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燕尔 遽别香巢
 
2019-11-05 17:12: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妙手翻天哈哈一笑道:“老夫就知道你小子外貌老实,一肚子鬼,你看,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就是那块“泰山石敢当”的小牌子。
  刚才明明已还给于化棠,于化棠也端回怀中,这时,怎么又回到了他手中。
  于化棠愕然回手一摸自己的身上,已是空空如也,足证他手中那块“泰山石敢当”绝不是另外一块。
  于化棠抱拳苦笑说道:“佩服……佩服!”
  妙手翻天道:“你可相信老夫了。”
  于化棠点头道:“晚辈相信了。”
  妙手翻天双掌一合,将手中“泰山石敢当”的牌子震得粉碎,随手一放,把碎石末散落了一地。
  于化棠脸色一变,道:“前辈,难道你真是个疯子!”
  妙手翻天哈哈一笑道:“老夫才不是疯子,一个疯子还分得出真假么!”
  于化棠一怔道:“前辈认为这牌子是假的?”
  妙手翻天正色道:“这牌子何止是假的,简直就是要你命的勾魂令。”
  于化棠愣了半天道:“此话从何说起,难道……”
  妙手翻天一指那些粉末道:“你仔细看看那些粉末再说话。”
  那块“泰山石敢当”原是乌木制成的,照说乌木应该里外都是黑色的,可是,那些碎末之中夹杂了一些闪闪发光的白色物质。
  于化棠双眉一皱,对那些白色物质认真地注意起来。
  妙手翻天嘻嘻一笑道:“那是什么东西,看出来没有?”
  于化棠看不出来,伸出手指去拨弄了一下,但见那些白色物质碰上手指,立时化为乌有。
  同时,于化棠但觉一股奇寒入骨的冷气,透指而入,冷得一只右手立时失去了知觉。
  于化棠连忙一缩,发出真元内力向右手逼去,才阻止住那股奇冷无比的寒气,费了半天劲,一只右手才恢复常态。
  于化棠吁了一口长气,咋舌道:“厉害!厉害!”
  妙手翻天冷冷地接口道:“北天山的地底万年雪精能不厉害么!”
  于化棠骇然呼道:“万年雪精!”他没有见过万年雪精,却听师父说过这种奇异之物,产于北天山万丈玄冰之内,着体伤人,能在片刻之间,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冻成冰人,当然,全身经脉也冻死了,为一般练武之人的最大克星。
  妙手翻天道:“你也知道厉害了吧!只要将这牌子带在身上,包你不出一个月,你的一身功力就齐化乌有了。”
  于化棠对于这一点绝不怀疑,但是他也不完全信服,眉毛一挑,话还没有出口,妙手翻天已说中他心事道:“别以为奇寒毒精着体就能警觉,老夫问你,你可发现这令牌有何不妥当之处?”
  当然,一点异样也没有发现。
  妙手翻天道:“天地造物,神奇无比,物物相克,平衡了天地间的畸形发展,雪精虽然奇寒无比,却透不过经过雄黄炼制而成的乌木,将雪精暗藏于这种乌木之内,封口处代以他物,雪精奇毒便可从封口处缓缓发出,因其量小,中者很不容易发觉,就是有了异感,也不会想到毛病出在令牌身上,等到你明白真相时,你已成了一个废人。”
  于化棠吓得全身直冒冷汗,抱拳不迭地道:“多谢老前辈相救之德。”
  妙手翻天嘻嘻笑道:“就称老夫前辈好了,不要加那‘老’字了,一老就不中用了。”
  “请!请坐!请上坐!是前倨后恭的入骨实照。”
  “前辈!老前辈!”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于化棠的一张脸上,可又红到了脖子上。
  妙手翻天哈哈大笑道:“小子,面皮还嫩得很也!”
  于化棠被唬得一愣一愣,简直手足无措,只有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人笑了一阵,于化棠才自在起来,停住笑声,讪讪地道:“老前辈……”
  “前辈……”
  于化棠一笑改口道:“好!前辈,你老怎样知道这牌子暗含阴谋?”
