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铁佛翁战金至尊
 
2019-11-23 10:07:49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崖镇虽然并不辽阔壮丽,但却宁静整洁,绿荫夹道,加上四周水秀山明,更是令人觉得恬静幽雅,风物宜人。
  在二崖镇东北,又有一座山崖,崖下林树苍郁,到了半山可见三五茅亭竹壁,一派清凉超俗的景色。
  从茅亭转西而行,有一道小涧,只见涧水清凉,流声淙淙悦耳。
  这时候,虽无阳光照射,却也再无风雨,在如此雅静的环境之下,正是诗人墨客吟哦一番的好地方。
  就在涧水西方,此刻正有一个白衣儒士,不断摇头摆脑地吟哦着,但他语声嘶哑,嗓子又是十分低沉,旁人实在很难可以听得清楚,他吟哦着的到底是哪一首诗词,又或者是否兴致飞来,自行创作吟咏一番。倏地,一阵舒缓的乐声,从山下飘了上来。白衣儒士不再吟哦了,他嘴角露了出微笑,静心聆听着这悠扬的音乐。
  这乐声他当然绝不陌生,那是二崖镇上弹得最好的一首琵琶。
  对白衣儒士来说,这琵琶之声不但是二崖镇上最好的,就是整个广西,整个中原以至整个天下都没有任何人弹奏的琵琶可与之比拟。
  这儒士大概三十左右年纪,长得星眉朗目,英挺不凡,当他听见山下传来琵琶声响后,立时面露喜悦之色。
  他聆听了一阵,便展动身形,下山而去。
  白衣儒士是沿着涧水而行的,而这条溪涧并不怎么曲折,他很快就来到了溪涧下的一座水潭。
  这水潭四周怪石嶙峋,但在怪石以外,却又是另有一番新景象,只见数十株大树围绕着水潭生长,在山崖之间更有紫藤左绕右曲的垂挂下来。
  但令白衣儒士最心醉的并不是这等幽雅景色,而是那动人的琵琶声响。
  这琵琶之声并不急促,每一段节奏都是那么悠扬动听,乐章的格调,更是回旋婉转,就像是鸟语莺声,又似是绵绵细雨,一点一滴不断地叩着白衣儒士的心弦。
  这琵琶之声固然奇妙温柔,弹奏琵琶之人,更是容貌清丽绝伦。
  那是一个年华双十的紫袍少女,只见她眉目如画,肌肤莹白,虽然穿着一袭宽阔的长袍,但却还是掩饰不住窈窕身段那种娉婷之态。
  这时候,她坐在一块扁平大石上,抱着琵琶轻轻弹奏,那种神态是娇柔雅致,风韵动人。
  琵琶声伴着涧水淙淙之声响了很久,终于渐渐停了下来,白衣儒士这才深深吸了口气,赞道:“慕霞师妹,你这首‘翠屏秋月’真是太好、太美妙了。”
  紫袍少女缓缓地在大石上站起,目注着白衣儒士微笑道:“只可惜它一点也不合时宜,若想要看秋月,最少还要再等百多天才行。”
  白衣儒士笑了笑,道:“百多天不算甚么,只要是心爱所钟,就算是等一百几十载,那也是要等下去的。”
  紫袍少女的脸立时红了,她跺了跺脚:“你又在发甚么神经?”
  白衣儒士看见她有点生气的样子,说话便不敢再过份,连忙长长一揖,叹道:“师妹息怒,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几个月以来,我跟中原三大法师相处得太多了,说不定将来真的会患上神经病呢。”
  紫袍少女“噗哧”一笑:“那三个怪物虽然疯疯癫癫,但武功却真还不错。”
  白衣儒士道:“他们武功固然很好,但心肠更好。”
  紫袍少女说道:“但那些不了解他们的人,却以为他们不是蠢材,就一定是白痴。”
  白衣儒士道:“有时候,他们的确很蠢,但有时候却又会忽然聪明起来。”
  紫袍少女道:“你说,这是不是大智若愚?”
  白衣儒士摇摇头,道:“大智若愚是真真正正大有智慧,极度聪明之仕,而智智仁仁勇勇这三个人,无论怎样都不能算是大智若愚之辈。”
  紫袍少女道:“那么他们三人该算是哪一种人?”
