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硬如铁,血冷如冰
 
2019-08-22 00:28:5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阵秋风,从林间吹过。
  突然间,秋风中,传来一片清脆的琴声。
  琴声铮铮,曲调悠和悦耳,然而顷刻之间,却又令人愉快觉得有一种幽怨肃杀之意。
  霍惊山面色一变,忽然拍椅怒骂道:“是什么乌龟王八,在此乱奏乌琴。”
  琴声被霍惊山一喝,果然停止下来。
  霍惊山又大声道:“奏琴的家伙给我滚出来!”
  这里毕竟还是霍惊山的地方,而这个主人的威风向来就不小。
  过了片刻,林中果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上一个手抱紫风琴的妇人,大概五十来岁。
  卫空空一见之下,不禁为之动容。
  因为这个妇人,就是段飞鹰的母亲,也就是魔拐剑王的遗孀凤琴娘子。
  魔拐剑王是昔年叱咤风云的武林大豪,而风琴娘子是当时武林公认的绝色美人。
  虽然岁月无情,凤琴娘子容颜已老,但她当年惊世绝俗的风华,依稀仍然留在脸颊之上。
  霍惊山沉着脸:“老子最讨厌就是咿咿嗦嗦的妇人,咱们正在拚命,你弹琴弹得不是时候。”
  段飞鹰忍不住道:“老爷子,她是我的母亲!”
  霍惊山两条浓眉打了个结也似的,冷笑道:“我知道。”
  段飞鹰眼睛发出两道光芒:“既然你已知道、就该对他客气一些。”
  “对她客气一些?”霍惊山突然狂笑,笑声响流云霄:“你要我对一个只会弹琴的老婊子客气一些?”
  段飞鹰的脸色倏地变成血红之色。
  那是一张极度愤怒的红色,整张脸都像是涨满了鲜血。
  龙城璧从未见过一个人的脸、会在忽然之间红得那样令人可怕。
  震惊山突然收敛了笑容,表情变得很严肃:“段飞鹰,你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你不但要杀彭独公,甚至连老子也想一并干掉!”
  段飞鹰并不否认:“我本来真正要杀的人,第一个就是你!”
  震惊山的脸色浙渐变得险沉:“第一天你混进本堡的时候,老子便已看出你是想来杀我的兔崽子!”
  段飞魔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已看出我想杀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将我除掉?”
  霍惊山嘿嘿一笑,道:“我要除掉你,只不过是指头间的事,怕你还能逃得上天?”
  段飞鹰忽然转过脸,对龙城壁道:“你现在还是不是想立刻杀我?”
  龙城壁望了望崔惊山,然后回刀入鞘,对段飞鹰道:“你和霍八太爷有血海深仇?”
  段飞鹰道:“你应该看得出。”
  龙城璧盯着他的脸:“令尊在二十八年前病逝之说,莫非实在另有文章?”
  段飞鹰冷笑道:“先父不是病逝,是给霍惊山用毒药毒死的。”
  龙城璧道:“你为什么不改名易姓仍以段姓混进公爵堡了。”
  段飞鹰的脸一下子又变成苍白:“我何必不自称姓段了,先父昔年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实姓。”
  龙城璧道:“你敢肯定霍八太爷也不知道令尊乃姓段?”
  段飞鹰截然道:“当然敢肯定。”
  霍惊山突然狂笑,说道:“你错了,你父亲姓段名南,江湖上没有人知道,但老子却在三十多年前,便已知道得清清楚楚!”
  “段南”二字一出口,段飞鹰已可感觉得到,自己双眉闻已开始在冒汗。
  霍惊山的笑声突又停顿,声音也渐渐变得低沉严肃:“老子剑下,从不杀无名之辈!”
  霍惊山此言一出,段飞鹰立刻厉声道:“你杀我父,并不是用剑,你的剑法根本就打不过他。”
  霍惊山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喃喃道:“魔拐剑王算个什么东西,老子那一样不比他强?”
