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浪子醉鬼抗群魔
 
2019-11-23 10:15:27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拦住大门的是个胖汉,他的身材着实胖大得很惊人,再加上抱着一个大酒坛,简直把出路完全封住了。
  董慕霞情绪恶劣,也不管这人是谁,仍然要侧着身子离去。
  大胖子却把手一伸,道:“董小姐慢走!”
  董慕霞黛眉一蹙,道:“你是谁?怎知道我姓董?”。
  大胖子呵呵一笑,说道:“铁佛翁董老爷子的掌珠若不是姓董,又该姓甚么才对?”
  董慕霞吸了一口气,道:“你认识先父吗?”
  “甚么先父?”大胖子的脸色陡地一变:“董老爷子……他……他……已遭不幸了?”
  董慕霞悲怆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大胖子眉毛一扬,怒道:“这是谁干的?”
  董慕霞回答道:“一个叫金至尊的老贼!”
  大胖子道:“这老贼用的兵刃,是不是一双金箸?”
  董慕霞道:“不错,先父就是给他一根金箸插中要害身亡的。”
  大胖子面色铁青,牙痒痒地说道:“这个老贼果然到了广西,而且还杀害了铁佛翁,真是可恼可恨。”
  董慕霞虽然已是万念俱灰,但见这大胖子也极憎恶金至尊,不由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而就在这时候,老三已走了过来,哈哈一笑地对大胖子说:“唐大少爷,你怎么也来到了这里?”
  董慕霞一怔,老三已接着又说:“人的名儿,树的影子,还有天下第一号大醉鬼唐竹权的大肚皮,就算你没见过他这个人,也该知道唐竹权跟大肚皮和大酒坛是永远分不开的。”
  董慕霞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唐大侠来了,先父在世之时,也经常提及杭州唐门在江湖上的种种英勇事迹。”
  唐竹权也叹了口气,道:“老子这次来到广西,正是要找那金老魔头算账,顺道还要拜访你爹的,谁知道……唉……”
  老大听得极不耐烦,道:“你唉够了没有?咱们这里有正经事,你大可以站开一旁,瞧瞧咱们中原三大法师怎样对付那些寡情薄义,连亲生儿子也可以下毒手的奸贼!”
  老二早已满腔怒火,闻言立刻大喝道:“少噜苏,先把这姓沈的小子宰了才是正经事。”
  沈匡湖脸上阵青阵紫,突然狂笑说道:“沈匡湖啊沈匡湖,枉你一生正直待人,如今竟然蒙上这等不白之冤,难道苍天真是瞎了眼睛吗?”
  老大嘿嘿一笑,道:“苍天本无眼,公道却自在人心,你这伪君子、毒父亲,留在世间只会再伤害更多无辜妇孺弱小,本法师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把你送进鬼门关里去!”别看这三个怪人平时疯疯癫癫,这时候居然一派义正辞严之状,沈匡湖反而变得哑口无言了。
  就在这时候,唐竹权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道:“真是他奶奶的天下第一号大混蛋。”
  老大瞪着沈匡湖,也冷笑道:“姓沈的,你听见了没有?人家也说你真是他奶奶的天下第一号大混蛋。”
  唐竹权却道:“沈匡湖怎会是大混蛋?他还没有这个资格哩!”
  老二道:“他没有资格?那么你说谁是天下第一号大混蛋?”
  唐竹权道:“能角逐此殊荣者,除了你们三位糊涂大法师之外,又还有谁可以跟得上?”
  老大道:“原来你骂咱们都是天下第一号大混蛋?”
  “对了!”唐竹权嘿嘿一笑,道:“三位黑白不分,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也还罢了,而且还把沈匡湖弄得一身污名,若不是咱们嗅到了棺材狗肉的香味一直追踪下来,沈匡湖这场劫数可就冤枉极了。”
  老二“呸”的一声,道:“你们是谁?除了你之外还有甚么人?沈匡湖曾经化名胡甘宁,欺骗了朱丽娘,又派吴海天向胡小宝施下毒手,再加上这半块玉珮,咱们可说是证据确凿,就算把这姓沈的小子一寸一寸的宰割直至咽气,也不能算是冤枉!”