  白衣儒士回答道:“一种极古怪的怪人。”
  紫袍少女想了想,道:“不错,他们有时候很糊涂,但有时候却连最精明的人也会给他们弄得啼笑皆非,一筹莫展。”
  白衣儒士道:“幸好他们心肠很好,并不是为非作歹之徒。”
  紫袍少女道:“他们若是坏人,我爹也不会容许三人留在镇上。”
  白衣儒士道:“但师父说,中原三大法师已准备离开这里,他们要闯荡江湖,抱打不平,替天行道,锄强扶弱,劫富济贫……”
  紫袍少女皱着眉,道:“难怪有说近朱者赤了,一口气说出重重叠叠的词汇,正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白衣儒士微微一笑,道:“你千万不要误会,这几句充满侠义气息的话儿,全是三位法师对师父说,然后师父又再转述给我听的。”
  紫袍少女叹了口气,道:“他们虽然侠骨柔肠,但却不知世途险恶,要是真的遇上大奸大恶之徒,必然会大大吃亏,甚至是被歹人加以利用。”
  白衣儒士淡淡一笑,说道:“要是遇上大奸大恶之徒,就算是你也不见得可以逢凶化吉,这又何苦担心到别人的头上去呢?”
  紫袍少女“嗄”的一声,然后瞪着他说:“你这下子可提醒我啦,谁知道你是不是个大奸大恶之徒?”
  白衣儒士笑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世事最可怕的就是当局者迷。”
  这一句“当局者迷”,紫袍少女的脸庞又再红了,她鼓胀着腮,哼声说道:“你若敢再胡说八道,我以后永远再也不理睬你了。”
  白衣儒士忙道:“师妹别生气,我不敢再胡说八道了。”他说得一本正经似的,但他装得越是正经,紫袍少女也就越发忍俊不禁,终于“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白衣儒士看见她时嗔时喜,不禁看得有点痴了。
  就在他看得出神之际,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紫袍少女一听这脚步声,便知道来者是谁,她黛眉一蹙,道:“宝象跑得这样急,不知道出了甚么事?”
  宝象是白衣儒士的书僮,才十七八岁年纪,但身子却已胖大得很惊人。
  紫袍少女的说话刚停下来,宝象已连跑带跌地出现了。
  白衣儒士皱了皱眉,目注着宝象道:“有甚么事?”
  宝象竖起了三只手指道:“那三个浑人——”他才说到这里,白衣儒士已陡地喝道:“住嘴,二崖镇上没有浑人,只有三位大法师。”
  宝象咽了一口唾沬,只得改口道:“那三位大法师好生麻烦,今天居然抬了一个死人回来。”
  白衣儒士一怔,奇道:“他们怎会把一个死人抬了回来?”
  贤象道:“小的怎么知道?”
  白衣儒士沉吟着,道:“师父呢?”
  宝象道:“老太爷很生气,大骂三位法师胡作非为,甚么事情不好干,居然把这种晦气的事情带到青云馆来。”
  紫袍少女叹息一声,道:“这三位大法师也未免是太胡闹了,难怪爹会这样生气。”
  宝象嘀咕着道:“小的早就知道他们不是甚么好东西……”
  “放肆……”白衣儒士面上陡地露出愤怒之色:“他们不是好东西,难道你又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好人了。”
  紫袍少了他一眼,道:“师哥,你今天怎么总是骂着宝象?”
  白衣儒士道:“他瞧不起人,这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宝象垂着脸,说道:“小的下次不敢了。”
  白衣儒士这才面色稍缓,但随即又神情沉重起来,道:“这件事情,只怕大有跷蹊,就算三大法师把一个死人抬了回来,其中必有原因,师父是明白事理的长者,断不会就此大动肝火。”
  紫袍少女也同意白衣儒士的见解,立刻便问宝象:“师父除了大骂三位法师之外,还有甚么话说?”
  宝象道:“老爷子骂得很凶,后来又叫快腿萧胜赶往大城里买副棺木回来。”
  紫袍少女道:“然后呢?”
