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千里追踪震武林
2022-05-02 10:09:3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剑震武林卫涛已由无影剑包开山的嘴里获知二庄主艾南村正在城中,故决定绕道而行,免得万一碰上时惹出麻烦,虽说不在临汝换马势必无法在天亮前赶到第三驿站的宝丰,但也顾不得许多了。
  绕城而行,必须多走十多里路,为了怕累坏坐骑,一剑震武林卫涛乃放慢速度,让马以“散步”的姿态沿着城墙前进。
  他以为只要不入城,便可平安无事,那知刚刚绕行到西城门外时,忽听城门下有人开声喊道:“喂,你不是薛子亮么?”
  人随声出,一个黑衣老人由黑暗的城门下走了出来!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看又是桑苎茶庄的十大武士之一,不由心弦一紧,只得跳下拱手道:“原来是您老,怎么半夜三更耽在这里呀?”“
  那黑衣老人目露诧异上下打量他,反问道:“你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觉得这个黑衣老人较无影剑包开山精明得多,不敢予以轻视,恭谨地道:“在下今早跟随大家驰骑离开马车场时,坐骑的左后脚不知怎的受了伤,故转回换了一匹,再赶出城时,已不见你们了,因知二庄主走这条路追赶点子,故一路赶来——”
  黑衣老人未容他说完,手指他的马道:“你这马是在伊川换的,难道没听说马车未到伊川?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是的,在下因急着赶路,换了马立刻就走,直到白沙镇时,方知在下应该保护马车去合肥……”
  黑衣老人注目一哦道:“你在白沙镇见到了包开山?”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是的,在下听了包老的指示后,本待掉头去追赶马车,但包老却说这边人手不足,要在下赶来帮忙—一”
  黑衣老人道:“那你为何不入城?”
  一剑震武林卫涛举手一指城门道:“城门已经关闭了呀!”
  黑衣老人眉头微皱道:“奇怪,你怎么变得这样老实了?”
  原来,凡是走江湖的人都知道城门挡人不挡财,夜间碰到城门已关闭时,如不便飞越城墙而过,可向守城的兵士“疏通”一下,绝无通不过之理,黑衣老人现在责备他“老实”,就是指这一点。
  一剑震武林卫涛自然听得懂,因窘笑道:“在下那里不知道,只是今早临行匆忙,身上竟忘了带银子,咳咳……”
  黑衣老人似乎已无疑窦,微微一笑道:“既然进不了城,你打算怎么办?”
  一剑震武林卫涛搔搔头皮道:“距天亮已不远,在下想慢慢转到南城门等候,不想会在此遇上您老一—对了,您老怎么也不入城呢?”
  黑衣老人笑道:“入城去睡觉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恍然一哦道:“对对,如果点子逃向同心盟,此地可说是必经之路,二庄主他们呢?”
  黑衣老人道:“二庄主守在东城门外,艾姑娘守在北城门外,你刚才经过北城门时,没有见到她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刚才并未走近北城门,心中暗暗庆幸,嘴里答道:“没有,在下没有走近北城门就转到这边来了。”
  黑衣老人轻“哦”一声,视线移向他的坐骑说道:“把你的马牵到城门下去,免得惊动点子!”
  一剑震武林卫涛答应一声,立即牵马走近城门下,一眼瞥见城门下静立着一匹黑马,心头一动,回望黑衣老人问道:“您老这马是在城中换的?”
  黑衣老人颔首一嗯,道:“二庄主断定点子今晚会赶到此地,假如等不到的话,天亮立刻就走,故先换好马匹备用!”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在下的马也该换了,这怎么办啊?”
  黑衣老人说道:“既然现在不走,那就不必换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但是若不给它上马料,只怕明天跑不动。”
  黑衣老人道:“那么,到附近割些草来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觉得割草喂马太麻烦,当下仰头望向城门顶端,忽地惊呼一声道:“快看,那是甚么东西?”
  黑衣老人仰头望去,一剑震武林卫涛乘机飞腿横扫而出,只听“拍拍!”两下骨折声响,黑衣老人狂叫一声,一个身躯当场摔出两丈开外!
