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小野猫 正文

第一章 无影仙子 翻波江湖
 
2019-11-05 10:31:28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多年前,少林寺遗失了二本武功秘籍,经暗中秘查了二十多年,终于查出了那秘籍的下落,可是少林寺没有办法出面讨回,因为那秘籍的来处,只有少林寺心里自己有数,说出去是没有人相信那二本秘籍是出自少林寺的,因为那二本秘籍既不属于佛门武功,甚至也不属于中原武功,乃是源自西域,经少林一位奇才高僧,配合中原武学传统,别走蹊径,所融合的二种奇门武功。
  少林寺对那二本武功秘籍既不能明要,又不能强取豪夺,真是伤透了脑筋。
  后来,前少林掌门人发现了沈元良是一位练武的奇才,心中一动,秘密收了这位俗家弟子,传了一身不为一般人所知的少林武学,责成他以收回那二本武功秘籍为己任。
  目前,霹雳秀才沈元良的任务,就是如何收回那二本武功秘籍。
  这当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要是容易的话,也不会一蹉跎就是十几二十年。
  霹雳秀才沈元良把前情说明之后,广元大师轻叹一声,道:“本来一二本武功秘籍,流落在江湖上,就是不收回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这两本武功秘籍,情形特殊,如不收回来,却是本寺的罪过,江湖上的祸害,所以,非完成这段公案不可。”
  至于,为什么是少林寺的罪过,江湖上的祸害,广元大师一带而过,没有详细说明,不老童生冯蔚文也不急着这时追问,好在有沈元良在一起,以后有的是时间查问。
  不老童生冯蔚文只是静静地听着,也没有插嘴。
  最后,广元大师话题一转,道:“沈师弟虽为敝寺弟子,并肩负重任,由于他不是佛门中人,因此,也不受本寺佛门中规律的约束,一切都可便宜行事,不过相反的,师弟的行为如果有什么错误,敝寺也不会袒护他,一切悉听江湖公断,同时,本寺也不会承认他与本寺的关系。”
  不老童生冯蔚文心念电闪,暗自忖道:“这倒好,什么都给你们打尽了。”心中有了这种不以为然的想法,难免脸上也流露了些出来。
  广元大师看在眼里,只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也不说破和作进一步的解释,接着,又道:“因此,贫僧代表敝寺掌门师兄,重托施主,请施主对敝师弟时加匡正,为恳是幸。”
  不管将来的发展情形如何,江湖人物讲的就是一个“义”字,广元大师这番话,固然表示了少林寺对不老童生冯蔚文的推重和诚挚的心意,但也给了不老童生冯蔚文一种无上光荣的感觉。
  要知少林寺在武林中的声望之高,可说盖绝群雄,也可以说任何事情,从来没有求人相助过,别人就是有意想帮他们少林的忙,也没有帮忙的机会。
  如今,广元大师居然以少林掌门人代表的身份,说出这番话来,对不老童生冯蔚文来说不仅是无上的光荣,更重要的是肯定了他在武林中的人格,这种人格上的肯定,正是不老童生冯蔚文终生追求的目标,能不使不老童生冯蔚文大为高兴和欣慰吗?
  否则,当今武林之中武功文才高过他不老童生冯蔚文的人有的是,清风亮节的人,也有的是,少林寺为什么不找他们,而独找上自己,单凭这一点,就够自己自豪而相知于心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欣然而起,点头道:“在下不才,辱承贵掌门人青眼有加,为在下毕生之殊荣,在下谨领法旨,以谢知遇。”
  广元大师合什一礼道:“多谢施主高义。”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三响云板之声,开元寺方丈悟玄大师道:“冯施主,替你们,打接应的人,已离敝寺不远了。”
  少林广元大师道:“施主请,恕老衲不送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与沈元良离开方丈室,出了开元寺,人刚走出寺门,只见丐帮长老谷云飞和排教长老史文通洞庭钓叟单侗另外加上三个花子,一路飞奔而来。
  丐帮长老谷云飞高义过人,在岳阳楼虽然没有和少林伏虎三僧发生冲突,由于伏虎三僧的态度不大友善,使谷云飞还是放心不下,终于还是不顾一切的赶来了。
  大家相见之下,丐帮长老谷云飞急口问道:“冯兄,没有什么事吧?”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只是一点小误会,现在已经解释清楚了,没有事了,谷兄高义,令人心感,谨此致谢。”说着,还抱拳行了一礼。
  谷云飞哈哈一笑道:“没事就好,穷酸,你就少来这一套了,走,咱们聚一聚去……”
  去哪里?花子帮只有破庙,可做不起主人,他只有拿眼睛向排教长老史文通和洞庭钓叟望去,希望他们也提出一个适合的地点来。
  可是,霹雳秀才沈元良却先接话道:“小弟倒有一处地方可去,不知各位可愿赏脸?”
