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山高水长车辚辚
2022-05-02 16:40:4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立忠麻穴受制,嘴巴还可说话,他听出艾北村在驾车,而艾南村就坐在自己身边,便开口道:“二老东家,我们可以聊聊么?”
  艾南村爱理不理地道:“没甚好聊的!”
  俞立忠道:“旅途寂寞,聊聊也不妨的呀!”
  艾南村冷声道:“你想说甚么?”
  俞立忠道:“那天,同心盟主和敝师祖带着令兄及司空英去鄱阳湖交换第七、第八号两位金衣特使,有没有值得一述的地方?”
  艾南村道:“没有,一却照约言进行!”
  俞立忠又问道:“你们这一方,负责交换俘虏的是谁?”
  艾南村道:“武狼、武夫两位前辈!”
  俞立忠一哦,笑道:“这一仗,大家算是不分胜负!”
  艾南村狠声道:“假如不是你这小子从中破坏,同心盟早已瓦解了!”
  俞立忠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二老东家何必生气!”
  艾南村却似愈想愈有气,沉声问道:“老夫问你,那次我们在树林里搏斗,后来现身帮你逃走的那个灰衣蒙面老人是谁?”
  俞立忠道:“对了,你们后来打得怎样了?”
  艾南村怒道:“他不敢正面跟老夫打,出手始终避重就轻,天亮时他就逃了!”
  俞立忠笑道:“这恐怕是一面之词,我相信他有足够的力量打败你艾南村!”
  艾南村冷笑道:“你不妨请他再来试试!”
  俞立忠道:“好的,见到他老人家时,我会替你转达,只是他为人嫉恶如仇,下次你见到他时,可得特别小心,否则会丢命!”
  艾南村轻“哼”了声道:“你还没回答老夫的问话!”
  俞立忠笑道:“不瞒你说,他就是家师!”
  艾南村似乎甚感意外,诧声道:“第四号金衣特使‘铁面阎罗靳正伦’?”
  俞立忠冷冷道:“家师已辞去金衣特使之职。”
  艾南村静默半晌,随以平静的声调道:“这个老夫知道,他因救你而辞去金衣特使之职。”
  俞立忠道:“这只是一半原因,另一半原因是,他觉得担任金衣特使无法随心所欲的严惩恶徒,因此才决心辞职的!”
  艾南村冷笑两声,正要开口说甚么,忽然驾车的艾北村低声道:“二哥,前面道上有夜行人!”
  艾南村一哦,立即一掌蒙住俞立忠的嘴巴,防止他呼救。
  俄顷,只听艾北村轻轻“咦!”了一声,然后过了片刻,艾南村低声问道:“三弟,那夜行人过去了?”
  艾北村笑答道:“是的,哈哈,二哥你猜猜他是谁?”
  艾南村道:“愚兄没有看见,怎么猜?”
  艾北村笑道:“她是小女艾菁!”
  艾南村失声一啊道:“你怎不喊住了她?”
  艾北村道:“不行,她对这小子有点情意,要是让她知道了,只怕她会造反!”
  艾南村道:“三弟应该劝劝她,她若是不喜欢司空英,也不能爱上这小子,要知这小子也是师父黑名单中的人物之一呀!”
  艾北村道:“可不是,小弟总是抽不出时间来管教她,唉……”
  艾南村问道:“你看她是不是要回总坛?”
  艾北村答道:“是的,她神色有点不对,两眼红肿肿的,好像哭过,不知在外面闹了甚么事……”
  艾南村也长叹一声,没有再开口。
  俞立忠一听由马车旁经过的夜行人竟是艾菁,心中大是激动,暗叫道:“唉唉,艾姑娘,你可知道我正被你父亲总绑在这马车中?可惜你没有先知之能,不能来救我……”
  后来听艾北村说她两眼红肿,好像哭过,不由又忖道:“啊,她发生了甚么事?莫非她已知道那天在庐山附近把她唬走的是我俞立忠,因而伤透了心?不!不!那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她即使还在伤心,也不致于到现在还在哭泣吧?”他接着想到司空英,他化装自己离开总坛,假如凑巧在路上碰见艾菁的话——“不!不!这个世界不算小,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她哭得两眼红肿,多半是跟人打架,吃了败仗之故……”
  思忖间,只觉嘴巴一松,旋听艾南村开口道:“小子,你听见了吧?”
