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燕尔 遽别香巢
 
2019-11-05 17:12: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周一片寂静,连山风也累得休息下来。
  于化棠和金瑛面对面地坐在一对大红烛下面。
  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早就过支了,今晚廖化还是替他们准备了这对大红花烛,是有特殊意义的,表示祝贺他们从今晚起,他们是真真实实的神仙眷属了。
  金瑛笑靥如花,映着大红烛,美上加美,美得连美神都要看得守不住心旌。
  于化棠面对如此美眷佳人,却反常地锁住了眉峰,脸上既无兴奋之色,也没有丝毫笑容。
  两人面对面地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金瑛羞涩地轻轻叫了一声:“大哥……”
  于化棠僵化的脸上,没有丝毫反应。
  金瑛的声音提高了些许,叫道:“大哥……”
  于化棠还是老样子,无动于衷。
  “大哥!”金瑛的秀眉微微紧蹙起来了。
  于化棠如梦方醒般望了一望金瑛,道:“瑛妹,你是叫我么?”
  金瑛瞧着他那样子,实在生不起气来,忍不住“噗哧”一笑道:“房内还有第三者么?”
  于化棠轻“呵”了一声,完全明白过来,歉然道:“对不起,是我失神了。”
  情人眼里进不得沙子,金瑛睹景生情,不免多心地道:“想起了小红还是万银霞?”
  于化棠直接了当地道:“我在想大哥和二哥。”
  大哥丐帮帮主神手擎天杨日辉,二哥百万富家李百万这份友情实在叫人感激难忘。
  金瑛一笑道:“不错,他们对我们实在是好,但也……”
  于化棠截口道:“我好像被人套上了一副缰勒……”
  金瑛脸色大变,惊愕得指着于化棠,只说了两个字:“你……你……”就泣不成声了。
  于化棠好象失去了理性,铁石着心肠冷“哼!”了一声,倏地站起身走出了香巢。
  他没有多说一个字,就这样走了,走得教金瑛来不及起念叫住他。
  当金瑛想起叫住他时:“大哥,你要到那里去?……”于化棠已经不知去向了。
  “天啊!”再坚强的人,也承受不住这突然之间降临的打击,金瑛双膝一软,人就瘫下去了……
  于化棠并没有走远,他藏在暗处,眼看着金瑛悲痛得倒了下去,又眼看着廖化等人在惊慌失措中把金瑛救了进去,他这才心头沥血地转身离开了天池小筑。
  于化棠绝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铁血汉子流血不流泪,这时,他脸上却也挂上了两行泪水,而不知自觉。
  夜色茫茫,于化棠的前路更是茫茫,但于化棠沮丧了一阵后,一挺胸膛,他的步伐又坚定得可以踏破任何崎岖旅程了!
  于化棠连夜下了庐山,好在他的像貌并无特别打眼的地方,换身衣眼,如非碰到见过面的熟人,别人就很难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他回到了南昌,在南昌他本来就还有自己的事,两次来都把自己的事耽误了,这次,他想先办自己的事。
  在南昌有热闹的大街,也有冷清的小街。
  大街上有酒楼茶馆,小街上也有酒店茶铺,一样的货色二样的价钱,一样的顾客二样的身份。
  于化棠东张西望看中了一家没有招牌的茶铺,这家茶铺虽然没有招牌,在门楣上悬了一方“泰山石敢当”的小匾!
  长年累月的熏炙,“泰山石敢当”五字也看不大清楚,只能勉强辨识。
  于化棠见到了那方小荒,星目中掠过一道欣喜之色,举步入了茶铺。
  这是一家小茶铺,只有六七张桌子,但却坐满了茶客,生意好得不能再好。
  敢情,中间桌子上还有一个说书的人在说书,他说得口沫横飞,而座上茶客也听得如痴如醉。
  于化棠目光四掠,找不到空位子,只有静静地待在一旁。
  说书的正在说《三国演义》,当他说到紧要关头时,惊木一拍,双手一拱,道了一声“现丑!现丑!明早请早!”转身退入后堂去了。
  茶客接着也一哄而散,整个茶铺立时清静了下来。
  这时茶博士才过来招呼于化棠道:“请问客官喝什么茶?”
