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燕尔 遽别香巢
 
2019-11-05 17:12: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化棠可不是生死判管中流,而且心中早有准备,又存心还以颜色,手腕一沉,就在那公子折扇切到之前,指力一落,点在那少年公子肩头之上。
  于化棠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中与那少年公子纠缠不清,就使出了真正绝学,指力一落,那少年公子的肩头一斜,手中折扇也就力道尽失,自然而然地垂下去了。
  他没有叫喊,因为并不大痛,可是他的脸色倏然变得惨白,恨恨地道:“好!好!好……”
  于化棠道:“在下不愿伤人,但为了朋友的手臂,只有对不起公子了。”
  “哼!”那少年公子脚下一顿,扭头出了酒店。
  于化棠回到生死判管中流身前,看了一看他的手臂,这时已是变得乌黑,幸好他出手得快,点了他七处穴道,又给他服了,一粒解毒丹,他所中剧毒才未扩散,只是,药不对症,解不去他手臂所中之毒。
  这时,生死判管中流人已伏在桌上昏睡过去了。于化棠会了帐,把生死判管中流带回客栈,仔细检查他的手腕,只见他手腕处还有一枚细如牛毛的小针。
  于化棠取出小针,又在针口划了一道口子,含了一口烈酒,在伤口处用嘴替他唆吸起来。
  于化棠一连吮吸了十几口,吐出十几口黑血,生死判管中流的手臂粗肿稍减,生死判管中流人也清醒过来。
  生死判管中流人一清醒,便大嚷道:“于兄,你又救了兄弟一命,兄弟……”
  于化棠摇头道:“管兄且莫言之过早,小弟对这种奇毒无能为力……”
  叩门声打断了于化棠的话,于化棠喝声道:“谁?”
  “请开门来,在下送解药来了。”
  来人取出二粒丸药,一红一白,亲自给生死判管中流服用了红色丸药,然后用白色丸药捏碎和酒敷在管中流伤口处,片刻之间,生死判管中流伤口流出一滩乌血,接看手臂渐渐转黑为白,少了下去。
  来人进门就医伤,很少说话,这时生死判管中流的毒伤见了功效,他才长吁口气道:“贵友没事了,朋友上姓高名?”
  于化棠通了姓名,那人失惊地“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于三爷,在下失敬了。好说,我们可是一家人呀!”
  于化棠一怔道:“朋友是?”
  那人道:“在下张达,家主人碎玉公子张文飞刻下还在李员外别墅作客,三爷正好前往与李员外一会。”他正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现在可有了台阶了。
  于化棠可早就动了心机,别看他落在碎玉公于张文飞肩上那一指,初时不觉得疼痛,其实他还没有走回李百万别墅就已痛得冷汗直冒,当他到得别墅后,已是痛得杀猪般叫了起来,而且,根本无法止痛,这才心甘情愿地派人自动把解药送来。反来向于化棠求救。
  于化棠想到还有这层关系,自是一笑点头道:“好,那我们快走一步……管兄,你能走动么?”
  不待生死判管中流答话,张达已是接口道:“管大侠服过解药,已然无碍,可以走动了。”
  生死判管中流哈哈一笑道:“李百万的别墅我知道。”当先出了客栈。
  进入李百万别墅,尚未入室,但闻阵阵惨号之声透户传来。
  张达急得猛催道:“三爷请快,家公子可受不了啦!”
