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硬如铁,血冷如冰
 
2019-08-22 00:28:5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段飞鹰的剑又再如飞矢般怒射,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任何字句能够形容他这一剑的速度。
  你甚至连剑光闪动都不能看得清楚。
  就在这一刹那间,霍惊山突然整个人飘起,凌空飞越过段飞鹰的剑。
  剑快,霍惊山的身子,却比剑还快一点!
  段飞鹰一剑落空,结果整柄长剑竟然刺在霍八太爷那张虎皮并交椅背之上。
  段飞鹰没有再把剑拔出。
  他要争取第一时间,争取最快速度。
  他突然一个翻身,他将身子凌空,足尖就踏在剑柄之上。
  剑在椅上。
  人却站在剑柄上。
  这种身手很漂亮,但却不能杀人。
  霍惊山背对段飞鹰,头也不回便反手一剑向他刺去。
  段飞鹰足尖站在剑柄上,突然寒芒闪闪,数十枚银针向霍惊山疾射而至。
  霍惊山冷冷地一笑,左袖一扬,将数十枚银针尽皆卷没。
  他左袖卷去银针,反手一剑去势急劲如若,动作快到了极点。
  段飞鹰被霍惊山欺身逼近,银针又告失效,但他仍有两柄短剑。
  短剑就在他两腰之旁。
  倏地一声冷喝,段飞鹰咬紧牙龈,借力弹退,身子向侧一闪。
  他的身子闪过几寸,霍惊山剑已到!
  好快的一剑!
  但霍惊山这一剑,也和段飞鹰的剑一样,刺进了那张虎皮交椅背之中。
  “笃”一声响,公爵剑竟直刺过虎皮交椅,直至柄没。
  段飞鹰心头大亮,这是唯一杀霍惊山的好机会。
  两柄七寸五分长度的短剑,已在段飞鹰的双手。
  只要有剑在手,段飞鹰这个人的力量就绝不能看小,无论他手里的是长剑,抑或是短剑,都同样危险万分。
  霍惊山当然很明白这一点。
  他绝不会让段飞鹰从容出剑。
  蓦地,他左腿一挑,手中仍握着公爵剑柄,却将整张虎皮交椅带动,旋风般卷向段飞鹰。
  这一张虎皮交椅,说重不算重,说轻也不算轻,大约八十于斤左右。
  霍惊山腕力惊人凋剑带动虎皮交椅,若给它砸中,也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但段飞鹰的人已在杀气腾腾中,这一张重逾八十斤的虎皮交椅,竟然未能遏止他向前冲杀的那股狠劲。
  霍惊山从未见过这样狠的剑手。
  龙城璧在远处静观,也觉得段飞鹰的这一股狠劲,已足可与杀手之王司马血媲美。
  '蓬"然一声巨响,虎皮交椅已被撞开。
  段飞鹰用自己的头,去撞开一张疾冲而来的虎皮交椅。
  他的额上已冒出了殷红的鲜血。
  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就算现在他的额上爆开十八大块,他都绝不在乎。
  最值得他重视的,就是霍惊山是否会死在自己的剑下!
  就在虎皮交倚被段飞鹰撞开之后的杀那间,他手里的两柄短剑巳双双脱手激飞,直射霍惊山。
  这一招,段毛鹰苦练了足足六年。
  这一招是险中求胜,死里求生的制敌绝招。

