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真小人与毒丈夫
 
2019-11-23 09:51:33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午间,半空上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就快要落下来了。
  这里是漓江西岸的一座镇甸,在这镇甸左右,都是峭壁如崖,峰峦重叠,加上蜿蜒曲折、犹如玉带一般的漓江,更是显得四周山明水秀,风景清雅绝俗。
  虽然天色恶劣,但在江面之上,仍然有一艘狭长的渔舟,徐徐地往南顺水轻推而来。
  过了不久,只听得雷声隆隆,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已急骤地洒了下来。
  这真是一场罕见的大雨,雨水把远山秀丽的景色完全遮掩,连江面之上也是一片迷蒙,视野在霎眼间变得模糊不清。
  但大雨并没有让这艘渔舟停止下来,船家仍然把橹桨不断地撑动着。
  这艘渔舟虽然狭窄,但却也装有船篷,而在这时候,在船篷之内,正也躺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壮汉,虽然外面的雨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但对船家来说,却还是这壮汉所发出来的鼻鼾声更加响亮一些。
  这壮汉身上穿着的衣裳,质料粗糙,剪裁工夫更是第八流货色,而且垢积满布,积在上面的泥尘没半斤也有六七两,所以当他在漓江上游呼叫船家的时候,这船家连看也懒得看他一眼。
  壮汉光火了,从江边踢起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就向船家怒掷过去。
  船家闪避不及,右肩给石头击中,疼得连眼泪也掉了下来,他又惊又怒,正待破口大骂,谁知嘴巴才张开,又有一块石头急射过来,而且不偏不倚正撞进他的口腔里。
  这一撞更要命,最少撞碎了船家三枚牙齿。
  这船家叫方喜,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牙齿好看,连自己的姐姐和妹子都比不上。
  但忽然间,他的牙给人撞碎了,他这一惊自然是非同小可。
  但等到他把石头从嘴里拿出来,想把石头掷入江中的时候,他又再吃了一惊,而且这一惊更加厉害,竟然连双手也抖颤起来。
  因为打碎他几颗牙齿的,根本就不是石头,而是一锭沉甸甸、黄澄澄的金子。
  这锭金子,最少也有五两,而方喜只差一点点就把它掷进江底里。
  那壮汉又在岸边说:“这是船资,只要你把俺载到二崖镇,这锭金子就是你的了。”
  方喜傻住了,若不是满嘴都是腥苦的血,他还以为这是一场荒唐的梦。
  但这件事虽然荒唐,却不是梦,那一锭金子已在他的手里。
  壮汉又在催促:“他奶奶个熊,你载不载?”
  “载!载!载!”方喜稍为定了定神,立刻就点头如捣蒜,而且脸上还眉开眼笑,简直比网了几百斤大鱼还更高兴。
  几百斤鱼获当然远远比不上这锭金子,而打落三几颗牙齿,在这锭金子面前也是同样变得微不足道。
  直到那时候,方喜才完全相信“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这两句不朽的至理名言。

×      ×      ×

  舟行两个时辰后,二崖镇就在眼前。
  然而,一场倾盆大雨,又把二崖镇的风貌给遮掩着,但无论怎样,这位财神爷要找的地方已经到了。
  若不是运气奇佳,不要说两个时辰,就算再过二十年,方喜也未必能够拥有几两金子。
  一想到这里,方喜又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认识方喜这位船家的人,都知道他平时难得一笑。
  能够让他发笑的,也许就只有“钱”字而已。
