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硬如铁,血冷如冰
 
2019-08-22 00:28:5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地上一片死寂。
  只有凤琴娘子这个妇人的笑声。
  突然间,笑声嘎然而止。
  风琴娘子的笑容也突然僵硬,一双比冰还冷、比箭还锐利的眼睛,直瞪着霍惊山。
  霍惊山纵横天下,向来只有他的眼睛瞪着别人,想不到现在居然给一个妇人的目光,令他浑身都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他尽量在回忆,自已除了杀魔拐剑王这外,还做过了什么错事?
  其实,杀魔拐剑王的事,他也从不认为自己是做错。
  他并不怕凤琴娘子。
  但他却怕自己会做错了事。
  终于,他忍不住向凤琴娘子道:“你想替丈夫报仇,但凭你的力量,绝对办不到。”
  凤琴娘子笑容变成冰冷:“你错了,你还记得幽幽吗?”
  霍惊山面色倏地一变:“你为什么要提起她?”
  凤琴娘子的脸上的笑容,由冰冷再变为残酷:“幽幽是你的第三个老婆,你还记得她曾经为你而怀孕,结果产下一个男婴?”
  霍惊山的面色刷地发白。
  这件事,公爵堡里知道的人并不多。
  那已经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一段隐秘。
  霍惊山冷冷道:“一场神秘大火,将她们母子烧成飞灰,老子一直在找寻纵火的凶手。”
  凤琴娘子又再大笑。
  霍惊山的心头又是一凛。
  “现在老子总算明白了,放火烧死幽幽和婴孩的人,就是你!”
  “霍老魔,你杀我夫,我杀你妇,一报还一报,这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霍惊山捏了一手的冷汗,整个人有一种虚脱的感觉:“但你比我多杀了一个无罪的婴孩!”
  他的声音越来越嘶哑:“由来天下最毒妇人心,这句说话一点也不错!”
  凤琴娘子冷冷道:“你错了,我没有你的心肠那般狠毒,那婴孩并未烧死,我在火堆中把他救了出来。”
  霍惊山一呆。
  他呆若木鸡,数十年未会冒过冷汗的一双手,现在更加湿冷。
  凤琴娘子忽然把目光移到段飞鹰的尸身上:“我不但救了他出来,而且把他养大、更将段南的剑谱,交给了他,让他好好地练剑!"
  凤琴娘子讲这几句说话的时候,声音很静,就像在讲述一件很平淡的事情一样。
  但这几十个字,却像是几十个晴天霹雳,一齐响在霍惊出的耳边。
  霍惊山的脸,已不是金青色,也不是苍白色,而是一片惨绿色!
  段飞鹰竟然是他的亲生骨肉?
  他用公爵剑杀了自己的儿子?
  霍惊山不相信,他绝不相信风琴娘子的这一番说话。
  “你胡说!胡说八道,这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他瞪着风琴娘子,目眦欲裂,浑身猛在颤抖。
  在他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已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响,而像是一只极度愤怒的老狼在嗥叫!
  龙城璧凄然一笑!
  他在为段飞鹰而觉得伤感。
  他绝对相信凤琴娘子的说话。
  段飞鹰的确是霍惊山的儿子,否则,凤琴娘子临老失子必已伤心得死去活来。
  但现在她并未觉得伤心。
  她全身只充满着一种复仇的痛快。
  既是痛快,也痛苦。
  段飞鹰虽然不是她的儿子,但她毕竟养育了他二十八年。
  人非草木,谁孰无情。
  虽然是仇人的儿子,但又何尝不是她亲手抚育成人的孩子?
  可是为了报仇,段飞鹰却成为了仇恨魔鬼下的牺牲品。
  如果你以为凤琴娘子真的不痛心段飞鹰之死,那便错了。
  她的心底处,仍然是很疼段飞鹰的。
  但仇恨二字,却使她变得盲目。
  近乎疯狂的盲目。
  她要亲眼看见霍惊山父子相见不相识,而且还像死敌般作舍死忘生的决斗。
  段飞鹰死了。
  死在他亲生父亲的剑下。
  但他却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终生渴望能有一个好父亲,但等到他见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却要死在父亲无情的剑锋下。
  这是命运的作弄?
  还是人类自己一手安排造成的大悲剧呢?
  凤琴娘子然走到段飞鹰尸旁,用一金匕首,割开他肩脯背后一片衣衫。
  霍惊山的身子猛地一震。只见段飞鹰肩肘之上,有一块青记。
  这块青记由左至右,而且型状,右狭左阔的。
  霍惊山当然不会忘记这一块青记。
  因为他的儿子一出世,他便已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他已无法否定,段飞鹰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霍惊山全身发抖得更加厉害,半空中吹来的风似乎特别冷了一点。
  其实风并不冷·。
  冷的只是他的心,他的人。
  他的手紧紧握住了剑柄。
  现在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出,霍惊山必杀凤琴娘子。
  但凤琴娘子仍然很镇静。
  因为她已有了一个很有本领的帮手。
  ——雪刀浪子龙城璧!

