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三章 野猫被劫 群豪相救
 
2019-11-05 10:36:26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凤凰眼中的怒芒,并没有维持多久,一闪而没,随之,自我解嘲地汕汕一笑,道:“这真是无妄之灾,小妹只有自认倒霉了,再见。”身形倏转,人便飞了出去。
  小野猫林明明大叫一声道:“你给我站住!”
  黑凤凰一上来就碰了一个钉子,虽然她极力保持了相当的风度,但心中的怒恼,自是不言可喻,她已飞身走了出去,小野猫林明明的喝声,她可就再不理会了,暗自冷笑了一声,双脚一点,便待加速而去……
  可是,她但觉眼前人影一闪,沈元良一掠而到,挡住了她的去路,一抱双拳,道:“姑娘,您就请留步片刻吧。”
  黑凤凰一肚子气,真想给沈元良一顿排头,可是她目光一抬见了沈元良那隐含恳求意味的眼光时,却又狠不起心来抢白他,轻叹一声,走回小野猫林明明面前,强自打着笑容道:“林姑娘有何见教?”
  小野猫林明明哪有什么话好说,就有话好说,她又那里说得出口,一声嘤咛,她忽然转过身去,孩子气地抽泣起来。
  她是满肚子的委屈,却半个字也说不出口,原来,她在吃黑凤凰与沈元良的飞醋。
  她这样神经兮兮地把沈元良愣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黑凤凰却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野猫林明明被黑凤凰的笑声激怒了起来,忽然,转脸喝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黑凤凰止住笑声,一本正经地道:“林姑娘,我们说句悄悄话好吗?”
  沈元良微微一笑,先自向远处一棵大树之下走了过去,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沈元良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也渐渐看出了小野猫林明明的心意。
  沈元良自己走开了,黑凤凰笑了一笑道:“有一件事,林姑娘首先必须明白,小妹与沈大侠素未谋面,纵有所知,也不过是江湖传言而已。”
  小野猫林明明忍不住脱口道:“你们过去不认识?”
  黑凤凰道:“有骗你的必要么?”
  小野猫林明明道:“那他为什么要故意避开你呢?”
  黑凤凰一怔道:“你说他在躲避我……这就叫人莫名其妙了。”
  她们本来是要说悄悄话的,但她们却忘了把声音放低,沈元良就是不想听,也不由得不听,听了之后,更不由地答话,老远便接口道:“明妹,你完全错了,小兄不愿见面的是那位蓝衫刀客,与杜姑娘何干?”
  小野猫林明明玉面倏的绯红,娇嗔地道:“大哥,你……你……这样神神秘秘的,谁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唉哟,这可不得了……”灵儿在一旁忽然大叫了起来,同时脸色也变了。
  小野猫林明明大惊道:“灵儿,什么事不得了,别吓人了。”
  灵儿道:“姑娘,那救你的人,不就是那蓝衫公子么,却没想到,他与沈公子乃是仇家,您说,这却如何是好?”
  小野猫林明明秀眉深锁,不由自觉地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是一片忧戚之色。
  如果,沈元良与那蓝衫人真有什么深仇大怨,倒真是一件难以处理的事。
  小野猫林朋明身为江湖人物,对于江湖人物敢恩感德的态变也是一致的,受人点水之恩,报之以涌泉,这救命之恩小野猫林明明能不报么?因此芳心能不忧戚。
  沈元良淡淡一笑,摇头道:“你们不要胡猜乱想,我们并不是什么仇家。”
  小野猫林明明缓缓吁了一口气,道:“不是仇家,这就好,那你为什么不愿和他见面呢?”
  沈元良道:“暂时不能说。”
  小野猫林明明秀眉轻轻一扬道:“暂时不能说,什么时候能说?”
  沈元良一笑道:“明妹,咱们别谈他了,还是问问杜姑娘,杜姑娘,我们是不是巧遇吧?”
  提起杜姑娘,林明明的秀脸先自红了起来,初次见面,就丢了一个大人,真不好意思,幸好,她倒也是一个很明快的人,脸虽然红了,却也表达了她的歉意:“杜姑娘,看来你的年龄比小妹要略大一点,小妹称你为杜姊,好不好?”
  黑凤凰杜若花一笑道:“小妹今年廿一岁。”
  小野猫林明明道:“您可不是比小妹大,小妹二十都不到啦!
