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乘机设阱擒巨寇
2022-05-02 10:18:0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蓬莱仙翁笑道:“同心盟刻下三个假金衣特使,刚才行刺老朽的卢特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身上穿着人皮,所以老朽要把他们找出来!”
  不倒翁尉迟必胜闻言面色一变,目放神光惊怒道:“如此说来,同心盟已有三位金衣特使惨遭毒手了?”
  蓬莱仙翁轻喟道:“是的,老朽已知铁灯和尚是假金衣特使之一,另一个如非上官特使,眼下等在外面的高、段、关、朱四位,其中有一位必是假的,尉迟特使等下出去时,请勿与他们说话,佯装奉命下山,然后悄悄转回,在附近躲好,静等擒贼!”
  这时不倒翁尉迟必胜已穿好衣服,闻言把头一点,随即施礼后退,开门而去。
  接着,第二号金衣特使老顽童高三歌走了进来。
  他看见蓬莱仙翁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不禁眼睛一红,走到床前“咯”的跪下,磕头哭泣道:“盟主,您要死了么?”
  蓬莱仙翁露出一丝“惨笑”,仍以虚弱无力的声音道:“是的,老顽童,你们十二金衣特使中,老朽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老顽童高三歌泪潸潸地道:“盟主请放心,我一定会学正经一点,而且我一定要替盟主您报仇,杀掉那个丧心病狂的卢仪南!呜呜,操他奶奶的卢仪南,他一向就不是好东西,每次和我斗蟋蟀,总是使鬼计赢我!”
  蓬莱仙翁伸手摸着他的头发,轻叹道:“唉,三歌,你孩子气实在太重了。”
  老顽童高三歌诚恐诚慌地道:“我一定会改掉,一定的!一定的!”
  蓬莱仙翁道:“那么,老朽要命令你做一件事,你可得正正经经的做!”
  老顽童高三歌连连点头道:“是!是!属下一定做好,做不好就是王八蛋臭鹤蛋!”
  这时,躲在床下幔里的俞立忠知道蓬莱仙翁也要他脱衣服,他今早已见过老顽童高三歌的背部,知道他是“货真价实”的金衣特使不错,故连忙传音道:“盟主,这位高特使的背部晚辈已见过,不必让他再脱了!”
  蓬莱仙翁闻言之下,立刻改变主意道:“老朽要你做的事,其实并不困难,但最要紧的是不告诉任何人,包括此刻等在房外的三位金衣特使!”
  老顽童高三歌又连连点头道:“好的,属下一定不告诉任何人,否则盟主替我改名号为‘长舌妇’好了!”
  蓬莱仙翁道:“好,马上去楼下的盟丁睡房中,将盟丁康天佑捕入正心牢中!”
  老顽童高三歌一呆,失声道:“这是为什么?”
  蓬莱仙翁面容一严道:“不许多问!”
  老顽童高三歌惶然连应了两声“是”,却又注目问道:“盟主还不会马上死去吧?”
  蓬莱仙翁道:“不会,你放心去吧!”
  老顽童高三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后,便即起身出房,下楼捉人去了。
  然后,走入卧房的是第三号金衣特使八臂金猿段云平,他满面凝重的走到床前,行过礼后,以无比关切的语气问道:“盟主已将凶器取下了?”
  蓬莱仙翁闭目轻嗯一声,装出一副垂死的模样。
  八臂金猿段云平忧悒的默望他半晌,再问道:“盟主感觉如何?”
  蓬莱仙翁断断续续地道:“不……成……了……老朽……老朽……”
  八臂金猿段云平急忙道:“盟主请勿开口,先歇歇再说吧。”
  蓬莱仙翁挣扎似的道:“不……不……老朽已……不能支持多……”
  八臂金猿段云平也觉得他已不久人世,便叹息一声道:“盟主可有需要属下效劳之处?”