  他又在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八个字真是一点也不错,今天虽然不见了几颗牙齿,但却大发横财,哈哈!哈哈!”但就在他心里发笑的时候,后面忽然响起了“崩”的一声。
  方喜陡地呆住,两眼往上边朝望,在那刹那间,他只看见一支染满了血浆的利箭,正从自己额角上穿了出来。
  他这一望的时间当然极之短促,他甚至连惊呼也未曾发出,就已咕咚一声掉进江水里。
  而那一直酣睡着的壮汉,也已惊醒过来,虽然他看来睡得昏昏沉沉,但当他一睁开双目的时候,眼神立刻就清醒得像是森林里的豹子。
  当船家方喜脑后中箭,而又尚未掉进江水的时候,这壮汉已身形斜起,把船篷猛力冲破,身子有如野豹般跃登岸上。
  虽然雨势十分之大,但壮汉已看见后面有一艘渔舟赶了上来。
  在这艘渔舟上,船首站着了两个人,这两人一高一矮,但却由矮的一个撑着伞子,遮着那身材高瘦的人。
  这柄伞子精致华丽,而且比一般伞子大上几乎一倍,所以虽然雨势极大,但那身材高瘦的人身上并没有沾到甚么雨水。
  但矮子却已湿了大半边身,那是因为他人矮小,而且手里撑着的雨伞又只是尽量遮着那身材高瘦的人。
  只见那高瘦的人面色青白,好像一个饿坏了的病汉,但他身上衣饰华丽,腰际更挂着两块价值不杂的玉珮,这种人自然是不会缺乏营养的。
  虽然撑着伞子的是那矮汉,但这华服男子的两手也并不闲着,这时候,只见他左手持弓,右手搭箭拉弦,“崩”的一声又是一箭向岸上射了过去。
  他这一箭,正是向那壮汉背后射过去的,但那壮汉远比船家方喜矫捷,他耳听背后响起破空之声,立刻就俯身伏下。
  他才俯伏下去,利箭已在他头顶上不足两寸之处射过。
  这壮汉虽然绝非胆量细小的人,但这一箭仍然使他为之心中骇然。
  他是识货的行家,他知道,敌人这一箭只是随便施为的,倘若真要取他性命,自己是否能够及时闪避,实在还是大有疑问。
  但无论怎样,自己是万万不能在这时候停顿下来的。
  壮汉立刻又再跃起,以疾迅无伦的速度向二崖镇飞掠过去。
  那华服男子淡淡一笑,道:“彭大侠,我有话要跟你说,何必走得这样急?”
  壮汉没有回头,也没有答话,脚步却走得更急了。
  他疾冲了差不多半里路,那华服男子的声音又在后面传了过来,缓缓地道:“到了这时候,你若还不肯停下来跟苏某谈谈,那真是太愚不可及了。”
  壮汉心中陡地一沉,他已全力施展轻功,但那华服男子仍然是轻描淡写地便追了上来。
  壮汉知道这一次是无法逃脱的了,但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仍然要向前方冲去。
  这壮汉姓彭,由于他练的是“破山拳”,一双拳头便是他的武器,所以江湖上的朋友,都叫他彭铁拳,后来甚至索性就叫他彭破山。
  彭破山是渭水老人的弟子,渭水老人是中原武林怪杰,五五二十五式“阴阳摄血散手”威震黑白两道,但他传授给彭破山的武功,却是有三十六式的破山拳,渭水老人没有解释原因,彭破山也没有问渭水老人何以不教自己阴阳摄血散手,总之师父怎样教下来,自己就怎样去学,既不追问,心下也无疑惑。
  因为彭破山尊敬师父,也信任师父。
  可是,在五年前,渭水老人死了。
  彭破山没有看见师父怎样死,但江湖上人人都说,渭水老人跟一个神秘的蒙面人在朱砂峰上决战,结果两人都从峻崖上跌了下去。
  亲眼目睹这一桩惨剧发生的总共有五个人,其中有三个都是名满天下的大侠高手。
  别人的说话,人们也许还会有所怀疑,但陕北铁海棠,天目山万熙贤和雁荡“怒金刚”巢虎啸的说话,却是谁也不必怀疑的。
  这三人都是名负一时的绝顶高手,而且各自雄踞一方,人人都有着显赫的家世和庞大的基业,以他们的身份,当然不会信口雌黄,捏造事实。
  渭水老人死后,彭破山就变了,从前,他不喝酒,不赌博,也不随便跟别人动武,但在这几年来,他经常喝得醉醺醺,经常输得身无分文,而且还经常跟流氓打架。
  所以,有人说彭破山也变成了一个流氓。
  但彭破山不在乎别人怎样说,因为他只听一个人的说话,也只害怕这人会不高兴。
  那是他的师父渭水老人。
  可是,自从渭水老人从朱砂峰掉下来后,这世间上已没有任何人与任何事可以让他感到忌惮。做流氓也好,做混蛋也好,却又有何妨?
