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鱼吃小鱼
2022-05-02 10:23:5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天晚上,在汉阳城仙鹤楼后院的一间书房内,武狐左丘龙站在一张书桌前,正在一面翻账薄一面拨算盘。
  总管牟占春神色不安的恭立一旁,那清脆的“的答”声,好像针在刺着他的心房,终于他实在忍不住,便面露阿谀笑靥轻声道:“左丘老前辈,您老何不坐下来?”
  武狐左丘龙冷冷道:“不,老夫喜欢站着!”
  总管牟占春卑躬屈膝地道:“那碗燕窝快要冷了,左丘老前辈先喝下再算吧。”
  武狐左丘龙一瞥放在桌上的一碗燕窝,再转望他冷笑道:“你这是第三次要老夫喝燕窝,莫非这碗燕窝你放了毒药么?”
  总管牟占春吓得浑身抖索,急声道:“不!不!小的只是想孝敬您老,没有别意呀。”
  武狐左丘龙忽然换上一副和气笑容道:“你想孝敬老夫,等老夫算好账目再来吧!”
  总管牟占春连连躬身道:“是是,是是……”
  算盘又开始“的答”响起来,敢情武狐左丘龙的算术非常高明,他翻得快拨得也快,丝毫不假思索。约摸顿饭工夫之后,一本厚厚的帐薄已被他翻完了,他目望算盘上的数目,发出几声干笑,然后转望总管牟占春笑道:“你这本帐薄的盈余是五十七万八千三百六十一两四钱,可是照老夫的算法,却有一百二十万两以上,另外的六十多万两银子跑到那里去了?”
  总管牟占春“咚!”的跪下,磕头不已。
  武狐左丘龙道:“你知罪了么?”
  总管牟占春颤凛道:“小的知罪,只求老前辈法外施恩。”
  武狐左丘龙道:“起来,老夫不吃这一套!”
  总管牟占春一看央求无效,只得由怀中取出一张钱庄银票,双手递上道:“这是小的对您老前辈的一点小小敬意,务请老前辈笑纳!”
  武狐左丘龙接过一看,只见银票上印着三十万两白银,不由又发冷笑道:“嘿,你的一条命原来只值得三十万两银子!”
  总管牟占春闻言又惊又喜,连忙再由怀中摸出另一张银票递上,恭声道:“除此而外,小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武狐左丘龙伸手接过,一看又是三十万两,脸色稍霁道:“除此而外,你当真一无所有了么?”
  总管牟占春道:“是的,其余的小数目,小的都已花光了。”
  武狐左丘龙把两张银票收入怀中,轻笑道:“不见得吧,老夫且问你,六十多万两存入钱庄两年,应该生出多少利息?”
  总管牟占春面如土色,半晌说不出话来。
  武狐左丘龙仰脸笑道:“算了,老夫也不是喜欢赶尽杀绝的人,那些你留着使用便了。”
  总管牟占春大喜,连磕三个响头道:“多谢您老前辈,那么在老山主面前……”
  武狐左丘龙点头道:“老夫当然会替你说话,你放心!”
  总管牟占春又道:“那么明天早上……”
  武狐左丘龙道:“明天早上,你还得随老夫回总坛去!”
  总管牟占春浑身一震,抬脸骇然道:“这——”
  武狐左丘龙微微一笑道:“别怕,老夫不是要带你回总坛领罪,你将来还是仙鹤楼的总管,只是明天起你必须暂时离开职位,返回总坛效命!”
  总管牟占春透了口气,问道:“这是老山主的命令?”
  武狐左丘龙颔首道:“正是,也就是老夫此番出来的目的,最近我们和同心盟已发展到即将短兵相接之势,所似老夫奉命出来召回各地分舵主返回总坛效命,并将各分店经商盈余带回总坛准备应用!”
  总管牟占春惊讶不置,起身问道:“同心盟盟主蓬莱仙翁葛怀侠和十二金衣特使都已被我们除掉了么?”