  唐竹权冷冷道:“我们是谁,你不妨听着了,除了老子之外,还有广西第一奇僧骆驼和尚,雪刀浪子龙城璧!”
  三怪听见骆驼和尚这四个字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但当听见雪刀浪子龙城璧也来了之后却是不禁同时雀跃三尺,齐声叫道:“龙大侠在哪里?”
  唐竹权道:“不必着急,驼僧和浪子迟早总会现身的,但沈匡湖这一笔冤枉帐,老子却要为他翻上一翻!”
  老大道:“这笔帐不必翻了,他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最好立刻把他拉出去砍了!”
  老二道:“为甚么一定要拉出去砍?拉入去砍不可以吗?”
  老三道:“拉上去砍也是一样的。”老大道:“拉下去砍又如何?”
  老二道:“也可以拉出去砍一半,然后再拉入去砍掉其余一半。”
  老三道:“我说最好拉上去砍一半,然后拉下去再砍一半。”
  老大道:“不必争了,应该拉出去砍四份之一,然后拉入去又砍四份之一,再拉上去砍四份之一,还有最后四份之一再拉下去一刀砍掉。”
  老三道:“拉出去,拉入去和拉上去都不成问题,但这里又不是阁楼,如何拉下去再砍那四份之一?”
  老二道:“说不定下面有个地窖,那就可以拉下去砍了……”
  “闭上你们这三个鸟嘴!”唐竹权听得发昏二十章,咆哮道:“捉贼拿赃,捉奸擒双,你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证据,就在这里大放厥词,胡乱入人以罪,简直是一屁天下响,臭熏千万人!现在老子先来问一句,苏希哲是何许人也?”
  老大望了望老二,老二又再望了望老三,三人面面相觑一番后,才由老大作答道:“苏希哲乃苏某某之子。”他这一答,答了等于没答,但却包管不会答错。
  唐竹权面色一沉,老大又补充道:“这淫贼是神弓帮帮主,武功不弱,尤其擅放冷箭。”
  唐竹权这才面色稍缓,道:“苏希哲武功不弱,这是绝无疑问的,但是朱丽娘呢?”
  老二立刻回答:“丽娘手无缚鸡之力,是个弱质女流。”
  “答得好!”唐竹权冷冷一笑,道:“既然这对男女,一个身怀绝顶武功,一个是纤纤弱质,那又何以死的不是朱丽娘,而是神弓帮帮主苏希哲?”
  三怪不禁呆住。
  三人你望我,我望你的,一时间个个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对应。
  过了好一会,老二才“挺身而出”,大声道:“苏希哲虽然武功厉害,但那个时候他正欲火焚身,警觉之心不免随之大减,而且,他也万万料不到丽娘会拼死反扑,所以才会中了利剪引至意外身亡。”,
  老大立刻点头不迭,道:“言之成理,言之成理!”
  唐竹权冷冷一笑:“你们倒说得轻松,一个弱质女子居然可以杀得了苏希哲那样的高手,也只有你们才能想得出这种似是而非的理由。”
  老二道:“你又没有亲眼看见,怎知道咱们说得不对?”
  “也罢,这一点老子就算你们说对了!”唐竹权叹了口气,又接着道:“在留芳院外,你们抓住了一个杀人的凶徒,是也不是?”
  老大道:“咱们虽抓住了一个人,但他并未杀人,所以不能说是杀人凶徒。”
  唐竹权冷冷一笑道:“昨晚他绝不会杀人,他若要杀早就在留芳院里把那小儿杀了,又何必一个追一个跑的做给你们三个大傻瓜看?”
