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2019-11-05 10:33: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睛玉狸回到小野猫林明明的怀中,得不到林明明应有的抚爱,便在林明明怀中,“咪!咪!咪!咪!……”地叫了起来。
  小野猫林明明轻叹一声,骂道:“你还叫哩!你可真丢人丢到家了。”真是不好意思,说着,说着,自己的脸就红起来了。
  沈元良一旁道:“姑娘,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走到那棵小树前,那棵小树并不太高,抬头就可看到整个的枝叶,枝叶之内,了无异状,但她的玉钗可不就搁置在枝叶之间。
  沈元良伸手取下玉钗,递还给小野猫林明明道:“林姑娘,你觉得很奇怪是不是?”
  小野猫林明明点了点头,道:“小妹也很失望。”
  沈元良一笑道:“林姑娘,有件事你可千万别忘了。”
  小野猫林明明听得一怔,道:“什么事?”
  沈元良笑笑地道:“它到底还不是人,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缺点,何况它只是一只金睛玉狸。”
  小野猫林明明道:“可是它在小妹眼中的表现,一直都令人非常满意。”
  沈元良道:“可是你对它的生性、习惯、爱好,只怕还不甚了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小妹只知道它爱吃鱼、还爱吃蜂蜜,爱干净、爱洗澡,爱睡在芭蕉叶上……”
  沈元良说道:“这都不是它最最喜爱的。”
  小野猫林明明道:“什么是它最最喜爱的?”
  沈元良道:“蜂蜜调胡萝汁,它比什么都喜爱,如果,我们再在其中加放些特殊效果的东西,它就难免要上人类的当了。”
  小野猫林明明大为佩服道:“沈大侠,你知道得真多,好不叫小妹敬佩。”
  老花子谷云飞笑道:“明明,你也不想想,沈老弟要没有真才实学,他当得上老花子的小兄弟么?”
  小野猫林明明嫣然一笑,说道:“小妹厚起脸来,这就叫你一声沈大哥,好不好?”
  老花子谷云飞道:“当然可以,不过那是你们两人的事,你在老夫等面前,却永远是晚辈。”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花子伯伯,您就是要明明叫你老哥哥,明明也叫不出口哩!”
  老花子谷云飞转向沈元良笑道:“这个沈大哥可不是随便当的,尤其是天下第一美人的沈大哥,更不好当,你可要小心了。”
  沈元良一笑道:“小弟当不好这个沈大哥,你这当老哥哥的总不能袖手旁观的吧?”
  老花子谷云飞一撇头,道:“这可说不定,史兄、单兄,我们不是还有点别的事要办,现在也可走了。”
  老江湖之为老江湖,就是不点明也透,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排教长老史文通、洞庭钓叟单侗齐皆一笑道:“可不是,真该走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也道:“咱们各办各的事吧,老哥哥我也走了。”
  彼此一抱拳为礼,冯老迈开身形,便离开了沈元良与小野猫林明明。
  精灵鬼似的小灵儿一笑道:“小姐,要不要灵儿去取些酒菜来招待沈公子?”
  小野猫林明明一点头,话还没有出口,却被沈元良叫住道:“不必了,小兄请你们吃栗子松鸡去如何?”
  小灵儿原是想避开他们,给他们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毕竟是年轻人心情,一听有栗子松鸡可吃,可就忘了自己的原意,一点头叫道:“好呀……可是……”
  沈元良说道:“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
  小灵儿急道:“不是别的,我们身上忘了带银子哩!”
  沈元良一笑道:“今天是我请客,要你们带什么银子?”
  小灵儿上下一打量沈元良,道:“公子,你身上真的有银子么?”
  沈元良哈哈一笑道:“谁说我没有银子,别门缝里看人了。这……”伸手向怀中一摸,“这”字以下的话说不出来了,同时,伸到怀中的手也拉不出来了。
  小灵儿笑道:“公子,灵儿知道你很有钱,但更知道你身上也忘了带银子。”
  沈元良讪讪地一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小灵儿笑道:“公子要身上带得有银子,在岳阳楼时就不会只吃阳春面了。”
  沈元良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小灵儿,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有你这个好帮手,哪怕你家姑娘的仇人狡猾似狐狸,我们也能把他揪出来。”
  小灵儿摇头道:“小灵儿连米粒之珠都算不上,还得全仗公子神机妙算。”
  小野猫林明明秀眉一扬道:“怎么,你还叫小妹林姑娘。”
  沈元良立时改口道:“明妹,你这金睛玉狸是怎样得来的?”