  武狐左丘龙摇头道:“没有,只有第六号金衣特使木剑仙关士扬和第九号金衣特使铁灯和尚被我们除去,其余的都还在同心盟。”
  总管牟占春诧异道:“以前老山主不是说要等到除去蓬莱仙翁和十二金衣特使后,才向同心盟发动攻势?”
  武狐左丘龙道:“不错,但我们在行刺蓬莱仙翁葛怀侠时,不幸失败了!”
  总管牟占春惊问道:“怎么失败的?”
  武狐左丘龙沉容道:“我们败在那个‘一剑震武林卫涛’之手!”
  总管牟占春失声道:“啊,一剑震武林卫涛原是俞立忠化身的,他不是死了么?”
  武狐左丘龙道:“没有,他师父铁面阎罗靳正伦用了个‘移花接木’的计策将他救走,接着他又以‘一剑震武林卫涛’的面目出现,我们一时摸不清他是谁,结果司空英为其所擒,桑苎茶庄为其所破,更糟糕的是,老山主发给艾南村艾北村的一封令书为其截获,那封令书的内容是说艾东村和艾西村将于八月中秋下手刺杀葛怀侠,要他们赶去接应,没想到令书竟落入俞立忠手中,于是艾东村艾西村的行动就落空了!”
  总管牟占春骇然道:“结果呢?”
  武狐左丘龙道:“艾东村失手遭擒,不过艾西村也把第七号金衣特使千手剑客上官威捉了过来,老夫离开总坛时,双方已同意交换俘虏,此刻大概已交换完毕了。”
  总管牟占春扼腕道:“俞立忠那小子真有三头六臂之能,若不是他,蓬莱仙翁和那几个金衣特使此刻怕不已经完蛋了!”
  武狐左丘龙道:“只怕没有这么简单,据艾南村说,他在追赶俞立忠时,曾遭遇一个‘灰衣蒙面老人’的拦击,其人武功亦极高强,这且不说,由于我们‘十二武煞星’的复出,那‘十二武曲星’亦可能闻风而出,所以老山主决定把力量集中起来——对了,本城有无镖局?”
  总管牟占春答道:“有一家‘顺风镖局’,您老前辈问此何意?”
  武狐左丘龙道:“今晚你把总管一职暂交那位账房,再去钱庄将那五十多万两盈余提出,交由镖局运送,明天一早便得出发!”
  总管牟占春迟疑道:“城中那家钱庄规模虽大,但一下子要他们拿出一百多万两银子,恐怕也办不到……”
  武狐左丘龙微笑道:“老夫只说五十多万两,并没有说一百多万两!”
  总管牟占春“哦”了一道:“老前辈的六十万两不提出来么?”
  武狐左丘龙道:“不,老夫要存着生利息!”
  总管牟占春笑道:“是的,那么待会跟镖局接头时,地点要怎么说?”
  武狐左丘龙道:“当然不能把总坛的地点说出,你就说要他们运送到皖中的舒城就可以了。”
  总管牟占春道:“何不我们来运送?”
  武狐左丘龙道:“你有那么多的人手?”
  总管牟占春道:“仙鹤楼现有十名伙计,都是我们自己的人。”
  武狐左丘龙道:“老山主又没吩咐你关掉仙鹤楼,你敢自作主张?”
  总管牟占春不敢再说,便拱手道:“那么,小的这就去钱庄吩咐他们准备银两,然后再去顺风镖局,您老前辈今晚请在这书房安息——”
  武狐左丘龙未容他说完,接口道:“好,这仙鹤楼夜里有没有设暗卡?”
  总管牟占春道:“没有,因为至今为止,并没有人窥破小的的身份。”
  武狐左丘龙道:“今晚可能有敌人会来,你必须设下暗卡!”
  总管牟占春一呆道:“那来的敌人?”