  但这时候,背后那人居然叫他“大侠”。
  彭破山当然明白,这三个字绝不是恭维,而是挖苦。而他更明白,就算自己能够再跑三百里,最后还是逃不出敌人掌心的。
  所以,他突然回头,一拳就向那华服男子的脸上打了过去。
  这一拳简单而直接,但势道凶猛,劲力惊人,正是破山拳精义之所在。
  华服男子却哈哈一笑,只见他右手轻舒,长弓向前一挡,彭破山的拳头不偏不倚,正撞在弓背之上。
  彭破山这一拳劲势虽然厉害,但这长弓结实坚固,也不知道是用甚么材料制成,居然在如此猛力撞击之下,依然丝毫不损。
  彭破山一击不中,身子突然一侧,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接着他的左拳直捣而出,攻向华服男子的小腹。
  这时候,华服男子虽然追出了半里,那矮汉仍然撑着雨伞紧随其后,彭破山这一拳才打出,那矮汉立刻就挥动左手,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有如闪电般刺向他左腕大脉。
  彭破山不管,他这一拳绝不退缩,就算把整条臂膀都卸了下来,他还是要先打了这一拳再说。
  但那矮汉虽然貌不惊人,身手却极灵捷,就在彭破山这一拳眼看可以击中华服男子之际,匕首已刺中了彭破山的左腕。
  彭破山又惊又怒,身形霍声跃起,脸色苍白地倒退了开去。
  华服男子在雨伞之下轻轻摇头,叹道:“这算是甚么破山拳?简直就像是流氓打架。”
  彭破山怒道:“你懂个屁!”说着,咬牙又再挥拳而来。
  那矮汉冷笑一声,把雨伞递给华服男子,道:“杀鸡焉用牛刀,让奴才来教训教训他。”
  华服男子接过了雨伞,脸色却是同时一沉,但他也没有说甚么,只是冷冷的瞧着矮汉跟彭破山动手。
  彭破山怒视着矮汉,骂道:“程大志,你本来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如今却简直比猪狗还更不如!”
  那矮汉道:“能够为苏帮主效劳,正是程某三生有幸,旁人是姖忌也妒忌不来的。”
  “放你妈的臭狗屁!荆州程家庄出了你这种混蛋,真是十八代祖宗蒙羞,连三十六代子子孙孙都见不得人!”彭破山虽然身陷险境,但骂人的功夫却还是十分了得。
  程大志给他骂得面如紫酱,怒火中烧,掌中匕首奇招迭出,只听见“嗤”一声响,彭破山胸前已给划出了一道口子。
  程大志得势不饶人,只见匕首寒光闪动,他连发九招,处处紧逼着彭破山,大有要置他于死命之势。
  彭破山咬着牙连闪八招,但第九招却是再也闪避不及,匕首已插在了他左肩之上。
  这一插之力,十分之大,而且好像还插在彭破山左胛骨之中,以致程大志想把匕首拔出之际,竟然未能一下子就完全拔了出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彭破山的右拳已飞起。
  程大志连续两次把彭破山刺伤,心中未免大有轻视对手之意,但就在他自以为稳操胜券之际,彭破山的拳头突然不知从何而来,一拳就击在他咽喉之上。
  程大志终于把匕首拔出来了,但他才把匕首拔出,两手已然松软无力,结果匕首比他更早跌落在地上。
  程大志终于倒下了,又有谁的脖子能够挨得起这么一拳?