  妙手翻天道:“算你小子命大……”
  一句话没有说完,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话,道:“你可知道老夫平生最爱好的是什么”
  于化棠哪能知道这样多,可是又不敢摇头,只有堆起一脸苦笑。
  妙手翻天望也不望于化棠一眼,自己作答道:“老夫平日最爱喝两杯……”
  于化棠欣然道:“那可好,晚辈也爱喝两盅。”
  妙手翻天一翻眼道:“你可知老夫爱喝的是什么?”
  难道他指的不是“酒”?于化棠又傻了。
  妙手翻天微微一笑道:“老夫最爱喝两杯奇岩名茶……”
  于化棠忽然聪明起来笑道:“啊!晚辈知道了,前辈定是发现那家茶铺某种奇岩绝品,于是……于是……碰巧撞破了他们的诡计。”
  妙手翻天哈哈笑道:“小子说对了,那小子茶铺真有几种极品名茶,老夫对他们的‘雀舌’最欣赏,本来想囊括而去,就因为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害得老夫多了一层顾虑,只取了他们一点点,算是没有空手而回。”
  于化棠笑道:“别的东西,晚辈无法补尝前辈,至于说到名茶,晚辈将来定然不负前辈之望。”
  妙手翻天道:“你懂茶?”
  于化棠道:“晚辈略知一二,但家师却是大行家。”
  妙手翻天道:“令师是……”
  于化棠一笑道:“徒不言师讳,晚辈只提一点,家师最精炼制‘碧海横舟’,前辈当……”
  妙手翻天惊容毕现地“啊!”了一声,道:“碧海横舟!碧海横舟!真的会是他……”
  于化棠举手作式,截口道:“请前辈心照不宣。”
  妙手翻天肃然改容道:“名师出高徒,少侠请恕老夫无礼之过。”
  于化棠笑一笑,说道:“前辈,老前辈……”
  妙手翻天哈哈大笑道:“小子,少侠!一报还一报,好快啊!”
  于化棠大笑了两声,忽然心中一动,收敛了笑声,话声也低了道:“前辈,此地谈话方便么?”
  妙手翻天道:“放心,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方便,”
  于化棠道:“晚辈请问前辈,前辈可知这‘泰山石敢当’木牌的真正名称?”
  妙手翻天道:“这当然是一种信符,但老夫却未曾前闻。”
  于化棠点头道:“理当如此,此令虽已立令三百余年,这次还是第一次在江湖上出现,所以外人多不知道。”
  妙手翻天微蹙双眉道:“这是……”
  于化棠道:“这叫‘泰山令’,晚辈凭此令可以学到一种奇绝武功,而办好一件事情。”
  妙手翻天大是后悔,歉然道:“老夫一时性急,毁了你的‘泰山令’,这却如何是好。”
  于化棠微微一笑道:“前辈无须自责,这面‘泰山令’是假的。”
  妙手翻天吁了一口气,道:“这就好了。”
  妙手翻天没有再多问这“泰山令”之事,于化棠也没再作解释,但于化棠却旧话重提:“前辈刚才可是说过要与晚辈合作的话?”
  妙手翻天点头道:“是的。”
  于化棠道:“请明示,晚辈但能尽力之处,无不遵命。”
  妙手翻天道:“老夫默默注意了少侠很久了。”
  于化棠微微一笑。
  妙手翻天接着道:“现在请少侠坦直地回答老夫一句话,少侠愿意么?”
  于化棠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前辈请问。”
  妙手翻天道:“老夫听说少侠与丐帮帮主杨日辉,李百万三人,已是结了兄弟之义?”
  于化棠点头道:“这是事实。”
  妙手翻天道:“面和心不和可否也是事实?”
  于化棠道:“晚辈是一片诚意。”
  妙手翻天微微一笑道:“现在呢?”
  句句话都击在于化棠心坎上,好像把于化棠的心态变化都看得一清二白。
  于化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晚辈也就说不出所以然来。”
  妙手翻天道:“好,够了,现在,你再说说老夫到底是如何一个人?”