  你这大姊是当定了,你可也不能再笑话小妹了。”
  黑凤凰不由莞尔道:“明妹,瞧你这模样儿,我见犹怜,谁不自惭形秽才怪哩!以后你要怪人,什么理由都可以,就不要和人吃飞醋,你也不想想,当今之世,还有那个女孩子争得过你。”
  沈元良哈哈一笑,道:“明妹……”明妹什么,话到口边,脸一红,却也说不出来了。
  黑凤凰杜若花善解人意,微微一笑,解去了沈元良失言的窘境,轻叹一声,道:“说来小妹是有件事情来找你们的。”
  小野猫林明明笑岭吟地道:“你是要找小妹呢?还是沈大哥?”
  黑凤凰杜若花说道:“你们两人都有分。”
  小野猫林明明道:“什么事?”
  黑凤凰杜若花道:“这件事说起来颇有交浅言深的意味,两位别多心才好。”
  小野猫林明明道:“杜姊,我们是一见如故,你这样说,就见外了,什么事情说吧。”
  黑凤凰杜若花道:“我既然决心来找你们,当然会说,现在出现了一位蓝衫人,过几天也许还会出现一位白衣人,你们可要小心了。”
  小野猫林明明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是说那蓝衣人救小妹是别有用心?”
  熏凤凰杜若花道:“这倒不能这样说,他们到底安了什么心,小妹还不大清楚,总之,你们小心注意就是了,好,现在我话已说明,就此告辞了。”
  小野猫林明明一把捉住黑凤凰杜若花,说道:“杜姊,不要走了,就和我们一道吧。”
  黑凤凰杜若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却望向了沈元良,沈元良道:“明妹,让杜姑娘去吧,她和我们走在一起,我们反而失去了一分暗中的力量。”
  小野猫林明明放开黑凤凰杜若花,道:“杜姊,谢谢你。”
  黑凤凰杜若花飘身走了,小野猫林明明在沈元良身旁坐了下去,道:“沈大哥,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吧。”
  沈元良道:“我只知道人,还不知道事。”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也知道还有一个白衣?”
  沈元良点点头道:“你还没有出道寻仇之前,小兄就知道他们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刚才说,你们没有仇恨,那你们是老朋友了。”
  沈元良道:“也不是朋友。”
  小野猫林明明秀眉轻轻一颦,道:“不是仇人,也不是朋友,那还会有什么关系呢?”
  沈元良苦笑一声道:“你教我怎样说呢?”
  小野猫林明明笑着道:“沈大哥,别吞吞吐吐,实话实说就行了。”
  沈元良道:“兹事体大,,我还要考虑考虑。”
  小野猫林明明说道:“你还不相信小妹?”
  沈元良道:“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小野猫林明明道:“只要是你的事,小妹自认都有知道的必要。沈大哥……”
  沈元良摇了一摇头道:“明妹,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小野猫林明明轻叹一声,道:“你既然这样重视这件事情,那就随你的意思吧。”眼中泪光莹然,一片委屈之情。
  沈元良心中不忍之情油然而生,叹了一口气,道:“明妹,不要难过,我告诉你就是。”
  小野猫林明明道:“沈大哥,你不说,一定有你的理由,小妹哪会难过,你还是不要说的好。”
  沈元良道:“现在我不说,我自己又会难过了,明妹,其实,这件事我迟早都要告诉你的,那就现在说了出来也好。”
  小野猫林明明望着沈元良,含情默默地一笑。
  沈元良缓缓地道:“你见过的那位蓝衫人姓于名子真号称万里无云,练了一手古怪奇绝的刀法,另外那位白衣人姓倪名华号称大地惊虹,却练成了一手怪异的剑法,这一刀一剑可说是江湖上突起的二只异军,将来对江湖上的影响极大,我监视他们已有三四年了……”
  小野猫林明明一震道:“你监视他们,他们是坏人么?”
  沈元良道:“他们的出身都不错,于子真出身宦门之后,倪华也是书香门第,‘坏’两字,现在是未免言之过早,但将来就不一定了。”
  小野猫林明明听得愕然道:“沈大哥,小妹听不懂啦!你说明白一点吧。”
  沈元良道,“明白一点说,他们现在还算不上坏人,但将来不但会成为一个坏人,而且还将是大大的坏人。”
  小野猫眨动着双眸,摇了摇头道:“小妹还是不大明白,你怎么知道他们将来会成为大大的坏人?”