  小野猫林明明道:“是一位老太太送给小妹的。”
  沈元良道:“你可知道那老太太的底细?”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小妹就说不上来了,不过小妹知道她居住之处。”
  沈元良道:“她住在哪里?”
  小野猫林明明道:“她住在黄金洞。沈大哥,你可是对那老太太起了疑心?”
  沈元良道:“我确有此念。”
  小野猫林明明摇头道:“她不会有问题的,因为她就是小灵儿的外婆。”
  沈元良“啊!”了一声,道:“小灵儿,你一向就和你外婆住在一起么?”
  小灵儿摇首道:“没有,不过我小时候见过她老人家,我们与她相遇是因为我们到了黄金洞附近,我特意去看她的。”
  沈元良一笑道:“如果有人冒充你外婆,你会不会看得出来。”
  小灵儿一怔道:“你说我外婆是别人假冒的?”
  沈元良道:“你别乱想,回答我的话好了。”
  小灵儿认真想了一想,皱起了双眉道:“如果真有人冒充灵儿的外婆,灵儿可真分辨不出来,我们好久不见了。”
  沈元良道:“明妹,我们花点时间,到黄金洞去看看如何?”
  小野猫林明明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
  沈元良道:“说去就去,我们立时动身。”
  小野猫林明明道:“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是不是太匆忙了一点。”
  沈元良道:“你是担心路上没有银子花呢?还是觉得这身打扮不宜走路?”
  小灵儿道:“我们姑娘这身打扮,实在不宜奔走于风尘之中。”
  沈元良一笑道:“你们跟我来吧,我自有办法。”
  沈元良带着他们走不多远,上了岸旁一艘小船,当他们离开小船时,小野猫林明明变成了一位年轻公子而小灵儿就变成了书僮,身上银子也有了,而且,也有人替她们送信给白姥姥,免得白姥姥担心。
  小野猫林明明忍不住问道:“沈大哥,你好像事事都有准备,处处都有安排,难道你早就知道了小妹的一切?”
  沈元良道:“不是说我早知道了你一切,只能说是想知道你的一切。”
  小野猫林明明一震道:“为什么?你有什么目的?”
  沈元良道:“不瞒明妹你说,你在江湖上的行径,很使人侧目,小兄更积极地想知道你的企图。”
  小野猫林明明苦笑一声道:“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
  沈元良道:“所以,现成的一切,都为你所用了。”
  小野猫林明明不尽放心地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沈元良道:“你怀疑我别有用心?”
  小野猫林明明道:“一个像小妹这样的女孩子,能不多一分心机么?”
  把话敞开来说,就不是心机,而是坦诚了。
  沈元良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对你没有坏心就是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一点,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不是做坏事的人,但你也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你的一切,只怕花子伯伯都不大清楚,是不是?”
  沈元良哈哈一笑道:“明妹,你果然聪慧过人,不错,小兄确有一肚子心事,但,和你的事,绝对没有关系,你一定要相信我,除去心中之贼。”
  小野猫林明明道:“什么烦心之事,能否说给小妹听听,你帮小妹的忙,也让小妹替你分分忧。”
  沈元良晓得凭小野猫林明明的聪明才智,绝不是三言两语搪塞得了她的,微一凝思,断然道:“现在不能告诉你。”
  小野猫林明明道:“什么时候才能告诉小妹?”
