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尔虞我诈 摆脱控制
 
2019-11-05 17:26:36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和合神君客气地一抱拳道:“如何进行比武夺魁,请于大侠提供卓见。”
  于化棠道:“在下是客,帮主是主,如何进行请帮主吩咐就是,不过……”说得客气,但不是没有意见。
  和合神君微微一笑道:“于大侠请直言。”
  于化棠道:“贵帮藏龙卧虎,人才济济,除了十三副帮主,四大坛主、四大护法,为当然竞争者外,对于其他有真才实学之士,似应准其参加竞技,以示大公无私,不知帮主以为如何?”
  和合神君点头道:“于大侠所见甚是,只是人数怕不少啊!”
  于化棠道:“关于人数节制问题,在下有一个办法,不知帮主以为如何?”
  和合神君道:“于大侠大才,请吩咐就是。”
  于化棠道:“吩咐之说,在下不敢,愚意以为凡下场竞技夺标之人,其技艺水准,应有特定之标准。”
  和合神君道:“于大侠所言甚是,如何确立竞技标准,有烦大侠一并见告。”
  于化棠道:“帮主可在场中设下一三丈长的焰火大阵,阵中铺以厚达一尺的火红木炭,凡参加竞技之人,除帮主身份尊崇例外,从十三副帮主起,必需赤脚先行通过焰火大阵,才能取得竞技资格,参加竞技……”
  和合神君点头笑道:“好!好!好!”接着一挥手,向下吩咐道:“准备焰火大阵。”
  这时忽然有人接口道:“好是好,只是考虑尚不周全,如果奴家等有心凑凑热闹,难道也要光着一双脚儿通过焰火大阵不成。”
  谁也想不到,说话的人竟是平日不苟言笑的三夫人。
  于化棠欠身道:“夫人们个个身怀绝技,已是有目共睹之事,自可免于资格审查。”
  三夫人摇头道:“有例外,就不公平了。”
  于化棠一时为之语塞,讪讪地道:“夫人有何高见?”
  和合神君一笑道:“于大侠,三夫人言外之音是说老夫不应例外不通过焰火大阵,你难道听不出来么!好!好!好!老夫没有特权,一律先通过焰火大阵,获取竞技资格就是。”
  三夫人微微一笑道:“帮主放弃特权,贱妾收回前言,其实,特权乃是弱者的外衣,女子不一定是弱者,既有心争雄,便当与你们男子并肩同等,贱妾不才,有心与诸君一争长短,就此先行献丑了。”
  金银帮总坛所在之地,应用之物,一概俱全,竞武场中早已准备好了焰火大阵,熊熊的火焰,把每一块木炭烧得通红,热浪所及,远达数丈。
  三夫人长身而起,微微一提曳地长袍,露出半截欺霜赛雪的晶莹玉足,轻轻一提气,就上了焰火大阵,缓步而行,片刻之间已走完了焰火大阵。
  玉足自是丝毫无伤,别说她玉足无伤,就她那微微高过玉足的长袍下摆,亦毫无异状。
  一阵掌声把她送回了座位,她转向于化棠微微一笑。
  自帮主以下十三副帮主、四大坛主、四大护法,都一走过了焰火大阵。
  于化棠看得真切,帮主和合神君与十三副帮主神手擎天杨日辉两人的左脚,都完好无缺,谁也没有缺少小脚趾。
  于化棠偷偷向三夫人望去,只见她脸上亦是一脸迷惑之色。
  于化棠一回头,笑向七夫人小红,道:“七夫人请!”
  七夫人小红伸了一下舌头,说道:“我可……”
  于化棠暗暗传音道:“别怕,有我随在你身后,保你大出风头。”
  七夫人小红马上接口道:“我可没把握哩!”
  于化棠笑道:“夫人是深藏不露,请别客气了。”
  七夫人小红只有硬着头皮提衫下场,于化棠随在她身后远左右,一路跟进。
  七夫人小红双脚踏在赤红的木炭上,竟没有丝毫灼痛的感觉,就像是踏在潮湿的落叶上,脚心还有着一种清凉的感觉,她虽手低,眼光可是很高,暗暗骇然忖道:“这于化棠可真是深藏不露,护身神功居然能表达一丈开外,兼顾到我,我……我……”
  她想到高兴之处,心中一动,忽然想到金瑛的惨死,她可就高兴不起来了。
  金瑛和他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哩!我在他眼睛里又算是什么身份。
  她不但高兴不起来,而且还捏了一把冷汗,不知他将来如何对待自己。
  于化棠通过火焰阵之后,又有二十个人通过了焰火大阵,其中有十二个舵主,四个副坛主,一个伙房里的老伙夫、一个马夫、二个车夫。
  那一个伙夫、一个马夫、二个车夫,都是帮中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因此,这四个小人物,也就成了众人口中的话题,众目所视的焦点。
  于化棠计数了一下人头,够资格的人数,计达四十五人之多。
  别看这小小的焰火阵只是一些烧红了的木炭,真要能毫发无伤的走过它,最少非有当今江湖上一流高手的内涵不可。
  一个小小的“金银帮”,居然集有这样的一流高手,如果真能万众一心,朝着一个目标迈进,那可是一股极为可怕的洪流。
  当帮中弟子再无人敢出头通过焰火大阵时,和合神君挥手叫道:“撤去焰火大阵!”
