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一章 无影仙子 翻波江湖
 
2019-11-05 10:31:28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野猫是一个人的外号,一个比月里嫦娥还美上一百倍的一个这样美的少女,被安上“小野猫”这样不雅的外号,真是一件非常耐人寻味的事。
  最近半个月以来,岳阳楼的茶座生意,像是发了疯,出奇地好,天天满座。
  尽管岳阳楼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全楼最好位置的一副座头,总是虚位以待的空置在那里——那里就是小野猫最爱坐的座头。
  小野猫一连在岳阳楼出现了十五天,给岳阳楼掀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能得一睹小野猫芳容玉貌,死亦无憾。”凭这句话,就足以肯定小野猫今天的人望。
  岳阳楼的茶座早已客满了,小野猫仍未见出现,莫非她今日不再来了。
  期盼中带着一分焦虑,使岳阳楼的人声更是嘈杂了。
  突然,有人首先停止了谈话,转头向楼梯口望去,接着大家都静了下去,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齐射向楼梯口。
  楼梯口有脚步声传来,来人现身之后,却教人有点失望,因为那只是一个身穿锦袍的青年公子。
  大家轻叹一声,楼上又恢复了乱哄哄的嘈杂之声。
  那青年公子不止一个人,身后还带了二个侍从,他大摇大摆地走到那副空座头前,就要坐了下去……
  这时,忽然有人大叫一声,道:“你不能坐这座位!”
  那青年公子一回头,那二个侍从之人已奔上了那发话惊叫之人。
  其中一位侍从怒目相加,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可知我家公子是什么人?”
  那人显然只是情急,一时脱口叫出声来,其实本身并没有什么分量,当然被喝得脸色都变了,手足无措地打着哆嗦,道:“我……我……”
  “那座位谁都不准坐!”管你公子是谁,就有不信邪的人挺身而出。
  那是一个粗眉大眼的汉子,腰中挎了一口大刀,手就按在刀把上,一言不合,就可出手杀人。
  那侍从哈哈大笑道:“朋友,就凭你这把刀……”
  “是的,那座位谁也不准坐。”另外又站出一个人说话了。
  “不准坐就不准坐!”说话的人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
  那侍从一股子厉气,可也挡不住难犯的众怒,下半声冷嘲之声,就小得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了。
  真不知,他如何自己收篷下台?
  常言有道:“吉人天相。”想不到这种恶奴也有天相。
  忽然,又有人叫了一声,道:“来了,真的来了。”
  大家眼睛一亮,一个身穿全白的姑娘,怀中抱着一只小白猫,俏生生的出现在梯口了。
  她身后也跟了二个人,一个身穿玄色衣裳的老太婆和一个身穿水绿色衣裳的少女。
  全楼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什么火药气都消散得无形无踪了。
  白衣姑娘微微一笑,那一笑就像是百花盛开,笑得大家心头上一阵温暖,有着无比的慰贴。
  白衣姑娘移步向那座位上走去,出奇的是那锦衣公子不可一世的傲态,也全皆收了起来,同时,还有点手足无措地欠身道:“姑娘,请坐。”
  白衣姑娘向他又是微微一笑,那锦衣公子面孔一阵涨红,退了开去。
  这时,店小二可也另外替他安排了一张桌子,请那公子坐了下去。
  店小二这一招,没看走眼,那锦衣公子,一摆手示意,侍从之一的汉子,伸手取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抛给那店小二:“这是公子的赏赐。”
  这可是喝茶啊!一赏就是十两银子,教人看了真有点目瞪口呆,喘不过气来。
  只是那白衣姑娘眼睛里就没见到那银子,脸上没有一点异样的表情。
  这当然叫那锦衣公子有点失望,那银子算是白丢到水里去了。
  那锦衣公子一招手,把店小二叫了过去,递给他一个小瓷瓶,轻轻吩咐了几句,小二连连应声而去。
  不久之后,只见小二用托盘托着四杯香茗出来,先送白衣姑娘三个人,每人一杯,然后,送那锦衣公子,但,只有锦衣公子有一杯,其他两位侍从,就没有那种香茗了。