  谷去飞高迈的道:“有好地方就去吧,什么赏不赏脸的。”
  霹雳秀才沈元良微微一笑道:“在下替各位引路。”当先向洞庭湖边走去。
  到得湖边,只见霹雳秀才沈元良向着湖心一艘大画舫发出了一声清啸。
  啸声过去,大画舫旁边驶出了一艘小艇,直朝大家立身之处而来。
  霹雳秀才沈元良穿着不怎么样,在岳阳楼吃的只是阳春面,而且,还是不老童生冯蔚文付的帐,现在他露了这一手,倒有点出入意料之外。
  自然,所有的目光瞧向他身上,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各位请上船。”
  谷云飞上船之前,向他带来的丐帮弟子一挥手道:“你们回去吧。”
  大家渡过小艇,上了大画舫,大家眼睛一怔,不由得都有点局促起来。
  原来,这艘画舫不但大,而且陈设得华丽非常,有如湖上仙宫一般。
  别看,这几位老辈英雄,走南闯北不知见过多少世面,可还真没有上过这样华丽的画舫。
  画肪上的人员,一律都是少男少女,就没见到半个二十岁以上的人!
  不说别人,就不老童生冯蔚文都不免怔怔地道:“老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和霹雳秀才沈元良相交了不少日子,两人性情相投,成为忘年之交,都不知道他的生活还有这样辉煌的一面。
  霹雳秀才沈元良一笑道:“不怎么样,这里要吃阳春面可没有。”
  谷云飞朗声一笑道:“人家的画舫都不怕脏,我们还怕什么,走,管他娘。”
  这时,已有二个年轻人一旁相候,霹雳秀才沈元良向那侍者做了一个手式,其中一位侍者,轻声道:“请!小的替各位引路。”
  他引着大家进入一间舱房,大家进入这间舱房后,才消减了不少心头压力,缓缓地吁了一口长气。
  这是一间很朴实的舱房,没有丝毫富贵之气,他们只有坐在这种舱房里,才会从失落中找回自己,才会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谷云飞大叫一声,道:“老弟,你可把我们搅糊涂了,说个明白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霹雳秀才沈元良一笑道:“首先,各位应该了解一点,能和冯老弟交上朋友的人,该不是武林败类吧?”
  谷云飞点头道:“有理。”霹雳秀才沈元良道:“至于其他身外之物,就没有谈论的必要了。”
  是的,别的话实在没有查问的必要,交朋友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能合则留,不能合则去,罗嗦则甚。
  谷云飞非常欣赏沈元良的答话,哈哈一笑道:“来酒,来菜吧!”
  霹雳秀才沈元良向侍者点了点头道:“来大碗酒,大块肉,娘娘腔的酒菜就不用了。”
  谷云飞又是一笑道:“兄弟,看不出你一个文绉绉的人,倒还真与老夫的脾气十分相投。”
  酒菜送上来了,彼此喝得半醉半饱之后,谷云飞停住酒杯,向不老童生冯蔚文与霹雳秀才沈元良道:“两位可看到那小野猫了?”
  这是开场白,答不答话都无所谓。
  谷云飞接着道:“两位对那小野猫的观感如何?”
  不老童生冯蔚文一笑道:“先别问我们,还是你自己先说吧。”
  谷云飞道:“好,老花子先说,老花子怀疑就是近来闹得江湖上鸡犬不宁的无影仙子。”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何以见得她就是‘无影仙子’?”
  谷云飞双手一摊道:“老夫还没有证据,我只是这样感觉。”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凭你丐帮之力,还找不到证据?”