  蓬莱仙翁说道:“是的,老朽……要段特使……做一件事……就怕……就怕……”
  八臂金猿段云平忙道:“盟主但说不妨,赴汤蹈火,属下绝不敢辞!”
  蓬莱仙翁道:“老朽说……说出后,你……必须默默的做,不准……不准发出疑问!”
  八臂金猿段云平肃然道:“当然,属下誓死遵从!”
  蓬莱仙翁又以“蚊鸣”般的声音道:“好,请把你的上衣全部脱下来!”
  八臂金猿段云平一愕,但他果然也不敢发出疑问,立即动手脱起衣服来。
  转瞬脱毕,蓬莱仙翁仍低声道:“转身,让老朽看看你背部!”
  八臂金猿段云平满面错愕,依言转过身子,蓬莱仙翁一看他背部也没有人皮扣子,双目陡亮,传音笑道:“好,段特使请穿上衣服!”
  八臂金猿段云平也没想到他尚有传音入密的功力,闻言浑身一震,倏地旋转身躯,瞪大双目,惊诧失声道:“盟主您——”
  底下未出之言,已被蓬莱仙翁以眼色和手势制止了!“段特使请勿出声,容老朽解释!”
  八臂金猿段云平又惊又喜,传音急问道:“盟主伤势无妨?”
  蓬莱仙翁含笑传音答道:“是的,老朽早知今夜有刺客,故预先穿上冰蚕宝衣,刚才卢特使那一剑,只使老朽受到轻伤而已!”
  八臂金猿段云平大喜过望,又传音急问道:“既然如此,盟主何必如此伪装?”
  蓬莱仙翁道:“段特使请穿上衣服——同心盟刻下有三个假金衣特使,他们是与老朽奕棋的铁灯和尚及行刺老朽的卢特使,另外一个却不知是谁,所以老朽正在设法把他找出来!”
  八臂金猿段云平震骇欲绝,一边拿起衣服穿上,一边惊问道:“那么,盟主要属下脱衣之意——”
  蓬莱仙翁截口道:“他们穿着整套的人皮,只有看背部才能分出真假,这就是老朽要段特使脱衣的原因!”
  八臂金猿段云平惊骇不置,道:“先属下入房的尉迟特使和高特使呢?”
  蓬莱仙翁道:“他们是真的!”
  八臂金猿段云平面色一凛道:“这么看来,那另外一个,不是上官特使,就是现在等候在房外的关、朱两位之一了?”
  蓬莱仙翁道:“正是,段特使出去之后,可假装奉命外出,然后悄悄转回,在附近躲好,静候行动!”
  八臂金猿段云平点头道:“是的,但属下觉得,假如关特使也是真的话,剩下的朱特使是女性,盟主似不宜叫她脱衣吧?”
  蓬莱仙翁微笑道:“这个当然,老朽会另外想办法,段特使请放心!”
  原来八臂金猿段云平与第十二号金衣特使冷面西施朱云仪感情不错,两人颇有结合的可能,因此段云平对朱云仪特别关心,而蓬莱仙翁也知道他们是一对情侣,所以最后一句语含双关,段云平自然听得懂,不禁脸色一红,裂嘴窘笑起来。
  蓬莱仙翁见他已穿好衣服,便道:“好,段特使可以出去了!”
  八臂含猿段云平恭应一声,拱手一揖,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随后,第六号金衣特使木剑仙关士扬走进来!
  这个人,正是蓬莱仙翁所要找出来的第三名假金衣特使!
  只见他跨入房后,反手轻轻把房门掩上,一对冷电般的眼睛环扫房中一眼,然后走到蓬莱仙翁床前,俯身注目问道:“盟主的伤势不要紧吧?”
  蓬莱仙翁眼皮微开,面现一丝惨笑道:“大概……还可挨……挨到天亮……”
  木剑仙关士扬面露愧色道:“属下无能,未能追上卢特使,将之擒回同心盟治罪,真是惭愧!”
  蓬莱仙翁长长叹惜一声,道:“别这么……说,这是……天意!”