  张达领先冲进房内,忍不住嚷道:“好了,好了,于三爷来了。”
  房中可真围了不少人,李百万就站在碎玉公子张文飞床前,一声于三爷已令他一怔,眼前人影一晃,于化棠先在碎玉公子张文飞身上拍了一掌,止住了碎玉公子张又飞的惨号,定住身影,李百万才看清于化棠。
  这时,于化棠已是欠身行礼,叫了一声:“二哥……”
  李百万想笑又想哭,摇了一摇头,道:“老三……”
  “别怪于三爷,事情可有个是非曲直,要怪只能怪我管某人。”生死判管中流慢得一步,这时才赶入房中。
  于化棠的手法可神妙到了极点,碎玉公子张文飞不但着掌停止了哀号,而且也一翻身站了起来,眼中虽然冒着怒火,当前情势可也了然于心。
  他当然不笨,丢过一次脸,总不会再丢第二次的,态度表现得奇佳地哈哈一笑,说道:“谁也不能怪谁,该怪的是小弟我……”
  接着向于化棠一抱拳道:“小弟张文飞向于兄陪礼认罪。”
  于化棠窒了一下,在这方面,他却有点自认不如张文飞了。
  李百万朗声大笑道:“该怪的还是在下我,我要早给你们引见,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哈!哈!哈哈!摆酒!摆酒!小弟向张兄和管兄陪礼。”
  酒能热脸,火能和心。不管心里真实情形如何。表面上是一团和气了。
  时间已不早,杯酒言欢之后,各自回房休息。
  李百万送于化棠进入客房之后,又吩咐侍童送上了香茗,两人面对面只沉默了有顷,李百万嗽咳一声,道:“老三,听说你又把金瑛甩了,为什么?”
  于化棠道:“不为什么。”
  李百万道:“老三,你是言不由衷,除非是疯子,能没有理由么?”
  于化棠道:“常言有道:‘清官难审家庭事’,二哥,有理等于无理,说了岂不等于白说。”
  李百万道:“老三,你是男子大丈夫,拜了堂,就得负责到底。”
  于化棠一笑道:“二哥,你们看得太严重了,其实,小弟对金瑛也没有什么,只是离开几天而已。”
  李百万道:“离开几天而已,你倒说得真轻松,你可知道金瑛可伤心透了?”
  于化棠道:“她要小题大做,自己想不开,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李百万一叹遣:“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后,她寻死觅活,现在已在庐山大真庵出家了。”
  于化棠心中暗吃了一惊,表面上还是那样淡淡道:“这样也好,一了百了。”
  李百万皱眉道:“听你口气这样漠不关心,难道你们之间没有过丝毫情义?”
  于化棠缓缓地摇头道:“不谈了。”
  李百万脸色一正,道:“老三,金瑛到底有什么不对,你也要说个明白,我们也好向金瑛有所交待。”
  于化棠说道:“二哥,你不必庸人自扰了,金婆婆有什么事,叫她来找小弟好了。”
  他的态度真绝情得叫人生气,生气又能如何,总不成就此和他反脸,李百万长叹一声,道:“好吧,今天你避而不谈金瑛的事,以后,你也别想再提她了。”
  于化棠道:“当然,小弟记下了。”
  李百万心里有点生气,也觉得太是无趣,讪讪地一笑,道:“好,你好好休息吧,我有点累,也要睡了。”
  于化棠一笑道:“你这样的心情,能睡得着?”
  李百万道:“睡不着也比话不投机的好。”
  于化棠笑道:“二哥,你生小弟的气了?”
  李百万道:“何止生你的气,简直要被你气死了。”
  于化棠道:“这多划不来,我们不谈金瑛,谈谈别的好不好?”
  李百万本已站起了身子,有了走的准备,这时摇头一叹,又坐了下去,道:“老三,也许大哥和我对你都看走了眼。”
  于化棠道:“那得从那一方面说,人总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啦。”
  李百万道:“你这话说得也是。”
  于化棠道:“二哥,小弟心中藏了一件事,想请教二哥,不知二哥愿不愿意相告?”
  李百万道:“二哥是有什么话说什么话。”
  于化棠知道他余怒未息,笑了一笑,道:“小弟想知道的事,也许二哥和小弟一样‘待查’。”
  李百万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在用‘激将法’!”
  于化棠又说道:“也许二哥早就知道了。”
  李百万道:“二哥是蜡烛,不点不亮,你最好直说吧。”
  直说就说吧,于化棠一挑剑眉道:“金银花是什么意思?”
  李百万怔道:“什么是金银花?”
  于化棠一直注意着李百万言谈间的心理反应,他回问的态度好像非常正常,不像是做作,于是语气一缓,说道:“二哥,应该记得小弟婚礼上那对起火自燃的大金银花吧!还有小弟洞房中也有一对小金银花。”
  李百万道:“金花银花,这是祝你富贵吉祥呀!”