  谷云飞回答道:“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
  不老童生冯蔚文笑向排教长老和洞庭钓叟两人道:“看来我们大家是所见一同了。”
  说起“无影仙子”近来真给江湖上带来了不少困扰,他是不分黑白两道,只要她心念一动,你就得多多少少倒点霉,而且,你倒之霉,还不知道是谁干的,所谓“无影仙子”还是她自己留下来的告白,至于他是男是女,是不是什么仙子,那只有天知道了。
  谷云飞头一转道:“沈老弟,你的看法呢?”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在下是一念好奇而来。”
  谷云飞哈哈一笑道:“你虽是一念好奇而来,也可说是志同道合了。”
  霹雳秀才沈元良笑了一笑,没有进一步的表示。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在下心中有一个问题,始终不得其解。”
  谷云飞道:“什么问题,说出来大家听听。”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大家愕然,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
  要知,“无影仙子”出道以来,偷干家盗万户,可没真正偷盗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奇宝物和成千上万的财物。
  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自己一无所得,岂是智者所为。
  就以丐帮来说,丐帮就遭受过“无影仙子”的光顾,结果只取去了丐帮帮主腰中的一只鼻烟壶,鼻烟壶能值几何,丐帮帮主的面子可就大大的受了损伤。
  诸如此类的鸡毛蒜皮小事,极多极多,但却惹得人人恼怒,不惜花费时光金钱苦苦地追求于他。
  不老童生冯蔚文轻叹一声,又道:“就算找出了他是谁,我们能杀了他吗?还是能把他怎样?”
  有人也许真能在一气之下把他杀了,可是,真要有点分量的人,他还真不能为了这点鸡毛蒜皮小事,而不爱惜自己的声誉。
  大家显然被不老童生冯蔚文这两句,问得答不上话来。
  话是答不上来,但话总不能不说,谷云飞摇了一摇头道:“冯兄,那你之来,又当如何自处?”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看热闹。”
  谷云飞一扭头,又向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小兄弟,你呢?”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我,我还没有意见……前辈,只顾我们说话,可别冷落了史单两位前辈。”
  虽说沈元良是顾而言他,但说的也是实情,可不是冷落了史单两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
  洞庭钓叟单侗笑道:“老夫只会钓鱼,钓鱼时也很少说话,不说话已成了习惯,你们尽可高谈阔论,不必顾虑老夫。”
  排教长老史文通也不能不说话了:“冯老哥的话很有道理,敝派似乎要好好的重新想一想了。”
  五个人之中,好像有四个人对“无影仙子”的敌意渐渐消失了。
  谷云飞一拍自己脑袋道:“你们好像都打退堂鼓了,我老花子,我老花子……。”他是奉命追查而来,那哪如此轻易地打退堂鼓,所以很难措词。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在下并无袖手不问之意。”
  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好,咱们联手进行。”
  霹雳秀才沈元良摇了摇头道:“我们只怕联不起手来。”
  老花子谷云飞道:“为什么?”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在下对他并无敌意,只是想研究他,了解他,前辈能采取这种态度么?”
  谷云飞一笑道:“老夫倒要请问你小老弟一声,我丐帮开帮立派以来,可曾有过一意孤行,赶尽杀绝之事”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余生也晚,这话要请我们的老夫子冯老哥指教了。”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贵帮以忠义为本,历代以来虽然也出过几个动摇本帮的弟子,但最后都能还我本性,真正说来,丐帮是在当代各大门派之中,算是最通达情理的了。”
  老夫子就是老夫子,他说出来的话,比老花子谷云飞所要的答话,有着更进步的说明。
  老花子谷云飞听了当然高兴,哈哈大笑,道:“小老弟,老夫子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霹雳秀才沈元良一笑道:“贵帮在江湖上的美誉,在下何尝不知,不过是有意激一激你前辈而已。”
  老花子谷云飞哈哈大笑道:“你在激我!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江湖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小老弟,真有你的。”
  老花子谷云飞一天到晚喳喳呼呼,人却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血性汉子,他可不在乎自己身为丐帮长老之尊,更不在乎沈元良的相激。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那是说前辈对小野猫不采取敌对态度了?”老花子谷云飞断然说道:“就是这句话。”
  霹雳秀才沈元良大叫一声,道:“好!凭前辈这句话小生送你一样小礼物。”
  他所要送的小礼物并没带在身上,他却一击掌,喝声道:“把○○八送来。”
  什么○○八,大家心里不免都是那么一愣,就这一愣之际,已有一位少女托着一只托盘走了进来,从托盘之中取出一只小锦盒放在桌上,转身轻步追了出去。
  先别说那小锦盒之中是什么东西,单只看这个送小锦盒进来少女的举动,就显得非常有教养,远非一班江湖人物可比。
  霹雳秀才沈元良微微一笑,取起小锦盒,双手送给老花子谷云飞,说道:“前辈,请过目,这可是贵帮主那心爱的鼻烟壶?”