  木剑仙关士扬也叹息道:“人心难测,想不到卢特使竟会倒戈行刺盟主……”
  蓬莱仙翁道:“他是假金衣特使,真正的卢仪南已……已被歹徒们……劫掳去了!”
  木剑仙关士扬面容微动,轻“啊”一声道:“竟有这等事,盟主怎么知道的?”
  蓬莱仙翁静歇片刻,缓缓又道:“老朽今早接获密报,据说同心盟有两位金衣特使惨遭剥皮而死,歹徒们利用他们的一身人皮混入同心盟冒充金衣特使,欲于今夜刺杀老朽,老朽不相信,因此未加防备,唉……”
  木剑仙关士扬佯作大吃一惊,张目骇声道:“啊啊,那么另外一个假金衣特使是谁?”
  蓬莱仙翁道:“不知道,歹徒穿的是整套人皮,看不出来。”
  木剑仙关士扬急道:“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若不设法把他找出来,只怕又有人要遭其毒手了!”
  蓬莱仙翁道:“是的,但眼下你们几位金衣特使老朽又不敢信任,如何设法呢?”
  木剑仙关士扬道:“这件事,交由属下来办如何?”
  蓬莱仙翁道:“好的,只要关特使提出证据,证明你是真正的金衣特使!”
  木剑仙关士扬为难地道:“盟主要属下如何提出证据?”
  蓬莱仙翁道:“老朽已快要死了,假如关特使愿意证明你是真正的金衣特使,请在老朽面前脱下上衣如何?”
  木剑仙关士扬心头一震,故作迷惑道:“盟主要属下脱上衣干么?”
  蓬莱仙翁道:“假金衣特使的背上有人皮扣子,如果关特使背上没有人皮扣子,你便是真正的木剑仙关士扬!”
  木剑仙关士扬“哦”得一声,颔首道:“好的,属下遵命!”
  他好整以暇的将穿在外面的一袭金色大袍脱下,利用大袍挡住蓬莱仙翁的视线,蓦地一掌往他胸口拍去。
  适时,“嗤!”的一声,一枚金钱镖由床左布幔后穿射而出,在木剑仙关士扬的手掌即将拍中蓬莱仙翁的胸口之际,那枚金钱镖正好射中他的掌心!
  木剑仙关士扬大叫一声,手中一袭金色大袍顺手抛出,人跟着掠向房门。
  蓬莱仙翁一跃而起,左拳扫开金色大袍,右掌横里拍出,大喝道:“鼠辈哪里走!”
  他的掌劲雄浑惊人,隔空一掌拍出,房门“轰”的一声巨响,登时碎裂成一片片!
  但是,定睛一瞧,木剑仙关士扬却已不在房中了!
  原来,他利用抛出金色大袍的那一瞬间,业已拉开房门飞闪出去,他动作快如闪电,掠过房门的同时,竟又顺手把房门带上,因此蓬莱仙翁隔空拍出的一掌,正好击中了房门。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蓬莱仙翁一掌击碎房门之后,房中人影一幌,俞立忠紧随其后追出去了!
  蓬莱仙翁知道外面有不倒翁尉迟必胜和八臂金猿段云平埋伏着,故不着急,从容穿上鞋子,披上一袭外衣,这才举步出门。
  房外走廊上,第十二号金衣特使冷面西施朱云仪站在那里发楞,看见蓬莱仙翁突然步出,端丽的脸蛋上登时有惊有喜也有困惑,失声道:“哦,盟主您没事?”
  蓬莱仙翁含笑道:“没事,朱特使怎还不去追敌?”
  冷面西施朱云仪惊愕道:“谁是敌人?”
  蓬莱仙翁道:“木剑仙关士扬,他也是假金衣特使之一!”
