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虚与委蛇 伺机而动
 
2019-11-05 17:22:04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化棠没有告之生死判管中流,却在离开时与生死判管中流碰个正着,生死判管中流面现不悦之色道:“于兄,有什么事,把兄弟也撒开了。”
  于化棠道:“对不起,在下有一件事,要先走一步了。”
  生死判管中流道:“不知是在下高攀不上于兄?还是于兄有点看不起在下?好!于兄你请。”不满颜色完全摆出来了。
  直肠之人,就是这样直来直往,真叫人有点受不了。
  于化棠问道:“你一定要去?”
  生死判管中流道:“事因兄弟而起,兄弟当然要去。”
  于化棠道:“管兄,你以为在下到哪里去?”
  生死判管中流道:“当然知道,因为张文飞也把在下算进去了。”
  碎玉公子张文飞这小子存的是什么心,居然把他也约同去了,于化棠一笑道:“咱们是同路人了,请恕在下失礼。”
  生死判管中流哈哈大笑道:“妙啊!妙啊!这一着真妙!”
  于化棠一怔道:“管兄,你是在说什么?”
  生死判管中流笑道:“在下一生不知道使用心机,现在学着用用心机倒是妙不可言。”
  于化棠哑然笑道:“你在用心机?”
  生死判管中流虽然用了一点心机,却忍不住心底高兴,马上就把实情和盘托了出来:“其实张文飞那小子倒没有直接约在下,是在下见他们鬼鬼祟祟交谈,偷偷听了他几句话,想不到真还唬住了你。”
  于化棠莞尔道:“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生死判管中流道:“谁耐烦仔细打听,反正他们不打算干好事就是……”
  接着眉头一皱又转向李百万道:“员外,你怎会交上这样的朋友?”
  李百万能说什么哩!讪讪地笑道:“武林四公子的名头不小啊!”
  生死判管中流“呸!”了一声:“确实不小,哼!”看他的表情,他还不屑于和他们结交啦!
  于化棠道:“管兄,要走,咱们就上路吧。”
  路上有人谈话,总比一个人闷闷地走好。
  只是生死判管中流忽然问了于化棠一句话,很教于化棠愕然:“听说,你把金姑娘甩了?”
  于化棠愕然之外,更不知怎样说话才好。
  生死判管中流一掌拍在于化棠肩头道:“在下想你一定有理由,不会无缘无故就甩她吧!有钱的妞儿脾气尽怪,她也分不出什么好坏,最难侍候,你甩她兄弟真有点不相信,是不是她把你赶出来的?”
  直肠子人居然说出这种教人啼笑皆非的话来,于化棠只有皱着眉头苦笑。
  生死判管中流还以为自己说中了于化棠心事,一片好心地道:“于兄,男子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天下女人多的是,兄弟知道一个天下最最好的姑娘,改天兄弟一走……一定……”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忽然定在前面一个大姑娘的背影之上,嘴巴一张,却叫不出声音来了。
  于化棠一手压在他穴道上,轻声道:“管兄,我们有自己的事,别拖累了别人吧。”
  生死判管中流在于化棠松手之后吁声道:“兄弟说的就是她呀。”
  于化棠道:“那就更不能惊动人家了,咱们落退几步吧,对!那边路旁有家饭铺,咱们去喝二盅去。”
  有酒胜过千言万语,生死判管中流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道:“对,咱们也该吃中饭了。”
  饭铺生意不坏,只剩下一张空桌子,他们落座时,身旁忽然多了一个人……
  就是那个他们口中的大姑娘,大姑娘没有金瑛那样美,却长得好甜好甜,教人一见就觉得心里舒坦。
  她对着他们惊愕的脸儿,调皮地轻轻一扬眉儿道:“管大哥,今天是吃定你了,你想跑也跑不了。”
  生死判管中流哈哈大笑说道:“对极了,真是跑也跑不了,于兄,真该你请客了。”
  于化棠真怕他口没遮拦,说出叫人脸红的话来,一笑点头道:“姑娘请坐。”
  生死判管中流一指于化棠道:“于三哥,于化棠……”
  那姑娘眼睛一亮,欣然道:“久仰,久仰!小妹罗雯君,幸会!幸会!”
  生死判管中流抢口道:“罗大妹还有个外号,比名字更响亮,更好听……”
  罗雯君娇喝一声道:“管大哥……”
  生死判管中流笑哈哈地道:“于老三不是外人,说说没有关系,于兄,你也许听说过,罗大妹就是‘天香红线’!”