  武狐左丘龙不愿把日间在坟场上的事情说出,挥挥手道:“别多问,你照老夫吩咐做就是了。”
  总管牟占春唯唯应是,遂即施礼辞出书房,当他由书房走出之际,有一条黑影先他一步由书房的屋脊上悄然掠起,越墙而去!
  他,是个鹑衣百结的老叫化!
  这个老叫化翻出墙后,立即朝大街上行来。
  夜未深,街上的店铺尚未关门,街上行人也还不少,老叫化边走边张望,终于找到了那家顺风镖局。
  镖局大门内,一个青年镖师和一个伙计正在一条长板凳上下象棋,他们看见一个老叫化走进来,那青年镖师立刻起立问道:“干什么的?”
  老叫化道:“贵局总缥头‘赶山鞭凌长风’在不在?”
  青年镖师一听来人直呼总镖头的名号,立知不简单,抱拳答道:“在,您老找敝局总镖头有何贵干?”
  老叫化道:“我要见他!”
  青年镖师碰了一鼻灰,不由窘笑道:“是的,请问您老贵姓大名?”
  老叫化道:“一剑震武林卫涛!”
  青年镖师吓了一大跳,失声道:“什么!您老就是长安万象镖局那位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
  老叫化微笑道:“你不相信么?”
  青年镖师的确有点不相信,但他不敢胡来,当下客气地道:“那里,您老请稍等,在下这就进去通报!”
  说罢,急步入内而去。
  一会,一位年约五旬身体雄伟的老镖师随着青年镖师走出大厅来了。
  那位老镖师有一张黑脸孔,模样颇为威武,他敢情就是总镖头“赶山鞭凌长风”,他走到老叫化向前,一对精眸凝盯老叫化片刻,抱拳一拱道:“在下赶山鞭凌长风,尊驾如何称呼?”
  老叫化也不还礼,含笑答道:“一剑震武林卫涛!”
  赶山鞭凌长风一笑道:“果是一剑震武林卫涛,在下无任欢迎,但尊驾能否先为在下释疑?”
  老叫化道:“好的,你凌镖头是黄山派的弟子,令师是黄山派护法‘满天星蓝天图’,你有一位同门师兄名叫‘追魂手莫若宾’,你艺满下山后,娶妻沈氏,越年生一子,满月后携妻子回黄山玩了一趟,请求俞掌门人为你儿子命名,俞掌门人便替你儿子命名为‘世芳’,之后你便在这汉阳开设镖局,过去生意不错,但自黄山派被排出同心盟后,生意便一落千丈!这样够了没有?”
  赶山鞭凌长风越听越惊,瞪大眼睛道:“你——你到底是谁?怎对我的情形了解得这样清楚?”
  老叫化耸肩一笑道:“真糟糕,我说了半天,原来还不能证明我是一剑震武林卫涛!”
  赶山鞭凌长风讶道:“尊驾即使是一剑震武林卫涛,也不能对在下的情形了解得这样清楚啊!”
  老叫化想了想,只得举手抓下头上一蓬假发,再扯下假胡须,抹掉脸上的易容膏,笑道:“凌镖头还认得我么?”
  赶山鞭凌长风看清老叫化的面貌后,不禁面色大变,骇然后退一步,颤呼道:“天啊,你不是死了么?”
  俞立忠微微一笑道:“没有,被同心盟砍掉头颅的那个人不是我!”
  赶山鞭凌长风又惊又喜,上前一把抱住俞立忠,喜极而泣道:“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原来俞公子你没有死……”
  俞立忠正容一叹道:“是的,凌镖头,我们到里面去谈吧!”
  赶山鞭凌长风遽然见到掌门人的儿子,犹如遇见旧主人,内心兴奋至极,闻言忙向站在旁边的那个伙计道:“史福,把大门关起来,不管是谁来访,都说我不在家!”
  俞立忠接口道:“不,等下本城仙鹤楼的总管牟占春要来接洽保镖的事,你要接下这趟镖!”