  白衣姑娘倒是领了那锦衣公子的情,揭开杯盖,全楼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回答了那锦衣公子一个点头微笑。
  那锦衣公子大喜过望,起座欠身道:“在下这雀舌香茗乃是采自武夷绝峰,再经特殊处理,堪称天下极品,有皇后娘赐评。”
  白衣姑娘轻轻啜了一口香茗,微微一笑,道:“好!好!好!小妹多谢了。”
  那锦衣公子一听白衣姑娘赞他的茶好,而且还客气地自称起小妹来,这分面子可就大了。
  你看,全楼的茶客何止一二百人,别人连话都搭不上,她不但和自己说话了,还这样客气得教人听了飘飘若仙。
  锦衣公子笑得嘴巴咧到了脸上,三脚并作二步,抢到白衣姑娘桌前,一揖到地,道:“小生姓顾,草字金辉,有请姑娘见示上姓芳名,小生不胜荣幸之至。”
  白衣姑娘大大方方地一笑道:“人家都叫小妹小野猫,不雅之至,见笑大方了。”确实有点不雅,愧她说得出口。
  顾金辉张目一瞪,笑容僵在脸上,愕愕地道:“这……这……”
  白衣姑娘又是一笑道:“顾兄,人家确是这样称呼小妹。”
  顾金辉讷讷地道:“这是无聊之人对姑娘的冒渎,小生不敢无礼……”
  姑娘旁边的少女也一笑,接话道:“公子可知随便问一个千金小姐的姓名,也是失礼之事……”
  白衣姑娘用眼色止住那少女的话,轻声道:“小妹姓林。”
  林姑娘虽然只说了一个姓,而没有把芳名说出来,顾金辉已是高兴得不得了,连连长揖道:“小生辱承林姑娘折节下交,荣幸已极,感激之至……”
  林姑娘一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今日有缘在此与各位相遇,在座各位也都是小妹的好朋友,顾兄不必如此耿耿在心。”
  这话叫在座的人,谁听了都舒服,谁都有一种欣然自喜之色,当时,便有人大叫一声道:“姑娘如此看得起我们大家,我们大家也决不把姑娘当作外人。从今天起,姑娘就是我们岳阳地面上的客人,在下保证绝不会有人冒犯姑娘一丝一毫。”
  林姑娘向那说话的人遥遥一欠身,盈盈笑道:“小妹在此谢过贵宝地的降情高谊了。”
  接着,全茶楼都轰动起来了。显然,大家都对林姑娘产生了一种知遇之情,而把林姑娘当成了好朋友。
  只有那顾金辉心里可不是味道,敢情林姑娘并没有对他特别看重,心里哪能舒服得了,凭自己的家世财富和不俗的仪表,怎么说,在林姑娘心目中,都应该有大大的分量才是。
  顾金辉心中越想越是气恼,气恼之下也就现出了公子爷的高傲本性,在大家欢乐声中,发出一阵冷笑道:“林姑娘,你大概还没有听懂小生的话。”
  林姑娘似乎不会生气,顾金辉这般态度,这等语气,都没有激起她的反感,还是那么笑笑地道:“顾兄的意思是……”
  顾金辉既然已经拉下了脸,索性大着胆子,老着面皮道道:“小生的意思是说,小生要成为你林姑娘知心密友,入幕之宾。”
  这种话也真愧他说得出口。
  林姑娘微现张惶之色,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那分微笑,说道:“小妹没有这样说呀!”
  顾金辉点头道:“是的!姑娘没有这样说,这是小生的主意,小生现在就向姑娘正式提出,请姑娘当面接受小生的这份诚意。”
  林姑娘错愕地道:“顾兄你……”
  同时,林姑娘身旁的那少女娇叱一声道:“你这人也太不知自量了。”
  林姑娘马上止住她的无礼,轻喝道:“灵儿,待人不得如此无礼,人家要和我们交朋友,是看得起我们。”
  那少女原来叫灵儿,看来她的身份是林姑娘的贴身丫环了。
  灵儿秀眉儿一挑道:“姑娘,你也太好说话了。你看,他……”
  顾金辉这时已是得寸进尺,身子一转,就在林姑娘对面椅子上坐了下去,打了一个哈哈道:“姑娘,你实在是个可人儿,小生是交上你了。”
  林姑娘微微一笑道:“顾兄,您的意思小妹完全明白了,不知顾兄可容小妹说二句话?”
  顾金辉忙说道:“你要说的话,小生都知道,小生就替你说了吧!你是不是想知道小生的家世,小生世代为官,家财万贯,奴婢成群,至于本公子,更是文武全才,与姑娘的……”
  林姑娘耐心听他胡吹了半天,却没让他再拉到自己身上来,微微含笑截口道:“顾兄,在小妹心目中,有家世有钱财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家世没有钱财也没有什么不好,小妹主要的是言谈得来,相处得好……”
  顾金辉不等她把话说完,又是犬笑一声,抢话道:“这更简单了,说谈话,天文地理,小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说与人相处,小生更是有名的好好先生,人人都相处得来。”
  林姑娘双眉微微一皱道:“但不明公子与小妹这金眼玉狸相处得来否?”