  沈元良道:“他们本性并不坏,但他们所练的刀法剑法,别走蹊径,影响了他们的心情,他们将来功力愈高,偏激嗜杀之心愈烈,因而变成邪恶,走上绝境。”
  小野猫林明明道:“我想你一定不会骗人,可是小妹真不敢相信你说的话,将来会成为事实。”
  沈元良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这种说法实在也很难令人相信,但是,这却是必须相信的事情,因为,我的一生,就和他们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
  小野猫林明明大惊道:“沈大哥,你原来和他们是一起的。”
  沈元良道:“我们不是一起的,他们甚至连我都不认识。”
  小野猫林明明道:“那你对他们为什么这样注意?”
  沈元良道:“这话说来太长了,而且有些话我也不能够说。”
  小野猫林明明道:“小妹知道,你一定是受了人之托,不能够随便说出口,那你就把你能说的告诉小妹吧。”
  沈元良道:“事情的起因是在二本武功秘籍之上。”
  小野猫林明朗接口道:“一本剑谱,一本刀谱?”
  沈元良点点头道:“那一刀一剑两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为倪华的父亲所得,倪华的父亲原在于子真家中教于子真读书,他离开于家时,把那本刀谱送给了于子真,剑谱就留给了自己的儿子倪华,于是他们两人都练成了谱中的刀法剑法,而种下了将来的祸根。于是,那刀谱剑谱的原主人,不能不积极处理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就为了要消除这祸根,受人之托卷进他们的是非圈了。说来也奇怪,那刀谱剑谱的原主人,为什么自己不出面,要你来收拾这烂摊子?”
  沈元良道:“话也不能这样说,因为我就可以说是原主人的一分子,所以,这也就是我的责任。”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要怎样对付他们?”
  沈元良长长地一叹道:“这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我一直就无法处理。”
  小野猫林明明道:“把他们的刀谱剑谱追回来,武功废了,不就得了?”
  沈元良道:“要能够这样做就好了,也不会拖延到今天了。”
  小野猫林明明一扬眉道:“为什么不能这样做。难道你们有什么把柄落到人家手里?”
  沈元良一笑道:“你这种想法不会错,但,事实却完全出入意料之外,我们不但没有任何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如果用一般江湖人的手段,那怕就是一千本武功秘籍,也早就追回来了,其所不采取那些手段,那是因为我们的看法想法与一般人的看法想法完全不同之故。”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们的看法想法是怎样的呢?”
  沈元良道:“偷盗我们武功秘籍的元凶祸首,早已遭了天报,可是后来得到那二本武功秘籍的人,又既不是巧取豪夺而到手,本身又没有什么恶迹,除了软求之外,可说毫无办法。”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们软求过没有呢?”
  沈元良道:“这还用说,当然是软求过了,所以才束手无策,现在,于子真和倪华把秘籍上的武功练成了,问题也就更复杂更严重了。将来,万一形成江湖祸害,我们的罪过,就更不得了了。”
  小野猫林明明秀目清澈的向沈元良一瞧,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
  沈元良一怔道:“你知道了什么?”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说的是少林门,只有少林门才有这分恕道精神。”
  沈元良真没想到小野猫林明明左问右问,一直就在计算他,也真亏她这分聪明才智,竟被她一说就说着了。
  沈元良指着小野猫林明明吃惊地道:“你……”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是少林门的小和尚!”
  沈元良摇头道:“你错了,我不是小和尚。”
  小野猫林明明说沈元良是小和尚时心里可紧张到极点,如果沈元良真是小和尚,她的心意岂不全落了空,这可太糟了。
  小野猫林明明心花大放道:“你是少林俗家弟子!”
  沈元良苦笑道:“你都猜出来了,我也不必否认了。那我就索性告诉你吧,了结这段公案的责任,都是我的了,所以,我对他们有着一分顾忌。”
  小野猫林明明道:“沈大哥,小妹能帮得上你的忙么?”
