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视死如归,凶残如兽
 
2019-08-22 00:27:12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城璧躺在一颗大树下。
  他手中无酒,也不想喝酒。
  司马血却索性躺在那口棺材上面。
  他手里有一罐酒,而且酒罐里的酒已快喝光。
  这两个人,是几百人中态度最散漫的两个。
  因为他们并不是五鹏山庄的人。
  而这两个人本来就是如此散漫。如此放荡不羁的年青人。
  龙城璧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司马血面前。
  马马血喃喃笑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龙城璧叹道:“江湖上的战争,虽然比不上战场上千军万马,那种惊天动地的场面,但惨烈残酷之处,却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血道:“你以为我在这个时候喝酒,是因为心中害怕?”
  龙城璧谈笑道:“你并不是害怕,而是潇洒。”
  司马血笑道:“有人形容我冷酷无情,也有人说我是个只会杀人的木头人,但从没有人说我潇洒。”
  龙城璧道:“但你的确很潇洒,因为你已逐渐在改变。”
  司马血动容道:“改变?”
  龙城璧点点头,道:“其实天下间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改变,有些人改变得快,有些人改变得慢,但无论是谁,都会变。”
  不错,有一种人会越变越坏。
  但也有一种人会变好。
  司马血忽然道:“霍八太爷为什么还不出来?彭独公又为什么不攻进攻?”
  龙城璧略一沉吟,道:“他们都在等待机会,因为这一战足以决定双方二十年来斗争的成败存亡,实在是一场非同小可的大战。”
  司马血道:“照你的估计,胜利将会属于公爵堡,抑是五鹏山庄?”
  龙城璧摇头,忽然长长叹了口气。
  司马血并不愚笨,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两虎相争,两败俱亡。
  这种例子,在江湖上可谓屡见不鲜,而且每天都在不停地发生,不停地上演。
  人类一方面渴望和平。
  但另一方面,却又不停地制造纷争,制造死亡与流血的悲剧。
  龙城璧看着东方山峦云层掩伏,天色已快亮了。
  晨曦。
  公爵堡的大门,突然打开。
  一百三十二个黑衣武士,整齐地列队而出。另外十二名壮汉,分别每人抬出一张大椅,其中还有最大的一张虎皮交椅。
  那当然就是霍八太爷宝座。
  龙城璧冷冷道:“好大的气派。”
  这个时候司马血刚喝完酒罐里最后一口酒,觉得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
  多数人在喝完了一罐酒之后,头脑都会变得有点糊涂。但司马血却刚好相反。
  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在十几天前,曾在金骰子赌坊杀了血霞侯律盖山。
  霍八太爷一定会恨自己入骨。
  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替律盖山复仇。
  司马血想到这里,不禁轻轻抚摸着他躺着的那口棺木。
  燕如鹏突然走过来,对司马血道:“这口棺木是霍惊山的,你别鸠占鹊巢。”
  司马血大笑,道:“这种东西,我当然不会喧宾夺主,且待我把它送到霍八太爷的宝座上去。”
  说着,翻身跳下棺木,左手轻轻一托,竟然将棺木托在膊上。
  然后,他就托着棺木,来到那张最大的虎皮交椅前,运劲一抛。
  棺木重达两百余斤,这一抛之力,实在惊人之极,如果抛个正着,那张虎皮交椅,势非被摔成稀烂不成。
  倏地,一人从交椅后抢身而出,怒喝道:“放肆。”
  眼看棺木将抛到交椅前不足半丈,那人竟然窜身挥拳将棺木击穿一个大洞。
  然后,又在加上一脚。
  好威猛的拳头,更威猛的脚力。
  整口棺木,突然就像碰到了一块大料石一样,四分五裂,被踢成碎块。
  司马血脸色一变。
  想不到公爵堡里随随便便冒出了一个人,他的拳脚功夫便竟然如此厉害。
  “你是谁?”司马血问那人。
  只见那人年约四十五六,是个长相十分斯文的中年秀才。
  中年秀才冷冷道:“在下勾璇,你就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司马血道:“原来是鬼刀勾璇,有阁下在此,我又岂敢妄自菲薄,自认杀手之王?”
  勾璇大笑道:“很好,总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司马血忽然指着棺木碎那块,道:“这口棺木是霍八太爷百年归老之后必须要用的,你竟然将之毁烂,这件事,你如何交待?”
  勾璇冷笑道:“可惜现在要死的并不是霍老爷子,而是你!”
  司马血微笑着,悠然道:“谁死谁活,在未动手之前,你又岂能就此肯定?”
  勾璇忽然拿出鬼刀,扬了一扬,道:“这是鬼力,天下间独一无二的鬼刀。”
  语音微顿,突转厉声喝道:“今天你就是鬼刀之下十年来第一只刀下之鬼!”
  鬼刀虽然细小,但名气之大、却早已响彻大江南北,不知多少绿林豪杰,成名英雄,都丧生于这柄细小无比鬼刀之下。
  盛名之下无虚士。
  鬼刀勾璇,当然绝非不学无术,只靠招摇撞骗技俩来虚张声势之辈。
  寒芒骤闪、电刀已出招。
  司马血暴喝击剑封住鬼刀攻进的方位。
  勾璇怪啸一声,身形掠起,人如天马行空,半空中鬼刀一招八式,分从八个部位由上而下,直罩司马血的死穴。
  司马血右膝一曲,蜷身滚起,斜退七尺。
  勾璇大笑,道:“杀手之王的滚蛋功夫,果然出类拔萃,非同凡响。”