  于化棠哪能当着妙手翻天的面揭他的丑:“这……这……”
  说了半天,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妙手翻天哈哈一笑:“少侠可知道老夫乃是丐帮破门逆徒。”
  于化棠当然知道,他还知道妙手翻天之所以被丐帮开革除名,就是害在“妙手”两字之上。
  要知丐帮弟子,向人伸手讨钱讨饭,乃是天地经义之事,但却严戒偷盗行为,妙手翻天身为长老,就是手痒难禁,总爱偷偷摸摸,过过手瘾,所谓“夜路走得多,终会遇见鬼”,有一次,他终于失风,被前丐帮帮主逮个正着,于是被逐出了丐帮。
  也因此,他干脆以“妙手翻天”为号,过他的本性生活。
  于化棠只好点了一点头,口中还是答不出话来。
  妙手翻天话声一低道:“少侠可知道老夫更是丐帮的监察人?”
  他当然不知道,就是现在听了妙手翻天的夫子自道,于化棠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道:“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妙手翻天脸上升起一片笑容,作了进一步的说明:“此事只有先帮主一个人知道,现在,是谁也不知道了。”
  于化棠道:“那一定有信物为证。”
  妙手翻天点头道:“少侠说得一点也不错,这就是老夫的身份证明。”取出一块小铜牌,递给于化棠过目。
  小铜牌只有寸方大小,一面精工雕刻了一只眼睛,另一面是一根折成三角形的三节棍。
  正反两面,都没有任何文字,只是图形。
  妙手翻天接着又道:“丐帮帮主与九位长老,都知道此牌,其他丐帮弟子就一无所知了。”
  这倒是很巧妙的安排,由此可见,妙手翻天之被逐出丐帮,完全是一种障眼手法。
  于化棠笑了一笑道:“前辈就这样相信晚辈?”
  妙手翻天道:“老夫交友以诚。”
  于化棠忽然觉得自己的问话太笨了,不由得红着脸,道:“晚辈是说,前辈无须如此出示前辈的身份!”
  妙手翻天道:“其中当然有道理,到时候你就自会明白老夫用心。”
  于化棠道:“好!前辈,请说出你的意图罢。”
  妙手翻天道:“请你回到杨日辉和李百万他们身边去。”
  于化棠作难地道:“只怕很难回去了,晚辈之离开天池小筑,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妙手翻天道:“他们有什么不对?”
  于化棠道一怔道:“这……”他真说不出他们不够朋友的地方,也说不出他们有何不轨的行为,要有的话,只能说是自己的心病了。
  可是,自己的心病又哪能说得出口。
  何况,妙手翻天虽然身为丐帮暗中监察,却也没有表示丐帮帮主杨日辉有何不是之处,自己更不能信口开河,说出自己的多心。
  妙手翻天拍了一拍于化棠肩头道:“你来取‘泰山令’就是借口之一,真真假假,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你出南门,此去梁家渡,就可搭上李百万的线了。”一挥手,有意要于化棠立刻离开。
  于化棠走了两步,忽然回身问道:“此后晚辈如何与前辈联络?”
  妙手翻天忽然脱口而念道:“天机清旷长生海,心地光明不夜灯。”
  于化棠一怔道:“前辈,你……”
  妙手翻天大大地喝了一口酒,道:“老夫也认识你那位朋友。”
  于化棠没有再问什么话,转身出了城隍庙,他也没有回客栈去,就此出南门向梁家渡而去。
  于化棠原想落店,这表示已是下午时分了,他脚程再快,到得梁家渡,已是上灯以后时光了。
  妙手翻天的话,定有道理,先找一家客栈住了下来,然后,找了一家酒楼一方面等变化,一方面填肚子。
  梁家渡很热闹,各色人等都有,酒饭馆的生意更是兴隆。
  这时,正是上坐的时候,于化棠只能和一位单身客合坐一张桌子。
  酒菜刚送到,于化棠刚举起筷子,忽然头顶上炸雷似的有人大喝一声,道:“于大侠,幸会!幸会!”于化棠既然有心与李百万会面,自然也恢复了完全的自己,别人认识,并不出奇。
  于化棠吓得猛一抬头,原来是生死判管中流。
  于化棠一挺腰要站了起来,生死判管中流已在他一旁坐下来,大声嚷嚷道:“目前欣闻大喜之日,兄弟却是赶不回来向于兄道贺,失礼!失礼!请谅!请谅!”