×      ×      ×

  名堂谓之“双鱼出水”。
  好一招双鱼出水,不但凶狠得漂亮,而且一已开创了剑术中的一处新境界。
  只有不怕死的使剑高手,才能将这一招发挥得如此恰到好处。
  在恰到好处之间,更有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
  没有人能在这种距离之下,闪避得开这一双突如其来的飞剑。
  霍惊山是高手中的高手,一样不能闪避得过。
  但有一点却大出任何人意料之外的,就是他那柄原已深深插进虎皮交椅的公爵剑,忽然又已重回到他的手里!
  ——只要他手中有剑,这种人你说有多危险便有多危险!
  ——只要他手中有剑,你想取他的性命便很难,除非你比他更强,出剑能比他的眼睛眨动更快。
  眼看两柄短剑即将钉在霍惊山的咽喉和心脏,霍惊山的公爵剑已在半空中洒开一蓬密不透风的剑影。
  剑影一展,段飞鹰的面色已变。
  因为他已知道双鱼出水这一招又失败了
  他不想在敌人面前后退,但不能不退。
  如果他退慢半点。立刻就会死在公爵剑下。
  段飞鹰冲前的时候很快,直到他要后退的时候也绝不慢。
  霍惊山已将两柄短剑震开。
  他当然知道段飞鹰后退,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拾回那柄插在虎皮交椅椅背上的长剑。
  段飞鹰想到的,霍惊山也同时想到。
  段飞鹰是一个与剑溶为一体的剑客,他绝不能完全失去剑。
  两人的心念同时电转,一齐向那张虎皮交椅上扑过去。
  两条身影都快得令人眼花潦乱,段飞鹰距离虎皮交椅较近,首先到达。
  人快手也快,他的长剑又复到手中。
  剑刚到手,段飞鹰的人,又再精神大振。
  嗤一声响,段飞鹰的剑疾刺霍惊山。
  这一剑刺得是匆忙,准确度并不很好,居然又刺了个空,但总算又把霍惊心的来势阻了一阻。
  但霍惊山此时杀性已起,突然狂吼一声,·施展出公爵剑中的第六式“一击千钧”。
  这一式“一击千钧”,除了七击候中的老六风流候赵美山之外,江湖上绝对没有人见识过这一剑的威力。
  赵美山虽然学过这一式剑法,但火候与霍惊山相比,却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
  风流候赵美山此人,除了对付女人有办法之外,在剑法上显然是七击候中较弱的一环。
  直到霍惊山此际全力施展,这一式剑法的时候,赵美山才知道自己在剑法上的成就是何等卑小。
  "一击千钧"名副其实,这一剑之力,真是崩天裂地,翻江倒海的威势。
  段飞鹰心头一凛,身形窜起盈丈,奋力回挡一剑!
  但霍惊山已将全力贯注在这一剑之上,力量是何等强大,段飞鹰回剑一挡之下,竟然“锵”一声音,将段飞鹰的长剑折为两段!
  段飞鹰目睹剑折,心头一种被炸药爆开的感觉!
  他的情绪激动,宛如波涛澎湃。
  这种情绪上的激动,远比突然被人括了几个耳光更加厉害千百倍。
  剑折断。
  心为之碎。
  然后,他更听到一种声音。
  那真的是一种心碎的声音。
  霍惊山的公爵剑,已狠狠的砍在他的心脏上。
  公爵剑已轻轻垂下。
  剑锋上没有血。
  公爵剑也和不少名剑一样,杀人之后,剑锋上连一滴血都不会看得见。
  这柄本来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宝剑,何况霍八太爷的剑招又是如此快速?
  段飞鹰面色惨然,左手掩住胸口。
  他的手很苍白,但从他指隙中流出来的血却是鲜红夺目的。
  “好厉害的一剑……”段飞鹰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
  说完这六个字之后,他的最后一丝笑容倏地僵硬,整个身子直挺挺倒了下去。
  龙城璧的目光,仍注视着凤琴娘子。
  段飞鹰倒下了,这个做母亲的总该嚎哭一番吧?
  不!
  风琴娘子没有为自己的儿子流泪,而是露出了一种笑容。
  这种笑容,已经近于魔鬼的笑。
  只有魔鬼,才会有这种残酷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仇恨,就是所有魔鬼名字中,最残忍的最可怕的一个。
  难道她不但与霍惊山有仇,连对儿子也有深仇大恨?
  唐竹权忽然巴巴的从杭州赶到这里找龙城璧,当然是为了一件紧急的事。
  唐竹君已被凤琴娘子派人“请”了回去。
  唐竹君与凤琴娘子无仇无怨,凤琴娘子将她掳走是为了要藉此胁持龙城璧替她做一件事。
  若段飞鹰死在公爵堡主剑下,立杀霍惊山!
  但倘若霍惊山死在段飞鹰剑下,则杀段飞鹰!
  换而言之,凤琴娘子的要求,就是要霍惊山和段飞鹰都死。
  天下间竟有借刀杀儿的母亲!
  其中又隐藏着些什么秘密?
  段飞鹰的呼吸已经停顿。
  他胸口的伤势是如此的沉重,即使华陀复生也绝不可能令他活得更长久一些。
  霍惊山又解决了一个敌人。
  父仇不共戴天,霍惊山的确杀了魔拐剑王段南,斩草除根,他的儿子段飞鹰是非杀不可的。
  现在,段飞鹰死了,死在他的公爵剑下。
  但霍惊山一点也不感到自己有胜利的那种喜悦。
  反之。他惘然,心神恍惚。
  突然间,他听到了一阵笑声。
  一个属于妇人的笑声,笑声并不悦耳,而且尖锐得令人感怕。
  霍惊山目光如历电,瞪着风琴娘子。
  “臭婆娘,你的儿子死了,还有什么好笑?”
  但凤琴娘子的笑声依然缕缕不绝,而且笑得更大声,更震人心弦。
  在场数百好汉,目睹这个女人忽然狂声大笑,皆是一怔。
  人人的心中,都认为她受不了这个刺激,疯了。
  但龙城璧的心里却并不以为然。
  凤琴娘子根本就是要霍惊山和段飞鹰一齐都死的,段飞鹰的死亡,在她来说,已是意料中事。
  她现在的笑,并不是疯笑。
  而是发泄性,洋洋得意的大笑!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三章 视死如归,凶残如兽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