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头未断时机未绝
2022-05-02 16:42:1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史家典每次都来和俞立忠弈一局,有时上午来,有时下午来,独眼神丐东方月每次均在场观战,而武当三子和华山七剑为了怕独眼神丐东方月做手脚,每次也都推出一人在座奉陪,明是观战,实是监视独眼神丐东方月的行动。
  倏忽之间,俞立忠在房中度过十七天了!
  还有两天一夜,便是俞立忠生命结束之期,许多前来参加葬礼的各派人士均已纷纷赶到,韬光山庄愈来愈热闹了。
  原来,这次的“葬仪”与一般情形稍有不同,由于俞立忠是武当华山两派“共有”的敌人,两派都想用他的头颅来奠祭掌门人,但俞立忠的头颅只有一个,因此两派商议后,决定把两位掌门人的灵位送来韬光山庄同时举行,至于真正的灵柩下葬之期,再各自择日为之。
  尽管治丧事宜业已筹备妥当,但俞立忠却仍若无其事的跟史家典大下其棋!
  这天的棋势颇为特殊,刚刚进入中局,双方就开始打起大劫来了!
  中局打劫,一子之失可以影响全局胜负,因而不止独眼神丐东方月看得紧张万分,就连负责在座暗中监视独眼神丐东方月的武当逍遥子,也看得怵目心惊起来。
  “拍!”
  俞立忠用力打下一子,乘对弈者及两位观战者的视线均集中望去自己打下的那一子之际,仰脸翕动嘴唇,运出“传音入密”说道:“东方特使赞成在下逃走么?”
  独眼神丐东方月一听之下,神色微动,举手假作摩摸脸孔,用衣袖遮住嘴唇,也以传音入密答道:“老叫化赞成之至,并愿助俞特使一臂之力,但对方寸步不离,俞特使如何逃走呢?”
  俞立忠见身左的武当逍遥子仍全神贯注于棋势上,便又传音道:“东方特使身上有无小铜镜?”
  独眼神丐东方月打了个呵欠,传音答道:“有的,俞特使要之何用?”
  这时,史家典拈子应了一手,俞立忠不加考虑,下子提劫,于是轮到史家典找劫材,他拈子欲下,忽又缩了回去,攒眉苦思起来。
  俞立忠又传音道:“在下只要有一面小铜镜,即可逃出此房!”
  小铜镜,一般均是用来照面或易容的,俞立忠现在最感困难的是手上的铐和脚上的镣,手铐脚镣不能开,一面小铜镜怎能帮他逃出此房呢?
  独眼神丐东方月深感不解,便又传音问道:“老叫化可否听听俞特使的逃脱之策?”
  俞立忠含笑答道:“抱歉,天机不可泄漏!”
  独眼神丐东方月听他这样说,也不便再追问,当下双手交叉抱胸,佯装注视棋势,暗中伸手入怀将小铜镜掏出,等到史家典打下一子之际,嘴里说一声“好棋!”乘机将小铜镜塞入俞立忠的腿下。
  由于中间挡着棋秤,因此对面的武当逍遥子并未发现独眼神丐东方月的这个动作。
  史家典打下一子后,一听独眼神丐东方月称赞好棋,便抬望他露齿一笑道:“好棋么?”
  独眼神丐东方月点头道:“不错,老叫化棋力虽低,但史先生这一子老叫化还看得懂,要是黑子不应一手,则右下一角将是白子的天下,并且可借势打入右上方的黑子阵地,对不对?”
  史家典含笑点点头,未再开口,他是局中人,在棋局未结束时,不好意思说话。
  俞立忠老老实实的在右上角应了一手,史家典立刻下手提劫,于是乎轮到俞立忠找劫材了,他冷静的沉思片刻,拈子在一条白龙的头上镇下!
  这一子,似是大出史家典意料之外,只见他面色一变,锁眉沉吟道:“唔,好凶……”
  俞立忠见武当逍遥子仍全神贯注于棋势上,便又仰脸传音道:“谢谢,东方特使今夜再帮在下一个忙如何?”
  独眼神丐东方月又举手摩捏脸孔,传音答道:“好的,俞特使请说!”
  俞立忠传音道:“今天晚上,请设法将这个史家典诱离韬光山庄,要是他不肯离开,就硬将他带走,不过,千万不能让两派之人发现,否则在下的计策就功亏一篑了!”
  独眼神丐东方月愈听愈惊奇,他实在想不通将史家典诱离韬光山庄与他俞立忠的逃走有何关系,不过他也素知俞立忠机智百出,行事神鬼莫测,他这样要求,必有重大目的,当下传音答道:“好,老叫化愿尽力而为,但带他离庄之后呢?”
  “拍!”
  史家典终于不敢粘劫,在白龙头上尖出去。
  俞立忠提劫后,又轮到史家典找劫材了。
  于是,俞立忠又仰脸传音道:“若是用强,带他离庄之后,将他暂时监禁起来,等这边举行奠礼过后,才放他自由!”
  这时,武当逍遥子偶一抬头,发现俞立忠嘴唇在翕动,登时面现诧异之色!
  俞立忠心中一惊,便转望他笑道:“道长有甚么不解之处么?”
  逍遥子沉容道:“你嘴巴一动一动的,搞甚么鬼?”
  俞立忠含笑道:“我在筹思逃命之策!”
  逍遥子冷冷一笑道:“你说的是棋?”
  俞立忠摇头笑道:“不,我说的是人,我打算明天离开此地!”