  冷面西施朱云仪恍然一哦,娇躯疾纵而起,由二楼的围栏飘了下去。
  蓬莱仙翁跟着飘下,两人落地一看,发现不倒翁尉迟必胜,八臂金猿段云平,南海散人及俞立忠四人已将木剑仙关士扬困在花园边的一块空地上,冷面西施朱云仪一见之下,立即闪身疾上,参加了围敌的行列,蓬莱仙翁则缓步走过去,笑吟吟道:“关特使,你是艾东村还是艾西村?
  木剑仙关士扬沉脸不答,他大约和不倒翁尉迟必胜及八臂金猿段云平等人拆过几招由于突围不出,故正在准备做困兽之斗。
  蓬莱仙翁见他不答话,便向俞立忠笑道:“俞特使,老朽好像听你说过曾与艾南村打过一架?”
  俞立忠答道:“是的!”
  蓬莱仙翁追问道:“身手如何?”
  俞立忠道:“很不错,够资格冒充金衣特使!”
  蓬莱仙翁哈哈笑逍:“但像现在这情形呢?”
  俞立忠一叫道:“他插翅难飞!”
  蓬莱仙翁又哈哈大笑一阵,转望假木剑仙关士扬道:“你大概是艾家四兄弟的老大艾东村,我说艾东村,俞特使说得不错,你已是插翅难飞了,既然逃不掉,倒不如收起顽抗之心,好好去睡一觉才是实际!”
  说也奇怪,假关士扬在听了蓬莱仙翁的话和接触到他那一对精亮而和善的眼光之后,整个人似乎起了变化,原是充满杀气的一对眼睛开始现出迷茫之色,运聚于全身的劲道也似乎开始在慢慢消解。
  蓬莱仙翁双目紧盯在他脸上,又笑道‘“你看,今晚是中秋之夜,良辰美景,月明气爽,正是睡觉的好时光,睡吧!睡吧!”
  假关士扬恍如着了魔,两眼果然慢慢合上,浑身力气像似被人用什么东西抽掉,忽然摇摇欲坠起来。
  蓬莱仙翁立刻向不倒翁尉迟必胜吩咐道:“尉迟特使,你带他去卧房睡觉!”
  不倒翁尉迟必胜迈步走过去,拉起他右腕柔声道:“来,老夫带你去睡个痛快!”
  假关士扬右手脉门被扣住时,方始豁然惊醒,但为时已迟,他全身都已失去抵抗能力了。
  不倒翁尉迟必胜怪笑一声,回望蓬莱仙翁问道:“盟主,这就带他去正心牢么?”
  蓬莱仙翁摇头笑道:“不,带到老朽房中去,我们也来剥他的皮!”
  说着,陡地面容一正,转对第三号金衣特使八臂金猿段云平和第十二号金衣特使冷面西施朱云仪说道:“段、朱两位火速下山解救上官特使,他和假铁灯和尚走在一起,恐有性命之虞!”
  八臂金猿段云平和冷面西施朱云仪齐应一声,立即腾身纵起,转眼便消失于远处的月夜下。
  这一边,不倒翁尉迟必胜带着假关士扬走上二楼,南海散人随后跟上,蓬莱仙翁发觉俞立忠脸露惊讶望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道:“俞特使何事惊奇?”
  俞立忠连忙正容答道:“没什么,没什么……”
  蓬莱仙翁笑道:“如老朽猜得不错,俞特使大概为老朽懂得邪术而感到惊奇,是么?”
  俞立忠被他猜中心事,遂也不隐瞒,点头笑道:“正是,盟主刚才对假木剑仙用的是什么功夫?”
  蓬莱仙翁道:“名为‘摄魂心法’,是一种左道旁门的邪术!”
  俞立忠忙道:“盟主请勿如是说,晚辈以为天下没有邪术,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蓬莱仙翁哈哈笑道:“俞特使说得对,这也就是老朽敢于施为的原因,现在我们去剥假关士扬的皮吧!”
  话声中,左脚一抬,身形冉冉飘起,倏忽之间,业已飞上二楼!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二十章 任重道远披金衣
上一篇:
第十八章 装疯作邪葛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