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2019-11-05 10:33: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元良一怔,望着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冯老哥,这会是什么人?”
  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叫进来不就得知了,何必白费心思。”
  沈元良一笑道:“谷老哥说的是。”一挥手,命人把那下书的女孩子叫进来。
  那下书的女孩子一现身,大家看得都呆了,想不到居然是小野猫身边那丫头灵儿。
  尤其沈元良见了灵儿,心头猛然吃了一惊,暗忖道:“她怎么会知道我这个地方?”
  尽管心中吃惊,沈元良也打起笑容道:“原来是灵儿姑娘,不知有何赐教?”
  灵儿双手递上一束请帖道:“我家姑娘有请沈公子与四位前辈过船一叙,尚望赏脸勿却是幸。”
  沈元良没有马上表示可否,移动目光向四位老哥哥身上一转,意欲请求他们的同意,因为,这是礼貌,他可不能擅自作主。
  老花子谷云飞大笑一声,道:“不必考虑,非去不可。”
  灵儿欠身道:“各位如肯赏脸,迎宾礼船就在外面,有请各位起驾。”
  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你们倒算准了我们一定会去。”
  灵儿微微一笑,侧身肃客。
  小野猫派来的快艇就停在大船一旁,大家上得快艇,水手一打桨,快艇便急箭般向着湖心驶去,船行不过一刻时光,便在一艘大船之旁停了下来。
  这艘船和沈元良的一样,也是一艘华丽的画舫,沈元良虽然自己的被发现觉得有点吃惊,但对于这艘画舫他却早在意料中,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小野猫林明明站在船前含笑相迎,肃客进入客舱之后,奉上香茗。
  小野猫林明明一挥手,斥退伺候丫头,客舱中就只留下白姥姥与灵儿了。
  小野猫林明明欠身一礼,道:“四位老前辈,沈公子,请恕晚辈不恭之罪,晚辈先此谢过。”
  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姑娘,你能找到我们,是你的本事,别讨了便宜又卖乖了,你有什么打算,你就直说吧。”
  直肠子话,说来虽然没有经过修辞,但教人听了,另有一番实在之感。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老前辈心直口快,晚辈也就实话实说了。”
  谷云飞道:“今天你是主人,我们是客人,你有话尽管说,我们不会这时和你反脸的。”
  小野猫林明明道:“老前辈快人快语,有老前辈这句话,晚辈就更放心了。”
  顿了一顿,小野猫林明明接着又道:“晚辈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前辈以致有劳各位前辈对晚辈监视不懈。”
  老花子谷云飞心中怒火一冒,冷笑了一声,但沈元良却抢在先头道:“姑娘为什么不自己想一想?”
  小野猫林明明双眉微微一颦,道:“小妹也许得罪过不少江湖同道,但自认对丐帮弟兄尚无失礼之处,还有沈大侠你,你暗中跟踪小妹,有三四个月了吧?”
  沈元良点头一笑道:“不瞒姑娘说,在下注意姑娘足足有五个多月了。”比她所知道的还多了一个月。
  小野猫林明明微微一震,星眸神光一闪,盯了沈元良一眼,道:“小妹与沈大侠,应该没有什么误会。”
  沈元良点头道:“在下也承认与姑娘从无过节。”
  小野猫道:“那沈大侠如此紧迫小妹,又是为了什么?”
  沈元良道:“当然有理由。”
  小野猫林明明道:“能否赐告,小妹如有不是之处,愿向大侠领罪。”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她敢这样说,定然问心无愧,有相当的把握。
  沈元良也答得很干脆,一点头道:“可以,但不是现在。”
  小野猫林明明道:“不是现在,那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不趁这机会当着四位老前辈的面,把话说个清楚明白哩?”语气可逼得紧,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样子。
  沈元良双眉微微一皱,道:“这……”颇有为难的样子。
  小野猫林明明轻笑一声道:“沈兄可是有什么顾忌?其实沈兄大可不必,小妹身为当事人都愿面对事实,沈兄又何顾忌之有。”
  老花子谷云飞哈哈一笑,道:“林姑娘大有女中丈夫的气概,就凭林姑娘这份气概,兄弟,你就直说了吧?”
  事情经两方面一挤,沈元良实在找不出理由不直说了,只有哈哈一笑道:“姑娘既如此有担当,那么在下就直言了。”
  小野猫林明明听了,说道:“小妹洗耳恭听。”
  沈元良道:“姑娘游戏江湖大约有一年多了吧。”
  小野猫林明明道:“算起来是一年零三个月了。”
  沈元良道:“姑娘在这一年零三个月之中,可是跑了十七处码头?”