  于化棠一笑道:“不是吧。”
  李百万道:“要还有别的说法,二哥就不知道了。”
  于化棠道:“话也许像二哥说得那样简单,事实只怕不尽然了,譬如说,天池小筑引道两旁,一边排列的是白色银杏,一旁排列是黄色的金盏花,又是一黄一白金花银花,二哥,你不会说是巧合吧?”
  于化棠不是三岁小孩子,李百万也说不出骗小孩子的话来,但他却一怔道:“有这等事?”
  于化棠冷笑一声道:“房子不是你和大哥送的?”
  李百万道:“银子都是我出的,事情是廖化办的,老三,二哥分身乏术,请你原谅二哥不能事事兼顾。”
  于化棠追问这些事情,目的不在分辨是非,只是表示某种姿态,接着微微一笑,说道:“二哥,你说这是不是有点使人多心。”
  李百万一皱双眉道:“你怀疑廖化有着某种用心,不会吧,廖化办这些事情前,也许有过一番计划,你的多心只是因为礼堂上的金银花和你房中的金银花都起火焚去,如果不发生那一件事,你的想法就不一样了,但,那二件事的发生,并不能加罪到廖化头上呀!”
  金银花二次起火燃烧,当然有原因,而且那原因于化棠早已了然于心,那就是有人在金银花之内动了手脚,要不是有人助了一臂之力,将二处金银花毁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察言观色,李百万要不是唱做俱佳,就是一无所知,话到如此,也就差不多了,于化棠笑了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了。
  可是,李百万又点了一下头道:“当然,这件事也不能就此算是过去,二哥会弄个明明白白的……老三,你和金瑛的事是否与此事有关?”
  于化棠笑一笑道:“我们说过不谈金瑛……”
  李百万说道:“我们不是谈金瑛,是谈……”
  于化棠道:“够了够了,今晚什么都不谈了,你也请回去休息吧。”
  于化棠送给李百万一个问题之后,把李百万推走了。
  李百万回到自己房中根本来不及思索于化棠送给他的问题,另一个问题又等在他房中了。
  碎玉公子张文飞已等在他房中,而且脸色又不大好看。
  李百万微微一怔,道:“张兄,有何见教?”
  碎玉公子张文飞怀中取出一块银色版子托在手中道:“李兄可见过这令牌?”
  令牌的正面,正是一株银花。
  李百万摇了摇头道:“兄弟孤陋寡闻,尚请张兄指教?”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这叫银花令,身怀此令者便是银花使者。”
  李百万道:“啊!原来如此,那么张兄是银牌使者了,失敬!
  失敬!但不知张兄代表何门何派?”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金银帮!”
  李百万一脸茫然之色,跟着道:“金银帮?”
  碎玉公子张文飞答道:“正是,‘金银帮’!”
  李百万道:“这倒是初闻初见。”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本帮创帮伊始,正在广纳人才,李兄如果有意参加本帮,目前就有一个最好的机会.不知李兄意下如何?”
  于化棠正在追求金银花之事现在银花出现了,可不真给了于化棠一个最好的机会。
  李百万心中暗喜,哈哈一笑道:“张兄,有蒙青睐相加,兄弟是受宠若惊,但不知贵帮帮主是哪位前辈?”话声中暗含真元内劲,已透出重门之外,送到了于化棠房中。
  于化棠闻声一凛,立时展开身形,轻快无声地到了李百万书房之外。
  碎玉公子张文飞居然毫不隐瞒地道:“本帮帮主姓杜,单名一个‘绝’字。”
  李百万失惊叫道:“和合神君!是他呀!”
  碎玉公子张文飞微微一笑道:“正是他老人家。”
  李百万随之又换了一副迷惑之色道:“他……他不是已经死了。”
  碎玉公子张文飞笑道:“他老人家怎会死,你想必是做了一场白日梦了。”
  李百万摇头道:“不可信,不可信,真正的不可信。”
  碎玉公于张文飞又说道:“不可信的事还多啦!你道丐帮杨帮主在本帮是什么身份?”