  老二道:“胡说,吴海天手执锋刀杀气腾腾地追杀胡小宝,那是咱们亲眼所见,这种事情又怎会是他们故意做作?”
  “吴海天?你以为那厮真的叫做吴海天?”
  “初时他说自己叫丁标,但本法师不相信,所以撕掉他一只耳朵,这厮才肯说老实话。”
  “放屁,他本来就是如假包换的丁标,他是给你撕掉一只耳朵后,才被逼胡诌出吴海天这个名字的。”
  老二一愕:“有这等怪事?”
  唐竹权冷冷道:“有你们三个这样的怪人,自然就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怪事。”
  老大捂着鼻子,道:“这也没有甚么相干,管他是张三李四,还是何五周六方七王八,总之这厮是受雇于沈匡湖,所以才追杀小宝的。”
  老二点点头道:“不错,他叫丁标也好,叫吴海天也好,都跟本案没有甚么重大的关系。”
  老三道:“但这杀手未免是第八流货色,连一个黄口小儿也杀不了。”
  老二道:“那也不能太苛责于他,谁叫这厮时运不济,遇上了咱们中原三大法师。”
  唐竹权“呸”一声,怒道:“但你们怎不仔细想一想,丁标说话是否一定可靠,谁敢保证,他不是在存心嫁祸于沈匡湖?”
  老大立刻摇头不迭,道:“这厮跟沈匡湖无仇无怨,为甚么要陷害他?”
  唐竹权冷冷道:“你又怎知道这厮跟沈匡湖一定无仇无怨?”
  老二道:“唐大少爷,你这岂不是在强辞夺理吗?”
  唐竹权哂然一笑,说道:“在中原三大法师的面前,老子又岂敢强辞夺理?因为强辞夺理本来就是三位大法师的看家本领。”
  老三却毫不以为忤,反而得意洋洋地说道:“好说,好说!”原来他听见有人“盛赞”自己的“看家本领,”也没有仔细想清楚一点,便忙不及迭地高兴起来。
  老大却面色一寒,对唐竹权说:“你不必为沈匡湖申辩了,小子用情不专,贪新忘旧,不顾妻儿死活,正是罪状如山,非杀不可。”
  “他奶奶的,”唐竹权一拍桌子,怒喝道:“你们老是说沈匡湖有千万般罪状,为甚么却不撤底查一查朱丽娘是甚么人呢?”
  老二道:“这又何必多此一问?朱丽娘就是朱丽娘,是个身世可怜的女子。”
  唐竹权陡地大笑,道:“她可怜,你们这三个大混蛋最可怜才是真的!她一直把你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若不是龙城璧一定要老子和骆驼跟踪到底,沈匡湖这一次背的黑锅就真是够大、够宽、也够稀奇了……”
  老大脸色一变,道:“你老是说龙大侠,他为甚么还不出来?”
  老二道:“准是胡吹!”
  老三道:“龙城璧此刻大半正在杭州,跟武林第一大美人唐竹君小姐卿卿我我,月夜谈心。”
  老大道:“此刻已是阳光普照,又怎会弄出一句月夜谈心来?”老二道:“就算要谈,也不一定只是谈心,谈谈胸肺肠胃也是未尝不可的。”
  老三也正想加插几句,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啊呀!龙大侠,你原来真的在这里呀!”
  “还有这个驼背秃子,一定是逃兵和尚了!”
  “龙大侠,你是最明白事理的,这次由你来评评理好不好?”
  龙城璧淡淡一笑,他身边的骆驼和尚却是莫名其妙,怎么自己会变成“逃兵和尚”了?
  龙城璧的出现,三怪最兴奋不过的了,他们都很希望,龙城璧会站在他们这一边,把唐竹权的说话一一击倒。
  但龙城璧一开口便对他们说:“你们弄错了。”
  老大一怔:“咱们弄错了甚么?”