  俞立忠嗒然道:“听见了!”
  艾南村“嘿嘿”笑道:“有何感想?”
  俞立忠道:“没有……”
  艾南村道:“老夫警告你,下次你若再敢拐诱老夫的侄女,老夫非把你活活剥皮不可!”
  俞立忠道:“假如是你侄女拐诱我呢?”
  艾南村怒道:“没有那种事!”
  俞立忠道:“假如有呢?”
  艾南村沉声道:“那你就不理她!”
  俞立忠笑道:“这有点像警告老鹰不要抓小鸡一样可笑!”
  艾南村冷冷道:“你依是不依?”
  俞立忠知道他动了肝火,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便笑道:“好吧,我尽量约束自己就是,但是你们也要劝劝小鸡,教她别太接近老鹰……”
  一夜,过去了。
  俞立忠是在听到鸡啼声后,方知白天已经来临,过了一会后,马车忽然“嘎!”的一声停住,只听艾北村由车座上跳下,说道:“二哥,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马也要上料了。”
  艾南村道:“好,这里不会有人经过吧?”
  艾北村道:“不会,这地方很偏僻。”
  艾南村转对被装在麻袋中的俞立忠问道:“小子,你肚子饿不?”
  俞立忠道:“当然,而且还要解决一些事!”
  艾南村便将他拖出麻袋,替他解开身上的索子,然后一手扣住他手腕脉门,一手解开他的麻穴,说道:“老夫带你下去解决!”
  俞立忠眼睛仍被绑住,甚么也看不见,他在艾南村的牵引下跳下马车,就地解决了内急,然后又回到车上,艾南村递给他一块干饼,再给他一碗水,警告道:“老夫要放开你的手,你须老老实实吃喝,如果你想拉下眼上的黑布,老夫已得到指示,可以一掌劈死你!”
  俞立忠知道对方这话绝非恫吓之词,乃点头微笑道:“放心,我说过绝不做没有把握的冒险事!”
  艾南村于是放开他的手腕,让他坐在车内吃喝,他自己也取出一块干饼吃了起来。
  俞立忠果然老老实实的吃着干粮,他真的没有生起逃走之念,因为他十分明白,以自己的身手,对付一个艾南村或艾北村已经够自己忙了,而现在他们两兄弟一在车前一车后,在自己要想冲出车厢实非易事,纵然能够侥幸冲出,也无法抛开他们两兄弟的追击,而且还有一个武怪褚一民躲在附近监视,他更是一个要命的人物,所以俞立忠不想妄动,决定静等有利的机会再行逃命。
  吃完干粮,俞立忠又被五花大绑装入麻袋,轮由艾南村驾车,继续前进。
  日夜连程,第四天中午,马车在某一地方换了马匹,而后在路上吃干粮,艾北村大发慈悲,递给俞立忠几块肉,那是刚在途中买来的,俞立忠吃了后,第一次明白自己在甚么地界了。
  原来,他吃到的是湖北粉蒸肉!
  俞立忠暗忖道:“是了,马车是由皖中出发,一路西行,此地不是武昌就是沔阳,粉蒸肉是沔阳的名菜,武昌也有得买,哈哈,以后我再要寻觅他们总坛所在地,可由武昌或沔阳雇车出发,一直向东走,闭着眼睛,坐上四天路程,不就可以到达他们总坛所在地么?”