  于化棠道:“在下不要茶。”
  “不要茶,你来干什么?”茶博士一愣,心里想着,可没把想着的话说出来。
  于化棠讪讪地一笑道:“在下是来买一件东西。”
  茶博士“啊!”了一声,欣然道:“不错,小店也有几种名茶出售,客官是要‘龙井’,‘太青’……”
  于化棠摇摇首,说道:“在下也不买茶叶。”
  茶博士一怔道:“客官可把小的弄糊涂了,小店除了顺便卖点名茶之外……”
  茶铺里还有三四位茶客未曾散去,这时大家目光一转都落到了于化棠身上。
  于化棠一笑道:“请老板说话吧。”
  茶博士道:“敝东向不接谈生意,客官就吩咐小的吧。”
  于化棠道:“你能作主?”
  茶博土道:“不瞒客官说,小的帮敝东照顾这茶铺已有十来年了,大小买卖,还能作点主,客官请吩咐吧。”
  于化棠一笑,指着门楣上那一块“泰山石敢当”小匾,道:“在下想谈谈这块小匾。”
  茶博士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客官,你不是开玩笑吧?”
  于化棠正色道:“人有所好,在下是诚心诚意,如何以玩笑视之。”
  茶博士也是脸色一变道:“客官如不是开玩笑,那是存心来找碴的了,哼!这里可是有王法的地方。你请吧!”
  那块“泰山石敢当”的小匾绝对错不了,这茶博士好像一窍不通,难道?……于化棠有点迷惑了。
  “做生意的人,和气生财,石头!对客官怎可如此出言顶撞。”说书先生现身出来了。
  茶博士赶忙欠身道:“七爷,你有所不知,这位……”
  说书先生挥手道:“不要说了,我都听到了。”
  茶博士应了一声:“是!”忙退向一旁。
  说书先生向于化棠一抱拳道:“小伙计有眼不识泰山,于三爷大人大量,学生张修元替三爷道歉。”
  于化棠想不到张修元一眼就认出了他,心神一震,张修元已是欠身肃客道:“三爷,请后堂奉茶。”
  于化棠亟欲逃过其他茶客的注意,点头就进了后堂。
  别看这家茶铺外面那副寒酸相,后堂倒布置得非常雅致。
  分宾主坐下之后,张修元微微一笑道:“三爷真要买小店那块‘泰山石敢当’小匾?”
  于化棠道:“正是。”
  张修元道:“三爷出得起价钱么?”
  于化棠含笑道:“请开价来。”
  张修元忽然问了一句:“目空天下士。”
  于化棠道:“只让灵山一个人。”
  张修元一脸不相信的神色,望着于化棠道:“你……”
  于化棠道:“龙江百丈潭中起。”
  张修元接口便说道:“两向九重天上来。”
  于化棠一笑道:“张兄可以将‘泰山石敢当’赐下了!”
  张修元犹疑了片刻道:“请三日之后再见分晓如何?”
  于化棠剑眉无由地一皱,只听里面厢房之内传出一位妇人的声音,道:“七弟,照计行事,无需顾虑。”
  门帘起处,现身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人,她手中托着一只托盘,盘中正放着一块“泰山石敢当”的小匾,这小匾比门楣上那小匾又小了百几倍,小得可以放在手掌之中。
  那中年妇人向中央一站,双手托着托盘,就不言不语了。
  显然,里面还有文章。
  于化棠绝不是冒牌货,伸出左手。挽了一个奇特的指花,将“泰山石敢当”取到手中。
  那中年妇人暗中吁了一口气,万福一礼道:“大侠好走,小送。”转身退回内室。
  这里不是留客的地方,也不是套交情的地方,于化棠识趣地一笑,抱了抱拳:“多谢,告辞!”