  称呼上加了一分客气,由顾兄变成了公子,顾金辉要是留心一点,就该听出林姑娘的容忍度,将要达到饱和点了,可是顾金辉却一点警觉之心都没有,故意表示友善地伸手向金眼玉狸头上摸去,道:“这是金眼玉狸呀,小生还以为是一只小白猫哩!”
  他手方伸到金睛玉狸头上,连金睛玉狸的皮毛都没摸到,只见那温顺的玉狸,“哇!”的一声,抬头一咬,就咬在顾金辉虎口之上。
  顾金辉大惊之下一缩手,那金睛玉狸却没有放口,被顾金辉把金睛玉狸从林姑娘怀中带了出来。
  顾金辉左手一掌,便向金睛玉狸头上劈去,掌力落在玉狸头上,金睛玉狸却是皮毛无伤,身子一躬,松口放开顾金辉右手,而跳到顾金辉肩头上,两只前脚一搭便扣在顾金辉“肩井穴”,接着头—扭,张口又咬住了顾金辉咽喉。
  这时,林姑娘说话了:“雪儿,不得无礼,伤了顾公子。”
  金睛玉狸真正听话得很,立时放了顾金辉.纵身回到林姑娘怀中,温顺得像没有发过脾气似的。
  顾金辉虎口被咬得生痛,人也被弄得狼狈不堪,这还在其次,最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丢不起这个大人,当下脸色一变,发出一阵冷笑道:“好一个臭丫头,你敢戏弄本公子,饶你们不得,朱标、马武,替本公子把他们三人拿下,带回去严办。”
  朱标马武就是他带来的二个随从,他们二个人都是彪形大汉,一声应诺,刀光一闪,便奔向了林姑娘。
  这时,刚才那向林姑娘表示好感的汉子,也是大叫一声:“谁敢动林姑娘一根毫毛,他就别想走出岳阳楼一步。”一个虎扑,跳了过来,挡在林姑娘面前。
  同时,全楼一阵大乱:“打!打!打!谁要敢动林姑娘一根毫毛,我们就打死他。”
  朱标马武纵然是一脸凶相,在众怒难犯的情形之下,也不免胆怯起来,手中出鞘的单刀,竟是再也举起来。
  顾金辉急得只在一旁顿脚道:“你们动手呀!”
  这时,林姑娘笑容一收,向着顾金辉正色道:“顾公子,人贵自知,别说众怒难犯,就是小妹也不是任人调戏之人,狸猫示警,只是给你一个小惩,你要是识趣的话,最好现在就乖乖的离去,否则,小妹小野猫的脾气一发,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人就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顾金辉那愿就此乖乖的离去,他不但不愿就此乖乖的离去,反而双目一瞪,大喝一声,道:“你们难道敢杀官造反不成。”
  杀官造反,可是灭族的大罪,这个罪名谁也担当不起,激动的群情,不由尽皆一震,渐渐平息了下来,有那怕事的人,就开始偷偷向楼外溜去。
  林姑娘转向那挡住朱标马武二人的汉子,道:“兄台,你是本地人吧?”
  那人回答道:“不错,在下正是本地人。”
  林姑娘指着顾金辉道:“这位顾公子就是两湖总督胡公的内侄,常言有道,民不与官斗,兄台的盛情,小妹心领,请你退过一旁去吧。”
  那汉子道:“可是姑娘你……”
  林姑娘一笑道:“我不会有事的,他真要不知进退,倒霉的是他。”
  顾金辉怒视着林姑娘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对奉公子如此清楚?”
  林姑娘道:“本姑娘是什么人,你回去问你姑妈,你就知道,你现在去吧。”
  顾金辉心中有点顾忌了,但又不甘就此丢人现眼而去,冷笑一声,道:“你要是骗人呢?”
  林姑娘道:“本姑娘暂时还不会离开岳阳地面,你还怕找不到本姑娘么?”