  沈元良说道:“等你的事情办好了之后。”
  小野猫林明明爽快地道:“好,就此一言为定,小妹等着那一天。”
  沈元良吁了一口长气,道:“我们快走一步吧。”
  小野猫林明明虽是花般的人儿,由于有得一身好功力,放开脚步,有如行云流水般,居然走得一点不落后。
  黄金洞不产黄金,也不是一个大山洞,只是一处长满了茶树(这种茶树不是采茶叶做香茗的茶树,是一种开花结果实,用果实榨茶油的茶树),这时,正是开花的季节,只见漫山遍野,尽是开满了白花的茶树,阵阵清香,飘荡在空气中,沁人心肺。
  小灵儿的外婆就住在小山坡上的茶树之中,茅草的屋顶已遥遥出现在视线之中,小灵儿叫了一声:“外婆!”人已雀跃飞奔而去。
  当然,她这声“外婆”,是无法传远的,她的外婆就是站在屋前也绝对听不到,那只不过表示她对她外婆的渴念而已。
  沈元良与林明明相视一笑,脚下加紧,跟了上去。
  外婆的茅草屋还是老样子,但小灵儿却怔在门外,没有走进屋去。
  沈元良一笑,道:“小灵儿,你在发什么怔?”
  小灵儿道:“小白在怀中作怪,似乎不要我们走进屋去。”小白这时正由小灵儿携带着。
  沈元良说道:“你把小白放下来看一看。”
  小灵儿放下小白,小白却是一纵身跳入了屋内。
  接着,只听屋内发出一阵奔腾呼呼之声,小灵儿放心不下小白儿,一斜肩道:“我进去看看……”
  沈元良抓住她道:“稍安勿燥。”
  过不多久,小白儿口中咬着一条全身雪白,背上一条赤线的小蛇出来。
  那白色小蛇不长,大约只有八九寸的样子,但沈元良一见之下却大惊失色地道:“赤线白娘娘!”
  小野猫林明明道:“听说这是一种产自天山的异种奇蛇,怎会出现在这里?”
  沈元良道:“其实你们的金睛玉狸小白也是天山出产,而且是赤线白娘娘的克星,小灵儿,你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
  小白咬着赤线白娘娘七寸之上,赤线白娘娘虽然失去了抵抗之力,却尚未丧命,摇劫着细小的尾巴,在小白身上乱点乱刺。
  沈元良说道:“这赤线白娘娘的生命奇强,死活都是人间奇宝,不可多得,小白,不可伤了它的胆囊,你放口,送给我吧。”
  小白居然完全明白沈元良的意思,先没松口,却把头扬了起来。
  沈元良三指一扣,扣住了赤线白娘娘的尾巴,喝了一声:“放!”
  小白一放口,沈元良内力一吐,提起赤线白娘娘的尾巴一抖,赤线白娘娘本待反转头来向沈元良咬去,由于沈元良的内力已发,而且奇强无比,哪能抬得起头来,它抬不起头来,身子立时被抖得笔直,但听一声轻响过去,赤线白娘娘身子一软,便再也使不上力了。
  原来,沈元良这一抖之下,何止千斤之力,赤线白娘娘的外皮虽然刀剑不伤、可是它的骨骼关节却承受不住沈元良这千斤之力一抖,抖得它关节一错,脱了位。关节脱了位,赤线白娘娘再是厉害,也使不上劲了。
  沈元良则提着赤线白娘娘道:“你们等一等,我到一旁去处理它去。”
  沈元良转过一角,只见小白也一路跟了过来,忍不住一笑,说道:“我只要它的胆囊和一身皮骨,你要什么?你自己取吧。”
  说着,把赤线白娘娘的头,猛然一吸,赤线白娘娘身上一缩,小白一松口,赤线白娘娘已是变得干巴巴的了。
  沈元良方待追问它的胆囊时,只见小白一张口,把胆囊毫无伤损地吐出来了。
  沈元良对这小白口中不说,心中对他它却从未掉以轻心,这时见它如此灵慧讨巧,不由得抚着它的绒毛道:“小白,你这样有心,我会放在心上的。”
  小白听得好高兴,一路跳着跑开了。
  沈元良处理好赤线白娘娘,收拾着带在身上,回到屋前,这时,小野猫林明明和小灵儿已经进入茅屋内,找了一张凳子坐在堂屋中了。
  屋内好久没有住过人了,墙脚旁长满了青苔,小灵儿道:“外婆早就不知去向了,哪里去找她去?”
