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2019-11-05 10:33: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霹雳秀才的名气,还真有点威风,黑婆婆那股恶形恶相立时飞得无影无踪,换了一副可怜相道:“公子,饶命,老婆婆只是奉命行事……”
  人的劣根性,多半是欺善怕恶,所谓恶人只怕恶人磨,就是基于这个道理,沈元良哪里是要她的命,要的就是这句话。
  沈元良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冷笑了一声,但却问小野猫林明明使了一个眼色。小野猫林明明接口叫了一声,道:“沈大哥,黑婆婆既然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那你就饶了她吧。”
  沈元良嗤笑一声,道:“信她胡说八道。”
  黑婆婆大声叫道:“公子,我老婆子说的都是真话,如有虚假定不得好死。”
  沈元良冷冷地道:“你本来就该不得好死……”
  小野猫林明明道:“沈大哥,先听他说说那主使人是谁,是不是我们心目中想象的那人,两相一对照,就知道她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了。”
  沈元良道:“你别在她身上做春秋大梦了吧,还是宰了她,我们好上路。”
  小野猫林明明撒娇地道:“我要听听呀!”
  沈元良无可奈何地向黑婆婆冷喝一声,道:“算你运气好,你说吧,你是受了何人指使的?”
  其实,沈元良手都没有动,黑婆婆就吓成这个样子,会是真的害怕吗?
  说来直教人难以相信,黑婆婆心里真是害怕到了极点,霹雳秀才这个名字,真叫她有点胆战惊心,因为她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就是死在霹雳秀才的霹雳掌下,人死之后,竟然缩得形同小儿,身上也灼焦得像是被天打雷殛一样,看了就叫人心里发毛。
  说本事,黑婆婆就比不过她那朋友,她那朋友都不成,黑婆婆有几个脑袋,敢招惹霹雳秀才的霹雳掌。
  这就是教人闻名丧胆的威,不怕也叫你怕,不服也叫你服,尤其心里有鬼的人,不敢不怕,不敢不服。
  黑婆婆就是这种人,所以,不用出手,几句话就足够叫她服服帖帖了。
  黑婆婆暗吁了—口乞,道:“有位彩虹公子,他给了老身一万两银子,要老身把小白送给林姑娘,同时又暗中指使小白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嫁祸给林姑娘,目的是要使林姑娘身败名裂,然后乘林姑娘之危,攫取林姑娘的芳心。”
  小野猫林明明觉得她这话大有道理,点着头道:“不错,就是他,你说,我们在那里可以找到他?”
  黑婆婆摇首道:“这个老婆子就不知道了,每次有事都是他找老婆子,他的住处从不外露只字。”
  沈元良问道:“他还会不会再来找你呢?”
  黑婆婆道:“会,还有一件事情,老婆子还没有和他办好。”
  小野猫林明明道:“黑婆婆,我们谈笔交易好不好?”
  黑婆婆道:“姑娘有话请吩咐就是,谈什么交易?”
  小野猫林明明道:“皇帝不差饿兵,沈大哥的霹雳掌能威胁你的性命,但不能保证你心悦诚服,咱们以诚相待,谈个条件,你帮我们把彩虹公子找到,我们给你所需要的银子,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你说如何?”
  黑婆婆搓着双手,做出一副心花怒放,但又不好意思的姿态,吞吞吐吐地道:“这……这叫老婆子怎好意思开口,姑娘,您待人太好了。”
  小野猫林明明微微一笑道:“灵儿,先给黑婆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事成之后,再给她一万两银票。”银票虽然只给五千两,但话却说得非常清楚,总数是一万五千两,还有一万两她随时都可以得到。
  总数可比彩虹公子的一万两多了五千两,这个数目莫说要她出卖彩虹公子,只怕她自己的亲儿她都可能出卖。
  黑婆婆伸手接过灵儿给她的银票,嘴巴笑得咧上了眼角,眼睛却眯得成了一条线,笑呵呵地道:“老婆子生受姑娘的厚赐了,姑娘但有所命,老婆子我火里火去,水里水去,决不一皱眉头。”
  沈元良道:“江湖朋友,讲的是一诺干金,义气当先,黑婆子,你如果有困难,不能答应帮忙,我们绝不强人所难,如果你答应了,再出尔反尔,那就莫怪在下那时便要加倍的向你讨回公道。”
  黑婆婆连连点头道:“沈大侠,你放心,我黑婆子再混帐,也不会说话不算数,何况,姑娘待人宽厚,我老婆子就坏到了极点,也不会好坏分不出来吧。”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黑婆婆,别的都不要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但不知你有什么办法,帮我们如愿以偿。”
  黑婆婆道:“老婆子倒有个好的办法,包你手到擒来,他想走也走不了。”
  小野猫林明明—笑道:“别说得那么轻松,到时候又无以交待了。”
  黑婆婆道:“姑娘,小白还有一个特长,只怕您还不知道。”
  小野猫林明明问道:“它还有什么特长?”