  张修元送于化棠到门口,笑脸歉然道:“对不起,这块小匾实在不能赏,方命之处,请多多见谅。”
  于化棠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于化棠转过二条街,抬头看见一家小客栈,猛然想到刚才被张修元一口叫出之事,显见自己容貌虽是平凡,但认识自己的人还是不少,非进一步有所改变不可,此念一出,便跨步向那小客栈走去。
  刚跨进店门,只见一个小老头子从客栈之内撞了出来,这时于化棠正想自己的心事,当看到那小老头子时,那小老头子已经撞了自己一下,跌跌撞撞地逃到店外去了。
  于化棠一皱眉头,方待伸手去抓那小老头,只见店小二随后赶了出来,骂道:“老不死,向哪里跑!”
  于化棠疑心一去,就放过了那小老头子。
  霎眼间,追者与逃者都转入了街角不见。
  这时,另有一位店小二过来欠身问道:“客官可要住店?”
  看这客栈不大,用的店小二可不少,心念一动之下,点了一点头,跟着店小二走进了一间客房。
  店小二打着欠身又道:“客官不带行李,照规矩请先付一天店房钱。”
  于化棠一点头道:“理当如此,五两银子可以住多少天?”
  店小二一笑道:“五两银子可要住上一个月哩!”
  于化棠取出十两银子交给店小二道:“五两银子算是预付的房店钱,另外请小二哥替在下选一套合时的衣服。”
  店小二笑着点头走了,不久,他就把衣服送回来了。
  五两银子还剩了三两,于化棠一挥手道:“小二哥,剩下的赏给你了。”
  一出手就是三两银子的赏赐,虽说南昌是个大地方,这也是少见的大方,当时店小二乐得笑开了口,连声称谢,小心翼翼的帮于化棠换装。
  于化棠一脱衣服,脸色可就变了,再一摸贴身内衣口袋,便忍不住脱口骂了一声:“该死的老贼。”
  敢情,刚到手的“泰山石敢当”的小匾,已不翼而飞,不是事后有先见之明,是谁动的手,谁都想得出来。
  于化棠骂了一声之后,脸上又恢复平静,笑问店小二道;“小二哥,进店的时候,你可见到一老一小二人奔出店去”
  银子的力量,使店小二不好意思张眼说瞎说,点头道:“见到了。”
  于化棠道:“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店小二道:“那老的,小的不知,但那小的却知道他叫牛蛙,向来在城隍庙一带活动。”
  于化棠不动声色的出了客栈,若无其事的逛向城隍庙,这时,他已在脸上加上一副络腮胡子,因为他不是小白脸型之类的人物,加上络腮胡子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再熟的人也不认识他了。
  不仅南昌的城隍庙是敢着地方特色的地方,任何地方的城隍庙也有此共同点。于化棠到了五花八门的城隍庙,他也不向任何人打听牛蛙的下落,他只用自己的眼睛找寻牛蛙的下落。
  牛蛙已经不认识他了,他却还记得牛蛙的容貌,牛蛙是这城隍庙附近的混混儿,他就绝不会离开城隍庙这个环境。
  他对于自己这个看法,有着坚定的信心,果然,他的推测一点不错,牛蛙可不就在那家酒家大喝特喝。
  和牛蛙一同喝酒的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人一面喝酒,一百指着牛蛙鼻子笑道:“牛蛙,真是人下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的身上居然有了银子……。”
  下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他们桌前忽然多了一个人,不但桌前多了一个人,而桌上还多了,一条黄澄澄的小黄鱼,一条足足十两重的小黄鱼!
  那人随即说话道:“牛蛙,你想不想赚到这十两黄金?”当时十两黄金足足可以兑换到二百两银子,二百两银子就是在南昌这种大地方,也可风光一二个月。
  谁要见了十两金子丽不眼红,那才奇怪!
  牛蛙还没有有见财不心动的德行,当时眼睛就红了,伸手就抓住那小黄鱼,语气坚定地道:“我赚!”
  那人当然是于化棠,于化棠倒也没有想到牛蛙这样见钱眼开,一笑道:“金子好赚,可是后患无穷啁!”
  牛蛙一笑道:“不见得!尊架可是姓于?”
