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海翻波糊涂账
 
2019-11-23 10:12:04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下午,一场大雨刚洒过去,夕阳又从西山斜照而来。
  夕阳斜照在湿滑的泥泞路上,这时候,有两头大黄狗,正在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来走去,看样子,它们都很饥饿了,但附近却似乎没有甚么食物可以让它们来填饱肚子。
  就在这两头大黄狗到处团团乱转的时候,半空间忽然闪过两道寒光,接着,这两头大黄狗就同时惨叫一声,双双倒下。
  “哈哈!倒也!倒也!”一个满身酒气,身材奇胖的大胖子从路旁一株大树跳了出来,咧嘴笑道:“这是‘天降横肉’,今晚有酒有肉啦。”
  大胖子轻轻一揪,就把两头大黄狗同时揪了起来。
  接着,一个人在他背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唐兄,我以为咱们今天很倒霉,但和这两头畜牲相比下来,却又是幸运得多了。”
  在大胖子背后的,是个腰悬佩刀的蓝衣人,他三十出头,长得高大又英俊,但却有点懒洋洋的样子。
  大胖子哈哈一笑,道:“这一次,咱们是为友复仇才来到广西的,现在仇人还没找到,你我却已饿得七荤八素了,再不找点食物,就算仇人送了上门来,咱们也未必打得过对方,那岂不是他奶奶的天大笑话吗?”
  蓝衣人的口角不禁泛出一丝微笑来,他说道:“这两头倒霉的畜牲已经给你宰掉了,你可不是打算生吃其肉,活喝其血罢?”
  大胖子道:“这当然不行,吃狗肉这种事情,最重要的就是火候,就算少一分火气吃起来也不够意思。”
  蓝衣人耸了耸肩,苦笑道:“但这里似乎荒凉得紧,就算想找个破瓦罉子也不容易。”
  大胖子笑了笑,道:“这个你可不必担心,从这里再向东南走五里,就是北昌镇,在镇外有座古刹,主持大师跟老子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
  蓝衣人怔了怔,道:“那又怎样?难道你要在那古刹里煮狗肉吃吗?”
  大胖子道:“这又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在和尚寺里吃狗肉,这又不是他妈的第一次。”
  蓝衣人“唔”一声,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明白了,唐兄这位佛门老朋友,是个狗肉和尚。”
  大胖子点头不迭,道:“不错,老子最喜欢结交天下间大大小小的狗肉和尚,做和尚不吃狗肉那又有甚么意思?”
  蓝衣人叹了口气,苦笑道:“看你这副德性,也只有狗肉和尚才会跟你交朋友而已。”
  大胖子瞪着眼,催促道:“少谈和尚,多走两步好不好?”
  蓝衣人摸了摸肚子,笑道:“当然很好,因为我已饿了,只有找到和尚寺,这种饿病才能彻底治好。”
  说着,紧随在大胖子背后,两人疾迅地向东南方飞驰而去。

×      ×      ×

  北昌镇是一座有三百来户人家的镇甸,镇上有两间酒家,一家客栈。
  但大胖子并不打算投宿客栈,而是揪着两头黄狗来到镇外的一间古寺里。
  这寺院虽颇宽阔,但却显然欠缺维修,只见寺院内外,都是一派荒芜清凉的景象,甚至连寺门也穿了几个大洞。
  蓝衣人在寺门外瞧了几眼,不禁笑道:“这种寺院还会有和尚在内吗?”
  大胖子愕然道:“既是和尚寺,就一定会有和尚,你这一问真是稀奇!”
  蓝衣人道:“不必争论,进去瞧瞧便知道里面有没有和尚。”
  大胖子却没有移动他那双粗肥的大腿,只是怔怔地瞧看蓝衣人。
  “不对,你好像忘记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大胖子突然面露了紧张之色,最后更暴跳了起米,怪叫道:“老子的酒坛呢?”
  蓝衣人咧嘴一笑,道:“酒坛是你的还是我的?”
  大胖子道:“当然是老子的,老子从杭州一直捧着它来到广西。”
  蓝衣人道:“这就奇了,既然是你的东西,为甚么却来问我?”
  大胖子道:“原来老子宰了两头黄狗之后,你没有捧着酒坛就跟着来了?”
  蓝衣人声了耸肩,道:“你没有吩咐下来,我又怎敢动你的宝贝酒坛?”
  大胖子一捧额角,顿足叫道:“那是有金子也难买得到的‘酒中香’,你竟然把它弃如敝屣,真是气煞老子也。”
  蓝衣人淡淡一笑,道:“你不是常常说: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吗?既然不丢也已丢掉了,总不成为了一坛酒又再回头跑冤枉路罢?”
  大胖子哼的一声,道:“老子明白了,你是怕老子把你弄醉!”
