起来了?你不是常常自夸你的补天膏是金创药中的极品么?那就不是小展替你吹牛了。”那老人道:“敢情你还不知道呢。说起来还是多亏楚相公的内功深厚。精精儿那把短剑是淬了毒的。我这补天膏虽能止血生肌,兼能拔毒,但要不是楚相公的内功相助药力,哪能这样快就见效了?”说至此处叹口气道:“这精精儿最喜兴风作浪,煽风点火,从中取利。当年主公受了他的累,与窦家争夺绿林盟主,害死无数人,争到手了,但也给精精儿导入歧途,终于身败名裂了。如今听说他又依附新盟主牟世杰,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这老人对精精儿深恶痛绝,却不知牟世杰的阴沉毒辣,更不在精精儿之下。
  楚平原请教姓名,才知道这老人原来就是绿林老盟主王伯通的副手褚遂,展元修的妻子王燕羽则是王伯通的女儿。
  原来展元修夫妇得了铁摩勒的请柬,来伏牛山参加绿林大会,伏牛山绵延数百里,褚遂住在前山,距离大寨不过两日路程。展元修夫妇遂提前到来,在他家作客。那男孩子名叫展伯承,是他们的儿子。那女孩子名叫褚葆龄,是褚遂的孙女。褚遂的儿子褚良在伏牛山雄老寨主手下当个大头目,是以他们褚家也等于大寨的一个密哨,与寨中常通讯息的。
  这两日褚老头发现有许多陌生人陆续到来,一面通知山寨,一面暗暗留心。昨晚风雨之中,隐隐听得厮杀之声,褚遂本想亲去察看,展元修因他年老,替代他去。褚遂怕他不熟山路,叫孙女儿给他带路,恰巧碰上了楚平原受精精儿与牟世杰的围攻,展元修伏在悬崖之上,从他们说话中弄清楚了被围攻的是楚平原之后,遂把他救了上来。
  楚平原知道了他们与铁摩勒以及山寨的关系之后,大为欢喜,说道:“我虽不是绿林中人,但也是接了铁摩勒的请柬,前来观礼的。就不知能不能如期参加了?”褚遂笑道:“你放心,我担保你不出三天,就可走动。七天之内,恢复如初。一定可以赶得上这个热闹。”
  果然到了第三天,楚平原精神已经渐渐恢复,可以扶着拐杖走动了。这日展元修夫妇一早外出,中午时分,楚平原见天色很好,他的精神也好了许多,遂扔了拐杖,到屋外晒晒太阳,试试活动筋骨。门外展伯承、褚葆龄这两个孩子正在戏耍。
  只听得啪啪两声,原来天空正有两只鸟儿飞过,给褚葆龄用连珠镖法,以石当镖,打下来了。楚平原赞道:“好个暗器功夫!”褚葆龄面红红地说道:“楚大哥,我这孩子的玩艺教你见笑了。楚大哥,我才真是佩服你的功夫呢。听说那姓牟的是绿林盟主,你前晚一个人斗他还加上那个老猢狲,兀是攻多守少,我都看见了。当时真是看得我惊心动魄,又舍不得不看。”楚平原笑道:“你今年几岁?”褚葆龄道:“十六岁了,你问我的年纪干吗?”展伯承在旁“噗嗤”笑道:“楚叔叔是想给你说婆家。”褚葆龄作势揪他道:“小承子,你这人细鬼大的坏东西,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破你的嘴。”楚平原道:“我比你整整大了十岁呢。你现在已这么了得,再过十年,本领一定胜我。”褚葆龄道:“楚大哥,你也和我开玩笑。”楚平原微笑道:“我不是小承子,我这是真话。”
  展伯承似乎有点妒忌,说道:“好啊,楚叔叔都这么称赞你,你可该得意了。”褚葆龄笑道:“你要人称赞,那还不容易?楚大哥,你还没有见过他的功夫呢,他今年只有十三岁,比我整整小了三岁,功夫可比我强得多呢!我刚才正要向他请教五禽掌法。”楚平原道:“是么?这倒是我打断你们的兴致了。我也想开开眼界,小兄弟,你就露两手吧。”展伯承又是得意,又是有点害臊,说道:“楚叔叔,你别听她胡说。”褚葆龄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学着楚平原的口气说道:“我这可是真话。你要楚大哥赞你,你可别像个大姑娘那样忸忸怩怩,推三托四了。”
  展伯承有着孩子的好胜心情,给他们两人一催,终于说道:“好,我就练给楚叔叔瞧瞧,练得不好,楚叔叔你别见笑。”楚平原道:“展家的五禽掌法,天下闻名,一定是好的。”
  展伯承更是得意,故意侧了头想了一想,自言自语道:“怎么练呢?哦,有了,有了。褚姐姐,你刚才打下鸟儿,好是很好,可惜打下的鸟儿已是死了,我现在捉一只活的送给你玩!”