  黑婆婆道:“小白的鼻子,嗅觉之灵,天下第—,就是狐狸狗都比不过她,老婆子只要想办法弄到彩虹公子身上一样东西,小白就凭这样东西的气味,也能把彩虹公子找出来。”
  沈元良一笑道:“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就这样办。”
  小野猫林明明道:“好,我就把小白留下来。”
  黑婆婆道:“不必,要叫他看到了小白,反而不美,老婆子找到他的身上的东西时,老婆子自会给姑娘送去,因为,他也一定会要老婆子去找姑娘的。”
  灵儿一笑道:“黑婆婆,你倒好,左右逢迎都有好处,但你可小心点自己的老命。”
  黑婆婆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就看我老婆子的命了。”
  说笑中,沈元良与小野猫林明明别了黑婆婆,循原路回转岳阳而去。
  不管黑婆婆的办法能否马上见功,至少彩虹公子这人是知道了,只要知道了他的人,迟早总有办法把他揪出的。
  这趟黄金洞没有白跑,算是不虚此行,因此,小野猫林明明显得非常高兴,大家谈谈笑笑,不知不觉已到了长寿街!
  方要进店打尖的时候,沈元良忽然神色一变,说道:“明妹,店内有一人,我不愿与他见面,我要避一避,我们前面路上见。”
  这家不方便,到别家也是一样,小野猫林明明方待叫住沈元良时,沈元良已是一晃身,走入了人群之中去了。
  小野猫林明明又不便高声叫他,只有和灵儿举步向店内走去。
  店内客人不多,林明明心想:“是什么人物,能使沈大哥退避三舍,我倒要仔细认他一认。”她心存此念,人一入店,目光就瞧看了店内的客人。
  全店这时不过三五个客人,令人打眼的只有二个人,一个身穿蓝衫的年轻人和一个身穿黑缎子衣裳的少女,那少男长得英俊,那少女长得妩媚。
  他们一个坐在东边桌子上,一个坐在西边桌子上,默默在吃着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心中暗笑了一声,忖道:“沈大哥一定是躲避那姑娘,哼!对了,他一定是怕那姑娘见他和我走在一道吃醋,好呀,沈大哥……”
  沈大哥怎么样,她口中说不出,心里却是酸溜溜的好不是味,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已偷偷喜欢上沈大哥了。
  小野猫林明明又是一个多么美的美人儿,她一脚踏入店中,只瞧得大家眼睛一亮,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就那少男与少女也不例外,望着她忘了吃自己的东西。
  小野猫林明明微微一笑,在一张桌子旁坐了下去,心中却暗暗地想道:“我和她之间,不知沈大哥喜欢的是谁。”
  这个问题好无聊,但却很使小野猫林明明困扰,因此外表上也显得有点失常。
  店小二迎上来问她要吃什么东西,她居然没有听到店小二的话。
  灵儿双眉一皱,也不知道姑娘在想什么心事,只好合着姑娘的口味,叫店小二去准备。
  姑娘的菜还没有送上来,店中又进来三位客人,那是一个年轻公子,带了二个妙龄少女,看那二个少女的装束,应属丫环身份。
  公子哥儿在外面行走,不带书僮侍候,却带上二个丫环,这也是少见之事。
  那位年轻公子向桌前一站,只见那位穿红衣服的少女立时取出一条丝巾,擦拭了一下凳子,才请那公子坐下。
  那公子坐下之后,那二个少女一左一右地打斜落座,显得这公子更是气派。
  那公子倒也长得五官方正,只是眼睛见到女人之后,透着一股似笑非笑的邪气,令人通身不舒服。
  小野猫林明明可是见多识广,跑过不少码头的人,被那公子的目光一瞧,也不由得心中猛跳,羞答答的抬不起头来。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那公子目光照射之下,自己就好像成了一个赤裸的人,而不由得手足无措,心慌意乱起来。
  灵儿发现了林明明的异样,伸手捏了一下林明明的腕脉,道:“姑娘,你怎样了?”