  一语未了,外面忽然传来阵阵轻啸之声,啸声尖锐而短促,越来越近,一下子就到了屋外。
  沈元良与小野猫林明明小灵儿三人还来不及有任何举动,大门口已经出现了一个人。
  小灵儿脱口叫了一声:“外婆!”身形一起就扑了过去。
  又是沈元良,一把拉住她道:“她不是你外婆。”
  小灵儿反问道:“你怎样知道她不是我外婆?”
  沈元良道:“你外婆可是叫九头乌黑婆婆?”
  小灵儿道:“我外婆姓梁……”
  沈元良说道:“而她却是九头乌黑婆婆?”
  九头乌黑婆婆尖声干叫道:“好小子,原来又是你,这次我老婆子可放不过你了。”
  沈元良一笑道:“是谁放不过谁,还不一定呢!”
  小灵儿叫道:“原来你们认识!”
  沈元良点头道:“所以,我敢说她不是你的外婆。”
  小灵儿道:“那我外婆呢?”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的外婆只怕早就不在人世间了。”
  九头乌黑婆婆干笑一声道:“你们总算明白过来了。”
  沈元良忽然欢容一笑,道:“黑婆婆请坐,我们先礼后兵,谈谈可好?”
  九头乌黑婆婆道:“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我的赤线白娘娘呢?可是你们把它除去了?”
  沈元良拍着腰间道:“对不起,你的赤线白娘娘已经被在下收留起来了。”
  九头乌黑婆婆眼睛一落,望着缩在一角的小白,尖叫一声,道:“去,把那小子给老身撕了。”
  小白一见黑婆婆现身,他便缩成一团躲得远远的,可见它心中实是怕极了她。
  这时九头乌黑婆婆一叫,它不但没有听命向前,反而又退了一步。
  九头乌黑婆婆气得哇哇大叫:“小白,你也不听老身的话了,哼,你看,老身一样的收拾你。”右手一拉,袖中飞了一道红光,直向小白卷去。
  沈元良一笑道:“黑婆婆,小白不是不听你的话,它对在下实是无能为力。”说着,一挥袖,袖中射出一点白光,接住了黑婆婆的红光。
  红白二道光芒一接,闪出一道火光,发出一阵青烟,就消失不见了。
  小白这时却一纵身,投向了小野猫林明明。
  沈元良随之一笑,说道:“黑婆婆,有在下在此,你的那些鬼蜮伎俩,别想得逞,你要是识趣,最好坐下来开门见山地谈一谈,这样对你,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的。”
  九头乌黑婆婆色厉内荏地大喝一声,道:“小子,你要和老身作对,老身和你拚了。”
  她身子一起,向前冲了二步,忽然一式犀牛望月,向前的势子猛然一转,向后倒飞了出去。
  她是以进为退,要开溜了。
  沈元良哈哈一笑,道:“黑婆婆,这次你走不了啦!”身形一射而出,后发先至,反身挡去了黑婆婆去路。
  黑婆婆一震,道:“看你不出,你还真有点鬼名堂,哼!就凭你这点点名堂,只怕还奈何不了我老婆子。”
  沈元良脸色一寒道:“过去本公子手下留情,放你一马,是可怜你年龄已大,来日无多,给你一个善终的机会,想不到你心肠如此狠毒,这次你可别想本公子再手下留情了。”
  黑婆婆“嘿!嘿!”大笑道:“看你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可惜我老婆子不是唬大的……”
  沈元良猛喝一声,道:“住口,你可知本公子是什么人?”
  羔婆婆道:“什么人,总不是长着四条腿吧?”
  沈元良道:“你可听说,近来江湖上出了一位霹雳秀才?”
  黑婆婆打了一个寒噤道:“难道你就是霹雳秀才?”
  沈元良道:“你现在已经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了,不教而诛之虐,现在你知道了本公子是什么人,如果还胆敢无礼,那就莫怪本公子出手伤人了。”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一章 无影仙子 翻波江湖
下一篇:第三章 野猫被劫 群豪相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