×      ×      ×

  笑声中,司马血突然长身飞跃,竟反而跃在勾璇的头顶之上。
  龙城璧忍不住高声喝采道:“好俊的轻功。”
  勾璇背对司马血,耳听风声,突然手中鬼刀甩出,向司马血咽喉激射。
  这是勾璇成名三大绝招之一的“流星追魂刀”。
  鬼刀去势如流星,而且方位奇准,眼看司马血立刻就要变成刀下之鬼。
  谁知道司马血竟似已料到勾璇有此一着、当鬼刀激射而至之际,便已看准来势,一剑将鬼刀从咽喉不足六寸之遥击落。
  勾璇突击失手,脸微变。
  但刹那间,勾璇又再施展毒招,撒出一包毒针。
  司马血身在半空,能够击落勾璇的鬼刀是难能可贵,这一包毒针紧随而发,看来司马血已难再有闪避的余地。
  然而,司马血毕竟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杀手之王。
  别人不能闪避的毒针,他偏偏就能有本领闪避开去。
  他居然在半空之中,再凌空翻一个跟斗。
  这一手功夫,的确令人吃惊。
  江湖上有所谓“节节高升”的功夫,能够在半空之中运功,再使身体向上挪升几步。
  但能够在半空之中再翻跟斗,显然又比“节节高升”困难上不知多少倍。
  那一包毒针,同时在司马血的背下飞过。
  司马血避过毒针,勾璇已将鬼刀拾回,左手握刀,飚地向司马血直刺。
  这一刀的速度,比离弦箭矢更快。
  司马血身在半空,形势显然非常的不利。
  但幸好他手中有剑。
  而且是一辆锋利无比的碧血剑。
  剑虽薄,出招却竟势逾雷霆。
  谁也想不到,司马血竟然在那短短的一刹那间,能够转过身子,在半空中反击出凌厉无比的一剑。
  鬼刀虽快,但碧血剑更快。
  霍八太爷现在已悄悄地坐在那张虎皮交椅之上。
  他在看勾璇怎样结果司马血的性命。
  但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霍八太爷的眼瞳忽然紧紧收缩。
  他发现勾璇犯一个致命的错误。
  其实,勾璇的鬼刀,并不比司马血的碧血剑慢。
  但鬼刀却毕竟比碧血剑短小得多。
  勾璇从不嫌鬼刀短小。
  相反地,他认为鬼刀越短小,越能发挥自己刀法的威力。
  可惜这一次,他的对手是司马血。
  他的鬼刀实在太吃亏了。
  然而,勾璇是否就此败落,甚至会死在司马血的剑下?
  不!败落的居然是司马血。
  勾璇果然是个老奸狡猾之辈。
  他左手握刀向司马血直刺,原来竟然就是引诱司马血在半空发剑。
  勾璇根本无意用鬼刀与司马血硬挤。
  就在司马血剑尖已刺向勾璇心脏的一瞬间,勾璇突然像死尸般倒下。
  他倒下来的速度,竟然能够比司马血的剑势还快!
  司马血一剑刺空,已知不妙。
  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刚倒下了的勾璇竟然能够又再短短的刹那间跃起。
  然后,又是一蓬毒针飞射而出。
  在这个情况下,没有人能避得开这第二次的毒针。
  即使司马血,也同样不能。
  但司马血避不开这蓬毒针,却能凭剑气将毒针震跌。
  这比起闪避的功夫,更难一筹,但司马血办到了。
  可是,司马血的形势并未因震跌毒针而转劣为优,因为勾璇的鬼刀,又再卷土重来。
  这一次,才是勾璇真正的出击。
  而且这一击绝对致命,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柄鬼刀,这一招之下活命的。
  因为这一次勾璇的鬼刀,是刺向司马血的太阳穴。
  这两人交手,其实还未满十招,但其中变化之多,形势之凶险。
  已远比别人交手一百招尤为过.
  勾璇这一刀,是志在必取司马血的性命。
  但忽然一柄金刀,从天而降,将勾璇的电刀挡住。
  勾璇杀性大起,不顾来者何人,依然向司马血进袭。
  因为勾璇已逼近了司马血,而勾璇的鬼王七腿功夫,也同样和鬼刀一样。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一声周响,司马血吃了一记鬼腿。
  幸而这一腿所踢的地方,是司马血的肩部,如果,是踢在要害的话,他已必死无疑。
  司马血只觉得肩头一阵剧痛,他的肩骨显然已经断了。
  勾璇还想再来一次,但那柄金刀又再笔直挥下,逼得勾璇唯有收腿自保。
  勾璇退开三尺,冷笑道:“秦起鹏,你毕竟是个懦夫,你不敢反叛彭独公到底了?”
  手持金刀,力逼勾璇放开司马血一条生路的,就是五鹏山庄的三庄主秦起鹏。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二章 世事如幻,布局如迷
下一篇:第四章 人硬如铁,血冷如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