  蓝衣人微笑道:“就算不酩酊大醉,此时此地喝得太多也是无益。”
  大胖子叹了口气,说道:“龙老弟,老子是拗不过你的了,不错,喝得太多着实无益,但有肉无酒,未免是大杀风景之至!”
  他这句话才说完,佛殿残旧的神幔后突然响起了一个人响亮的大笑声。
  “天下第一号大醉鬼既已来了,敝寺又焉能无酒伺候两位大驾?哈哈!哈哈!哈哈……”
  大胖子一听见这两句说话,立时眉飞色舞地跳了起来,大笑着说:“驼僧,快滚出来,老子把龙城璧带来了!”
  “甚么?他就是雪刀浪子龙城璧?”神幔后立刻飞跃出一个灰衣僧人,只见这僧人背上高高鼓起,原来是个驼子,所以大胖子叫他“驼僧”。
  这驼僧大概五十岁年纪,他头上虽然光秃秃,但颚下的胡子却左右戟张,既浓密又粗硬,模样看来粗鲁之极。
  他一上来就把大胖子揪着的两头大黄狗抢在手中,两眼却直盯着蓝衣人。
  他看了好一回,忽然哈哈一笑,怪声道:“好!好!好极了!”
  大胖子伸手捏捏他背上的驼峰,大声道:“甚么好极了?”
  驼僧道;“好极了就是好极了,你又不是聋子。”
  大胖子道:“老子的意思,是想问问你这三个字是甚么意思?”
  驼僧道:“呵呵!嘿嘿!贫僧可也不清楚,你这一问又是甚么意思?”
  大胖子哼的一声,道:“你一上来就大叫‘好极了’,到底是说黄狗,还是说龙城璧?”
  驼僧冷冷一笑,忽然把两头大黄狗轻轻向上一抛。
  他这一抛看来毫不用力,只是随手施为,但这两头大黄狗居然就像冲天飞箭般,一下子就飞越天阶外高达丈余的围墙,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胖子立刻怪叫起来,摩拳擦掌地说道:“骆驼和尚,你这又是他妈的甚么意思?”
  驼僧哈哈一笑,道:“你这下子才是叫对了,贫僧正确的法号,就是骆驼和尚,甚么‘驼僧驼僧’,未免太简短,而且也不够气派。”
  他好整以暇地,从“黄狗”扯到“骆驼”,脸上的神情分明故意要气一气这位“天下第一号大醉鬼”。
  在当代武林,唯一能被江湖中人公认为“天下第一大醉鬼”者,自然就是杭州唐门的大少爷唐竹权,而且,就算有人想冒充唐竹权,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因为他的身材太胖大了,在世间上实在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现在,唐竹权看见骆驼和尚面上这种气死人的样子,真是恨不得拔刀把他的驼峰削了下来。
  骆驼和尚怪笑了一会,才又瞪着唐竹权接道:“只要是神经稍为正常的人都不会有你此一问,贫僧说‘好极了’,当然是指这位龙施主,他是武林中最杰出的年轻刀客,又是贫僧久欲会晤的浪子大侠,今日有缘相聚,自然是好极之至。”
  听到“好极之至”这四个字,龙城璧不禁莞尔笑道:“大师言重了,龙城璧只是个不成材的凡夫俗子,说我是‘浪子’那很恰当,但‘大侠’二字,却是愧不敢当之至。”
  “当得上之至,你若是凡夫俗子,那么贫僧更加是个不折不扣的狗肉和尚。其实早在二十几年之前,就已有人叫贫僧做‘空门奇侠’,初时贫僧也像你这么谦厚,频说‘不敢当之至,不敢当之至。’但后来平心静气地一想,假如像贫僧那样的佛门奇人也不配称为‘空门奇侠’,那么又还有谁可以当之?所以就决定下次有人如此称呼贫僧的话,贫僧就来个‘却之不恭,受之无愧。’坦然承认可也。哈哈!哈哈!真是往事不堪提之至。”
  “何以不堪提之至?”龙城璧奇道。
  骆驼和尚干咳两声,叹道:“因为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人称呼贫僧为‘空门奇侠’了,倒是‘空门驼子’、‘佛门骆驼’之类的称呼,多得数之不尽,唉,龙施主,你说这是不是令人扼腕浩叹,痛心疾首之至?”
  “之至之至,老子之至你妈个春秋大梦!”唐竹权冷冷一笑:“你何不把法号改一改,就叫‘之至大师’好了。”
  “之至大师?”骆驼和尚皱了皱眉,又把“之至大师”这四个字翻来覆去地念了两三遍,忽然拍掌笑道:“这法号好极之至,这一次贫僧依你的,但骆驼和尚这称呼也不能弃掉,否则让西方极乐世界的师父知道了,一定会大大的不高兴,那时候就不妙之至了。”
  唐竹权气他不过,不禁啐了一口,骂道:“死贼秃,他……”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骆驼和尚忽然—脸严肃,合十道:“这里是佛门清静地,唐施主昔才把两条狗尸带进来,如今又复粗言秽语,咳咳,那真是太不应该,太不应该!”