  李百万愕然道:“杨大哥也是贵帮的一份子?”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本帮人才济济,杨帮主身为本帮一份子,并不为奇,而他在本帮的地位,也只是排名第十三位的副帮主而已。”
  李百万“啊!”的一声道:“他这样差劲么?”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不是差劲,实在是本帮比他更有身份的人太多了。”
  李百万道:“那么在下在贵帮能得到什么地位?”
  碎王公子张文飞道:“李兄如果能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再加上杨副帮主的提携,少不了李兄你一个银牌使者的尊荣。”
  李百万冷笑一声:“哼……”一脸不屑之色。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李兄,你不要看不起小弟这银牌使者,本帮除了帮主副帮主之外,就数银牌使者地位最崇高了,受命在外,如同帮主亲临,那可是风光已极。”
  李百万摇了摇头道:“没有兴趣。”
  碎玉公子张文飞伸手递给他一封信函道:“杨副帮主有信函一封,李兄请先过目。”
  真是丐帮帮主神手擎天杨日辉的亲笔字:“盼携三弟速来,相会。”
  碎玉公子张文飞接口道:“你能把于三侠送到本帮总坛去,便是大功一件,而银牌使者的身份也就到手了。”
  李百万道:“可惜,兄弟不想当什么银牌使者。”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你也不听杨副帮主,你们杨大哥的话?”
  李百万道:“兄弟自然听话,前往与杨大哥相会,至于于老三去不去,那是他自己的事,兄弟无能为力,也不愿意表示任何意见。”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你一定要把于老三送到本帮总坛去,不然,嘻嘻……”
  “不然,怎样?”于化棠跨步走了进来。
  碎玉公子张文飞笑道:“于兄来得正好,小弟正有话向于兄说明。”
  于化棠道:“不要说了,在下都知道了。”
  碎玉公子张文飞脸色倏变道:“于兄,请不要误会,兄弟只是奉命前来请客,表示敝帮主对于兄的诚意,于兄接不接受,于兄尽可慢慢考虑……”
  “嘻!嘻!不过,兄弟可以先给于兄透点口风,于兄一去么,那好处就说不尽了……”碎玉公子张文飞把话分二次说完之后,还拖了一个尾巴。
  于化棠挥手道:“说不尽,那就不要说了,请先回吧。”
  碎玉公子张文飞吃过于化棠的苦头,对他打从心里就有些害怕,连称了几声:“是!是!是!是!兄弟就这样告辞,于兄和李兄好好参详,勿令盟兄杨副帮主对二位望眼欲穿,还望二位早日决定,早日启程……”
  于化棠剑眉一轩,不大客气的道:“张兄,你的话有完没完!”
  “完了!告辞!告辞!”碎玉公子张文飞在于化棠面前,可一点也不威风。
  碎玉公子张文飞离开之后,于化棠叫了一声.道:“二哥,你们不是把和合神君除去了么?”
  李百万讪讪地一笑道:“二哥也糊涂了,谁知道他是真死假死。”
  于化棠道:“大哥又怎样成了他的副帮主呢?”
  李百万道:“这更叫人莫明其妙,我和大哥分手,还不到五天哩!”
  于化棠道:“看来我们只有前去一趟了。”
  李百万道:“其中只怕有诈。”
  于化棠说道:“大哥的亲笔信可假不了。”
  李百万道:“这封信也许是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所书。”
  于化棠点头道:“有此可能,尤其如此,我们更应该去,不过二哥你就不用去了。”
  李百万哈哈一笑道:“老三.你这是什么话,难道……”
  于化棠道:“二哥,你领会错了小弟的意思,你虽然不用去,可也闲不了你。咱们三兄弟,兵分三路,三哥你是第三路,打接应,和丐帮联络,都是你的事。”
  李百万道:“好,我们就此决定。”
  第二天,李百万、于化棠和碎玉公子张文飞三人再相聚在李百万书房之内。
  李百万说了一番不能同行的理由,于化棠即一口答应去“金银帮”作几天客。
  碎玉公子张文飞大喜道:“于兄,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于化棠道:“悉听尊使。”
  碎玉公子张文飞道:“我们立时上路,小弟带领小弟的人先去一步,在温家圳相候于兄。”
  于化棠点头道:“好,张兄请。”
  碎玉公子张文飞欣然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烛影飞鸿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虚与委蛇 伺机而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