  丐帮帮主失落心爱物小鼻烟之事,乃是极为隐秘之事,就帮中弟子能知道的人也不多,更不要说外人了,如今沈元良一口道破,不要看那锦盒之内是那鼻烟壶,老花子谷云飞已是惊容毕现地大叫一声,道:“你怎么知道的?”伸手接过小锦盒,打开盒盖,里面可不正是丐帮帮主失落的那只鼻烟壶!
  霹雳秀才沈元良笑笑地道:“一定要交待明白么?”
  老花子谷云飞正色道:“你一定要说个明白。”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东西是小野猫取去的,在下来了一个黑吃黑,又从小野猫转到手了。”
  事实就是这样,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但,老花子谷云飞却是双目一瞪,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霹雳秀才沈元良神色自若地道:“一个研究小野猫的人,这点小小的收获算不了什么。”
  老花子谷云飞倒不是生沈元良的气,只是性子急,把话问得威猛了一点,话声出口之后,他也发觉到自己言语失当,“呵!呵!”两声,道:“老夫的意思是说,请问你的出身来历?”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这一点很重要么?”
  老花子谷云飞点头道:“很重要,交了你这朋友,很可能给丐帮带来无尽的麻烦。”经验就是智慧,老花子虽然是个直性子人,有些事情,也能直觉的发现到。
  霹雳秀才沈元良点头道:“你问得有理,在下虽不想说,也不能不说了。”
  老花子谷云飞这次倒沉得住气,没有急追猛问,只瞪着一双眼睛,盯在沈元良脸上。
  霹雳秀才沈元良缓缓地道:“在下家住铜山,人称铜山沈就是舍下……”
  一言未了,老花子谷云飞脸色大开道:“铜山沈三先生……”
  霹雳秀才沈元良接口答道:“那是家父!”
  沈三先生本身不会武功,也不是江湖人物,却疏财仗义,最爱结交江湖人物,因此,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小,一提铜山沈,老花子就想到了沈三先生。
  不老童生冯蔚文摇头一笑,道:“老弟,你可把老哥哥也瞒住了。”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小弟不愿连累家中,是以能不说的尽量的不说,请老哥哥见谅。”
  不老童生冯蔚文又哈哈一笑,道:“老夫岂会放在心上。”
  老花子谷云飞道:“小老弟你放心,我们在座的人,绝对替你守口如瓶。”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至于小弟的师门,就恕不奉告了。”
  老花子谷云飞道:“其实老夫的查问,原就多此一举,凭冯老夫子的谨慎为人,他能与你忘年论交,就是叫人放一百二十个心了。”沈元良师门的事,当然也就带过不提了。
  不过,过了片刻,老花子谷云飞摇摇头,又点点头地道:“你的行径是怪异得教人难以理解。”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时间可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将来前辈不难完全明白。”
  老花子谷云飞倏地双眉一皱道:“还有……”
  霹雳秀才沈元良道:“还有什么?”
  老花子谷云飞道:“你口中对人没大没小的,也不像令尊为人处世的态度。”他却忘了自己叫他小老弟,早已叫了半天了。
  说到沈元良的江湖身份,凭他现在少林掌门人的小师弟身份,放在那里都足以与人分庭抗礼,低不到那里去,这也就是沈元良心中泰然之故。
  这次沈元良没有说话,不老童生冯蔚文却笑着道:“老花子,你难道不知江湖之上武林之中,达者为先,真要讲起真工夫真本事来,老夫这个老哥哥都当得有点惭愧。”
  武林之中,德能服人,也能使人尊敬,但是德的基石却是你本身的实力,如果你光是仁义道德,动起手来却经不起对方一指头,那也是空口说白话,徒自取辱。
  所以,武林中人,有时显露两手,确有其必要性。
  不老童生冯蔚文暗示沈元良该是露两手的时候了。
  老花子谷云飞一笑道:“冯兄,你不是在故作惊人之语吧!”