  赶山鞭凌长风神色一怔,说道:“俞公子因何得知?”
  俞立忠不答,转对那伙计笑道:“等下那位总管牟占春来时,你就进来通报,最要紧的是,不能让他知道有我这个人来了!”
  那伙计已知他是黄山派掌门人俞云阳的儿子俞立忠,论辈份,自然比总镖头高得多,所以闻言连连应是,恭敬异常。
  俞立忠这才回对赶山鞭凌长风道:“好,我们到里面去谈吧!”
  于是,赶山鞭凌长风领着俞立忠进入内厅,落坐之后,俞立忠立刻将自己离开黄山后的一切际遇简略说出,最后笑道:“等下总管牟占春来时,你接不接他的镖?”
  赶山鞭凌长风点头道:“当然接,俞公子可是要化装镖师跟随?”
  俞立忠道:“正是,不过话在前面,这样一来,你这家‘顺风镖局’就非得歇业不可,你舍得么?”
  赶山鞭凌长风苦笑道:“有什么舍不得,自从我们黄山派被排出同心盟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保的一趟镖就在大洪山出事,之后就很少有生意上门,我早就不想干了!”
  俞立忠笑道:“你最近情况很不好吧?”
  赶山鞭凌长风道:“已有三个月未接到生意,弄得入不敷出,因此原来的八位镖师已经走掉了六位,说句不怕人笑的实话,最近连吃饭都发生问题了!”
  俞立忠道:“既然如此,更该改行弄一笔!”
  赶山鞭凌长风一愕道:“俞公子您说什么?”
  俞立忠微笑道:“由保镖的镖师一变而为劫镖的强盗,虽然令人吃惊,但只要做得漂亮,也未尝不可一试!”
  赶山鞭凌长风骇然道:“俞公子要我劫镖?”
  俞立忠点头笑道:“不错,把今晚要接的这一镖劫下来!”
  赶山鞭凌长风有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惶声道:“这如何使得?”
  俞立忠含笑反问道:“有何不可?”
  赶山鞭凌长风道:“俞公子您现在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而我是堂堂正正的黄山派弟子,以我们俩这等身份,怎可做劫镖的勾当?”
  俞立忠笑道:“有一点你大概没有想到,物主是一个为祸天下武林的大魔头,他要把一批银两运回总坛使用,以完成他为非作歹的目的,所以我们现在劫他一笔,说得不好听是抢劫,其实对整个武林却是功德无量!”
  他含笑缓缓而言,令人听来却有义正词严之感!
  赶山鞭凌长风如闻暮鼓晨钟,肃然道:“俞公子说得对,我们干吧!”
  俞立忠道:“不过,劫获银两,必须取出一半救助贫困!”
  赶山鞭凌长风道:“好的,俞公子可知镖银有多少?”
  俞立忠道:“五十多万两,可能在途中还会增加,这个待会牟占春来时,自然会知道。”
  赶山鞭凌长风道:“如何行事?”
  俞立忠道:“对方的目的地是皖中舒城,所以我们必须在途中下手,你看哪地方较适当?”
  赶山鞭凌长风道:“皖山是个理想的地点。”
  俞立忠道:“好,就决定在那地方动手!”
  赶山鞭凌长风皱眉沉吟道:“但对方有一个‘武狐左丘龙’,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能行么?”
  俞立忠笑道:“当然不行,所以等下我会修书去求援兵!”
  正说着,只见那个伙计急步入厅,躬身禀道:“报告总镖头,那位牟总管来了!”
  俞立忠立即起立道:“你去请他进来,我到里面去写一封信!”
  赶山鞭凌长风应声跟着站起,向那伙计道:“史福,你带俞公子到我书房去,替俞公子准备文房四宝!”
  于是,史福带着俞立忠进入内院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铁臂宝剑伏娇娃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仙鹤楼顶狐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