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四章 两位公子 自毁秘籍
 
2019-11-05 10:37:31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路上,沈元良把和苟不全结交的经过情形说了出来,老花子谷云飞这才哈哈大笑道:“老苟,看不出,你终于交回了自己,事了之后,老花子请你喝一杯,咱们得重新交一交。”
  苟不全一笑道:“谢了……”
  老花子谷云飞大叫道:“哼!你不赏脸……”
  苟不全一笑道:“办正事要紧,快到了。”
  地点就在前面一座山洞里,有一条羊肠小路,直达那座山洞!
  山洞位置视线奇佳,极不容易接近。
  大家身形一矮,在一丛树林下面蹲了下来,等待机会。
  等了一会儿,沈元良口中忽然轻咦了一声。
  老花子谷云飞发现他这声“咦”声有异,开声道:“老弟,什么事?”
  沈元良道:“小弟好像看到一条人影,从左侧飞扑到山头上去了。”
  老花子谷云飞不相信地道:“你没有看错吧。”
  不老童生冯蔚文笑道:“老花子,别人的目光你可以怀疑,沈老弟的目光你就不能不相信了!”
  阴魂不散苟不全道:“待老夫去看看。”他身子一卷,贴着地面,一路翻了出去。
  他身形始终贴在地面上移动,但移动的速度奇快非常,若非心理上早有预知,很难发现他的接近。
  沈元良心中大为敬服,不由得赞叹道:“阴魂不散的轻身功夫,堪称天下一绝,实非常人能及没。”
  老花子谷云飞道:“走,咱们也追过去看看。”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元良老弟,你先走,我们分次跃进,就不容易被于子真发现了。”
  沈元良也不多说,身子一躬就弹了出去,其次老花子谷云飞,不老童生冯蔚文走在最后。
  他们即将接近那山洞了,居然没有被人发现,大家方吁得一口气了,只见阴魂不散苟不全从石岩上翻了下来,一眼见到他们,招手道:“你们快来,那蓝衫刀客已经和人对上了。”
  大家迎了上去,老花子谷云飞问道:“那是什么人?”
  阴魂不散苟不全道:“一个年轻的白衫剑客。”
  沈元良一震道:“莫非是他?”
  老花子谷云飞说道:“你难道知道他是谁?”
  沈元良道:“如果他就是倪华的话,我们今天只怕讨不了好去。”
  阴魂不散苟不全道:“老夫看他们不像是同路的朋友,彼此不友善得很。”
  沈元良可知道他们有着师兄弟的情谊,但却没想到他们这师兄弟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没有见过面,就容易发生误会。
  沈元良觉得奇怪地道:“他们一点也不友善?”
  阴魂不散苟不全说道:“既然已经有人缠住了他,我们也无须顾忌太多了,上吧!”
  沈元良心细的道:“你见到林姑娘没有?”
  阴魂不散苟不全道:“有一位姑娘和他们在一起。”
  沈元良放心地道:“好,我们就大大方方地上吧!”
  大家直着身子,翻上山岩,岩上有一山洞,这时山洞已经无人,阴魂不散苟不全领着他们从右边转了过去,有一片草地,他就看到林明明依坐一块石头上,草坪中央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
  那正是穿蓝衫的于子真和穿白衫的倪华。
  二人一样的年轻,一样的英挺俊拔,同时,也一样的布满了杀气。
  沈元良他们一行人现身走了出去,站在草坪的人只望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过来阻止他们走向林明明。
  沈元良急步走向林明明道:“明妹,你还好吧?”
  小野猫林明明道:“很好。那于子真人也很君子,你们可不要发生误会。”
  沈元良道:“我知道,当今之世,谁敢在你面前无礼。”
  小野猫林明明道:“他们快要打起来哩!你去劝劝他们吧。”
  沈元良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打起来呢?”
  林明明羞答答的道:“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吗?只怕有点言不由衷。
  沈元良也没有追问下去,只微微一笑,抱了抱拳道:“两位兄台请了,小弟沈元良……”
  蓝衫刀客于子真摆了摆手道:“在下知道你叫沈元良。请退过一边去,别插手进来。”
  沈元良眉头一皱,又叫了一声:“两位兄台……”
  白衫剑士倪华冷哼一声,道:“叫你走开,听到了没有!”