  在他们面前有棵大树,树上有个鸟巢,展伯承说到一个“玩”字,身形突起,跃起一丈多高,单掌在树叉一按,再一跃已是高过树梢,巢中有只刚学会飞的小鸟给他惊动,飞了出来,展伯承在空中一个翻身,姿势恰似兀鹰展翅,迎着那只鸟儿,只一抓就把它抓到手中。虽说是只刚学飞的小鸟,飞得不是很快,但到底还是会飞。展伯承小小年纪,居然能练到身子可以在空中回翔,手擒飞鸟,也确实是极不容易了!
  楚平原早已知道展家的“五禽掌法”是武学一绝,但却也还未想到这孩子这么一丁点年纪,居然便已得了真传,身手如此矫捷!不由得连声赞道:“五禽掌法,果然名不虚传。小兄弟,真是难为你了!”这次倒真是由衷的称赞了。
  褚葆龄笑道:“承弟,这你可该得意了吧?咦,你坐在树上干吗?怎的还不下来?”展伯承道:“褚姐姐,你也上来瞧瞧奇景!”褚葆龄诧道:“什么奇景?”展伯承道:“那边山谷,平地涌起一片云霞,七彩斑烂,十分好看。你快来瞧呀!喂,咱们索性走近了去看好不好?真奇怪,平地怎的会涌起彩霞的?”
  褚葆龄吃了一惊,说道:“承弟,你快下来,我不用瞧,我知道这是什么。你千万不能走近去看。”
  展伯承很是奇怪,跳下树来,问道:“为什么不能走近去看?”褚葆龄道:“这是桃花瘴,你懂不懂,有毒的!”展伯承道:“那么好看的东西,竟有毒的?”褚葆龄道:“那谷底有千百树野生桃花,近日雨水多,谷底湿热,落花片片,积得厚了,湿热蒸郁,发为瘴气,吸了瘴气,不死也得大病一场。你当是好玩的么?”展伯承伸伸舌头,道:“这么厉害?当真的吗?”言下之意,很是可惜不能去看。
  褚葆龄道:“你不怕生病,那就去看。嗯,还是玩玩这鸟儿吧。”展伯承说道:“那你们住在山中,为何不怕瘴气?”他只是想看“奇景”,心不在焉,听褚葆龄说要鸟儿,把手一张,那鸟儿已飞走了。
  褚葆龄道:“好啦,鸟也没得玩了。”展伯承抱歉道:“别急,我给你再捉一只。”褚葆龄笑道:“我是和你说来玩的,小鸟儿离开父母,也是怪可怜的。别捉它了。”展伯承道:“那桃花瘴,桃花瘴……唉,真是好看。”
  褚葆龄道:“你还不心息?”正说话间,忽地隐约似听得有人呼叫,正是发现桃花瘴的那个方向。褚葆龄吃惊道:“不好,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这样糊涂,会走进那个地方,看来只怕是中了毒了。”
  展伯承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褚姐姐,你有办法救他吗?”褚葆龄道:“好,我回家拿药丸去。”展伯承笑道:“我早知道你们会有解瘴气的药的。”褚葆龄匆匆进屋,取了药丸出来,说道:“不错,我是有解药,但不许你跟去。”展伯承一把拉着她道:“为什么?”褚葆龄道:“你爹娘不在这儿,我带你去冒险,这我可担当不起。解药虽有,但万一你还是病了,这怎么好?”说罢,摔开了展伯承的手,便独自一个人去。展伯承忽地叫道:“喂,你再想想,你不要我帮手,你一个人能成吗?”
  褚葆龄道:“我又不是找人打架,为什么非你帮手不成?”展伯承笑道:“假如中毒昏迷的是个大胖子,你一个人能把他背回来吗?最少我可以帮手抬他,省你好多气力。”褚葆龄怔了一怔,“这层我可没想到。”要知她是个女孩儿家,也已经有十五六岁了,莫说中毒的是个胖子,即使是个瘦子,只要他是个男人,褚葆龄也不方便背他的。何况说不定中毒之人,是陷在泥泞之中,拖拖拉拉,那就更不方便了。想到这些难处,褚葆龄只好答应了他,让他跟走。
  楚平原有点不放心,说道:“褚姑娘,你告诉了爷爷没有?”褚葆龄笑道:“我爷爷患了老年风湿,在屋里走走,倒没什么,上山下山,可不方便。我怕告诉了他,他撑着拐杖就要自己去了。我是瞒着他,悄悄拿了解药的。楚大哥,你给我遮瞒一二,救人要紧,救回来了再说。”展伯承道:“不错,要是给老爷爷知道,只怕他会拦阻我们,快跑,快跑!”两人手携着手,说到一个“跑”字,已是钻进了树林之中。
  楚平原心道:“这两个孩子倒是一副侠义心肠。”蓦地想起自己的童年,和宇文虹霓,也是时常一同玩耍,就像他们今日的情景,不过比他们年纪更小就是了。怎想得到童年好友,如今却成了生死冤家?