  他忽然一本正经,但说来却又是那么义正辞严,唐竹权不禁为之呆住。
  只看见骆驼和尚双目低垂,语声凝重,又缓缓地接道:“敝寺虽然佛多僧少,香火欠盛,但唐施主若想在这里宰吃黄狗,却是绝对不行的。”
  唐竹权憋着一肚子闷气,道:“为甚么宰不得黄狗?”
  骆驼和尚又念了一声佛号,过了很久才说:“因为贫僧早已嘱咐门下弟子宰了四只不大不小的黑狗。”
  唐竹权陡地一呆,过了半晌才狂笑起来,骂道:“他奶奶的,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狗肉和尚,黑狗比黄狗好,那真是一点也不错,好极之至!好极之至!”
  龙城璧却叹了口气,道:“但照在下看来,今天咱们是罪过之至了。”
  唐竹权哈哈一笑,道:“在和尚寺里吃狗肉,老子认为绝不罪过,倘若在和尚寺里活活饿死了那才是天下间最罪过的事情。”
  龙城璧又叹了口气,道:“在佛门清静之地吃狗肉是否罪过,这一点姑且不论,但那两头黄狗无缘无故的给你打死了,却又不是用来祭肚子,如此白白浪费血肉生灵,那还不算是罪过吗?”
  唐竹权立刻把骆驼和尚向前一推,道:“这可不是老子的主意,把黄狗抛掉的,是这位阿弥陀佛之至的之至大师。”
  骆驼和尚嘿嘿一笑,道:“唐大少爷,这算是甚么?有黑锅应该大家背!”
  唐竹权嘻嘻一笑,道:“黑锅只有一个,犯不着用两人来背着它,而且,那两头黄狗的确是你抛掉的,龙老弟说得很对,吃狗肉不算是甚么罪过,但浪费生命,那就大大不该了。”
  骆驼和尚气得咳了起来,他咳了两三声,才说:“好,这一趟算是贫僧栽了,贫僧现在就去把黄狗捡回来。”
  唐竹权得意地一笑:“这才算是略尽地主之谊嘛!”
  骆驼和尚不再理睬他,两条大袖一扬,身形如箭般向寺门外疾驰而去。
  过了半晌,骆驼和尚回来了,但却两手空空如也,而背上也并未背着那两头黄狗。
  唐竹权直勾勾地望着他,说:“怎么?那两头畜牲呢?”
  骆驼和尚摊开手,道:“不见了。”
  唐竹权道:“怎会不见了?”
  骆驼和尚道:“不见了就是不见了,你这一问真是出奇。”
  唐竹权道:“老子不相信,你道一抛之力有多大,总不会抛到十万八千里外去罢?外面又不是汪洋大海,岂有须臾之间便不见了之理?”
  骆驼和尚冷冷一笑,道:“不见三几年,你这位唐大少爷真是越来越蛮不讲理,你若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找个够。”
  唐竹权嘿嘿一笑,道:“这分明就是你这个驼子和尚的奸计,你不去捡,却叫老子跑出去捡回来,老子可不上当。”
  龙城璧叹了口气,接着苦笑道:“两位不必争执了,就让我出去找找好了。”
  骆驼和尚道:“不必找了,寺外是块大草坪,正是一目可以了然,瞧两眼就连草坪上有几朵花儿也可以数得清清楚楚,那两头畜牲若是在那里,贫僧早就捡回来啦。”
  龙城璧淡淡道:“在下并不是不相信大师,但唐大少爷很不服气,他自己又不愿意去找,以其弄成僵局,就由在下多走一遭却又何妨?”
  唐竹权咧嘴一笑,道:“对!果然不愧是最杰出的年轻刀客。”
  骆驼和尚白了他一眼,道:“龙施主固然是杰出的年轻刀客,但他现在并不是去诛恶锄奸,只是为了你这个大醉鬼而白走一趟。”
  唐竹权冷冷一笑:“老子敢打赌,他这趟绝不会白走!”
  骆驼和尚“哼”一声,道:“你要打赌甚么,贫僧不奉陪的便是佛门王八!”
  唐竹权眉毛一扬,道“哦?此话当真?”
  骆驼和尚道:“别的和尚戒荤戒杀戒赌,贫僧却只戒放屁,就算你是要赌脑袋,贫僧也会舍命相陪。”
  唐竹权“呸”一声,道:“你这颗脑袋一文不值,赢来何用?”
