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接风夜宴 比武夺魁
 
2019-11-05 17:24:55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罗雯君顿时大感啼笑皆非,进退两难,两脚钉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那小老头一笑道:“要吃什么自己叫,吃完饭,老夫还有话和你说。”
  人家笑了,罗雯君可不能再小家子气了,也只有笑一笑道:“多谢老前辈。”
  罗雯君叫了自己爱吃的菜,饭后,小老头子道:“姑娘,你此番出来,可是要找一个人?”
  这是她心中的一个秘密,师父密嘱,连她自己父亲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怎会知道这件事?
  她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惊容表现在脸上,无需她承认,那小老头子微微一笑又道:“老夫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简直太神了,那是不可思议之事。
  罗雯君定了一定心,暗忖:别让他唬住了,我且问他一问,再说。
  点了一点头,不否认那老头说得对,罗雯君含笑道:“老前辈说说那人的姓名。”
  少老头子笑笑地道:“人家都叫她碧萝夫人,老夫却叫她小珠儿!”
  罗雯君轻声问道:“她在哪里?”
  那小老头子道:“就在你昨晚逃出来的那地方。”
  罗雯君一怔道:“老前辈此话可是真的。”
  那小老头子一笑道:“你看老夫是说假话的人么?”
  罗雯君想了一想,觉得此老除了戏耍了自己一阵,不但没有说过什么假话,自己之能够脱险,实在不能抹杀他的助力。
  不过,江湖中事,不能看得这么单纯,香饵钓金鳌的花样多得叫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罗雯君点不了头,也摇不了头,因为她还看不透这小老头子的深处。
  她微一犹豫之下,小老头子已是点着头赞誉地道:“不诺,不轻信,多用头脑,少用剑,你师父在你身上倒真尽了心力。”
  又提起了她师父,罗雯君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老前辈,您是……”
  那小老头子道:“老夫妙手翻天,名声可不大好。”
  罗雯君的眼睛可亮起来,肃然道:“您是宇……”
  妙手翻天,一摇手道:“心照不宣。”
  罗雯君恭声说道:“是,君儿但凭吩咐。”
  妙手翻天一笑道:“别摆出这副叫人一见心恶的嘴脸了,老头子就怕这一套,你师父小时候就比你好多了,你知不知道,你师父就吃过老夫妙手翻天调味的香肉!”
  罗雯君一怔道:“我不相信。”
  妙手翻天笑道:“那是她出家以前的事,你当然不知道。”
  罗雯君摇了摇螓首道:“老前辈请言归正传吧!”
  妙手翻天道:“好,老夫问你,你为什么要找寻碧萝夫人?”
  罗雯君道:“晚辈在是奉命行事,家师未曾明示。”
  妙手翻天道:“你想不想要知道个中原因?”
  罗雯君兴奋地道:“老前辈知道?”
  妙手翻天道:“知道其中内情的人不多,老夫是其中之一。”
  罗雯君兴奋中忽然冷静了下来,更出奇地摇了一摇头道:“家师不加说明,其中定有原因,晚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妙手翻天微微一蹙眉头说道:“好吧,老夫不说了,不过,当你见到她时,别忘记把你师父那招‘春梦了无痕’使了出来。”
  罗雯君一震道:“家师也是这样吩咐的。”
  妙手翻天笑笑地道:“这就是了。”
  罗雯君道:“她在‘金银帮’是什么身份?”
  妙手翻天回答道:“你见了她自然知道。”
  罗雯君问道:“晚辈如何才能够见到她?”
  妙手翻天道:“立刻回到‘金银帮’去,”
  罗雯君一愣道:“现在就回去?”
  妙手翻天道:“现在有一个最好的机会。”
  罗雯君也是冰雪般聪明的人,妙手翻天的话,她当然懂,点了一点头道:“晚辈遵命。”
  妙手翻天说道:“装肚子痛,到里面去。”
  罗雯君心领神会地忽然“唉哟!”一声,招手叫过店中那个小姑娘道:“我肚子痛,有烦姑娘……”
  那小姑娘笑道:“请到里面去。”
  罗雯君随着那小姑娘走到后堂,那小姑娘把她领到一个中年妇人面前,道:“罗姑娘接替晚辈打入‘金银帮’请前辈一施妙手。”
  那中年妇人点了一点头,便替罗雯君化装起来,罗雯君几次想问话,都被那中年妇人用微笑和摇头止住了。
  那中年妇人替罗雯君化好装,接着又替那小姑娘化起装来……
  那中年妇人替罗雯君化装时,罗雯君心理上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反正是掩去本来面目,由她怎样安排都行。
  可是,当她看到那中年妇人与那小姑娘化装时,却瞪着一双秀目,嘴都惊讶得阖不拢来了。
  敢情,那中年妇人正在把那小姑娘改变为自己,只见她左一钩右一捏,像是玩魔术似的,把那小姑娘就变成了自己。
  然后她要罗雯君和那小姑娘把衣服对换穿了,又用镜子叫她自己看看自己,罗雯君除赞叹之外,她是说不出半个字了。
  那小姑娘并不比罗雯君矮小,只是年纪轻,一脸天真,故称之为小姑娘。
  现在,罗雯君不但形貌完全变成了那小姑娘,那小姑娘的一脸天真也出现在她脸上了,这叫她如何不吃惊。
  那小姑娘变成了她,向着她一笑,道:“罗姊姊,你现在就是小妹胡若兰了,我娘叫胡大娘,那打杂的汉子,是我娘舅莫八,我爹胡九峰,死于五年前,等会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来接你,可以叫那男的张大叔,那女的桂姊姊就成了。”三言两语,都交待清楚了。
  两人回到外面,真胡若兰成了座上客,罗雯君可就成了呼来喝去的小姑娘了。
  好在小饭铺不是大酒家,总共就是那么五六位客人,罗雯君应付得称职。
  忽然,胡若兰暗中知会了罗雯君一声,罗雯君一抬眼,见到一男一女两人正走进来。
  罗雯君乖巧地迎了上去,又是张大叔,又是桂姊姊地叫得一点不生分。
  桂姊姊拉着她的手,笑道:“好妹子,一切都说好了,你现在就得随姊姊去了啊!”