  小野猫林明明一怔道:“这个……让小妹想想看。”
  “不用想,老身记得,不错,我们是跑了十七处码头。”坐在一旁,貌似闭目养神的老太婆目光一睁,接上了话,同时双目精光向沈元良脸上一凝,望得沈元良暗暗叫了一声:“好深厚的内力修为。”
  沈元良道:“你们也偷盗了二十一家人家是不是?”
  小野猫林明明摇头急口道:“没……没有……”
  沈元良把话说开之后,可就一点也不放松,紧迫钉人地道:“你是说根本没有偷盗别人呢?还是没有二十一家?”
  小野猫林明明愕然道:“小妹根本没有偷盗过人家!”
  沈元良冷笑声,道:“我知道,当然不是你自己。”
  小野猫林明明道:“小妹也没有派人做这等偷盗之事。”
  沈元良忽然双眉一皱,心中一动,凝目望着小野猫林明明半天没有说话。
  小野猫林明明但觉沈元良的目光有如两道火柱,照得她方寸一乱,一张如花似玉的秀脸立时涨得通红,不知她害羞呢?还是怒?小野猫林明明跺了一跺莲足道:“你不相信我。”
  沈元良轻叹一声,道:“这个问题我不想再谈论下去了。”
  小野猫林明明可是一个冰雪聪明绝顶的姑娘,晓得沈元良这时的刹车,定有非常重要的原因,因此,她也就不再逞强地,非分个是非直屈不可地点点头道:“这个问题小妹总会给你一个明明白白,现在不谈也好。”
  沈元良微微一笑道:“不知姑娘可愿说说你此番引起江湖人物注意的动机?”
  小野猫林明明点头道:“小妹正有此意,所以,才请各位前来,并请各位前辈赐助。”
  老花子谷云飞点头道:“你说吧。”
  小野猫林明明道:“晚辈此番行走江湖,不惜牺牲色相,招蜂引蝶,目的在找寻一个人。”
  老花子谷云飞道:“你要找寻什么人?本帮弟子遍布天下,只要说出姓名来,也许老夫也帮你一个小小的忙。”
  小野猫林明明一叹道:“可惜晚辈不知道他的姓名,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所以,晚辈才这样无休止、无目的地追求下去。”
  老花子谷云飞道:“这……这就为难了。”
  沈元良问道:“姑娘,你找那人做什么?”
  小野猫林明明道:“那人乃是小妹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沈元良道:“姑娘采取如此行径,莫非有某种契机使姑娘认定他是喜欢女色之人?”
  小野猫林明明秀目一亮,点头道:“那人一时大意,失落了一件东西,为小妹所得,是以小妹作此奇想。”
  老花子谷云飞问道:“那是一件什么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讪讪的道:“这……这……”真是为难极了,不说看不起人,说又说不出口。
  果然,老花子谷云飞面上现出了不悦之色,苍眉一剔,冷笑就爬上了嘴角,沈元良可没有让他把不好听的话说出来,抢在前面说道:“老哥哥,别忘了林姑娘可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啊!”
  老花子谷云飞转过脸色,呵呵笑道:“老夫糊涂,还是兄弟细心,姑娘,你也不要说了,老夫也不想知道了。”
  小野猫林明明感激地向沈元良一福道:“小妹谢过沈兄。”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姑娘姓林,但不知令尊如何称呼?”
  小野猫林明明道:“先父单名一个‘华’字。”
  老花子谷云飞跳了起来道:“什么?你父亲就是闪电剑客林华老弟,你为什么不早说?”
  不老童生冯蔚文笑道:“咱们一直没有问林姑娘,你叫林姑娘说什么。其实,我们早就该想到林姑娘定是故人之后,林姑娘,你说是吧?”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冯老伯没说错,花子伯伯,明儿要不知道你老与家父交好,明儿也不敢如此冒昧了。”
  老花子谷云飞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也是,太胡闹了,几乎闯下弥天大祸,现在还来得及,快收手,我们大家另想办法吧。”
  小野猫林明明双眉轻颦道:“除此之外,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找到那人呢?”
  沈元良也道:“小弟觉得林姑娘的方法并没有用错,而且,据小弟的观察,已经有人暗中盯上她了。”
  小野猫林明明大喜道:“真的?”
  沈元良道:“应该是真的,不过在下还没有和他照过面,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在下仍无可奉告。”
  老花子谷云飞笑道:“小兄弟,看不出你还真是个有心之人,有你帮忙,看来我们都是多余了。”
  沈元良道:“话不是这样说,老哥哥,要借重贵帮之处,还多得很哩!”
  老花子谷云飞笑道:“那你怎么说,老夫就怎么办吧!”
  沈元良目光四掠,笑问林明明道:“林姑娘,我们在此处谈话,不会隔墙有耳吧?”