  宝象道:“萧胜很快就把一副棺木买回来,接着老爷子就把那个死人放进棺木里,叫三位大法师把它远远带走,以后永远再也不要回来。”
  紫袍少女大奇,道:“这倒古怪,爹从来都不是这么绝情的人。”
  宝象道:“老爷子把三位法师赶走后,就叫小的找寻你们,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
  白衣儒士一顿左足,怒道:“你真是个笨人,说来说去,其实这句话才最重要,但却偏偏到最后才说出来。”
  紫袍少女吸了口气,道:“不要骂了,爹从来都不是大惊小怪的人,他说事情很重要,那就一定绝不寻常,咱们马上回去再说。”
  白衣儒士点点头,两人也不再说话,匆匆施展八步赶蝉轻功,向二崖镇飞掠而去。
  宝象也在追赶,他也学过八步赶蝉这种轻功,但他人又肥内力又浅薄,自然落后甚远。
  转瞬之间,两人已消失了踪影,宝象急得满头大汗,正要再发力穷追,背后忽然有人笑嘻嘻的说:“宝象哥哥,你跑得这么快,急死奴奴啦。”
  这人语声甜美,笑声更是宛若银铃一般,宝象不由怔住,回头望去。
  只见在背后说话的,是个年纪十九二十左右的妙龄女郎,她明眸皓齿,笑容可爱,身上还穿着一套质料高贵,颜色鲜艳夺目的衣裳。
  宝象看见自己背后居然跟着一个这样美丽的女郎,不禁为之傻住了。
  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道:“你是谁?为甚么要跟着我走?”
  妙龄女郎嫣然一笑,道:“我为甚么不能跟着你走?”
  宝象道:“你怎知道我叫宝象?”
  妙龄女郎笑了笑,道:“我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宝象道:“你还知道甚么?”
  妙龄女郎道:“我知道你家公子姓沈,叫沈匡湖,而他的师父,是青云馆的主人,江湖上的朋友都叫他‘铁佛翁’董崇安。”
  宝象一怔,道:“你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
  妙龄女郎淡淡地一笑,道:“这又不是甚么大不了的秘密,我知道又有甚么稀奇?”
  宝象道:“你叫甚么名字?”
  妙龄女郎一拨腮边长发,道:“女儿家的名字,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宝象道:“那么小的告辞了,否则公子会不高兴。”
  妙龄女郎嫣然一笑,说道:“你不要再跟着沈匡湖了,他老是喜欢骂人,尤其是你这位宝象哥哥,他对你实在是太不客气了。”
  宝象吃了一惊,连忙双手乱摇,道:“我叫你一声姑奶奶好了,这种话,你是万万说不得的,若给别人听见,那可是天大的麻烦。”
  妙龄女郎道:“你年纪已不小啦,怎能老是跟随着那种公子哥儿?须知宁为鸡口,莫为牛后,就算沈匡湖平时肯指点你三招两式武功,日后你的成就也一定不外尔尔,我劝你还是不如早早另投明师,保证不出三年,你一定可以击败沈匡湖,也好让他知道,宝象哥哥是不容欺侮的。”
  宝象面色大变,急忙用手掩着耳朵:“你不要再说,我不听,我不听!”
  妙龄女郎一直都是笑容可掏的,但这时候却忽然面色一寒,冷冷道:“好一个死心眼的奴才,你既然不想听,那么也不必活下去了。”
  宝象虽然掩着耳朵,但这两三句说话,他仍然是听得见的。
  他一听之下,心中便怒火陡升,怒道:“你我无怨无仇,为甚么你偏偏要来害我?”
  妙龄女郎冷冷一笑,道:“你这个杀千刀的奴才听住了,像你这种庸才,就算有个天下第一高手亲自教你武功,你还是朽木不可雕的,刚才本姑娘只是逗着你高兴,你若对我千依百顺,那还罢了,谁知你是个完全不识时务的狗奴才,留在世间也只是浪费米饭而已……”
  宝象怒不可遏,喝道:“野丫头,你再不住口,我……我就揍你!”
  妙龄女郎嘿嘿一笑,道:“你是甚么东西?居然也敢说揍我?”
