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剑快如风,心毒如蝎
 
2019-08-22 00:23:02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
  西风卷落黄叶无数。
  其中的一片黄叶,飘落在段飞鹰的面前。
  段飞鹰突然亮剑,手挽剑花。
  于是,这片黄叶立刻变成了二十四小片然后又复随风四处飘散。
  段飞鹰皱着眉,回剑入鞘。
  他并不满意这一剑。
  但如果凭这种剑法,就想将霍八太爷杀死,似乎还不足够。
  为了这件事,他曾不远千里,远赴峨嵋山千鹿谷向鹿谷剑叟萧伏诚恳地请教。
  鹿谷剑叟萧伏,是江湖上唯一能在霍八太爷剑下不死的人。
  那一战,发生在十六年前。
  决战地点,就在霍八太爷府宅门外。
  当年萧伏挑战霍八太爷,因为霍八太爷将峨嵋剑派的四剑士,在八招之内便全部杀得片甲不留。
  萧伏虽然并不属于峨嵋剑派,但四剑士却是他最喜欢的四个年青朋友。
  他挑战霍八太爷,一半是为了要替他们份份。
  而另一半,却也未尝不是为了要偿还自己的心愿。
  他早就想试一试,自己的鹿影无声剑,是不是能够胜过霍八太爷的公爵七击剑!
  那一战,轰动了整个武林。
  最少有千余武林人物,前来观看这一场罕见的激战。
  结果,公爵七击剑还是胜了半招。如果霍八太爷胜的不是半招,而是一招的话,萧向的头颅,只怕已被从中削开两半。
  但萧伏终究还是受了重伤。
  他的左半边脸,被霍八太爷的公爵剑,削去了一小半。
  他的耳朵,少了一只,脸庞少了四两肉。
  霍八太爷剑下,唯一还能幸存性命的,就是这位名满天下的鹿谷剑叟萧伏。
  段飞鹰找到了萧伏,在他面前露了向手。
  连萧伏都不能不承认,他的剑法已足够用惊世骇俗四个字来形容。
  但段飞鹰要问的,却是:“这剑法能否杀霍惊山?”
  霍惊山就是霍八太爷。
  同时,也是威震八荒的公爵堡堡主!
  萧伏听见段飞鹰问了这句话之后,一直沉默了许久。
  段飞鹰也不追着问下去。
  他在等。
  等待萧伏最后的答复。
  没有人会知道,段飞鹰这一个青年人,已变成了一个极危险,极端可怕的冷血人。
  他与萧伏,根本无仇无怨。
  但他却已准备剑杀萧伏。
  目的只是想证实,自己的剑是否能杀萧伏。
  “如果我能杀萧伏,也一定能够杀得了霍惊山。”
  因为萧伏剑法高强,连霍惊山都未能将他杀死。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思想为什么变得那样恶毒可怕。
  他在等萧伏的答复。
  当萧伏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之后,他就要拿萧伏来试剑。
  萧伏的回答是:“不能。”
  答复简短无比。
  同时,也令段飞鹰失望无比。
  既然已有了答复,这个老叟唯一的价值,就是把他作为试剑的目标。
  段飞鹰突然向萧伏刺出九剑。
  他早已看见萧伏的手,距离墙上的剑只有半尺,只要自己一出剑,萧伏也有足够的时间拔剑自卫。
  他要杀萧伏。
  一个手中有剑,而且剑招精奥妙绝的萧伏。
  谁知道萧伏竟然并不伸手将墙上的剑拔出。
  段飞鹰九剑骤变,去势是何等急速,萧伏手中无剑。就算他变成一只飞鸟,也绝躲不开去。
  九剑之后,萧伏已是一个必死无疑的死人。
  段飞鹰大怒,道:“你为什么不去拔剑?”
  萧伏苦笑,凄然低声道:“拔了剑等于没有拔剑,那又何……苦多此一举。”
  惨笑声中,这位名震江湖的大剑豪,就此倒下。
  段飞鹰喃喃道:“为什么拔了剑等于没有拔剑?”
  为什么?
  段飞鹰终于伸手,将挂在墙上的神鹿剑拔出。订订剑出鞘,竟然空空如也,不见了剑锋,只有剑柄。
  一代剑豪,原来竟已毁剑十六年,今生发誓不再用剑!
  秋夜,新月如钩。
  西风急且劲,段飞鹰又在劲风中练剑。
  他一定要凭着手中一柄剑,杀霍八太爷。
  除了杀霍八太爷之外,天下间已再无值得他注重的事。
  这个年青人究竟与公爵堡堡主,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会有机会将名声赫赫的霍惊山杀死吗?
  现在,谁都不会知道。
  但段飞鹰已决定在十月初七那天,就去杀霍惊山。
  因为十月初七,正是霍八太爷与五鹏山庄的彭独公一决生死的时候!
  九月初五,黄昏。
  彭独公在五鹏山庄大门外坐着。

