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硬如铁,血冷如冰
 
2019-08-22 00:28:5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最后七击”霍惊山面色陡变,终于大喝道:“好狂妄的雪刀浪子,就且让你先尝尝老子最后七击的滋味!”
  突然间,霍惊山一声暴喝,飕飕飕连刺三剑。
  但听得铮铮铮三响,龙城璧回刀将这三剑接下。
  霍惊山身子一幌,犹如疾风骤雨般再度猛攻,忽然剑锋一抖,向龙城璧的风雪之刀卷去。
  龙城璧右手一缩,将刀拉平一挑,“铮”一声,刀剑紧紧缠住,彼此不放。
  霍惊山神态凶狠,面目狰狞,左手五指如钩,突如其来地回龙城璧腰间抓去。
  龙城璧大喝一声,身如巨雕冲天,忽地一道寒光,凌空电掣般向霍惊山头顶斩下。
  这是八条龙刀法里的绝招之一“飞龙钻海”。
  霍惊山一退盈丈,剑势一展,威力强大的“一击千钧”又再发难!
  段飞鹰剑法高强,结果亦难免死在这一招剑法之下。
  但龙城璧的刀,却远胜段飞鹰的剑。
  段飞鹰因剑折而败,但龙城堡的刀却不怕霍惊山的公爵剑!
  公爵剑是天下名剑!
  但风雪之刀也是宝刀。
  刀剑相交,撞撞出一蓬星火。
  剑无缺。
  刀也无恙。
  但最令霍惊山感到震惊的,却是龙城璧的内力,尽然丝毫不在自己之下。
  龙城璧硬拦一招之后,霍惊山又已冲了过来。
  这一次,霍惊山整个人,就像是一团滚动的烈火。而烈火中央,舞着一柄剑,剑光闪闪,不必剑锋,就连剑锋边团带起因剑气,似乎也已足以伤人于无形!
  这是公爵剑招中的第七式“击魂截魄”!
  七击剑中的最后一击,也是最狠、最绝的一击。
  闪电般的剑光,迎面而向龙城璧疾袭过去。
  龙城璧沉喝挥刀,刀势倏变成疯狂威猛。
  但等到公爵剑已欺身逼进之后,风雪之刀却突然无声无息的却踪影。
  不但刀失踪,人也失踪。
  霍惊山大骇。
  龙城璧和他的风雪之刀,当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踪,人和刀之所以不见踪影,只因为已来到了他的背后。
  龙城璧的刀势曾一度变成疯狂威猛,原来竟是诱敌之计。
  霍惊山刚与他硬拼了一招,谁知道他并不真的再来硬拼第二招。
  等到霍惊山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龙城璧已闪身来到他的背后。
  没有人能形容他的速度,连“人影一闪”这四个字也几乎用不上,直到这一刹那间,霍惊山终于体会到失败者的那种痛苦滋味。
  龙城璧的刀,已刺进了他的腰间!
  就在这个时候,三条人影,分别从龙城璧的身后抢至。
  其中一个,是鬼刀勾璇。
  而另外两个,则是屠鹏侯祖开山和寒星侯莫群山。
  勾璇刚抢身冲至,立刻就与龙成城璧展开缠斗。
  而祖开山和莫群山却马上扶起霍八太爷,匆匆后退。
  霍八太爷一倒,五鹏山庄门下众人皆是磨拳擦掌,精神大振。
  但公爵堡门下众人,却仍能保持镇静。
  现在大家的目光,已集中在彭独公和燕如鹏两个人的身上。
  彭独公身受重创,连说话声音也微弱了不少。
  但燕如鹏却就在他的身旁。
  彭独公终于挥手,全力嘶叫道:“进攻!”
  燕如鹏眼神大亮,立刻高呼:“烧了公爵堡,将霍惊山的人头,挂在公爵堡门外!”
  一声令下,几百个人立刻就展开了一场舍死忘生的激烈大备战。
  血战一开始,龙城璧的眉头就紧紧皱着。
  这群人巳和野兽没有分别。
  也许比野兽更凶暴更残忍。
  他们你追我逐,挥刀展剑,纷纷在找寻拼命的对象。