  灵儿的指力打穴而入,震得林明明心神一朗,林明明心头上可就袭上了一股怒意。
  那公子向身前二女点了一点头,二女立时起身向林明明桌前走来,非常有礼貌地向林明明欠身道:“我家公子有请姑娘移玉一谈。”
  小野猫林明明心中怒恼,但却没有显露出来,她不但脸上没有丝毫不快的神色,而且立时作了最明快的判断决定,微微一笑,举步向那公子桌前走去,在他对面坐了下去。
  那公子的眼神确实有点邪气,他还以为林明明是受了他邪气,走过来的,他却不知道林明明乃是别有用心。
  小野猫林明明之被称为小野猫岂是毫无道理之事,她既美丽又温柔,但,她也有好刚强的一面,只是她这刚强的一面,很少人遇到而已。
  林明明在那公子对面坐下之后,那公子点了一点头,忽然转身向店外走去,林明明一声不响地也跟着那公子走去。
  灵儿愣了一下,脑筋一转,也跟在林明明身后走去。
  店小二张口要叫,只见那位绿衣姑娘伸手在皋上放了一锭小黄金。
  那锭小黄金足可闭着任何人的嘴巴,店小二的嘴巴自然也就没有话说了。
  这时,那蓝衣少年忽然轻“咦!”了一声:“邪门!邪门!我得跟去看看!”一抹嘴,留下一块银子,尾随而去。
  蓝衣少年走了,那身穿黑缎子衣裳的少女也是发出一声冷笑,走了出去。
  那公子带着林明明出了长寿街,向着郊外一座庄子走去,到得庄子前面,林明明忽然停步不再前进了。
  那公子一笑道:“在下为姑娘准备得有锦衣玉食,姑娘请!”
  小野猫林明明一笑道:“演戏到此为止,我们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那公子一震道:“你……你……很清醒?”
  小野猫林明明笑道:“小妹要不常保持清醒,怕不早被别人吃了。”
  那公子哈哈一笑道:“小野猫果然不同凡响,值得本公子全力以求!”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就是彩虹公子,小妹久仰了。”语气说得很肯定,其实林明明带猜带估,一点把握都没有。
  那公子可不就是彩虹公子花三郎,花三郎确然大吃了一惊道:“你怎么认识本公子?”
  林明明道:“小妹有一位朋友,说过你的德行,她并且还有一样东西,要小妹带给你。”
  说着,摸出一个小布包,抛向彩虹公子。
  小布包之内是一只小香囊,香囊上绣着一对妖精打架的图案,精美极了。
  怪不得小野猫林明明不敢以它示人,这实在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彩虹公子花三郎见到香囊,握着香囊的那只手不自觉地战抖起来,颤颤的道:“这香囊你是那里来的?”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先别问是哪里来的,我只问你,东西是不是你的!”
  彩虹公子花三郎摇头道:“不,不,不……”
  小野猫林明明冷笑一声道:“你就这样没有出息,在女孩子面前都不敢说句实话。”
  彩虹公子花三郎猛然一抬头道:“你可知道,你知道了实情之后的后果?”
  小野猫林明明道:“小妹不在乎。”
  彩虹公子花三郎道:“那时候你只有二条路走,一条路是随在本公子身前,另一条路是死。”
  小野猫林明明道:“如果我不想知道了,你能放我走么?”
  彩虹公子花三郎断然道:“你还想走,别做春秋大梦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不结了,你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彩虹公子花三郎一咬牙道:“不错,这香囊是本公子最心爱之物。”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样说来林大侠林华也是你杀死的了?”
  彩虹公子花三朗大震道:“你与林华有什么关系?”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这话问得太笨了,本姑娘姓林。”
  彩虹公子花三郎愕然道:“你就是林家那丫头‘小咪’?”
  小野猫林明明道:“你早就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可是你偏偏不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彩虹公子花三郎道:“我误听人言,都道你已经死了。”
  小野猫林明明道:“这叫上天有眼,该你遭报,纳命来!”来字出口,娇躯一拧,双手齐出,猛然飞扑了上去。
  温温柔柔的林明明,这一出手,不只是小野猫,简直就是一只野老虎,其凶、其猛、其快,简直不可思议,双掌一印,就落在彩虹公子花三郎胸膛上,只打得彩虹公干花三郎的身子倒飞了出去。
  小野猫林明明跨步再进,双掌再次落了下去……
  可是这次她的掌力走空了,原该身受重伤的彩虹公子花三郎忽然使了一招“鲤鱼打挺”,从小野猫林明明双掌之下脱了出去。
  彩虹公子花三郎冷笑一声,道:“小野猫,你纵然狡猾如狐,其奈本公子何,现在该你看看本公子的真功夫了。”
  双掌印实,居然毫发无伤,这分功力,简直骇人听闻,小野猫林明明心胆皆寒,不由得退了一步。
  彩虹公子花三郎更是得意,吃吃大笑道:“姑娘,不要怕,本公子不会伤害你的,你可知道,本公子喜欢你,喜欢得要发狂了,只要你放弃前嫌,你就是再打本公子三掌,本公子也乐于承受,来!来!来!”