  不老童生冯蔚文道:“你不相信,何不当面试一试?”
  老花子谷云飞一扬头道:“老夫当要试他一试,来,咱们就坐着不动,手上玩两招看看。”
  坐着不动,身子便失去腾挪之便,内功修为和手法变化丝毫取巧不得,可说是真对真,硬对硬的考验。
  霹雳秀才沈元良微微一笑道:“前辈可要手下留情啊!”
  老花子谷云飞道:“放手过来,老夫自有分寸。”
  霹雳秀才沈元良五指一挥道:“在下有僭了。”
  老花子谷云飞道了一揖:“来得好!”施展小五行擒拿手法,便向沈元良腕脉上钩去。
  沈元良五指一收,老花子谷云飞出手一空,五指一带,反守为攻,直取沈元良胸前大穴……
  沈元良立掌横胸,守住胸前大穴,老花子谷云飞指力一落,奔向了沈元良冲门穴。沈元良左手一翻而上,又阻住了老花子谷云飞的攻势。
  他们两人这一搭上手,只见四条手臂你来我往,交织成了千百条手臂,千百道指影。
  沈元良第一招抢先出手,采取主动掌握了先机后,余下来的态势完全采取守势,他是见招接招,见式破式,居然守得固若金汤,任你老花子谷云飞小五行擒拿手法生克相因,却莫想占得丝毫便宜。
  本来两人相搏,最成功的防守,便是采取进攻的方式,以攻代守,守中寓攻,乃是立于不败的不二法门。可是,沈元良居然完全放弃攻势,纯以完全的守势,硬接了老花子谷云飞一百零八式的小五行擒拿手法,而丝毫未落下风,其真正的实力强弱,明眼人一望就看出来了。
  老花子谷云飞攻完一百零八式小五行擒拿手法,老脸一红,长叹一声,收手道:“小子,你为什么不还手?”
  沈元良可答得妙:“在下这套手法,能守不能攻。”
  老花子谷云飞哈哈一笑道:“你能守不能攻,老夫却是久攻无能,说来还是你胜了。”
  老花子倒也是实心人,不胜就是败,那有什么平手的说法。
  老花子谷云飞这样一说,沈元良忽然一笑道:“前辈,还是你胜了。”
  老花子谷云飞嗤笑一声,道:“胜了个屁。”
  沈元良道:“前辈胜了坦荡胸怀。”
  老花子一怔道:“你说什么?”
  沈元良道:“前辈坦荡率直,真是世间少有。”
  老花子谷云飞敞声大笑,道:“你这是不是叫敬人者人恒敬之,不错,你有足够的份量与老花子称兄道弟了。”
  沈元良讪讪地一笑,道:“这个在下岂敢。”
  老花子谷云飞道:“你这就叫丑人作态了。”
  沈元良不由得笑了起来道:“这样说来,小弟就高攀,叫你一声老哥哥了。”
  老花子谷云飞道:“咱们这也算是打出来的交情,这老哥哥才当得实在……两位是不是也要试一试……”一扭头却又找上了排教长老史文通和洞庭钓叟单侗。
  他们两人齐皆摇头道:“小弟没有你老花子皮厚,不敢自讨没趣。”
  旁观者清,沈元良那一手工夫,他们的体会比动手的老花子要清楚得多,沈元良不是不会还手,是他不还手而已。
  老花子谷云飞哇哇叫道:“那你们也不能坐在一旁自高身份,摆架子唬人,大家一同叫声兄弟吧。”
  史单两人齐声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老花子谷云飞一拉沈元良道:“过去,见过兄弟之礼,以后你要他们办些事,就用不着客气了。”
  老花子喳喳呼呼,心里可明白得很,说得沈元良俊脸微红,过去行礼,认了两位老哥哥。
  沈元良认了三老为老哥哥,心中大喜,向外吩咐一声,道:“重新摆酒上来。”
  外面方应得一声,接着又有人在外面禀报道:“启禀公子,外面有位姑娘前来下书。”

相关热词搜索:小野猫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能人相助 报却父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