  他的语气就不客气了,沈元良脸色一变,剑眉倏的一扬,眼看他就要发脾气了,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心中泛起了一声细声,自己向自己道:“沈元良,千万不能忘了自己的使命,头可断,血可流,肩上的使命不可辱。”此念一生,沈元良的一腔怒火顿时齐化乌有,微微一笑,点头道:“遵命,不过你们事了之后,在下想领教领教兄台的无上剑法。”
  让人不是怕人,最后的表白,显示了沈元良不是一个可以轻侮的人。
  白衫剑士倪华冷笑道:“不必等候,在下现在就可以教你称心如意,你亮兵器吧。”
  蓝衫刀客于子真道:“倪兄,在下不愿占你这便宜。”
  白衫剑士倪华道:“吹灰之劳,何足道哉。”
  沈元良肃然道:“士可杀,不可辱!兄台请接招。”话声出口,同时腰中“天龙鞭”甩头而出,直点倪华胸前大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沈元良这甩头一鞭,虽然伤不了倪华,但出鞭之势,用鞭之力实在都见功力,确非等闲之士。
  倪华脸色微微一变,斜肩退后让过沈元良来鞭,口中道了一声:“看剑!”长剑一吐而出,奔向沈元良腕脉,剑光一闪而到,快过电光石火,教旁观的人都替沈元良捏了一把冷汗,看来他这只手腕是完了。
  惊骇中,只听沈元良叫了一声:“来得好!”银光闪闪中,沈元良手中“天龙鞭”反翻而上,迎住来剑—点,来剑剑身一晃,沈元良脚下移形换位,身形已是转了出去,倪华剑势一空,他失手了。
  倪华惊“咦!”了一声,沈元良的鞭势可就排山倒海般卷向了倪华……
  倪华冷冷一笑,也泛起一圈剑光迎了上去。
  两人这一交手,就是八九招,居然打得秋色平分,不分上下。
  到第九招的时候,沈元良鞭式一变,使了一招“秋水长天”,劈头盖脸向倪华砸去,倪华剑出青云,式化“一波三折”就想把沈元良伤于剑下……
  哪知沈元良心中早有成数,试过倪华剑上造诣,也显过了自己鞭上功夫之后,便无心争强夺胜,式走“神龙摆尾”银鞭一甩,自己的身子凌空高五尺,再一式化“轻云出岫”,一条身子便轻飘飘地飞出二丈开外,落在地上。
  沈元良手中银鞭倏已不见,只见他手抱双拳,含笑向倪华一礼道:“倪大侠剑法高强,在下不是敌手,多承指教。”
  他并没有败,但说得客气,倪华就是想要和沈元良继续打出胜负,也拉不下脸来了。只有冷笑连连而已。
  沈元良和倪华动手肘,大家只见倪华的出剑变招快如闪电,妙不可言,直替沈元良捏了一把冷汗,想不到沈元良一点也不含糊,不但全身而退,居然还没有落败,大家对沈元良更是惊佩不已。
  不但大家对沈元良惊佩不已,就那蓝衫刀客于子真和倪华也不由得不另眼相看,心中大为震惊。
  这时,沈元良已回到林明明身边,轻声道:“明妹,就让他们打吧。”
  林明明道:“他们不能打啦!”
  沈元良道:“他的剑法,实在太厉害了,我只能敌住一个人,要是他们两人联手合击,不但我不是他们的敌手,只怕当今江湖之上,也没有人敌得过他们了。”
  顿了一顿,沈元良接着问道:“他们为什么不能打,你是不是在他们身上使了坏?”
  林明明笑道:“你最知道小妹了。”
  沈元良道:“力之不敌,智取可也。你到底在他们之间使了什么计智?”
  林明明道:“他们二个人都要小妹,小妹心生一计,答应他们,谁的功最高强,小妹就跟谁,他们要真的分了胜负,小妹如何是好?”
  沈元良眉头一皱,心中可真是作难。
  阴魂不散苟不全一笑道,“这根本不是问题,老夫有办法对付他们。”
  沈元良道:“老哥哥,你有什么妙计,请说。”
  沈元良叫不老童生冯蔚文和老花子谷云飞都是老哥哥,阴魂不散苟不全听了,心里好不羡慕,现在沈元良忽然也叫了他一声“老哥哥”,他可高兴死了,笑哈哈地道:“他如果胜负不分,自是无话可说,如果有人获胜,小兄弟,你可以出面与他叫阵,凭你小兄弟的功夫,自是稳操胜券,岂不皆大欢喜。”
  阴魂不散苟不全老眼不花,一眼就看沈元良与林明明心心相印,所以用此“皆大欢喜”四字,幽了他们一默。
  林明明秀脸一红道:“万一沉大哥又败了呢?”