  一剑震武林卫涛因为受到警告,故不敢再多造杀孽,一看黑衣老人倒地不起,飞身跳上他的黑马,猛抖马索朝南方没命纵驰。
  但才奔驰出十几丈外,蓦闻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炮竹爆炸声,掉头一看,正是一缕烟火冲空射起,接着“叭!”的一声,在四丈多高的夜空中爆开一朵火花,灿烂耀眼,十分美丽!
  一剑震武林卫涛情知那是黑衣老人发出的求援信号,心中大惊,暗忖守在东城门外的艾南村见到信号时,必会抄路由南城门赶来,是则自己必将和他碰个正着,当下拨转马头往西南方向落荒而逃。
  他这一估计没有错,可是由于走了一段冤枉路,等到忖度已不致和艾南村碰面,而再转回南下官道时,他忽然听见身后道上隐隐传来一片急遽的马蹄声!
  在这天黑地暗的深夜里,有人骑马由临汝那边驰来,除了艾南村和艾菁外,还会有谁呢?
  一剑震武林卫涛紧张起来了,他虽然还没见过艾南村的武功,但他看得出艾南村和艾北村都有一身奇绝的功夫,其成就可能更在同心盟十二金衣特使之上,因此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和艾南村正面冲突是一件麻烦的事,何况还有一个艾菁在场,她对自己即令还有一点点的情意,总不能公然倒戈帮助自己对抗她的二伯父吧?
  另外,一剑震武林卫涛更想到:自己如欲赶在八月中秋之前抵达同心盟,破坏艾东村和艾西村刺杀蓬莱仙翁葛怀侠的阴谋,势非借重四通马车行的驿站一路换马赶路不可,因此今晚不但不能和艾南村碰上,而且也不能让他赶到自己前面去。
  一念至此,一剑震武林卫涛再不犹豫,立时连连漼动坐骑,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向前疾驰。
  他已听出艾南村和艾菁是在身后半里远的官道上奔驰,这短短的一段距离,若然稍一放松,即有被赶上之虑,不过使他稍感心安的是:今晚的风势是由北向南吹的,因此艾南村可能还没有听到自己的马蹄声。
  他拚命纵驰着,蹄声有如滚雷,官道两边的景物,像一团团的黑云,疾速往后飞去……
  当东方现出鱼肚白时,他已驰抵宝丰县城,由北城门驰入,顺着通衢大街直冲南城门,他在马车场边勒住坐骑,一跃而下,大声叫道:“喂,换马啦!”
  一名值勤马夫也认得他是“总店”来的人物,那敢怠慢,赶忙牵出一匹马,为他换上马鞍,还恭恭敬敬的问道:“薛大哥可是由临汝连夜赶来的?”
  一剑震武林卫涛点头道:“不错,薛某奉命在中秋前赶抵庐山,下一站在那里换马?”
  那马夫道:“叶县,大约过午可到——薛大哥大概还没吃东西,要不要带干粮和水袋?”
  一剑震武林卫涛大喜说道:“好啊,你快去拿来!”
  那马夫应声奔入马车场,不久取来一袋干粮和一袋饮水,就在这时,一剑震武林卫涛已听见身后的街道上,远远传来一片马蹄声,心知艾南村和艾菁已即将赶至,急忙抢过干粮和水袋挂在马鞍两边,飘身上马,催骑疾纵,一溜烟似的冲出南城门。
  听声音,艾南村和艾菁已经追到二十丈之近,但一剑震武林卫涛对此并不感到特别紧张,他知道艾南村和艾菁经过一个晚上的奔驰后,也势非在驿站换马不可,等到他们再度上马追赶时,自己和他们的距离又可拉到半里以上,如无意外,他们要追上自己是不容易的,除非艾南村放弃坐骑一一
  这个意念闪入脑际之际,一剑震武林卫涛不觉掉头往后一望,而这一望,吓得他几乎大叫起来。
  原来,果真不幸而猜中,距离他身后约摸十几丈外,一个蓝衫老人正以无比迅捷的身法悄然疾掠而来,他,不正是艾南村是谁?