  “且慢!且慢!还有老夫我没有过阵!”妙手翻天宇文及穿了一身樵子装束,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身子一跃,上了焰火大阵,一步一步走完了全程。
  和合神君见他走完了焰火大阵,大方地一笑道:“欢迎!欢迎!但不知大侠上姓高名,尚请见告。”
  妙手翻天老实不客气地坐在于化棠旁边的贵宾席上,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妙手翻天宇文及是也。”
  妙手翻天宇文及算是江湖上过了气的新闻人物,但却不是江湖上的震撼人物,和合神君只淡淡地一笑说道:“久仰!久仰!”
  妙手翻天笑呵呵地道:“别客气!别客气,老夫这次可是来抢‘金银帮’帮主的饭碗了,帮主可别介意。”
  和合神君还真没把妙手翻天放在眼里,故示大方地笑道:“欢迎!欢迎!请!请!请出场吧。”
  妙手翻天探手道:“先飞的是笨鸟,老夫可不是笨鸟儿,先看热闹再说吧。”
  早年的打擂台和竞技可不像今天的什么比赛,有循环赛,淘汰赛,什么什么赛的各种方法,以求公平,那时只讲究最后的胜利,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谁就是出人头地的英雄。
  这种英雄的产生,可以一开始就跳上场去,连胜到头,也可以投机取巧,保持体力,拖到最后,打别人一个精疲力歇,而荣登榜首。
  妙手翻天口没遮拦,正是最好的挡箭牌,和合神君只有哈哈一笑,道:“宇文及大侠真是精打细算,检定便算了,好!就叫他们先动手吧。”
  接着一声吩咐:“开始竞技!”
  场中就开始了拚斗,大家的注意力也就集中在场中了。
  于化棠与妙手翻天的跟睛当然也不能不望着场子上,其实他们暗中却用传音神功,交接起来。
  妙手翻天劈头便问道:“老弟,你在出什么花样?可把老夫弄糊涂了。”
  于化棠道:“看起来,题目,好像是晚辈出的,但晚辈感觉到,晚辈是被牵着鼻子走。”
  妙手翻天道:“晚辈已无后顾之忧,不怕他们的千变万化了。”
  妙手翻夭忽然道:“三夫人可曾找过你?”
  于化棠道:“有人用前辈信物找过晚辈,她是不是三夫人就不敢断言了。”
  妙手翻天道:“她就是三夫人小眉儿,她有何计划?”
  于化棠道:“她要找一个左脚没有小脚趾的人,晚辈借题发挥,只是叫大家都把鞋袜脱下来了。”
  妙手翻天道:“找到了没有?”
  于化棠道:“很令人失望。”
  接口又道:“她此举目的何在?”
  妙手翻天道:“老夫也不大清楚,此女脾气很怪。”
  于化棠“哦”了一声。
  妙手翻天伸手暗中递给他一件东西道:“喏!老夫替你找到了这件东西。”
  于化棠暗中一摸:“天呀!敢情就是那块‘泰山石敢当’和牌子。”他高兴得一颗心几乎就要从口腔中跳了出来。
  于化棠又是感激,又是惊讶地道:“老前辈,哪里得来的?”
  当然不是那间茶铺,那间茶铺能给他一块假的,定然早就出了毛病,这是必然的结果。
  妙手翻天带着几分考验地语气道:“你看呢?”
  于化棠道:“不是丐帮就是李家。”
  妙手翻天一番眼说道:“没有第三家了?”
  于化棠道:“如果再有第三者出现,问题就更复杂了。”
  妙手翻天简短地道:“李家。”
  于化棠道:“那他也应该来才对。”
  妙手翻天道:“就快到了。”
  两人相视,彼此会心地一笑。
  于化棠轻叹一声道:“现在我最需要的是时间。”
  妙手翻天道:“你最需要时间?”