  小野猫林明明忽然一挺胸道:“来,本姑娘和你拚了!”一摇身,手中忽然多了一对六寸多长的匕首,匕首一扬……
  “姑娘住手!”语声来自身店,声音也甚是陌生。
  小野猫林明明斜身错步,侧头望去,来人原就是饭店中所见的蓝衣人。
  这时,那蓝衣人手中提着一把单刀,一路缓步走了过去,他的步子虽然走得缓慢,但杀气腾腾,令人生畏。
  那人走到小野猫林明明面前,冷然道:“姑娘请退过一边去,让在下代劳,替你报却杀父大仇!”
  这种替姑娘们效劳服务的人,小野猫林明明可见得多了,她可压根儿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对于这个人,她却不敢轻视他,也不敢不听他的话,转身就走。
  可是,他还没有走得三步,只听那个蓝衣人道:“在下告辞了。”
  小野猫林明明亦暗笑得一声,只差没有骂出来:“你这……”骂什么,还真难下措词。
  只见眼前人影一闪,那蓝衣人已从她身旁走了出去。
  小野猫林明明再一转头向彩虹公子花三郎望去,花三郎已是身首异地,倒在地上了。
  就那么一转身之间,那蓝衣人已把彩虹公子花三郎杀了。
  真能是他吗?
  不是他又是谁呢?彩虹公子花三郎死了,他的二个侍女居然也跑了。
  但是,灵儿没跑,灵儿跑过来,一股兴奋地道:“姑娘,那蓝衣公子的刀法好快啊?刀光一闪,就只那样一闪,什么都了了,结了!”
  小野猫林明明压住心头的激动,冷静地道:“我们走吧!”
  庄子外面杀了人,庄子里面居然不闻不问,任由小野猫林明明她们扬长而去。
  小野猫林明明与灵儿回到长寿街,也没再进饮食,穿街而过,走了一阵,只见沈元良坐在一株大树下一面吃东西,一面望着来路,等侯她们。
  小野猫林明明见到沈元良之际,心中忽然兴起一种如同隔世般的感觉,不由声音一哑,叫得一声沈大哥就说不出话来。
  小野猫林明明不过是一位弱女子,为了替父亲报仇这才在江湖叫出了小野猫的名号,虽然仗着自己的天香国色,风靡一时,但心情上的抑郁,无言的痛苦,是局外人难以想象得到的,如今大仇已报,心中那股屈辱却朝着沈元良一倾而出。
  沈元良吓得脸色大变,道:“明妹,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小野猫林明明心中的苦水一泻而出,便再也抑止不住,伏在沈元良肩头上,话也不答地抽泣起来。
  沈元良不由得慌了手脚道:“明妹,明妹,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说话呀,是不是怪我刚才不该离开你,因此害你受了委屈。”
  小野猫林明明一想起沈元良的离开就不由得联想到那黑衣女子身上,由黑衣女子身上又想到自己,一时百感交集,更是大放悲声起来。
  小野猫林明明不肯说话,沈元良只有转问灵儿道:“灵儿,姑娘受了什么委屈,你快说出来。”
  灵儿对小野猫林明明的情绪变化也是一头雾水,摇了一摇头道:“姑娘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呀,只是我们遇见了彩虹公子花三郎,姑娘三言二语就使彩虹公子花三郎认了罪……”
  沈元良道:“莫非彩虹公子花三郎逃跑了?”
  灵儿道:“他死了。”
  沈元良道:“那么姑娘报了杀父大仇,乃是大喜之事,为何反而悲伤起来?”
  灵儿道:“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惹得姑娘这样反常。”
  “你们真笨,连这个道理都看不出来。”居然有人答上了话,答话的人又居然是那个黑衣姑娘。
  小野猫林明明见于那黑衣女人,心中更是不舒服,接着又生起了恼怒之心,不自觉地——抬头道:“要你管,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黑衣少女一笑道:“我是什么人,你该从我衣服上看出来呀!”
  小野猫林明明道:“谁管你衣服。”
  沈元良一笑道:“我想起来了,江湖上出了一只黑凤凰,莫非就是姑娘?”
  小野猫林明明冷笑一声,道:“什么黑凤凰不黑凤凰,一只小乌鸦吧了。”
  黑凤凰的脸色倏然一变,双目之中射出了二道怒芒……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一章 无影仙子 翻波江湖
下一篇:第三章 野猫被劫 群豪相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