  他想得高兴,不禁自个儿发笑起来。
  艾北村看了,深感奇怪,皱眉都道:“你在笑些甚么?”
  俞立忠暗吃一惊,忙道:“没甚么,我很奇怪你居然肯给我肉吃!”
  艾北村冷然道:“只要你不妄生逃念,老夫对吃并不计较!”
  俞立忠道:“是的,我不逃走,只求在食物上多讲究一些!”
  于是一路上,俞立忠吃到了不少好东西,但都是湖北口味,一直到第十三天的中午,艾北村递给他一碗羊肉泡馍时,俞立忠立刻明白马车已进入陕西,因为羊肉泡馍是长安的名菜!
  不过,俞立忠觉得味道没有自己曾在长安吃过的羊肉泡馍可口,因此断定马车尚未到达长安,可能尚在镇安或山阳一带!
  一想到长安,俞立忠不禁在心里苦笑着,长安是他“发迹”的地方,此刻城中的万象镖局仍然健在,可是自己却被敌人困在一辆马车中,要是镖局中的伙伴知道的话,他们将作何感想呢?
  想到这里,俞立忠必然心头一震,暗忖道:“不妙,他们把我带回陕西来,莫非司空英冒充我去万象镖局杀了人,而他们要偷偷把我送回万象镖局,使镖局伙伴错认我确是行凶的俞立忠,而致使自己百口莫辩?”
  他愈想愈觉不错,心中十分焦急,便暗暗筹思逃走之策。
  这天入夜,他吃了干粮后,便向车中的艾南村说道:“老东家,我又要解决那种事了!”
  艾南村问道:“放尿么?”
  俞立忠道:“正是,快要急死啦!”
  艾南村道:“不是想乘机逃走吧?”
  俞立忠叹道:“唉,你们看守得这样严密,我若逃得掉逃了!”
  艾南村便向驾车的艾北村说道:“三弟,他要放尿,你找个适当地点停下来。”
  艾北村就在路旁勒停马车,艾南村仍扣住俞立忠脉门,将他带下马车,走到道旁,道:“好了,你可以在此解决。”
  俞立忠重施故技,就在解裤之际,忽然张口“啊呀!”惨叫一声,身躯像中了暗器似的颤动了一下,假作浑身无力的萎顿下去。
  艾南村面色突然一变,愕道:“咦,你怎么样了!”
  他边问边将俞立忠放倒地上,松开他的脉门,伸手去摸他的心房——
  “砰!”
  艾南村左胸,重重的挨了一掌,大叫一要,仰身便倒!
  俞立忠急跃而起,一冲三丈多高,举手将眼上黑布扯下来。但是,这一扯下黑布后,他不觉发呆了。
  原来他眼睛被蒙住了十多天,此刻忽然扯下,眼前仍是一片漆黑,甚么也看不见!
  “呼!”
  就在此际,一股劲风已袭到他脚下,只听艾北村厉声道:“小子,你找死!”
  俞立忠视力虽失,听风辨位的功夫还是有的,他一听便知艾北村已发掌追上来,当下双掌奋力往下拍落,打出两道掌风!
  双方掌力一接,发出“蓬!”然一响,他的身子借反震之力飘出数丈,身落地时,他又朝艾北村劈了一掌,然后拔步落荒而逃!
  他一边狂奔一边拼命眨眼睛,希望视力赶快恢复,但奔出十几丈时,眼前依然是黑茫茫的毫无所见。
  艾北村在他身后两丈左右紧追不舍,怒喝道:“站住!否则取你性命!”
  俞立忠充耳不闻,一直向前疾逃,一面逃一面在心中祈祷道:“老天爷,请帮帮忙,在我视力未恢复前,别叫我碰上树木——”
  思忖未已,蓦然“砰!”的一声,他和一棵树身撞了个满怀,顿觉脑门天旋地转,顿时失去了知觉……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含冤不白空悲愤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辣手催花成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