  于化棠那句最明白简单的话,在这个时候发出,有着最难了解的深度。
  于化棠道:“我要练功,一种暗藏在这‘泰山石敢当’牌子上的武功。”
  妙手翻天道:“我要早知道,早就给你送来了,其实我到手已有好几天了。”
  于化棠道:“以前我也不知道,才从启示中有此了解。”暗中又把那块“泰山石敢当”的小牌子递给了妙手翻天,代替了进一步的说明。
  原来,那块牌子忽然小了很多,就这谈话之间,于化棠已暗中用真元功力,招牌子外壳炼开,现在的小牌子,就是里面取出来的,正面还是“泰山石敢当”字样,反面却多了一些妙手翻天无法了解的图案。
  妙手翻夫将牌子还给他道:“你要临时抱佛脚?”
  于化棠道:“有一个时辰就够了!”
  妙手翻天一沉思,道:“老夫有办法了,咱们到场中比武去,……”
  场中比武的情形,十二位舵主和四位副坛主都已落败出局了。
  倒是那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分据在场中四方,成了四位胜利者。
  原来,他们比武时,虽然没有明显的分组,却一出场就是四个人,分成四对较量,现在是自己人比武,出场的称后,自然也是身份低的先上,先出场的是那四个小人物,现在留在场中的,还是那四位小人物。
  当然,现在他们的身份,虽然还是小人物,而他们的武功成就已经不是小人物了。
  四位护法上场,照样败下阵来了。
  四位坛主上场,也没能够把他们打下来。
  那由个小人物,一共胜过二十四人了,每一个人都拚过六场,胜过六场。
  “金银帮”的坛主副坛主,可不是容易斗的人物,他们居然也过了关,这可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了。
  在他们四个人的脸上,也都出现了疲容……
  妙手翻天走落场中,笑道:“笨鸟儿都飞了,四位也打累了,你们该休息休息,老夫向没有下过场的领教。”
  说话是够明白了,他要斗的是十三副帮主。
  于化棠哈哈一笑,接口道:“小子不才,陪前辈走走如何?”
  “如何”声中,于化棠人已到了场中,抱拳道:“请!”
  两个人都是空手,一声“请”字之后,便展开了一场龙争虎斗!
  如以“金银帮”的立场来说,他们两人抢先出手,简直不智之至,无论谁胜谁败,都等于替“金银帮”除去了一个竞争者,替“金银帮”的副帮主们省了一分气力。
  尤其,七夫人小红暗中更是直骂于化棠“莫明其妙”不止!
  三夫人也是娥眉紧锁,迷惑不止!
  妙手翻天一搭上手,也就一点都不含糊,使出了真实本领,一轮急攻,抢尽了先机,打得于化棠变颜变色。
  于化棠倒也没叫人看走眼,先是支持不败之局,找到一个机会,猛然大喝一声,气势一变,扳回先机,和妙手翻天打得难解难分。
  他们可是真打真干,别的不说,那强劲的劲气,就远达五丈开外,逼得观战之人,人人透不过气来。
  “金银帮”没有看轻过于化棠,于化棠有此功力,自是意料中事,倒是这个丐帮败类,破了门的妙手翻天的功力也如此高明,大出场中人意料之外。
  尤其,丐帮帮主神手擎天杨日辉,现在金银帮的十三副帮主,一双剑眉耸得天高,眼中一片迷惘之色。
  照说,妙手翻天被逐出丐帮时,由于他已是长老身份,一身功力列入丐帮高手之列,按照帮规,他的功力应该被追回六成,只留四成给他保身活命,同时,也制住他某处穴道,使他永无修复功力的可能,以防他反脸成仇,意图报复。
  这是,丐帮的帮规,绝无例外。
  如今,妙手翻天这身功力,可就叫人心里害怕了。
  他们两打得可真认真,一拚就是二百多招,而且,都打得大汗淋漓,出尽了全力……
  忽然,他们的招式同时慢了下来……
  可不得了,竟拚上了内功!
  突然,单掌一搭,掌抵掌,就立在原地不动了。
  奇怪的是,这时的于化棠的右手反而纳入怀中,就以单掌相拚,而妙手翻天也不占于化棠的便宜,把左掌插在腰上,也是单掌相对。
  起先,两人是大眼对大眼,连眼睛都对上了,到了后采,两人却都把眼睛闭上了,似是非拚个你死我活不可。
  他们可做得真像,连金银帮帮主和合神君都没有看出来。
  其实,他们只是外表做得吓人,根本不是在拚斗内功,于化棠左掌插在怀内,正摸在令牌反面的图形上,潜心一志地在参悟图中的武功变化。
  于化棠当然也有他的一本经,他有他的了解和他的自信,否则,别人得到这面牌子,发现了这牌子的秘密,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把牌子上的武功参悟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三章 接风夜宴 比武夺魁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