  罗雯君秀脸一红,道:“见笑方家了,管大哥,你今天怎样呢?好像话特别多。”生死判管中流笑道:“不怎么样,就是高兴而已,今天我要敬你们三杯。”
  罗雯君含笑道:“管大哥,你说错了,今天我们该敬于三哥三杯才是,补贺于三哥的新婚之喜。”
  生死判管中流哇哇大叫一声:“对!对!对!该敬!该敬!”
  于化棠暗中吁了一口气,这一来,他就想胡言乱语也不致造成尴尬的场合了。
  吃完了,喝足了,该上路了,罗雯君一扬眉儿道:“两位何往?”
  生死判管中流脱口道:“我们到温家圳去。”
  罗雯君笑道:“敢情好,小妹也是去温家圳。”
  于化棠暗中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生死判管中流却是欣然道:“好极了,路上有三个人谈话,我就不用老想话题了。”
  说得也是,不会说话的人,想话题说话,可是一件大苦之事。
  罗雯君本来是个很会说话的小黄莺儿,谁知在路上她也很少说话,比生死判管中流于化棠两人同行时能谈的话还少。
  到了温家圳,生死判管中流忽然改变了主意,向于化棠一抱拳道:“于兄,你请,小弟不奉陪了。”
  于化棠并不愿意拖他下水,他能自己离开,自是最好不过,笑脸一开道:“请便!请便!”
  当生死判管中流远去了后,于化棠忽然又心中一动,忖道:“他不会自不量力,要给我打接应吧?……”
  正当于化棠犹疑之际,身前走来一人,欠身道:“家主人有候于大侠多时,于大侠,请!”
  来人年纪不大,不过二十左右,很有礼貌,显然是受过很严的训练。
  于化棠随着那人追入一座大宅第之内,厅中已经点了灯光。
  灯火辉煌之中,最打眼的是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美丽女人,于化棠看得一怔,满头雾水……
  她,就是和他演过一出假戏的小红。
  小红原来是个十分可怜的小女人,现在好像飞上枝头,乌鸦变成了凤凰。
  于化棠人到厅前一愣,小红已花枝招展地迎了上来,大大方方地欢迎道:“侠驾光临,蓬荜生辉,小妹有失远迎,有请于兄谅宥。”谈吐也文绉绉的高雅来了。
  于化棠最怕这种假正经的场合,敷衍吗,心非所愿,不敷衍吗,又显得自己修养不够,手足僵硬地抱了抱拳道:“小弟不知是姑娘,失礼!失礼!”
  小红娇笑道:“于兄,别客气了,我们到里面说话去。”也不替于化棠介绍厅中其他的人,伸出玉手,拉着于化棠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请于化棠进了内堂。
  内堂灯影摇红中摆好了一桌酒席.四个翻花似玉的女侍分列四方,迎着他的到来,一齐躬身行礼。
  俗语说:“仆人眼睛里没有英雄。”
  小红再怎样充排场,她是怎样一个人,于化棠心里有数,在她面前绝不会有高不可攀的自卑感。
  于化棠哈哈一笑道:“小红……”
  小红道:“小妹现在不叫小红了。”名字己不叫小红,自称又成了“小妹”,她真升了级了。
  于化棠含笑抱拳问道:“请问如何称呼?”
  小红原姓杨,芳名是如柳,于化棠干脆连杨姑娘都不称,叫她自己说。
  小红笑哈哈地道:“别人现在都尊称小妹‘七夫人’,于兄,我们是老朋友,你还是叫小妹如柳好了。”
  于化棠笑着说道:“礼不可失,七夫人!”
  小红嫣然笑道:“七夫人虽然尊贵,可不亲切,小妹最喜欢你叫我如柳。”
  于化棠摇摇头,说道:“这个化棠不敢……”
  小红向那四个侍女一挥手,道:“你们退下去!”
  四侍女头也不抬也退走了,小厅之内,只有于化棠和小红了。
  小红身子向于化棠身上一偎道:“于大哥,我要你叫我如柳嘛!”
  于化棠虽然不是柳下惠,却也不是色情狂,也不知怎的,她只微一撒娇,于化棠只觉心中一荡,居然顺着她叫了一声:“如柳。”
  小红整个人投入了于化棠怀中。
  于化棠还没有开始喝酒,当然不会醉,但他却确是醉了,被小红身上发出来的一种奇香熏醉了。
  于化棠毕竟不是普通人,暗中吸了一口真气,便稳住了那股荡漾春波。
  摇了一摇头,轻轻推开了小红,轻叹一声,道:“小红,身为七夫人,手段又更高明了。”
  小红春花般一笑道:“小妹努力上进,争到了七夫人的身份,在你面前还是不行。”
  于化棠移开身子,道:“小红,我想吃点东西。”
  小红一笑道:“你就这样看不起人,还叫我小红。”
  于化棠道:“七夫人的称呼,太高贵了,在下高攀不上,如柳吗,虽然亲近,但不真挚,唯有叫你小红.在下心里才踏实,才有信任感,小红,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小红。”
  小红若有所见地怔了一怔,脸色微现异样地道:“你是感慨呢?还是鼓励?”