  宝象怒道:“你若不是女流之辈,我……我早已经把你打得头焦额烂,体无完肤。”
  妙龄女郎“哦”的一声,道:“原来你是不屑跟女子动手,真是大英雄,大豪杰的本色啊。”
  宝象道:“宝象不是大英雄,也不是大豪杰,但却还有几根硬骨头。”
  妙龄女郎冷冷一笑,道:“好!本姑娘就看看你的骨头究竟有多硬。”
  冷笑声中,突然一掌推出去,直拍宝象的胸膛。
  宝象虽然不愿意跟女子动武,但这时候为势所逼,已无法不奋起应战。
  妙龄女郎这一掌平推过来,气势并不如何惊人,宝象心想:“毕竟还是女流之辈,这算是甚么功夫?”
  谁知妙龄女郎这一掌才推出去,她的左腿也接着飞踢起来。
  宝象急用手挡,但妙龄女郎这一踢之势才踢出一半,又已缩了回去,宝象挡了个空,心已知不妙,正要变招自保,妙龄女郎的右掌已插向他的咽喉。
  这一掌疾迅无比,而且狠毒异常,宝象惊呼一声,想要闪躲已是太迟。
  他以为会遭受到重创了,但妙龄女郎这一掌并未真的用力插下去,只是用指尖在他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
  饶是如此,宝象也已给吓得面无人色,他急于拿稳了桩,两手向前左右挥舞,在这一瞬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几招动作是甚么功夫。
  等到他两手停顿下来的时候,那妙龄女郎已消失了影踪。
  宝象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又左顾右盼,四周再也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他暗暗叹道:“虽然只是女流之辈,但武功真还不赖,幸好她只是志在唬唬吓吓宝象,否则刚才一掌用力插了下来,这下子恐怕就得完了。”想到这里,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但在惊惶之余,又为之暗自庆幸。
  他害怕再遇上那妙龄女郎,当下不敢停留,匆匆返回青云馆。
  可是,他却未能瞧见,当自己的脖子给妙龄女郎划破了一点点肌肤,他的一张脸庞渐渐呈现出灰黑之色。

×      ×      ×

  二崖镇虽然不是大地方,但青云馆却占地甚广,所以曾经有人这样说:“一座青云馆,已占了二崖镇的一半。”
  这话虽然夸张一些,但青云馆门庭极之深广,却是事实。
  只是,青云馆并不代表富贵门楣,它没有红墙碧瓦,也没有慑人的豪华气象,从古拙的两扇大门一直穿过前院,花园,以至每一座亭台楼阁,每一幢高高矮矮的房舍,看来都是那么沉实朴素,甚至有点像深沉的庙宇。
  这也难怪,“铁佛翁”董崇安本来就是一个不尚奢华的人,倘若青云馆布置得太金碧辉煌,那反而不像是铁佛翁的地方了。
  认识董崇安的人,都知道他崇尚佛学,虽然他一直都没有出家为僧,但是从三十岁那时候开始他就只吃素菜,戒除腥荤。
  铁佛翁是吃素的,他最不想看见的事情就是流血。
  幸而,他从未禁止青云馆中任何人喝酒吃肉,就算有人捧着一大碗狗肉在他面前大快朵颐,他也不会稍有微辞,或者是面露不悦之色的。
  正如他的弟子沈匡湖说:“师父是个明白事理的长者。”铁佛翁自己吃素,但却从不叫别人一起奉陪,他甚至笑道:“倘若有一天老夫出家削发为僧,总不成叫弟子和女儿也一起当和尚、做尼姑罢?”
  铁佛翁不但明白事理,而且涵养极佳,绝对不会随便乱发脾气。
  但这一天,青云馆里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知道,董老爷子曾经大动肝火,把中原三大法师赶了出去。
  这只是在不久之前发生的事,但等到沈匡湖和董慕霞回来的时候,青云馆里又已发生了另一件更严重事情。
  铁佛翁正在练武厅上,跟一个来历不明的锦袍老者苦拼内家掌力。

相关热词搜索:伏魔圣手

上一篇:第一章 真小人与毒丈夫
下一篇:第三章 情海翻波糊涂账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