  一剑震武林卫涛大为着急,暗叫道:“我的天啊,同心盟还在千里之外,艾南村你要拚老命么?”
  他思忖电转之下,一个纵身飞离马鞍,怒矢般射向官道外,往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奔去。
  后面追赶的艾南村一见他放弃坐骑,不禁哈哈大笑道:“好朋友,你跑到天边,老夫追你到天边,还是停下来见个真章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边飞奔一边大声道:“你不一定能赢,何必呢!”
  艾南村厉笑道:“别耍无赖,你应该为威名赫赫的‘一剑震武林卫涛’留点面子!”
  一剑震武林卫涛朗笑道:“生死关头,管不了许多啦!”
  艾南村大为震怒,暴喝道:“鼠辈,老夫今天就跟你比比脚力,看你能支持多久!”
  一剑震武林卫涛不再回嘴,他奔到树林前,纵身飞起三丈多高,宛如飞鸟投林疾速钻入树林中。
  但是,这片树林并不大,他掠入树林时,已到树林尽头,眼前是一条小河流,对岸是一片野地,毫无藏匿之处,他于是折身左转,沿着树林奔行数丈,倏地再向左转,潜入树林内,蹲身不动。
  这好像小孩在捉迷藏,他希望艾南村一直追过小河去,自己便可回到官道寻回坐骑,再度赶自己的路。
  那知事与愿违,他刚蹲下不久,蓦闻一缕剑风由头上破空而至,不禁大吃一惊,慌忙一个翻身横飘出七八尺外!
  “刷!刷!刷!刷!”
  一片锐厉的声响过后,一剑震武林卫涛原先藏身的地方,十多棵树木应声齐腰而断!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听就知那十多棵树是对方的剑气扫断的,心中暗暗惊栗,急忙撤剑挥出,大笑道:“好剑法!老东家,你不要卫某身上这张皮了么?”
  话声中,只听树梢上也响起一片“刷刷”之声,许多树枝如骤雨般纷纷掉落!
  与此同时,一条人影由右方猛扑而至,这人正是艾南村,他身尚悬空,又一剑劈到,口中发怪笑道:“嘿,嘿,你的皮并不一定比别人值钱,老夫要之何用!”
  一剑震武林卫涛身形一挫,避过他发到一缕剑气,紧跟着点出一剑,笑喝道:“老东家,树木无辜,你发发慈悲让它们长大不好么?”
  艾南村怒哼一声,不退反进,手中长剑出如电蛇,一抡抢攻上来。
  一剑震武林卫涛也不示弱,架开对方五尺之后,亦随之反攻五剑,刹那之间,两人就在树林边展开一场令人惊心动魄的拚斗!
  双方互相抢攻,剑锋如雷电交作,看他们的身手,一个行如飞鸟,一个潜如游鱼,一个疾似追风,一个动似闪电,真个是棋逢对手,难分轩轾!
  交手五、六十招后,蓦闻双方同时发出一声沉哼,倏地各自抽身飘退数步。
  原来,两人同时中了对方一剑,但都未伤及皮肉,一剑震武林卫涛右肩上的衣服被划破一道三寸长的裂口,艾南村腰上衣服也破了个洞!
  一看中剑部位均是致命要命,两人都不禁暗暗抽了一口冷气!
  静立对峙片刻,一剑震武林卫涛先开口笑道:“老东家,你心里明白,今天我们不会打出结果来的!”
  艾南村冷冷道:“今天打不出结果,还有明天和后天!”
  一剑震武林卫涛哈哈笑道:“这倒不错,可惜你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不怕累坏身子么?”
  艾南村仍冷冷道:“你放心,老夫曾有与人不眠不休交手三昼夜的经验!”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别吓唬人,说到这种经验,卫某也有过两次!”
  艾南村冷笑道:“但你已经一日一夜未食粒米,因此最后胜利将属于老夫!”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十五章 出生入死图挽劫
上一篇:
第十三章 人皮披体走单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