  于化棠觉得小红能问出这种话来,足见她还没忘记自己从前所说的话。
  于化棠道:“我一直没有忘记你过去对我的帮助。”
  小红道:“你肯不肯再接受小妹一次帮助?”
  于化棠哈哈一笑道:“小红,你……你……”
  小红做了一个小声手式,轻声说道:“你今天的处境,与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于化棠道:“至少,我抽身而退的能力还有。”
  小红道:“你愿身入宝山空手回?”
  于化棠道:“你能在哪一方面帮助我呢?”
  小红道:“我能帮助你在帮主面前建立信用。”
  于化棠犹豫着没有明确表示。
  小红轻声细语道:“丐帮帮主神手擎天杨日辉的投入本帮,可是一件天大的大事……”
  于化棠点点头道:“好,我接受你的诚意。”
  小红嫣然一笑,倒了三杯酒,道:“于大哥,我们共贺一杯。”
  于化棠相信小红,可也没有完全放松戒心,酒是慢慢地喝,边喝边用功力将它逼向左手,以防不测。
  三杯酒过后,于化棠暗暗吁了一口气,酒中无毒。
  小红劝酒喂菜,很亲切地招待着于化棠。
  洒饭过后,小红请于化棠进入她闺房,道:“今天小妹陪你在这里休息。”
  于化棠苦笑道:“咱们还要做一场假戏?”
  小红小脸一红道:“假戏不必演,相处一室,则大有必要,如果大哥还看得起小妹,小妹乐于侍候大哥。”
  于化棠道:“我不是伪君子,但我不愿意破坏我们真挚的友情,不知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小红潸然泪下,道:“我懂,我也谢谢你对我的这分友情!”
  神色怡然,替于化棠送上一杯香茗,道:“小妹陪大哥作长夜清谈。”
  长夜清谈还没有开始,外面已隐隐传来喝骂之声,接着房外也响起了侍女们的叱喝之声。
  一声:“找死!”
  只听“咚!咚!咚!”三声连响,侍女们的声音立敛……
  小红一震道:“来人身手奇高……”
  于化棠心中一动,道:“我们……”
  话声未了,房门已经被来人一掌震开来。
  房门开了之后,果然是新近认识的罗雯君。
  于化棠虽然心理上早有准备,但还是不免一怔道:“罗姑娘,是你!”
  罗雯君目光连闪,脸上现出一层悔意,讪讪地道:“啊!对不起,小妹找错了地方。”
  小红轻声道:“这是一件好礼物。”
  于化棠在罗雯君转身之际,已先一步,搭在她前面。
  好快的身法!罗雯君骇然退了一步,
  于化棠说道:“你没有走错地方,请吧!”
  罗雯君双眉一挑,杏目一睁,道:“于兄,小妹对你好失望。”
  于化棠道:“吹绉一池春水,干卿底事,罗姑娘,人要脸,树要皮,你不该看到我们。”
  罗雯君咬了一下银牙,道:“于化棠,你要怎的?”
  于化棠道:“请你入伙。”
  罗雯君原是空着双手,没有动用兵刃,这时一探腰际,取出一条红白相缠的软鞭,冷然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小妹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留下我。”
  于化棠哈哈笑道:“罗姑娘,在下就凭一双空手,领教,领教称绝江湖一时的‘如意索’。”原来这不叫软鞭!
  罗雯君身怀“如意索”,平时真还没有使用过,震于于化棠刚才露了一手奇快的身法,迫使她只有取出“如意索”了。
  “如意索”是她师父止水庵主行道江湖时称绝一时的荡魔法器,隔时已久,江湖上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于化棠居然一眼就认了出来,而且口出大言,罗雯君心中难免犯起了嘀咕。
  就当她心神稍分之际,于化棠却无声无息地身形一晃,欺身而上,右手一探,抓向罗雯君手中“如意索”。
  这样出手,简直是小人行径。
  但这种小人行径,却暗寓奇袭的至理,罗雯君心中一慌,手中一慢,十成功夫使不出二三成。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一章 新婚燕尔 遽别香巢
下一篇:第三章 接风夜宴 比武夺魁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