  他说着这两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竟然是笔直射向凤琴娘子的。
  龙城璧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      ×      ×

  霍惊山和风琴娘子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
  凤琴娘子一直没有说过半句话。
  即使霍八太爷骂她是个只会弹琴的老婊子的时候,她都没有说出半个字。
  直到现在,她终于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三十年了,连段南都已死了二十年,想不到你仍然固执至此。”
  霍惊山瞪着眼,道:“究竟是我固执,还是你更固执一些?”
  凤琴娘子叹道:“无论究竟是谁的错,你终于杀了段南,你现在面对着的,就是魔拐剑王的唯一儿子,你若要斩草除根,就在今日。”
  段飞鹰冷冷道:“我要为先父报仇,也在今日。”
  霍惊山看着他,皱眉道:“想报仇,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段飞鹰眼睛里闪着光:“如果我死在你的剑下,你一样活不长久。”
  霍然山道:“却是何故了。”
  段飞鹰突然将目光转向龙城璧,冷笑道:“因为如果我死在你剑下之后,雪刀浪子就会和你拼命!”
  霍惊山也仿佛吃了一惊,不知道段飞鹰为什么会出这句说话。
  段飞鹰的目光,越来越是阴沉。
  霍惊山动也不动的坐在中间的虎皮交椅上,脸色看来比平时苍白了一点。
  龙城璧没有问段飞鹰,为什么会讲出那句说话,因为他忽然看见在远处里,站着了一个大胖子。
  这个人不但胖得厉害,而且手里捧着的大酒罐更吓死人,里面就算没有一百斤酒,也最少有九十斤以上。
  天下闻的胖子虽多,但能喝下这许多酒的胖子,就似乎只有杭州唐老人的儿子唐竹权一个。
  除了唐竹权之外,谁都不会捧着一个如此特大的酒罐,而且捧得这样轻松愉快。
  这个大胖子的心里,又有着些什么心事。
  龙城璧已看准了段飞鹰和霍惊山必有凶狠的一战,他本来不想错过,但唐竹权由杭州赶到这里,一定有事,所以他还是走过去,看着他有仟么话要对自己说。
  就在他旋风般掠开之后,段飞鹰与霍惊山的生死决战已经开始。
  段飞鹰的剑,缓缓地向霍惊山刺去。
  这不是快剑,而是慢剑。
  快剑快如电闪。
  慢剑势若云行。
  先有云行,而后有电闪雷击。
  这一剑虽然看来既缓慢而且平平无奇,但却蕴藏着无限变化,无限杀着。
  霍惊山冷喝道。果然不愧是魔拐剑王的儿子。
  冷喝声中,公爵剑亦已出手。
  段飞鹰的剑势,由缓慢忽然转快,霎眼之间,竟已一连刺出了二十一剑。
  他连刺二十一剑,但霍惊山只用了一招,便将这二十一剑完全对住。
  段飞鹰身形如飞,在剑光挥酒中,将剑势幻成一股匹练般的异彩。仿似电蛇缭绕,精芒万闪,处处向霍惊山要穴罩去。
  霍惊山大吼一声,吼声宛若暴雷过耳,但他其实一点也不暴躁,手里的公爵剑,每一招都清脆悦目,使的尽是少林,峨嵋和昆仑三大名派的各种剑法。
  但他成名已久的公爵七击剑法,仍未出手。
  段飞鹰的剑越来越快,霍惊山竟也被他逼得要连退三步。
  能够用剑将霍惊山逼退三步的人,在江湖上已足以独当一面称雄而有余。
  段飞鹰气势大盛,长剑挥舞更急,剑锋所带起的劲风嘶嘶作响,左一剑,右一剑,居然又再将霍惊山逼退两步。
  但霍惊山的剑,忽然扬起一片光影,而且突然变双手握剑。
  只见他像一条巨鲤般作弧形俯行,一柄公爵剑贴地急进,自下穿射而上。
  这一招剑法,龙城璧和司马血都曾见试试过。
  尤其是司马血,印象更加深刻,因为在金骰子赌坊中,血霞侯律盖山就曾经用这一式剑法来对付他。
  这是公爵七击剑中的第四式“破云击月”。
  同是一式“破云击月”,但在霍惊山手里施展出来,威力显然比律盖山的强得多!