  罗雯君故意失惊了一下,道:“就是今天?”
  桂姊姊道:“就是现在。”
  胡大娘过来道:“小兰,那你就快去收拾一下吧。”
  桂姊姊一笑道:“不用啦!大娘,你还怕里面没有更好的给兰妹妹穿着。”
  张大叔和桂姊姊坐都没坐一下,就带着罗雯君走了,桂姊姊对她可真好,一路上就把她应该知道的事情预先告诉她了。
  原来这桂姊姊是三夫人身前的红人,三夫人身前四个心腹丫头,以桂花为首,其次是菊花、兰花、荷花三人。
  兰花不幸于月前死于非命,桂花看中了小兰,三夫人也点了头,小兰算是平步青云,飞到枝头上去了。
  三夫人的年纪当然不会太大,但也不太小,约在二十七八岁之间,长得文文秀秀,出人意料之外地不像小红那样全身充满了惹火的媚力。
  三夫人见了罗雯君,也没多说话,只淡淡地点了一点头,然后挥手说道:“先带她熟习这里的环境,明天你就教她奠基的工夫。”
  桂花道:“小兰父亲胡九峰母亲胡大娘,都是练家子,小兰也有练功,夫人是不是先看年她的功夫路数,然后因材施教,以收事半功倍之效。”
  三夫人显然也是一个很随和的人,笑了一笑,含颔道:“好吧,小兰,到前院去把你最拿手的施展出来。”
  胡九峰胡大娘的家传武功是什么路数,胡若兰根本就没提,该练什么功夫呢?这却教罗雯君作难了。
  神态微一犹豫,就落到了桂花眼中,桂花可真全心全意地护着她,忙又帮她说话道:“兰妹子,你那套‘飞花落叶掌’,很见功力,就使出那一套‘飞花落叶掌’好了。”
  天晓得,罗雯君功力虽高,她却不会什么“飞花落叶掌”,一面转身向院中走去,一面心中自作计较。
  罗雯君人到院中,心中也就有了主意,先向桂花道:“桂姊姊,不敢藏私,另有一套‘星月交辉’比‘飞花落叶掌’还要有心得一点。”
  桂花笑道:“好呀,你原来不就是藏了私么!”
  三夫人微微一笑道:“好吧,你就练‘星月交辉’。”
  罗雯君展开身手,练了一套掌法,虽然功力不见怎样深厚,但却有板有眼,是经过名家指点过的真功夫。
  三夫人点头微笑道:“你的根基不错,这套‘星月交辉’掌法,不是你娘教的吧?”
  罗雯君暗暗吃惊于这位三夫人地精明,力持镇定的欠身道:“夫人法眼无双,这是过路大娘传授给小兰的。”
  三夫人道:“她也没留下姓名,传下武功就走了,真有缘啊!”
  这种情形,完全基于一个“缘”字,在江湖上是常有的事,罗雯君本来就想这样回答,却不道三夫人先替她说了。
  她这样说,有什么用心?
  罗雯君心念一动道:“她说过她的姓名,只没有详说,她说她叫万夫人,当时她是病倒在我们铺子里,小兰服侍她将近半个月,她临走时传了小兰这套掌法。”
  三夫人道:“那是多远的事情?”
  罗雯君道:“有三年多了。”
  三夫人点了一点头,不再多问,挥手道:“好,你先下去,该练什么武功,以后再说。”
  莫非她看出了什么破绽?起了什么疑心?
  罗雯君免不了有这种想法,桂花心中也是不释,回到她们住处,桂花忍不住埋怨地道:“小兰,你不该自作聪明,练什么‘星月交辉’。你看,夫人好像不高兴了。”
  罗雯君道:“桂姊姊,小妹是有什么说什么呀,桂姊姊你好,夫人也好,小妹一想起骗了你们就觉得罪过不安。”
  桂花听得心中一慰,点头含笑道:“你说得也是,你先别怕,我替你去探探夫人口风去。”
  桂花回来时,一脸笑容,道:“夫人很喜欢你的诚实,她说你这套掌法很好,只是有几处地方还可以改进,增强威力,她正在替你动脑筋啦!”