  “好拳法!”华服男子忽然喝彩,道:“这才是破山拳的真功夫!”
  彭破山喘着气,两眼直瞪着他,说道:“你早已应该知道,程大志不是俺的对手。”
  华服男子淡淡地一笑,道:“荆州程家的武功,自然难望渭水老人项背。”
  彭破山道:“但你为甚么还要让他白白送死?”
  华服男子叹了口气,道:“这是他自己要逞强,那又有甚么好说?”
  彭破山道:“但这混蛋对你好像很忠心,难道你一点也不可惜?”
  华服男子摇摇头,道:“真正对本帮主忠心的人,绝不会是一个混蛋。”
  彭破山奇道:“哦?你也说他是个混蛋?”
  华服男子冷冷一笑,道:“一个只会阿谀奉承,而又欺善怕恶之辈,自然就是混蛋。”
  彭破山皱了皱眉,道:“他常拍马屁吗?”
  华服男子道:“天天都拍,似乎一个时辰不向本帮主歌功颂德三四次,他就会屁股害疔疮一般很不舒服。”
  彭破山道:“你听得很肉麻吗?”
  华服男子道:“简直听一次就想吐一次。”
  彭破山道:“既然这样,又何苦让这种人跟随在自己左右?”
  华服男子道:“实不相瞒,这混蛋是本帮主的大舅子。”
  “大舅子,既然是大舅子,怎会自称奴才?”彭破山怔住。
  华服男子道:“就是这样,本帮主才给他弄得发昏。”
  彭破山道:“这也可算是奇男贱汉,他妈的不伦不类。”
  华服男子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听说尊驾近月以来,手风欠顺,输了不少银子。”
  彭破山哼了一声,道:“这种事,不劳苏帮主来费心。”
  华服男子道:“彭兄交游广阔,那是众所周知的,但在此时此地,你想找个朋友来帮忙帮忙,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如愿以偿了。”
  彭破山道:“俺早已穷惯,用不着别人来帮忙。”。
  华服男子道:“但‘赌神’金至尊的欠债,江湖上只有一种人可以不还。”
  彭破山的脸色忽然变了。
  华服男子淡淡一笑,接道:“金至尊是个怎样的人,彭兄一定会很清楚,早两天,本帮主听到了一个消息,雷猴儿已给赌神老金凿爆了脑袋,老金的手下还用银勺子尝过他的猴子脑哩。”
  彭破山怒跳起来,叫道:“赌神为甚么要杀雷猴儿,俺不知道,但雷猴最憎恨赌博,他绝对不曾欠下老金一文钱。”
  华服男子道:“雷猴儿虽然没有欠老金一文钱,但你却欠老金五千两。”
  彭破山道:“这又跟雷猴儿有甚么相干?”
  华服男手道:“那是因为你们两个是好朋友。”
  彭破山的脸色变得更难看,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簌簌发抖起来。
  华服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老金不但杀了雷猴儿,接着还要向小张飞、沙老先生、胡瞎子、铁婆、朱六等人下手,他说,你一天不还钱,他就把你所有的朋友一个一个杀掉!”
  彭破山浑身颤抖,突然口中鲜血狂喷,软弱无力地跪了下去。他只觉得耳际“嗡嗡”地响个不停,虽然张大了口,但除了鲜血不断流出来之外,却连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华服男子目注着他,沉默了很久才慢慢的接道:“彭兄,这件事情,本帮主本来是不会向你提起的,但老金生性残酷,甚么事情都干得出来,雷猴儿已死,那是决计无法再活过来的了,但小张飞等人,个个都待你有如亲兄弟一般,难道你忍心让他们一个一个为你而无辜遇害吗?”