  顾金辉想了一想,顿脚道:“我们走!”带着朱标马武旋风般下了岳阳楼。
  林姑娘望着远去的顾金辉,摇头一叹,道:“我们也回去吧。”
  林姑娘带着丫头灵儿和老太婆白姥姥离开了岳阳楼。
  玉人一去,岳阳楼的茶客顿时散去了十之七八,留下来的,不过是五张桌子而已。
  这五张桌子上的人,有一张桌子是三个和尚,一张桌子是两个身穿紧身衣服的劲装汉子,一张桌子是一个老太婆带着二个半大不小的女孩子,一张桌子是三个半百老人,另外一张桌子是一个老学究和一个少年书生。
  店小二的眼睛最亮不过,一看这五张桌子上的客人没有一个是本地人。
  岳阳是水陆来往的通都大邑,外地客人多的是,这也没有什么打眼的,不过这五桌客人都有些怪怪的,倒叫店小二心中动了一动。
  他也只是心中动了一动,并没有真的把他们放在心上,但他却生意上动了脑筋,笑哈哈地吆喝一声,道:“各位贵客,大约腹中已经饥饿了吧,小号另外备得各式面点菜饭,可供各位贵宾选用,小的在此侍候各位,但请吩咐。”
  这一招呼真合了客人们的需要,当下五桌人都要了自己所需的食物。
  其中有一桌客人和其他四桌客人显得出奇的不一样,他们只是要了二碗阳春汤面。
  “穷酸吃阳春面,倒也恰如其分。”发出这种吃吃笑声的就是那老太婆身旁二个半大不小的女孩之一。
  怪不得她们笑人家穷酸,她们三个人,所要的菜肴足足摆满了一张桌子。
  老太婆怪不好意思的轻声叱喝了那女孩子道:“小青,不可如此说话,开罪于人。”
  那年轻书生确然有点生气,剑眉轻轻一扬,两道眼神一闪,正要望了过去,却被那老学究止住道:“童子无知,不可放在心上。”
  少年书生剑眉一舒,含笑道:“小弟这脾气,不知什么时候改得了。”
  少年书生三口二口把一碗面吃光了,轻笑一声,说道:“耳不听为静,我们走吧。”
  老学究也忽忽的把面吃完,从衣袋中掏出一把铜钱,数了十六个放在桌上,便和那少年书生向楼下走去。
  那少女忍不住又嗤笑一声,道:“小气鬼。”
  少年书生一低头,人就到了楼梯口,身后忽然有人叫了一声道:“你不是不老童生冯老哥么?”
  不老童生冯蔚文正是那老学究,那少年书生就是霹雳秀才沈元良,人家虽然不是叫他,他也只有停下身来。
  叫住不老童生冯蔚文的人,便是那三位半百老人之一,这时,不老童生冯蔚文已向他们三人走去,推着鼻梁上的老花眼镜,向他们三人打量着。
  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小弟谷云飞,我们快二十年不见了,冯兄可是认不出小弟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轻叹一声道:“大家都老了。”
  谷云飞笑道:“只有冯兄的玳瑁框眼镜,最容易识别,所以兄弟一眼就认出冯兄你了。”
  “这位是……”迎着走过来的霹雳秀才沈元良,谷云飞忙又向沈元良打招呼。
  不老童生冯蔚文替霹雳秀才沈元良介绍道:“他是兄弟忘年之交霹雳秀才沈元良。”
  霹雳秀才沈元良人不打眼,江湖上的名气却是大得很,听得谷云飞震了一震,道:“您就是沈大侠,恕老朽眼拙,失敬,失敬。”
  接着,谷云飞又马上替他们介绍了另外二位老者,他们一位是排教长老史文通,一位是洞庭钓叟单侗。
  说起来,大家都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过去虽未谋面,一经通名,便再无陌生之感。
  谷云飞便要请不老童生冯蔚文与沈元良入座共饮几杯,不老童生冯蔚文借口另有要事,谢了他们的美意,正要转身下楼之际,只见那三个和尚口宣佛号,一声“阿弥陀佛”,一字排开挡住了楼梯口。
  不老童生冯蔚文苍眉一扬,道:“三位大师,为何挡住我们去路?”
  霹雳秀才沈元良一笑道:“老哥哥与人无争,只怕他们是找小弟来的。”
  三位和尚其中之一,合什道:“施主明察,小僧等正是为施主而来。”
  霹雳秀才沈元良说道:“三位大师可是……”
  一个和尚道:“小僧少林智宏,这二位师弟,一位叫智开,一位叫智道。”
  霹雳秀才沈元良皱了一皱眉头道:“原来三位大师就是少林伏虎三僧,小生久仰失敬。不知三位大师有何见教?”
  智开大师道:“此地不是谈话之地,施主请!”