  这一剑,贴地由下而上,从段飞鹰剑网重重中的一个小群里透穿,直刺段飞鹰的咽喉。
  段飞鹰奋力运剑,腰间使劲侧左,与霍惊山硬拼了一剑。
  霍惊山成名江湖垂数十年,这一剑所蕴藏的力量是何等惊人,段飞鹰年纪青青,居然放胆与对方硬拚,这份勇气与自信也不可谓不令人感到惊奇。
  但事实上,段飞鹰如果不敢硬拚这一剑,他的咽喉势非立刻穿个血洞不可。
  霍惊山的剑咄咄逼人,几乎已令到段飞鹰别无选择的余地。
  “铮”一声响,两条飞快的人影乍合又分。
  霍惊山须发俱张,因为段飞鹰剑劲极强,居然把他的一撮胡子削去。
  但段飞鹰的一条左腿,却被霍惊山的剑削去了一片肉。
  血淋淋的一条腿。
  血色般的一双红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龙城璧突然开始注意到凤琴娘子的神态。
  无论任何一个做母亲的,见到儿子的腿被人削去一片肉之后,总会紧张得几乎过去的。
  但段飞鹰的母亲凤琴娘子,却完全例外。
  她不但没有昏过去,而且一点也不紧张。
  她不但一点不紧张,而且嘴角间还露出一丝冷冷的微笑。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注意凤琴娘子,每一个人的眼睛,都集中在霍惊山和段飞鹰的身上。
  只有唐竹权的一双眼睛,看来也和平时一样,只顾瞪着酒罐。
  对于别的事都似乎一概不管。
  但龙城璧却知道,这个天下间第一号大酒鬼的眼睛,比谁的眼睛都还更雪亮。
  你若以为他对别的事一概不管,那就错了。
  如果他真的醉得糊糊涂涂,他现在应该还在杭州唐家里喝酒,在家里醉酒,总也醉得舒服一些。
  但他现在却来到了这个战场。
  战场上的血腥气味,当然比酒的气味浓厚得多。
  腐竹权究竟对龙城璧讲了些什么说话呢?
  虽然左腿被削去了一片肉,但段飞鹰的身手,却完全没有丝毫缀滞之感。
  他的剑已豁了出去,人也豁下出去。
  不杀霍惊山,决不罢休。
  从刚懂人性以来,段飞鹰一直就渴望能够见到自己的父亲。
  在他居住的地方附近有很多小孩子。
  他们都有一个能够保护自己儿子的父亲。
  但段飞鹰没有父亲。
  他还未出娘胎,父亲便已死在敌人的暗算下。
  杀死他父亲的,就是霍八太爷。
  名震天下的公爵堡主霍惊山,是他的杀父仇人。
  霍惊山在二十八年前,先用毒酒,继而用剑杀了魔拐剑王。
  当时,彭独公也在场。
  但彭独公没有给魔拐剑王施以援手。
  这两个人,都想得到魔拐剑王的一本剑谱.
  但霍惊山除了剑谱之外,还想得到一个人。
  风琴娘子美色艳绝天下,谁能不对她动心?
  然而,她却是魔拐剑王的妻子。
  没有人敢动魔拐剑王。
  所以,也没有人敢动凤琴娘子。
  但终于,霍惊山还是杀了魔拐剑王,杀了段飞鹰的父亲!
  令段飞鹰终身无父的人,就是霍惊山。
  所以,段飞鹰从第一天开始练剑的时候,便立誓要杀霍八大爷。
  仇人见面,份外眼明。
  今天若不能杀霍惊山,又怎对得起二十多年来苦练剑法的漫长岁月?
  于是,他的剑豁了出去,人更豁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三章 视死如归,凶残如兽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