  彭破山用力地摇头,嘶哑着声音说:“不能!不能!俺可以死,他们一个都不能死。”
  华服男子“唔”的一声,道:“你果然是个很够义气的朋友,但五千两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能一下子就清还吗?”
  彭破山怒道:“这杀千刀的老贼害死了雷猴儿,俺要他偿命。”
  华服男子摇摇头,道:“凭你的本领,又怎能杀得了赌神金至尊?要解决问题,只靠匹夫之勇那是不行的,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雷猴儿这一笔帐,你日后慢慢再算不迟,但为了张飞等人安危着想,五千两欠债你是一定要先还的。”
  彭破山茫然地点点头,道:“不错,一笔帐还一笔账,赌债是应该首先还钱给老金的,但是五千两……五千两……俺往哪里去找五千两?”
  华服男子道:“本帮主可以给你五千两。”
  彭破山一愕,道:“无功不受禄,俺为甚么要接受你的恩惠?”
  华服男子道:“你并不是接受本帮主的恩惠,咱们只是公平交易。”
  彭破山眼色一变,道:“这是甚么意思?”
  华服男子缓缓地说道:“本帮主给你五千两银票,你就用一只鹿皮手套来交换好了。”
  彭破山怔怔地望着他,过了半晌才怪声笑道:“苏希哲,你总算说出心里的话了!”
  原来道华服男子叫苏希哲,是冀北神弓帮帮主。
  神弓帮是冀北武林之中第一大帮会,这位苏帮主自然也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
  只听见苏希哲叹了一声,道:“这一只鹿皮手套,对你来说,可算是不祥之物,换上是我,就算倒赔五千两,也要把它远远抛掉。”
  彭破山冷冷一笑,道:“甚么吉祥不吉祥,俺从来不信这个邪,金至尊的事,俺自然会有办法解决,那鹿皮手套,你还是免开尊口好了!”
  苏希哲皱眉道:“为了别人的事而自惹麻烦,那又何苦呢?而且,那人已经埋在一坯黄土之下了,你就算把鹿皮手套让了给本帮主,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彭破山两眉倒竖,勃然道:“正因为他已死了,所以俺答应过要为他做的事情,更加非要好好办妥不可。”
  苏希哲道:“就算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得要看看情况而定,倘若你现在立时就要死了,那又怎能把事情办妥?”
  彭破山挺着胸膛,嘿嘿笑道:“大丈夫生则生,死则死,俺可不怕,而且就算这样死,在九泉之下也无愧面对先师,无愧再遇万老前辈!”
  苏希哲嘿嘿一笑,道:“甚么万老前辈?你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吗?你若到了森罗殿上瞧瞧那面照妖镜,就可以看见这老贼暗地里干尽不知多少伤天害理的勾当,那时候我看不把你气得吐血才怪!”
  彭破山道:“苏希哲,你不必含血喷人诬蔑万大侠了,总之无论怎样,那鹿皮手套你是永远无法得到的。”
  苏希哲冷冷道:“彭铁拳,苏某敬重你是一条汉子,所以才一直手下留情,但你却连一点面子也不给苏某,真是冥顽不灵,比驴子还蠢!”
  彭破山狂笑一声,道:“对付你这种邪恶之徒,蠢驴却最中用,你大不了把俺砍为肉酱,但那鹿皮手套,你也同样永远找不着了。”
  苏希哲不眉头一皱,他一直没有下杀手杀害彭破山,就是唯恐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彭破山根本就没有带在身上。
  这时候,只见彭破山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那鹿皮手套显然不在他身上了。
  苏希哲知道,对付这种“蠢驴”,必须软硬兼施,如今利诱不行,只好把他擒下,然后才慢慢用严刑迫使他说出鹿皮手套在甚么地方。
  彭破山的拳头虽然厉害,但苏希哲却还没有把他放在眼内,而且他已受伤不轻,只要自己一出手,在十招八招之内把他制住,绝对不是甚么难事。

相关热词搜索:伏魔圣手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铁佛翁战金至尊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