  罗雯君暗自忖度:不知这位三夫人是何许人物,眼力不错,人的气质也不坏,怎样会成了三夫人呢?其中只怕大有文章。
  罗雯君想来想去,就是想不了其中道理,好在她是新来初到,今天没有事做,任由她胡思乱想。
  别看她们只是三夫人的贴身丫头,除了服侍三夫人外,可也神气得很,她们每人居然也有个使唤丫头,服侍她们的起居饮食。
  服侍罗雯君的丫头叫小燕,年纪和她差不多,明显的区别是,小燕虽也长得清秀伶俐,只是清中带浊,资质上要差得很多。
  第二天,三夫人就把小燕叫出去了。
  房中就只留下她和三夫人两个人。
  房中空气有点令人感到窒息,三夫人脸上虽然还是保持着微笑,罗雯君察觉得出,她的微笑并不自然,是虚浮在紧张的心情上。
  罗雯君也有点紧张了,暗中吸了一口真气,作了适当的备战,她可不敢丝毫轻视这位三夫人。
  三夫人脸上保持着不自然的微笑,道:“小兰,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罗雯君道:“十五岁了。”
  三夫人道:“不止十五岁吧!”
  罗雯君当然不止十五岁,她说的岁数是胡若兰的岁数,但三夫人这一问,房中紧张的气氛又升高了不少。
  罗雯君心中作了最坏的打算,低头不说话了。
  三夫人微微一笑道:“替你易容的可是‘秀才娘子’?”
  人家可说把罗雯君的底牌都掏出来了,罗雯君只有不再否认,点头一笑道:“夫人好犀利的眼光。”她虽然不知道那替她易容的中年妇人是谁,这时却不便说明,只有含糊其词。
  三夫人道:“请教姑娘真实姓名?”
  罗雯君坦然道:“小妹罗雯君。”
  三夫人一笑道:“你的胆子倒是不小,昨晚刚逃走,今天就回来了。”
  罗雯君笑了一笑,说道:“这叫出奇制胜。”
  三夫人点头道:“说得也是,就凭秀才娘子这手妙绝人寰的易容之术,除了我之外,别人实是很难看得出来。”
  罗雯君见她只是谈话,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更显得她高深莫测,当下心中也自付:“好吧,你不动,我不动,谈就谈吧。”
  一扬秀眉儿,接口道:“她的手术有破绽?”
  三夫人道:“没有,这是天下最完美的手法,但她自己留了一点暗记,我知道她的暗记,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罗雯君一笑谨:“我知道了,你们是朋友。”
  三夫人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也是大姐我的朋友。”
  罗雯君大感意外,又有点不放心地道:“不是陷阱?”
  三夫人道:“绝不是陷阱。”
  罗雯君道:“和合神君杜绝,虽享尽齐人之福,谁知多是同床异梦之人。”
  三夫人道:“你说还有谁?”
  罗雯君道:“七夫人就是别有用心之人。”
  三夫人嗤笑一声,道:“她,哼!……”简直不屑一谈,只说了二个字。
  罗雯君也只有笑笑则已。
  三夫人话题一转,道:“小妹,你有什么事,要大姐帮你什么忙?”
  罗雯君心中计较了一下,道:“找一个人。”
  “谁?”
  罗雯君暗存心机道:“不知道。”
  三夫人道:“你连要找的人都不知道岂不笑话?”
  罗雯君道:“小妹自有道理。”
  三夫人道:“能不能说?”
  罗雯君说道:“不能说,但是能给你看。”
  三夫人道:“什么信物,大姐可否一看。”
  “行!”罗雯君挥手之间,施了一招“春梦了无痕”。
  罗雯君不敢过分相信三夫人,但也不能完全拒绝她,所以,改变了一下原来的构想。
  想不到,真想不到,三夫人看得面色一肃,问道:“小妹,你是止水庵主的什么人?”
  罗雯君大喜过望道:“你就是碧萝夫人?”
  三夫人脸上失去了光彩,也失去了平静,长叹了一声,道:“江湖上已经没有碧萝夫人了。”
  现在成了和合神君的三夫人,江湖上当然不再有碧萝夫人了。
  罗雯君吁了一口长气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三夫人淡淡地一笑道:“小师妹,恩师玉体可好?”
  罗雯君一怔道:“你……你……”
  三夫人更是一怔道:“我就是你大师姊呀!难道你不知道?”
  罗雯君道:“小妹随侍恩师十年,恩师从未提过另有传人之事。”
  三夫人黯然点头道:“是!是我不肖,不能怪她老人家。”
  罗雯君歉然道:“请恕小妹无礼,只能以常礼与大姊相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二章 虚与委蛇 伺机而动
下一篇:第四章 尔虞我诈 摆脱控制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