  龙城璧突然伸手向朱丽娘一指,然后冷冷地说:“她并不是甚么朱丽娘,而是圣手门中的万妙夫人。”
  “万妙夫人,这是甚么玩艺儿?”老大一愕。
  龙城璧冷冷道:“这位万妙夫人,也就是圣手门门主伏魔圣手的爱妾。”
  此言一出,董慕霞真是又惊又喜,沈匡湖也是一样。
  董慕霞惊的是圣手门已有高手潜入广西,而喜悦的自然就是这“朱丽娘”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甚么“抛妻弃子”、“毒害妻儿”之说,全然都是陷害自己师哥的恶毒手段。
  沈匡湖今天大清早便给三怪蒙上了不白之冤,如今总算由唐竹权和龙城璧揭破了敌人的恶毒阴谋,当然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但那半块玉珮怎会落在敌人手里,却又是令他担心疑惑不已的事情。
  这时候,“朱丽娘”已不再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了,她冷冷的瞧着龙城璧,又冷冷的笑道:“雪刀浪子,想不到你也会来到这里凑热闹。”
  龙城璧哂然一笑,道:“你万妙夫人能够来的地方,在下为甚么不能来?”
  万妙夫人冷笑道:“听说这几个月以来,你跟长乐盟的老盟主很谈得拢。”
  龙城璧说道:“老盟主本来也是个性情中人,咱们大有一见如故,相逢恨晚之叹!”
  万妙夫人“哦”一声,道:“但你可知道,长乐盟在江湖上的声名,向来都并不怎么好。”
  龙城璧道:“这一点不必你来提醒,因为老盟主也曾屡次向在下这么说。”
  万妙夫人沉吟道:“既然明知长乐盟是旁门左道的帮会,怎么还要跟他们一起同流合污?”
  龙城璧道:“声名不好的帮会,未必一定就是旁门左道,而另一方面,在名门正派之中,却反而往往有不少见不得人,丑恶之极的坏事存在。”
  万妙夫人道:“嗯,阁下果然长于雄辩。”
  龙城璧道:“在下只是把事实直接说出来而已。”
  沈匡湖忽然瞪着万妙夫人,怒声说道:“那半块玉珮,你到底从何处得来?”
  万妙夫人冷冷地道:“你应该心中明白!”
  沈匡湖心中一沉,面色灰白地说:“你们……真的在金陵动手了?”
  万妙夫人扬眉笑道:“这还用说吗?金陵沈家富甲一方,正是好大的一块肥肉,就算咱们圣手门不动手,长乐盟也迟早会打沈家的主意,正是先下手为强,这又有甚么不对?”
  沈匡湖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忙道:“我爹娘怎样了?”
  万妙夫人道:“我看你还是不要问好了。”
  沈匡湖听见这句话,恍如晴天霹雳,差点就要当场昏倒过去。
  骆驼和尚面色一沉,喝道:“贱妇,贫僧看见你这种连母狗也不如的东西就想吐,正是他妈的不杀不快,看掌!”
  万妙夫人吃吃一笑,道:“驼僧,来呀!”