×      ×      ×

  五鹏山庄的五鹏,是指彭独公、姜灵鹏、秦起鹏、燕如鹏和关兴鹏这五个人加起来,便是大名鼎鼎的中原五鹏。
  在二十年前,中原五鹏几乎只要随便讲一句话,便足以震动天下。
  他们若说要杀谁,谁就必活不上三十天。
  他们若说要毁某一个帮会,那个组织就必定会被瓦解;能够剩下基业里的半栋房子,已算上好福气。
  从来没有什么人敢得罪五鹏山庄。
  即使是高手人材辈出,富可敌国的南宫世家,和雄霸江湖数百年的蜀中唐门。他们都不敢轻易得罪五鹏山庄的任何一个人。
  唯一例外的,就是距离五鹏山庄西南一百六十里的公爵堡。
  别人不敢得罪中原五鹏但霍八太爷敢。
  二十年来,公爵堡的人一向与五鹏山庄形同水火,势不两立。
  现在,霍八太爷对于公爵堡与五鹏山庄的斗争形势,感到很满意。
  虽然五鹏山庄仍未垮台,但经过许多次大小的战役之后,五鹏山庄显然已经屈居下风。
  昔日威震江湖的中原五鹕,现在只剩下彭独公、秦起鹏和燕如鹏三个。
  五鹏中的姜灵鹏和关兴鹏,已分别在数年前,死于公爵堡七击侯剑下。
  七击侯,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七个,七个对霍八太爷绝对忠心的人。
  这七个人,也可以算得上是霍八太爷的弟子,因为他们每人都学到公爵七击剑的七份之一。
  七击侯里,排名最先的是屠鹏侯祖开山,四十一岁。
  跟着的,就是神剑侯蔡平山,二十九岁。
  锁天侯初环山,二十八岁。
  血霞侯律盖山,二十七岁。
  寒星侯莫群山,二十六岁。
  风流侯赵美山,二十五岁。
  最末一个,就是杀鹏侯羽绝山,他年纪也最轻,只有二十一岁。
  但中原鹏里的关兴鹏,就是死在羽绝山剑下的。
  那时候,羽绝山才十七岁。
  在五鹏山庄里,彭独公有绝对至高无上的权力。
  不但五鹏山庄的人要绝对服从彭独公,就算是方圆百里内一切大小城镇帮会的人,都要绝对服从彭独公的每一句说话。
  彭独公的说话,就是这里的法律。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彭独公的法律,虽然有时候看来严峻一些,而且严峻得近乎残酷;但谁也不能否认,彭独公是一个喜欢公平正直办事的人。
  他绝不徇私护短,五鹏山庄里若有任何人敢做出违反彭独公订下来的法律的事,这个人就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在彭独公的法律里,办事不力也是一条罪。
  而且是一条大罪。
  任何人若办事不力,他所得到的惩罚绝不会轻。
  尤其是五鹏山庄面对着公爵堡这种强敌,如果还任由门下众人办事马虎,五鹏山庄一定会垮得更快。
  姜灵鹏死在屠鹏侯祖关山之手。
  关兴鹏死在杀鹏侯羽绝山之手。
  这等深仇大恨,彭独公绝对不会忘记的。
  所以他对五鹏山庄每一个人的要求,都十分严格。
  一个月之后的十月初七,正是霍八太爷七十大寿的好日子。
  那一天,公爵堡一定会很热闹。
  彭独公到时,将会送一份厚礼给霍八太爷。
  这份礼物,当然很够份量,足以连霍八太爷这种大人物也为之瞠目结舌。现在,彭独公坐在五鹏山庄庄门之前,是在等一个消息。
  他派了几个最能干的年轻弟子,去找司马血。
  杀手之王司马血!

×      ×      ×

  晚霞掩在西山里。
  黄昏已不再是黄昏,夜幕已垂。
  彭独公仍然坐在庄门之外。

×      ×      ×

  四周仍然很静寂,庄门忽然轻响,一个身穿质料华贵,宽袖蓝衫的中年人,缓步走近彭独公身旁。
  这人就是中原五鹏的老三秦起鹏。
  秦起鹏是中原五鹏里,唯一还没有结婚的一个。
  有人怀疑这个已经五十岁的秦三庄主,身体是否有点毛病。
  有人甚至以为他是个天阉。
  但彭独公却绝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这位三弟,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两天,总会静悄悄的骑着快马,到七十里外的金堂城去找沈梅婆子。
  沈梅婆子在金堂城,最少拥有七八十名艳妓。
  其中当然有几个是特别漂亮,价钱也特别贵的上等货色。
  彭独公虽然不大喜欢理会盟弟的私事,但他也曾听沈梅婆子说过几句风言风语,说秦起鹏的功夫很厉害,她的女孩子都怕了他。
  那究竟是什么功夫,彭独公虽然没有追问,心中已作出了会心微笑。
  彭独公也是个男人。
  而且他风流起来的时候,恐怕很少人能够比得上。
  所以,虽然秦起鹏没有娶老婆,他仍然体谅他。
  因为秦起鹏是一个最讨厌别人整天向他噜噜嗦嗦的人。
  既怕娶妻娶着长舌妇,不如不娶,这大概就是秦起鹏一直不结婚的理由吧?
  夜色苍茫,四周仍然十分静寂。
  彭独公忽然笑了笑,向秦起鹏道:“阿保和阿维回来了。”
  秦起鹏“嗯”了一声,终于也听到了东南方响起了一阵很细微的声音。
  那是马蹄声,相隔这里还很远很远。
  马蹄声渐渐由远而近,四匹快马直向五鹏山庄奔驰。
  鞍上四人,果然就是彭独公派出去找司马血的几个弟子。
  秦起鹏脸上毫无表情,他也想知道彭独公派人去找司马血是否已经成功。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世事如幻,布局如迷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