  霹雳秀才沈元良点头道:“好,小生奉陪。”
  不老童生冯蔚文忙说道:“老夫一同去。”
  智宏大师目光一扫楼中其他的人道:“其他各位请恕小僧却驾了。”
  少林寺在武林中重若泰山北斗,如果不想和少林寺结怨,就不要管少林寺的闲事,智宏大师把话说在前面,算是已经尽了江湖礼数。
  谷云飞想了一想,还是站起身道:“老夫丐帮谷云飞……”
  一言未了,智宏大师已是接话道:“丐帮谷长老英名远播,
  小僧久仰之至,惟今日之事与贵帮无关,想谷长老当亦知敝寺处事之道,尚请谷长老见谅。”
  少林寺乃是名门正派,处事之道,自有其准则,如果坚持要去,说严重一点,就是对少林寺不相信,也就是对少林寺存心侮辱。
  谷云飞身为丐帮长老当然识得轻重,只有向不老童生冯蔚文一抱拳道:“冯兄,请恕小弟不便相从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微微一笑道:“少林高僧都是讲理之人,些许误会,当不难分辨明白,谷兄静候佳音可也。”
  彼此抱拳而别。
  不老童生与霹雳秀才随着三位少林大师出了岳阳城,直向城外开元寺奔去。
  不老童生冯蔚文虽然相信霹雳秀才不是为非作恶之人,但由于脾气急燥,难免无意之中犯下大错,因此一路上心情甚是沉重,但见霹雳秀才沈元良,心不在焉,从容不迫的态度,不由暗暗摇头不已。
  当到得开元寺,直入寺内静室.只见静室之内坐着二个老和尚。
  这二个老和尚不老童生冯蔚文都认识,一位就是开元寺的方丈悟玄大师,另一位居然是少林寺的达摩院首座广元大师。
  少林伏虎三僧把他们领入静室之后,便退出室外而去。
  这时,霹雳秀才沈元良面色一整,向达摩院首座广元大师躬身行了一礼道:“元良见过师兄。”
  不老童生冯蔚文听得一怔,暗自忖道:“想不到沈老弟竟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老夫却是毫不知情。”
  广元大师似是看穿了不老童生冯蔚文的心事,微微一笑,道:“元良师弟身为敝派俗家弟子之事,不但外人不知,就本寺同门亦鲜有人知,冯施主算是有缘之人,尚望冯施主对敝师弟多多襄助。”
  不老童生冯蔚文心情一紧,立时感觉到有一副千斤重担加到了自己肩头上。
  少林寺这般措施,一定是有某种关系重大的事情将要进行,而自己之被少林寺看重,这副担子当然轻松不了,心念及之,不老童生冯蔚文不觉有点紧张起来。
  霹雳秀才沈元良微微一笑道:“老哥哥,你不怪小弟把你拉下水来吧?”
  不老童生冯蔚文哈哈一笑道:“兄弟你这是什么话,你我忘年论交,情同手足,老哥哥岂能置身事外,只是,小兄做梦也没想到你是少林寺中人,因此觉得有点意外吧了。”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从武功路数上也看不出丝毫少林痕迹?”
  不老童生冯蔚文点点头道:“正是此意。”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少林武技号称七十二艺,其实少林武学包罗之广,又何止七十二艺,就本门历代以来最杰出的祖师,劳毕生之力,亦难尽窥其堂奥,兄弟所学不过是其中一枝细流而已,外人自是难以揣测真情。”
  不老童生冯蔚文眨动了一下眼皮道:“有什么极大的因原,使你如此隐密身份呢?”
  广元大师口宣佛号“阿弥陀佛”,道:“有劳施主大驾前来,便是对施主有所明告。”
  不老童生冯蔚文暗中苦笑一声,忖道:“敢情,真正的主客还是我。”不由微带激动之声道:“在下洗耳恭昕。”
  这一定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尽管不老童生冯蔚文在江湖上称得上是顶儿尖儿的人物,同时也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见识,仍不免有点心跳起来。
  广元大师没有自己说,却向霹雳秀才沈元良点了点头道:“小师弟,你向冯施主说了吧。”
  霹雳秀才沈元良欠身回答道:“小弟领谕。”
  广元大师是少林掌门人广德大师的师弟,霹雳秀才沈元良小小年纪,在少林寺中竟有这样高的身份,不老童生冯蔚文虽然不是趋炎附势的人,也不免另眼相看,点头一笑道:“兄弟,你就长话短说好了,反正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仔细讨论。”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