  骆驼和尚早已飞扑向前,右掌招出如电,直取万妙夫人左肩。
  万妙夫人格格笑道:“你想调戏本夫人,只怕还不够斤两哩!”只见她脚尖一挺,看似仰身便要倒下,但她避开骆驼和尚那一掌后,身形又再悠然而起,左掌直劈敌人背心灵台穴。
  她这一着刁钻诡异兼而有之,骆驼和尚连忙撤回右掌,左足顺势一滑,斜斜地飘开数尺。
  虽然他这一飘只有数尺之遥,但这酒家店堂本来就是十分窄小,他这么一飘,立时便把几张凳子和一张木桌完全撞碎。
  万妙夫人从容挥掌,虽然置身于数大高手之间,但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骆驼和尚给她一掌逼退,接着倏地身如怪鸟,凌空打了个圆圈,他这一下姿势本来十分好看,但由于他背上驮着一个驼峰,再这么凌空一转,众人仰面看来便觉得兀突怪异之极。
  只见骆驼和尚虽然人在半空,双掌却并未闲着,他发出了一声暴喝,右掌便倏然向万妙夫人面颊掴了过来。
  他这一掌可说是毕生功力所聚,威力目然极其惊人,众人都不期然在暗暗忖测,不知道万妙夫人如何将之化解。
  但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件令人万万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万妙夫人面对着骆驼和尚一掌凌空击至,居然既不闪避,也不还掌,却以疾迅无伦的手法把“胡小宝”揪了过来,迎空就向骆驼和尚的铁掌飞托上去。
  这一着大出骆驼和尚意料之外,他怎样也料不到,万妙夫人竟然会利用一个无知的孩童来作为盾牌,只要这一掌击了下去,这个“胡小宝”就算是天生一副铜皮铁骨,恐怕也会变成一堆烂铜废铁了。
  但他人在半空,掌势一发便是有去无回之势,就算他想把掌力收敛,或者是把掌势斜推开去,也已是来不及了。
  眼看“胡小宝”立时就要血溅当场,蓦地一道疾逾流星的掌力从左方急劈过来,接着“叭”的一声,骆驼和尚在半空的身子又再向上飞升,居然把屋顶瓦面也撞穿了。
  就在这利那间万妙夫人已把“胡小宝”抛开,唐竹权同时发出一声怒喝:“贱妇往哪里走!”但喝声未已,万妙夫人已身躯一拧,有如鬼魅幽灵似的从窗外飞掠出去。
  她飞掠出酒家之后,骆驼和尚才又再在屋顶之上跌了下来,此刻,老大怪叫一声,叫道:“逃兵和尚休怕,本法师接住便是——”
  他口里说“接住”,但却居然背负着双手,目露笑意地瞧着骆驼和尚笔直地摔下来,只听见“砰”然一声,骆驼和尚这一跌竟然连地面也为之震动不已。
  老二一怔,瞧着老大道:“你不是说要接住这个和尚吗?”
  老大怪眼一翻冷笑道:“你听漏了,刚才我是说:‘逃兵和尚休怕,本法师接住便是王八!’但他跌得太快,我那‘王八’两个字还未说出口,他便已急不及待的摔跌在地上。”
  骆驼和尚大怒,倏地翻身跳了起来,骂道:“你这混账的东西,看掌!”
  老大看见他真的光火,不禁吓了一跳,急急脚底揩油,同时大嚷道:“是浪子一掌把你打上半天的,你要算账该找他才对。”
  骆驼和尚怒道:“浪子一掌把贫僧击退,全然是为了救那小孩,但你袖手旁观还说风凉话,这便容你不得。”
  老大冷笑一声,道:“这黄□小儿年纪虽然细小,讲话却是大大不老实,连咱们中原三大法师那样精明的人,也险些上了他的当,如此不忠不义之辈,他日长大成人之后必然作奸犯科,无恶不作,你就算一掌毙了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今你杀那小儿不成,却要拿本法师来出气,算是甚么英雄好汉?”
  “呸!”骆驼和尚怒道:“你们这三个瞎眼的混蛋本来就已上了妇孺的大当,若不是龙城璧机警,沈匡湖和董小姐都要给你们害死了!”
  老二道:“逃兵和尚骂的对,这一次咱们的确是犯了大错……”
  老三笑嘻嘻的走到骆驼和尚面前,道:“和尚别生气啦,你是出家人,又何必跟咱们老大一般见识?”
  骆驼和尚一怔,老二又笑着说:“咱们都是他妈妈的自己人,千万不要内哄,本法师向你赔个不是如何?”
  老大脸色一变,瞪着老二老三道:“你们疯了,怎么帮着这秃驴讲话?”
  老二老三同时怪笑道:“这是帮理不帮亲!”

相关热词搜索:伏魔圣手

上一篇:第三章 情海翻波糊涂账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