  骆驼和尚道:“你可以赌别的,只要你敢说出来就行了。”
  唐竹权咬了咬牙,大声道:“好!老子就赌……赌……”
  “要赌甚么?快说。”
  “嘻嘻,不赌了。”
  “干吗不赌?谁输了就在这里剥光衣服怎样?”
  唐竹权笑了笑,道:“赢了的剥光衣服如何?”
  骆驼和尚嘿嘿一笑,道:“这一次算你幸运,嘿嘿!嘿嘿!”
  唐竹权不答腔,只是讪讪一笑。
  他当然不再赌了,因为龙城璧已经回来。
  他也是空着两手回来的。
  “那两头黄狗不见了,草坪上只有六朵蔷薇、十一朵玫瑰和二十三朵茉莉。”
  这是一件怪事。
  “难道这里有豺狼猛兽出没吗?”唐竹权道。
  骆驼和尚道:“就算这附近有豺狼野兽,也早早给贫僧吃掉了。”
  唐竹权道:“但这又如何解释?”
  骆驼和尚说道:“也许是这里的山神也想吃狗肉,所以就把那两头畜牲也拿走了。”
  唐竹权点点头,道:“亦是道理,亦是道理。”
  龙城璧没有答腔,因为他知道这不是道理,他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而且就算真的有山神显灵也绝不会把这两头死了的黄狗带走。
  世间上吃狗肉的和尚绝不只是骆驼一个,但吃狗肉的神仙,龙城璧从来也没遇见过,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过。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把死狗拿走的人,轻功一定很高明,否则大家必然可以察觉出来。可是,一个轻功如此高明的人,又怎会悄悄地把两头死狗弄走?
  这一点,龙城璧可想不通了,唯一比较合理的解释,也许就是这位高手也喜欢吃狗肉,所以就老实不客气拿走了。
  但这种看来“比较合理”的解释,似乎也甚是不可思议,想到这里,龙城璧不再想下去了。
  这是他的习惯,既然想来想去也想不通,最好的办法就是索性不想。
  最少,暂时不要再想它,以免越想越乱,越想越是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候,一阵奇妙的香气弥漫着整座佛殿,唐竹权乐得快要晕倒了。
  那是狗肉之香,不是黄狗,是黑狗。
  这是唐竹权和骆驼和尚心目中的“肉中之王”,天下间绝对没有任何肉味可以比得上。
  龙城璧也吃狗肉,但却绝不吃自己曾经认识过的狗。
  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倘若一只狗曾经向自己摇头摆尾,态度亲昵友善万分,那又怎能忍心宰而吃之?
  要吃狗肉,本无妨,但必须吃自己不认识的狗,吃起来的时候就会舒服得多,古人说:“君子远庖厨”,那是不无道理的。
  但有一次,龙城璧在杭州陪唐竹权吃狗肉的时候,却给一个道貌岸然的老秀才奚落一顿。
  龙城璧没有生气,只是说:“你是吃素的?”
  老秀才摇头。
  龙城璧又问道:“那么,你吃不吃牛肉?”
  老秀才道:“牛肉自然可以吃,但狗却不同。”
  龙城璧道:“如何不同法?”
  老秀才道:“狗是人类最忠实,也最可爱的朋友。”
  龙城璧道:“牛呢?”
  老秀才答道:“牛本来就是人类的食物。”
  龙城璧道:“狗无罪,牛又何罪之有?它一辈子为人们耕种而辛劳,最后还要成为人类腹中之物,计算起来,人类岂非更对不住那些公牛母牛小牛黄牛水牛了?”
  老秀才开始有点窘了,只好说:“狗是有灵性的,跟牛完全不同,你休要混为一谈。”
  龙城璧冷冷一笑,道:“你对牛的认识有多深?狗有灵性,牛更有灵性,它对主人忠心的程度绝不会比狗输亏,它可以拉动牛犁,可以拉动车子,更能够克苦耐劳,挨鞭吃打,但主人给它甚么酬劳?嘿嘿,只有不值一文的禾草而已,还有,当牛知道要给拉去宰杀的时候,它会掉眼泪,会对主人依依不舍,老先生,你若不相信,不妨去问问养牛的,或者索性自己养一只试试看,在下保证不出一年,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吃牛肉!”
  老秀才的脸色白了,立时为之语塞。
  龙城璧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有侠骨柔肠的一面,但却绝不等于是妇人之仁。
  而最重要的,就是他绝不迂腐。
  所以,他可以和那些附庸风雅之士剪烛夜谈,也可以跟屠狗之辈狂饮高歌,大快朵颐,把最讨厌的繁文缛节全都抛诸脑后。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雪刀浪子。

相关热词搜索:伏魔圣手

上一篇:第二章 铁佛翁战金至尊
下一篇:第四章 浪子醉鬼抗群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