  于化棠可真吓了一跳,当时脸色就变了,好像你自己的鼻子完全牵在别人手里。
  苦笑了一声:“好眼力。”
  牛蛙将金子向怀中一收,道:“再给十两金子,牛蛙带你去找人。”
  于化棠真有点佩服他的胆气,不由一笑道:“你也太贪心了。”
  牛蛙又说道:“不赚白不赚,金子拿来!”
  于化棠摇了一摇头,但还是给了他十两金子。
  牛蛙也真不失信,就在城隍庙后面,于化棠见到了那小老头子。
  牛蛙一声:“多谢!”溜走了!
  那小老头子却向于化棠一举酒杯道:“干杯!”人家镇定像泰山,根本没有把他当作一回事。
  那小老头席地而坐,地上摆了四大碗茶,一壶酒,二只酒杯,二双筷子。
  不用说,另外那双筷子和酒杯,就是为于化棠而设的了。
  于化棠刚换了一身南昌时装,实在是换错了,不过,他却毫不犹豫地一笑道:“在下奉陪!”衣襟一撩,就坐在那小老头子的对面地上,端起酒杯一照道:“谢了!”
  那小老头子哈哈一笑道:“有种!”
  于化棠一笑,说道:“在下更是佩服前辈!”
  那小老头伸手怀中取出那块“泰山石敢当”还给于化棠道:“东西还给你。”
  于化棠眼睛一转,抱拳道:“前辈宠召有何见教?”
  那小老头一翻眼道:“你可知老夫是什么人?”
  于化棠道:“请恕在下眼拙,尚请前辈赐教。”
  那小老头子道:“老夫宇文及。”
  “宇文及”这个名字居然毫无印象,于化棠只有礼貌地抱拳说道:“久仰!久仰!”
  宇文及双眼一翻道:“久仰个屁,你听谁说过‘宇文及’。”
  于化棠满脸通红,讪讪地笑道:“是!是!是!……”
  宇文及道:“你与丐帮杨日辉交厚,难道你也没有听杨日辉提起过老夫?”
  杨日辉当然没有提过他,杨日辉要提说过,于化棠怎会不知道。
  于化棠一摇头,宇文及又骂了一声,道:“杨日辉最不是东西。”
  于化棠剑眉一扬道:“前辈此话,在下不敢苟同。”
  宇文及道:“你也不是东西。”
  于化棠真有点受不了,脸色微变道:“前辈言重了。”
  宇文及道:“你口不应心,自然也不是东西。”
  他说得不错,于化棠实在是有点口不应心,脸色又红了。
  宇文及道:“老夫可说错了你?”
  于化棠对杨日辉只是起了疑心,并没有证据支持他的疑心当然他不能就此点头,只有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
  宇文及道:“不管你是不是东西,老夫倒想借重你一下,你愿不愿意与老夫合作?”
  此人老气横秋还在其次,最令人放心不下的是他的来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能够谈合作么?
  于化棠正在考虑中,宇文及又道:“你不知道宇文及,可听说过妙手翻天吧!”
  于化棠暗暗一震,忖道:“妙手翻天不是绝技胜过神偷金池的一位丐帮长老么?这位长老的资格,听说比前任丐帮帮主还老,后来不知怎样却被丐帮除名了,他不但是个奇人,也是一个怪人,更是个疯人。”
  所谓“人名树影”,于化棠也不能例外地大为吃惊,双目精光陡射,仔细望了妙手翻天半天,摇了一摇头,嘴角掀起一抹笑纹……
  笑纹方起,妙手翻天一瞪眼道:“你不相信?”
  他像似有点不大相信,看他这个样子连个老花子都不像,只像个脚夫,同时,年纪也不如传言般老迈……
  于化棠只是有点不大相信,而不是真的不信,其实他已相信他就是妙手翻天,他要不是妙手翻天,岂能从他怀中将“泰山石敢当”取去。
  凭他这分能耐,要还不相信他就是妙手翻天,除非自己是白痴。
  于化棠当然不是白痴,而且还怀有极大的戒心,故意一摇头道:“你要真是宇文及前辈,得现亮一手给晚辈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虚与委蛇 伺机而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