  阴魂不散苟不全笑道:“他绝不会败,老夫敢以性命保证。”
  “别只顾谈话,看,他们已打起来了。”不老童生冯蔚文走过去,提醒他们。
  沈元良望过去时,倪华和于子真已经打成了一团,只见刀光如水,剑气如虹,已看不见人影了。
  他们可真是出尽全力,拚起命来了。
  沈元良细看他们的刀法剑术,都有了八成以上的火候,一时心中杂念纷起,想起了种种除去他们的手段,以了结这段公案。
  可是,想到最后,他却一摇头把一切办法都否定了,暗暗忖道:“我虽奉有上命可以便宜行事,了断这段公案,但师父对元凶祸首尚不愿用激烈手段,我又怎能对他们不知内情之人妄施杀手,这岂不违反了本寺的仁恕精神,不可以,不可以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
  沈元良内心急剧地斗争了一阵,不觉汗出如雨,把全身衣服都汗湿了。
  林明明眼睛虽然看着他们的剧斗,一颗心却无时无刻不在沈元良身上。
  沈元良脸上的神色不定,林明明看到了。
  沈元良的汗出如浆,林明明看到了。
  沈元良摇头之后,双目一亮的变化,林明明也看到了。
  林明明轻轻取出一条香巾,拭去了沈元良脸上的汗珠,轻轻的呼道:“沈大哥,沈大哥,不论将来如何,小妹的一颗心总是属于你的。”
  沈元良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隐隐地似是听到了林明明的轻呼,伸手握着林明明的玉手道:“明妹,你在说什么呀!”
  林明明羞涩地道:“没有说什么!你看,他们已经分出胜负来了。”
  沈元良一震清醒过来,抬眼望去,他们确然已经停止了打斗,两人面对面地站着,忽然,两人同时面对面的倒了下去。
  他们谁也没胜,谁也没败,只是斗得精疲力竭地倒下去了。
  阴魂不散苟不全大笑道:“这真天从人愿,待老夫替你们解决了这两个祸根吧。”双手一分就要向他们两人身上拍去。
  不老童生冯蔚文目光一转,望向沈元良,没有任何表示。
  沈元良毫不考虑地叫声,道:“苟老哥,万万不可乘人之危,请住手!”
  阴魂不散苟不全手是停住了,人却没有退回来,大声道:“当断不断后患无穷,沈老弟,万万不可心存妇人之仁。”
  沈元良一笑道:“苟老哥关注之情,小弟感激不尽,让小弟来吧。”
  他要做什么,大家只见他把倪华移到于子真一旁,然后自己盘膝坐下,凝聚了一下神功,接着两手一分,分搭在他们“百汇穴”上。
  阴魂不散苟不全暗自一喜,忖道:“原来他要自己动手。”
  一念未了,阴魂不散苟不全发现情形有点不对,因为他并未要他们的命,看他样子,他不但没有要他们的命,反而不惜耗损真元内力相助他们迅快地恢复体力。
  其实他们没有内力相助,躺一会自会慢慢恢复体力,如此相助他们,实在是多此一举。
  这种想法不但阴魂不散苟不全如此,就是老花子谷云飞也有同感。
  只有不老童生冯蔚文看得心中大是感动,暗暗点头,忖道:“到底佛门高第,胸心不同凡俗,如此机缘,竟无动于心,可敬!可敬!”
  仔细看看,沈元良所为,不仅止于相助他们恢复体力,因为那是费不了多大气力的,但,现在的沈元良好像用出了全力在帮助他们,只见他头上白气缭绕,脸上汗出如珠,非常吃力的样子。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沈元良才将双掌收回,然后,保持原姿调息起来。
  而这时,于子真和倪华已是一挺腰站了起来,再看他们两人,都是神采奕奕,更胜往昔。
  他们两对望了一眼,彼此都不服对方的气,一齐转向小野猫林明明道:“今日我们胜负未分,姑娘之承诺但愿继续有效,十天之后,请仍在此时此地一会。”
  他们把话说完也不待小野猫林明明表示可否,也不向沈元良表示半声谢意,居然身形一转,并肩地走下山坡去了。
  沈元良调息了将近半个时辰,这才收功站了起来,他站起来时,身子晃了一晃,几乎立脚不稳,跌向地上。
  不老童生冯蔚文伸手扶住他道:“沈老弟,你怎样了?”
  沈元良道:“没有什么,我很好,大家下山去吧。”步子一拉,他当先向山下走去。
  山坡下面就是河道,这时河道中还有二条画舫一前一后地驶过。
  小野猫林明明大喜道:“好了,我们的船来了。”接着扬声发出一声清啸,向画舫之上传去。
  啸声清脆悠扬,有如仙声掠空,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片刻之后,画舫中也扬起一声啸声,同时,便见二条人影在画舫尚未停住之前,便以登薄渡水的身法,掠下画舫,向岸上飞来。
  来人一前一后,一老一少,走在前面的是老婆子白姥姥,走在后面的就是小灵儿。
  将接近小野猫林明明时,小灵儿已掠过白姥姥,直扑了过来,一面欢呼道:“姑娘,你回来了,真好!你没有受到委屈吧。”
  她跑到林明明面前,抱住林明明反而哭了起来。
  她也不怕人笑话,就是这样高兴的哭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三章 野猫被劫 群豪相救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