  楚平原怅怅惘惘,过了好一会子,还不见这两个孩子回来,正自放心不下,忽听得树林中有脚步声响,楚平原道:“你们这样快就回来了?”一个粗豪的声音笑道:“老弟,你也好得快啊,就能出来走动了?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所以就赶着回来了。”原来回来的是展元修夫妇。他们只道楚平原已从褚遂口中,知道了他们是因何事出去,故而对他的问话,并不觉得突兀。
  楚平原道:“有什么好消息?”展元修道:“你不是担心师陀国那班人会来搜索你吗?他们不会来了!”楚平原道:“为什么?”展元修道:“他们都给辛寨主赶下山去了。”原来伏牛山的大寨得到外路的许多陌生人聚集前山的消息,便派前金鸡岭寨主辛天雄,率领几十名得力头目,前来察看,刚好在楚平原出事的第二天赶到,发现了这班人乃是胡人,双方险些要打起来。后来辛天雄问明了他们是寻仇来的,辛天雄便发话道:“我不管你们外人的闲事,但我国的英雄好汉,正在这山上有事相聚,我们也不许你们在这山上多事。你们要寻觅什么仇人,先下山去,过了一个月后,方许踏进此山。再不然,你们若是不服,可以派一个人到我们山寨里来说,须得具备拜帖,按礼拜山。而且只许一个人。否则休怪我们刀枪上不长眼睛!”
  那些师陀武士见对方人多势众,而且他们昨晚刚吃了一次败仗,只是一个楚平原加上一个段克邪,便伤了他们十几个人,如今听说中原的武林豪杰,云集此山,他们还焉敢抗命?于是不待辛天雄用武力驱逐,他们就灰溜溜的下山去了。
  楚平原听到这里,问道:“这些武士的首领是个年轻女子,她也下山了么?”展元修道:“我没有见着辛寨主,他已经回山寨去了。这些情形是今天来的一个头目转述的,他并没有提及你所说的那个女首领。”
  展元修又道:“还有个好消息,段克邪和他那位史姑娘前天晚上已经抵达山寨,我也把你在此养病的消息,告诉了那个头目,叫他带回去了。还有牟世杰已派人到山寨传话,说是这个绿林大会,他可以如期参加,但须得由他主持。他还以绿林盟主自命呢。忠心于他的那一帮人,在山寨对面的一座山头扎营,听说牟世杰和精精儿都已到了,但我们这边却还未有人见过他们。”
  楚平原听他带来的这许多消息,很为高兴,问道:“你说绿林大会已有定期,是哪一天?”展元修道:“就在三天之后。”王燕羽笑道:“还有三天,你身体恢复得这么快,一定可以赶上的。你一个人在这里舒散筋骨吗?怎的不见承儿和葆龄,他们不知到哪里玩耍去了,也不懂得要陪客人。”
  楚平原忙道:“大嫂可别怪他们,我正要告诉你呢,他们是救人去了。”王燕羽诧道:“救什么人?”楚平原道:“他们听得那边山谷似是有人呼喊,恐怕是中了桃花瘴的毒,褚姑娘说她有家藏解药,不怕瘴气,他们两个孩子就匆匆去了。”
  展元修笑道:“难得他们年纪轻轻,也懂得要做好事。只是他们全无经验,倘若遇上坏人,却难保不会上当。”王燕羽道:“褚家的解药虽是可辟瘴气,但他们年纪太小,也还得恐防有失。咱们去看看吧。”
  展元修道:“不必,他们已经来了。”楚平原病体未痊,听觉减退,抬头望去,却不见踪迹,过了一会,才听见脚步声。
  王燕羽诧道:“咦,中毒的是个女子!”楚平原心头一震,定睛看时,只见褚葆龄与展伯承搀扶着的那个女子,可不正是宇文虹霓是谁?