×      ×      ×

  ——唐竹君已落在凤琴娘子手里。
  ——风琴娘子想尽办法终于从杭州唐家中,将唐竹君掳走。
  ——只要把唐竹君掌握在手,龙城璧就一定会乖乖的听自己说话。
  风琴娘子一向是个很有办法的女人。
  如果她做事没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办法,她也不会令到威名赫赫的霍八太爷上其大当,一剑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
  只可惜有办法的女人,许多时候也是心肠狠毒的女人。
  凤琴娘子原本并不是一个太狠毒的女人,但自从魔拐剑王死了之后,她就开始变了!
  她变成有太多的仇恨,仇恨使她变成一个狠毒的女人。
  只有真正狠毒的人,做事才会不择手段。
  她不择手段的去报仇。
  也不择手段地去利用每一个人的弱点,来替她办事。
  龙城璧虽然是近十年来江湖上名气最大的年青高手,但他却也和别人一祥,有些弱点。
  而他最大的弱点,就是他太喜欢唐竹君,所以,她肯定只要把唐竹君掌握在手,龙城璧就一定会乖乖的听从自己的说话。
  只可惜她忘记了一件事。
  龙城璧只会听唐竹君的话,其他女人的话,他是一概不理的。
  虽然她已掌握了唐竹君的生死命运,但龙城璧仍然不甘就范。
  龙城璧走过来,对凤琴娘子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可以杀唐竹君,但我也可以将你立刻碎尸万段,剁为肉酱!”
  龙城璧竟然一点都不听凤琴娘子的话!
  凤琴娘子的脸发青了。
  霍惊山的眼中,却流露出一阵感激的目光。
  他感激龙城璧不插手管这件事。
  龙城璧当然明白霍惊山的心境。
  “霍堡主,你现在可以立刻替令郎报仇。”龙城璧长叹一声,道
  :“昔年你杀魔拐剑王,是你的错,但她为了复仇,竟忍心伤害一个原本无罪的孩子,这种错却更加不能原谅。”
  凤琴娘子的脸已扭曲。
  龙城璧又冷冷的接下去说道:“你杀死了这个老女人之后,我还是要和你拼命的。”
  霍惊山猛然点头,忽然大声说道:“好一个雪刀浪子,你虽然是老子的敌人,却比老子任何一个朋友都更忠实!”
  语音一顿,又厉声狂笑,道:“且让我宰了这个臭婆娘之后,一定再来跟你拼命。”
  狂笑声中,霍惊山的人已向凤琴娘子扑去!
  凤琴娘子凄然地对龙城璧尖声嚷叫道:“你若杀不了霍老魔,我做鬼也决不饶……”
  “你”字犹未出口,霍惊山的剑已刺进了她的嘴巴。
  剑从嘴入,贯穿后脑而出。
  这是绝对致命的一剑。
  同时,也是绝对悲剧的一幕屠杀。
  龙城璧并没有后悔让霍惊山杀了风琴娘子。
  因为凤琴娘子的心,已被仇恨的蛆虫完全蛀蚀。
  正如凤琴娘下所言,一报还一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她现在的死亡,大概就是抵偿段飞鹰性命的报应吧?
  凤琴娘子倒下去后,仿佛一切都静了下来。
  霍惊山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背对着龙城璧:“老夫早有一种预感,感觉到你总有一天,会在老夫的而前向我挑战。”
  龙城璧谈谈一笑。
  他有点奇怪,霍八太爷自称“老子”已成习惯,但现在却忽然自称“老夫”,似乎斯文客气了不少。
  霍惊山心里仿佛有很多感慨:“今年的秋天,似乎来得很早,假如老夫明天就宣布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也未尝不是一件适合的的事。”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霍堡主,你的心已疲倦了,还有你昔日的勃勃雄心也老了。”
  霍惊山没有再说什么。
  龙城璧凝视着他忽然又道:“你真的打算明天就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霍惊山沉默了很久,终于道:“不错,但这是明天的事。”
  “然则今日却又如何度过?”
  “今日?”霍惊山突然仰天大笑:“今日老子当然仍是天下独一无二的霍八太爷,任何得罪老子的人,都要立刻滚进鬼门关去。
  “老夫”又再变回“老子”了。
  霍惊山毕竟还是霍惊山。
  如果你太相信他的说话,那将会是愚不可及的大错。
  在大笑声中,他手里的公爵剑已到了龙城些胸瞠!
  剑气如虹,刺破了逐渐凝结的空气。
  杀气立刻又散开,霍惊山的公爵剑已施展。
  龙城璧的刀,依就在鞘内。
  但霍惊山已连续向他攻了五剑。
  五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齐发的,每一剑都直刺龙城璧的胸膛。
  龙城璧身如蝶舞翻飞,竟将这五剑完全闪避开去。
  霍惊山长剑倏然一收,冷笑道:“果然是一代俊彦之材,只可惜你今日还是要死在老子七击剑下。”
  龙城璧静静地听着,眼睛里仿佛带着种慑人神魄的笑意,忽然冷笑道:“在下是生是死,并不足惜,但霍堡主满手血腥,遗祸武林,在下即使放下头颅不要,也要逼你遵守自己的诺言!”
  霍惊山大笑,道:“你想迫老子金盆洗手,除非把老子送进地狱里去。”
  龙城璧冷冷道:“在下正有此意。”
  霍惊山哼一声。
  龙城璧又接着道:“久闻公爵七击剑法,独步天下,在下欲领教多时了,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只盼这是你毕生的最后七击。”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三章 视死如归,凶残如兽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