×      ×      ×

  勾璇似乎也很有点拚命的味道,他手里的一柄鬼刀虽然短小,但招式阴险毒辣,令人防不胜防之感。
  就在这个时候、龙城璧看见一个灰袍老人,正在挥舞一根红樱枪,将公爵堡的人杀得落花流水,片中不留。
  龙城璧其实早已看见了这个老人,躲在一棵老榕树后。
  但他一看见这个灰袍老人,不禁连自己的脸都有点灰了。
  因为这个灰袍老人,一点也不容易相与,而且更视龙城璧有若仇敌。
  他就是唐竹权唐竹君兄妹的老父,在杭州有老祖宗之称的唐老人。
  唐老人在这里出现,龙城璧虽然感到面上有点灰,但却心中一阵高兴。
  因为不但唐老人在此,连唐竹君也来了。
  显然,唐老人及时赶到,将唐竹君从凤琴娘子娘子囚禁着的地方救了出来。
  但龙城璧却也未曾料到,唐老人原来与彭独公也有一段不浅的交情。
  唐老人救了女儿出险之后,立刻就带着她来到这里。
  而唐竹权却早到此地他也料不到父亲神通广大,这样快便将妹妹救出,脱离凤琴娘子的囚禁。
  唐老人年轻的时候,有红缨枪霸之称,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手中一根红缨枪,却更是练得炉火纯青,招式精绝。
  勾璇虽然在剧战之中,但他已经看出,公爵堡大势已去。
  因为彭独公秘密训练的精英队伍,每一个人都肯拼、敢拼,而且也有值得跟别人拼命的本钱。
  便公爵堡门下的剑士,却显然缺乏了一种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拼命精神。
  勾璇不愿再想也没有机会让他去再想。
  他甚至开始质问自己,为什么现在还不顾一切地替霍惊山这种人拼命?
  动摇了的信心,就像一座屋宇的主要支柱被毁,这种情况往往就是最危险的时候。
  现在,公爵堡的每个人,都已经信心动摇。
  他们已缺乏了昔日胜利者的的那种骄人傲气。
  连勾璇的信心都已动摇,何况别人?
  他忽然想离开这里。离开公爵堡,离开这个充满血腥气味的地方。
  他并不怕血腥味,不但不怕,而且觉得这种气味很不错。
  但他却只喜欢嗅别人的血腥气味,而不是自己的。
  这里的环境对他趣来越不利,而且霍惊山挨了龙城璧一刀,生死存亡未卜,他再不开溜大吉,这个战场里流出来的血,就一定少不了他的一份。
  可惜,他现在想离开这里,已经太迟了。
  龙城璧刀如疾凤,将他连续逼退了七八步。
  不偏不倚,他退到了燕如鹏的面前。
  燕如鹏一声不出,在勾璇的头顶上狠狠拍了一掌。
  燕如鹏虽然以剑扬名,但他的大鹏裂骨手同祥是一绝。
  这一掌拍下去,就算是犀牛的头也会被拍扁,何况是人的脑袋。
  龙城璧一时间也未料到燕如鹏一掌击下的威力,竟然是如此巨大。
  掌下,人也立刻倒下。
  勾璇的脑袋,竟已被拍成一团肉饼,脑浆与血齐飞,死状凄惨已极。
  背后忽然一柄长剑疾刺过来。
  龙城璧连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拍。
  他以掌击剑,居然将来剑震开。
  背后偷袭的,是一个公爵堡的剑士。
  这个人向来贪功,他以为背后突然向龙城璧刺出一剑,就可以替霍八太爷报却一刀之仇,而且还可以立下一个大功。
  结果,他也和勾璇的命运一般无异。又是给燕如鹏的大鹏裂骨手,将他的脑袋拍成稀烂。
  龙城璧叹道:“为什么世间上愚昧无知的人,总好像越来越多?”
  燕如鹏冷冷道:“愚昧无知的人,就像是毛厕里的苍蝇,你打死得越多,苍蝇的数目反而不断增加,很可能连打苍蝇的人,都会被苍蝇扒倒,掉进粪坑里活活淹死!”
  龙城璧看着他,忍不住笑了笑,道:“幸好这里的苍蝇似乎并不如想像中般凶恶。”
  燕如鹏道:“但苍蝇的首领却已经逃跑掉了。”
  混乱中,霍惊山已在祖开山和美群山抢救之下,逃出了这个杀声震天的地方。
  最后,有人看见一辆马车,风驰电掣的向南而去。
  但又有人看见别一辆马车,从相反的方向,望北而逃。
  然后,更有人看见几辆马车,同时分别向西方和东方掠过。
  公爵堡已真空。
  霍惊山并不在公爵堡内。
  而公爵堡的高手,战死的战死,跑的也跑了。
  这一段可以说是公爵堡与五鹏山庄交趋以来,最黑暗的日子。
  就在这个时候,彭独公已不能再支持了。
  他召来燕如鹏和龙城璧,他要在临死的时候说出一个秘密。
  他已经知道,霍惊山逃到了什么地方去。
  霍惊山现在唯一还可以重整阵容的地方,就是金堂城的金骰子赌坊。
  他还有最后一注本钱。彭季霖早已成功地组织了一队精英。
  这是彭季霖抗拒彭独公的本钱,现在当然可以向霍八太爷尽一番力量。
  霍惊山的伤势,虽然严重,但仍有一线希望。
  五鹏山庄虽是胜利,但他们也付出了相当惨烈的代价。
  而且,彭独公的死亡,已经成为定局,他魂归极乐,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直到差不多黄昏时候,霍惊山已在金骰子赌坊安顿了残兵败卒,而彭季霖的精锐部队,更做好了一切抗御彭独公率师来的准备工作。
  终于,彭独公的死讯传开了。
  威名赫赫的中原五鹏,现在只剩上了燕如鹏一个!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七击

上一篇:第三章 视死如归,凶残如兽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