  沈元良笑了一笑,道:“明妹,好意心领了,我想我还应付得了。”
  小野猫林明明暗暗忖道:“这个忙我是帮定了,你不要我帮忙也不行。”当然,这只是她的心里话,并没有说出口来,她不仅没有说出口来,而且,还点点头道:“凭大哥的才智武功,谅他们也翻不出你的手掌。”
  沈元良皱眉一笑道:“但愿如此。”
  小野猫林明明不再谈这个问题,伸了一个腰身,笑道:“沈大哥,我们也该上路了。”
  将近回到岳阳附近,事情就有那么巧,迎面遇上了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年轻书生,而这个年轻书生,就是“大地惊虹”倪华。
  倪华不认识他们,小野猫林明明也不认识倪华,小野猫林明明也没把他当做倪华,因为,穿白长衫的人到处都有,总不能把穿白长衫的人都认作是倪华。
  沈元良可是认识他,只是他不认识沈元良罢了。他虽然不认识沈元良和小野猫林明明,可是,他不是瞎子,小野猫林明明的明艳照人的艳色,却瞧得他双眼为之一直,盯住小野猫林明明回不过神来。
  大家原是擦身而过,沈元良走在最前面,小野猫林明明走在第二,灵儿走在最后。倪华只顾打量林明明,眼睛里可就没有看到林明明身后的小灵儿,一个不小心,身子可就撞到了小灵儿身上。
  小灵儿又岂是省油之灯,口中骂了一声:“不长眼睛的东西!”随着骂声右掌一挥,就给了倪华一个耳光。
  “拍!”的一声,又清脆,又实在,打个正着。
  照说,凭小灵儿那点点武功,在真动手的时候,莫说要打他的耳光,只怕连他的衣角都碰不上,这时正好他看小野猫林明明看得出了神,才被小灵儿偷了机。
  一声冷笑,眼前剑光一起,小灵儿但觉脖子一凉,一把秋水般的宝剑,就贴在她脖子上。
  好快的剑,快得教人看不清他的来势,他的出手虽快,却极有分寸,并没有真的伤着小灵儿一根毫发。
  小灵儿吓得惊叫了一声,利剑接着也就一闪而没。
  小野猫林明明玉面一寒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撞了人还逞强,羞也不羞。”
  倪华真还被说得脸色一红,双拳一抱,道了一声:“对不起!”
  身子一转,飞快地走了。
  这倒大出人意料之外了,看来一触即发的火爆场面,他却这样偃旗息鼓而去。
  小灵儿打了一个冷噤,望着渐去渐远的倪华,摸着自己的脖子道:“姑娘,灵儿的头还在脖了上么?”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要没有脑袋,还能说话么,我们快点走吧。”
  小野猫林明明和倪华对望了一眼,林明明对男人们的眼神可知之最深,就那双目一对之下,她可发现这倪华对她有着非常强烈的爱心,他要是普通人倒也罢了,但他却偏是一位非常令人头痛的人物。
  他虽然没有为难小灵儿,一丝隐忧却袭上了小野猫林明明心头之上,她心中一悸,真的有点头痛了。
  回到岳阳,沈元良与小野猫林明明各有各的心事,约好了见面之时,便分手而别。
  沈元良没有回他豪华的画舫。却到小客店里找到了不老童生冯蔚文。
  不老童生冯蔚文的样子可不好看得很,头上包了一块白布,左手也用一条大手巾吊在脖子上,分明是个十足的受伤者。
  不老童生冯蔚文可不是年轻小伙子,容易和人冲突打斗,沈元良一见之下,不由得大惊道:“冯老哥,你怎样呢?”
  不老童生冯蔚文不回沈元良的话,却问道:“林姑娘回来了么?她没有出什么事吧?”
  沈元良道:“我们此行非常顺利,林姑娘的杀父大仇人不仅找到,而且,也一举报了仇了,你问这话,可是意味着有人对林姑娘不利?”
  不老童生冯蔚文点了一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
  沈元良急口道:“是不是一个穿白长衫,一个穿蓝长衫的二个少年人?”
  不老童生冯蔚文摇首道:“不是那样的二个人。”
  沈元良道:“那是什么人,能把你老大哥都伤在手下?”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老夫是伤在天长地短二人手中。”
  沈元良怒笑一声,说道:“就凭他们那二人,也想兴风作浪,也真太不自量力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天长地短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怕,老夫要不是中了暗算,又岂会败在他们手中,不过,据老花子得来消息,天长地短只不过是人家的马前卒,幕后主使人却是太湖王骆建夫。”
  太湖王骆建夫可是江南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此人交游极广,颇有侠义之风,是以在江南武林之中很有几分力量,被称为江南大豪之一。
  沈元良眉头一皱道:“怎会是他,他平时也识得大体呀!”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食色性也,是他又何足为奇,老花子与他原是旧交,他已首途赶到太湖去了。”
  沈元良道:“但愿老花子能化解这次纷争。”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太湖王的为人老夫很清楚,老花子此行不会有结果的,说不定还会惹来一肚子闲气。”
  沈元良冷笑一声,道:“那他就在自己给自己过不去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所以,我们也不能太大意,走吧,我们现在就去见林姑娘……”
  话声未了,只见小灵儿已气急败坏地撞了进来,道:“不好了,我们姑娘出事了!”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下一篇:第四章 两位公子 自毁秘籍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