  好大的嗓门,把所有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
  生死判管中流一点不在乎,旁若无人地说个不停道:“今日幸会,兄弟作东,以酬前情,酒家,拿酒来,拿好酒来。”
  直肠子的血性朋友,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朋友,可爱亦可感。
  于化棠知道在这种直性子人面前不能假客气,索性一笑道:“小弟领情。”
  生死判管中流大声道:“好,老弟先敬你三杯。”伸手就端起一只酒杯,连敬了于化棠三杯。
  其实,这时店小二还没有把食具送来,他这随便一伸手,却取用了同桌客人的杯子。
  那客人瞪眼望着生死判管中流却又敢怒不敢言,当店小二把生死判管中流叫来的酒菜送来时,叫住店小二结帐走了。
  那客人的位子与于化棠面对面最好谈话,生死判管中流一移身子,就要换坐过去。
  他身子一晃,眼前人影一动,已有一人先站在那位子上招呼店小二道:“酒菜来!”
  生死判管中流无心地挥手道:“朋友,你换张桌子去。”
  “啪!”的一声,那人伸手一扇,敲落在生死判管中流手腕上。同时,一声:“无礼之徒!”也从那人口中喝了出来。
  生死判管中流但觉手腕如折,“唉哟!”一声,痛得一条左手只打颤。
  这是一种特殊手法,才能在生死判管中流身上收到这种效果。
  生死判管中流只是无心之失,而那人却是有心显露颜色,明眼人于化棠能不一眼就看出来了。
  只是,生死判管中流到底举止有亏,虽然挨了打,却有出不得声之苦。
  那是一个年轻公子,手摇白扇,满面都是冷笑,出手一下就是他用扇子敲的。
  生死判管中流原也是个姜辣般的性子,铁打的汉子,这轻轻一下,应该没有什么了不起。
  可是,有点不对,他一声“唉哟!”之后,身子一侧就靠在桌子角上直不起腰来了,同时,他那条手臂也立时罩上了一层黑雾。
  于化棠心神一震,出指疾落,点了生死判管中流七处穴道,同时取出一颗丸药,投入生死判管中流口中。
  于化棠忙于救人,还没有向那少年公子问话,那少年公子已是一声冷笑说道:“一条手臂,算是告诫这大小子的粗野狂妄.”
  他分明是存心来出头,话一说完,留下一串冷笑,人就转身走了出去.
  不错,生死判管中流有点失态,这也只是江湖人物豪迈的一面,罪不当如此,这未免太过了。
  于化棠剑眉一挑,心中也就有了火气,冷喝一声,道:“朋友,给我站住!”
  那公子倒也闻声站住了,而且转过身来,嗤笑一声,道:“要他一条手臂,是便宜了他,你不服气是不是?”
  于化棠冷笑一声,道:“在下这朋友只是豪迈粗野,不拘小节,虽有失态,却无大罪,朋友,你这出手就伤人,又是应当的么?”
  那公子披唇一笑道:“不应当你又如何?”
  于化棠道:“那就在下也向你要点公道。”
  那少年公子哈哈一笑道:“朋友,你也太抬举自己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本公子是何许人,哼!”
  望也不望于化棠一眼,转身就走,表示了极度的轻蔑。
  于化棠右脚一跨而出,缩尺成寸,右手一伸,就落向那公子右臂之上,口中喝了一声:“照打!”
  那少年公子又是一声冷笑,道:“这次可是你自己找死!”
  用肩反肘,手中折扇反切而上,又是于化棠的腕脉。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虚与委蛇 伺机而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