  这一瞬间,两人打了一个照面之后,都是大感意外,吃了一惊。宇文虹霓心中更有着死亡的恐惧,“啊呀”一声,叫了出来,本能的就想逃走,但双脚软绵绵的,哪还能听她使唤?
  宇文虹霓中了瘴毒,脸色本已是灰扑扑的,恐惧的神情看不出来;她失声惊呼,有气没力,声音也很微弱。展元修还不怎么在意,可是王燕羽心细如发,却听得出宇文虹霓的声音是在颤抖,再看一看楚平原的面色,楚平原的一对眼睛正在张得又圆又大。王燕羽心头一动,寻思:“难道当真有这样巧事?”连忙问道:“楚公子,这女子可是你认得的吗?”
  楚平原定了定神,说道:“不错,是认得的。她正是——”宇文虹霓心道:“糟了,糟了。我要杀他报仇,想不到反而落在他的手里!”她以为这一死已是决计难逃,心里反而没有先前恐惧,正想说几句硬话,展元修与王燕羽都已在紧张问道:“是谁?”楚平原道:“她正是我的邻居,她父亲姓文,是我爹爹的好友。我们自小曾一同学过武功的。”“宇文”是个胡姓,故而楚平原省去一字,把她说成汉人的“文”姓,免得展元修夫妇起疑。他说了之后,心中颇为抱愧,原来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说谎,他怕说出宇文虹霓的姓名来历,展元修就未必肯救她了。
  王燕羽松了口气,道:“听说那晚率领一班胡人与你为难的是个女子,我还只道就是她呢。”展元修笑道:“哪有这样巧事?辛天雄已把那一班人都赶下山去了,那女子料想也没有这么大胆,敢于单独再上此山?”
  殊不知正是有这样“巧事”,宇文虹霓因为要索还被段克邪所夺去的宝剑,段克邪临走时留下的话是叫她带了那两匹坐骑,到山寨去换取宝剑的。而辛天雄赶他们下山的时候,也曾说过,可以按照江湖规矩,准他们派出一人,依礼拜山。宇文虹霓报仇不成,宝剑又落在外人手中,无颜回国,想了又想,终于下了决心,再度上山。楚平原武功比她高强,她此次上山,孤掌难鸣,更是凶多吉少。这些她都想过了,她不是不怕,但因本国的风俗,最重视报仇,她自小就受到仇恨的教育,她是打算一死报仇,即使白白送了性命,也可对死去的父亲有个交代。好过报仇不成,回国受人耻笑。
  她单独上山之后,路途不熟,这天早上,在大雾中迷失了方向,走入了桃花谷,恰巧就碰着了春雨之后蒸发的瘴气。
  宇文虹霓中了瘴气之毒,仗着内功颇有根底,神智尚还清醒,但已是寸步难行。她孤身一人,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在深山穷谷之中遇难,自份必死。不料命不该绝,得褚葆龄与展伯承这两个孩子救了出来。更料不到的是,刚刚脱了险难,又落在“敌人”手中,这两个孩子的家人,正是楚平原的好友。她的生死,已是捏在楚平原的手心,但凭他一言而决。
  宇文虹霓虽说是下了决心,不顾性命,蓄意报仇,但求生乃是本能,在这生死关头,总是禁不住心里发慌,忽听得楚平原非但没有乘人之危,反而以德报怨,替她掩饰,让他的朋友放心收容她。这一瞬间,宇文虹霓不由得心情激荡,也不知是愧是悔,还是自伤——自伤“命运”的安排,注定了她非复仇不可。她极力忍着眼泪,眼角却已湿了。
  展伯承和褚葆龄这两个孩子更是高兴,展伯承拍手笑道:“原来是楚叔叔的好朋友,这可真是太巧了。楚叔叔,你拿什么谢我?”褚葆龄道:“楚大哥,你把你那晚使的刀法教我一路。你答不答应,否则我就不把这位姑娘交给你了。”她背着宇文虹霓,还悄悄的向楚平原扮了一个鬼脸,好似认定了宇文虹霓是他的情人一样,弄得楚平原啼笑皆非,只好连连摇手说道:“别开玩笑,我气力未长,你交给我,我也扶不动她。”原来褚葆龄已是装模作样的将宇文虹霓向他身前推来。
  王燕羽笑道:“交给我吧,别胡闹了。待楚叔叔病好了,你们要学什么本领,他还会吝惜不教吗?”当下,接过了宇文虹霓,将她扶进褚家。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宝钗缘

下一篇:第四十三回 难辨恩仇心事涌,未明善恶巧言多
上一篇:
第四十一回 破阵挥刀怜弱女,横空飞索救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