  小野猫林明明道:“还是慎重的好,灵儿,你到外面去守着。”
  灵扎出去之后,就只剩下白姥姥,不用说,白姥姥自是最可信赖的了。
  沈元良一笑道:“现在我们要话说从头了,林姑娘,你可是说,你从来没有派人偷过别人的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点头道:“沈兄,你还不相信小妹?”
  沈元良道:“在下当然相信你,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此话怎讲?”
  沈元良道:“因为到外面去偷东西的不是人。”
  小野猫林明明愕然道:“不是人,那是什么?”
  沈元良道:“是你的金睛玉狸。”
  小野猫林明明大感意外地道:“你说小妹的金睛玉狸常常偷别人的东西!”接着哈哈笑了起来,一面摇着头道:“那是不可能的,金睛玉狸只听小妹的话,除了小妹之外,谁也支使它不动。”
  沈元良道:“难道平日照顾起居饮食的人,也支使它不动?”
  小野猫林明明道:“她与金睛玉狸虽然有点感情,可是她要指挥它,还没那分能耐。”
  沈元良道:“你是说,役使金睛玉狸有一套特别的方法。”
  小野猫林明明点头道:“这套方法,小妹从未传人。”
  沈元良道:“这就怪了,在下明明亲眼见到金睛玉狸偷盗别人的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问道:“你不会看花了眼吧,金睛玉狸其快如风,你怎能发现到它?”
  沈元良道:“绝不会错,那定是姑娘的金眼玉狸,实不瞒姑娘你说,在下就曾从金眼玉狸口中,取得三件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很难叫小妹相信。”
  老花子谷云飞插口道:“沈老弟说的是事实,不由你不相信,我们花子帮帮主的鼻烟壶,就是沈老弟从金睛玉狸口中取回的。”
  小野猫林明明道:“沈大侠,你能不能给小妹一个证明。”
  沈元良道:“能。”
  小野猫林明明道:“小妹现在就想证实。”
  沈元良道:“可以,不过在下要准备一下。”
  小野猫林明明道:“在这船上可不可以?”
  沈元良道:“不行。”小野猫林明明转向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花子伯伯,明明这就送你们回去准备吧。”
  老花子谷云飞大笑道:“我们酒都没有喝到一杯哩!你就要轰我们走,未免太小气了吧。”
  小野猫林明明软语求告道:“花子伯伯,明儿改日再好好地请您吧。”
  老花子谷云飞摇头一叹,道:“你这样相求,老花子真不忍给你为难,好,我们就走吧。”
  小野猫林明明把他们送上快艇,沈元良道:“林姑娘,半个时辰之后,你就可以来了。”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是不是还要告诉小妹一处相会的地点?”
  沈元良遥指岸边一棵大树道:“我们就在那棵大树下等姑娘好了。”
  小野猫林明明一挥手,快落桨如飞,片刻之间就把他们送上了湖岸。
  老花子谷云飞皱了一皱眉头,说道:“小兄弟,你这葫芦里到底在卖些什么药呢?”
  沈元良笑笑地道:“天机不可泄漏,到时便自见分晓。各位先赏赏湖景吧。”
  他可一晃身,便离开他们独自准备去了。
  不久之后,小野猫林明明怀中抱着金眼玉狸,身后跟着灵儿来了。
  小野猫林明明刚问得一声:“沈大侠呢?”
  沈元良笑着从树后转了出来道:“恭候多时,请这边来。”
  转过那棵大树,是一片青草地,青草地尽头有一个小土岗,土岗上也有一棵手臂粗的小树。
  沈元良指着那棵小树说道:“姑娘,请你交一件东西给金眼玉狸,要它前去小树之后,绕树一周回来,你就会大吃一惊了。”
  小野猫林明明拔下头上一枚玉钗,交金眼玉狸衔在口中.然后把它放落地上。指着远处那棵小树,道:“去,绕一圈回来。”
  金眼玉狸似是懂得小野猫的话,身子一躬,便化作一道白光,教人看不出它到底是什么动物,眨眼之间,就到了那棵小树之前。
  它到达那小树之后,只需绕着小树走一圈就应该很快地回采才是。
  可是,事情出了意外,它居然一纵身跳上了小树,过了片刻才从小树上跳下来,回到小野猫身边。
  同时,它口中衔的那枚玉钗跳下小树时,就已不见了。
  那棵小树离开大家立身之地不过四五十丈,金眼玉狸的一举一动,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金眼玉狸确是在那棵小树上把玉钗丢落去。
  小野猫林明明对自己的金眼玉狸原有着绝对的信心,这时亲眼见了金睛玉狸的失常之后,不由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金睛玉狸纵入了她怀中,她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一章 无影仙子 翻波江湖
下一篇:第三章 野猫被劫 群豪相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