  逍遥子冷“哼!”一声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俞立忠笑道:“真的,我不是说笑话,我明天非离开此地不可!”
  逍遥子冷笑道:“好吧,贫道就等着看你怎么逃走!”
  “拍!”
  史家典下子了。
  俞立忠没再开口,注视棋局思考起来。
  他这一想,竟想了一个时辰尚无落子之意,逍遥子不耐烦了,开口道:“哼,下一颗子也要想这么久?”
  俞立忠点头笑道:“是的,这是在下的最后一次机会,假如在下这局棋不能赢,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说罢,拈子着了下去。
  经过这一个多时辰的考虑,史家典似已将全局变化“读”熟,是以他看见俞立忠下了子,立刻跟着下子,有步步紧迫之势。
  俞立忠头一低,又进入思考中。
  天,渐渐黑下来了。
  武当逍遥子看见俞立忠久久不落子,甚觉不耐,便起身出房,在房外的空地上踱起步了。
  俞立忠一直不肯落子,正是要对方如此,当即向独眼神丐东方月传音道:“东方特使何不也出去溜达溜达?”
  独眼神丐东方月传音问道:“俞特使有事要做?”
  俞立忠传音道:“是的,逍遥子正在散步,东方特可出去与他闲聊,尽量拿话拖住他,等过了一炷香时间再过来!”
  独眼神丐东方月情知他要开始行动,只着想不出他要如何打开手铐和脚镣,当下佯作枯坐无味之态,起身打呵欠道:“咳,老叫化定力不够,要出去走走了。”
  说着,举步出房。
  武当逍遥子见他出来,自然更放心,笑问道:“东方特使也看得不耐烦了?”
  独眼神丐东方月跟着他负手踱步,笑笑道:“正是,下一手棋要想那么久,简直岂有此理!”
  逍遥子道:“大概他自知棋力不如史先生,所以想利用时间把史先生拖垮,哼哼……”
  独眼神丐东方月道:“只怕未必,史先生是文人,但他的坐功也不坏呢!”
  逍遥子一本正经地道:“贫道觉得下棋应该规定时间!”
  独眼神丐东方月点头赞同道:“有道理,否则如有一方不耐久坐,纵然棋力比对方高,也要被对方的坐功拖倒的!”
  逍遥子觉得双方话甚投机,至感愉快,笑道:“东方特使认为这一局的胜负如何?”
  独眼神丐东方月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好像白子地盘多一点,但黑子外势甚厚,也不可忽视……”
  逍遥子道:“这局棋怕要到明晨才能结束!”
  独眼神丐东方月道:“很难说,所谓一着错满盘输,假如有一方下错了一着棋,局面可能急转直下,不必下完就可结束了。”
  逍遥子未再开口,沉默的踱来踱去。
  独眼神丐东方月跟着默默的踱了几个来回,然后笑道:“有一件事,老叫化始终想不通……”
  逍遥子双目一抬,问道:“甚么事?”
  独眼神丐东方月仰望夜空缓缓道:“贵两派既然决定处死他,怎又允许他与史先生下棋呢?”
  逍遥子笑道:“我们对那副手铐和脚镣很放心,除非用钥匙,那绝不是人的掌力所能震断的!”
  独眼神丐东方月笑道:“我想不止这个原因吧?”
  逍遥子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下棋能使人心无旁骛,他为人鬼计多端,让他下棋,他就不会时时刻刻想逃走,这是敝师兄的看法,现在证明他的看法十分有道理!”
  独眼神丐东方月频频点头笑道:“对!对!想不到俞立忠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哈哈……”
  一炷香时间,就在闲聊中流过去了。
  独眼神丐东方月一直以为俞立忠会由小房中冲出,但一看一炷香的时间已过,小房中仍无动静,心中甚感焦急和不解,有心想进入看个究竟,又怕逍遥子会跟随自己进去,假如撞见俞立忠正在“行动”中,岂非破坏了他的好事?
  正自迟疑不决,逍遥子忽然折身向小房间走去,说道:“大概已有进展,我们再进去看看!”
  独眼神丐东方月心中一急,脱口道:“道长且慢!”
  逍遥子刹止脚步,掉头讶异道:“东方特使有甚么事么?”
  独眼神丐东方月一时不知说些甚么好,沉吟道:“唔,老叫化在想在想……我们是否……是否可以打个赌?”
  逍遥子微愕道:“打个赌?”
  独眼神丐东方月笑道:“是的,看是白胜抑是黑胜!”
  逍遥子笑了笑道:“好,贫道赌史先生的白棋赢!”
  独眼神丐东方月道:“那么,白棋赢了,老叫化付道长五两银子,若是黑棋赢了,道长付老叫化十两银子,如何?”
  逍遥子道:“这不公平!”
  独眼神丐东方月道:“哪一点不公平?”
  逍遥子道:“贫道赌胜了只得五两,东方特使赌胜了却可得十两,这不是不公平么?”
  独眼神丐东方月笑道:“这与对弈者的棋力有关,道长如认为吃亏,可以对换!”
  逍遥子道:“东方特使赌白棋胜,得五两银子,贫道赌黑棋胜了,得十两银子?”
  独眼神丐东方月点头道:“正是,两者任择其一!”
  逍遥子觉得十两银子比五两银子多一倍,便毅然道:“好,贫道赌黑子胜!”
  说罢,举步向小房间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真真假假脱虎穴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 含冤不白空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