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金衣为媒龙凤配
2022-05-02 16:51:0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同心盟是座落在五老峰的第三峰,距第二峰并不远,三人下了第三峰,不消片刻便登上第二峰,俞立忠一上峰巅,已发现峰上有三间连在一起的竹屋,清洁高雅,如隐士之居,因笑问道:“那就是两位的家了?”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道:“正是,中间是厅堂,在下和卢兄共用。”
  俞立忠道:“这地方比同心盟清静多了,唯一不方便就是要找个烧饭的人来。”
  千手剑客上官威哈哈笑道:“烧饭的人早就有了,否则我们说甚么也不敢搬出同心盟!”
  俞立忠笑道:“我想到了,两度必是由那地方聘来一位名厨师,故要请小弟来尝一尝,是吧?”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道:“一点不错,刚才我们已先派人回来通知厨师,吩咐他赶快准备一点酒席,我想此刻大概已经准备好了!”
  说到这里,三人已奔至竹屋,果如千手剑客上官威所料,那中间的厅堂上,已经摆着一桌丰盛的酒菜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先赶到厅堂门侧立,拱手笑道:“俞特使请!”
  俞立忠失笑道:“卢兄,咱们已是若朋友,何必客气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这是卢某的家,俞特使第一次光临,不能不客气一下!”
  俞立忠哈哈大笑,举步入厅坐下,挽袖连嚷道:“来来!小弟已有好几个月未曾痛痛快快的吃过一顿饭,今天非吃它一个痛痛快快不可!”
  卢仪南和上官威随后跟入,一人抓住俞立忠一条手臂,把他拉到大度上坐下,笑道:“今天你该坐这个位置!”
  俞立忠慌了手脚,忙的挣扎叫道:“不行,论理两位还大小弟一辈,这个位置无论如何不是小弟坐得的!”
  卢仪南和上官威用力把他按着,笑道:“俞特使今天有十足的理由要坐这大位,你别再谦让好不好?”
  俞立忠急叫道:“没的事,小弟有何理由该坐此立?”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道:“你请坐着,马上就叫你明白原故!”
  俞立忠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甚么药,为了急欲明白被隆重招待的原因,遂不再谦让,就在大位子上“安静”了下来。
  卢、上官两人左右坐下,旋见一名容貌秀丽的丫鬟由厅右偏门撩帘而出,向三人裣衽一福,便上前为三人酌酒。
  俞立忠一见之下,不禁啧啧称奇道:“嘿,两位莫非当上老爷了?”
  千手剑上官威笑道:“不错,这都是拜受俞特使之赐!”
  俞立忠一怔道:“上官特使这话怎么讲?”
  千手剑客上官威不答,转对左边偏门笑喊道:“娘子们,你们可以出来了!”
  一言甫毕,左右两边偏门的门帘同时一扬,走出两个貌美如花,含羞带笑的盛装丽人!
  左边一个是“红家九姊妹”的老大姊红艳梅!
  右边一个是“红家九姊妹”的二姊红素兰!
  俞立忠双目一直,霍然起立,惊喜的怪叫道:“啊啊啊,原来如此,我……我……我……”
  流浪天使卢仪南哈哈大笑道:“你做了媒人反又忘得一干二净,岂非拆烂污么?”
  真的,短短的三个月内,俞立忠所经历的变故实在太多而又太惊险了,所以他对“儿女私情”想都没有想起,今天若非见到了红艳梅和红素兰,他根本已想不起三月前曾经冒充千手剑客上官威之名与红小萍谈妥两门亲事之事,当时他曾割下一角金衣赠给红小萍做为信物,讲好两个月后来同心盟相见,之后他又要求武英武棍两位老前辈赶来同心盟玉成好事,现在“两月之期”已过了将近一个月,难怪他们已经结为夫妇了!
  突然发现自己种的树已结了果实,他反倒为之呆了。
  卢、上官两人站了起来,靠近自己妻子身边,四人面向俞立忠站成一排,拜了下去。
  俞立忠慌忙起身还礼不迭,说道:“免了!免了!在下这个媒人实在做得太不像话,不值得接受四位的谢意!”
  两对新夫妇向俞立忠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后,千手剑客上官威便向自己的娇妻红艳梅笑道:“娘子,你们两人也一起坐下来吃吧。”
  红艳梅和红素兰眼下还是新娘子的时候,不免有几分娇羞,闻言脸含浅笑轻轻摇着螓首,红艳梅启唇答道:“不了,相公陪俞少侠喝酒,妾身两人还要回厨房去做菜。”
  千手上官威笑道:“也好,不过你们至少也该向俞特使敬一杯,是不?”
  红艳梅和红素兰便双手端起一杯酒,向俞立忠羞笑道:“俞少侠,多谢成全,妾身敬您一杯!”
  俞立忠连忙举杯道:“两位娘子别客气,谢谢!谢谢!”
  说着,一饮而尽。
  红艳梅和红素兰也饮下手中一杯酒,随即施礼入内而去。
  于是,三人重新落座,互敬一杯后,俞立忠摇头笑叹道:“真惭愧,在下竟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还好新郎官不是自己,否则事情可不知怎么收拾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俞特使连番历险,自然不会记得这件事。”
  俞立忠笑问道:“那天是怎么情形?”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道:“一月前,有三个姑娘来到同心盟,指名求见在下,在下出去一看,却不认识她们,那位红九姑娘以为在下翻脸不认人,就在大门外大吵大闹起来,后来惊动了盟主,红九姑娘将经过禀告盟主,还取出一角金衣为证,要求盟主主持公道,盟主只好把我们几个金衣特使一齐喊到她们面前,检查我们身上的金席结果没有一人的金衣缺了一角,红九姑娘以为受骗了,急得哭了起来,正在那个时候,武英武棍两位老前辈闻养出,说明了真相,众人方知是你俞特使干的把戏,之后,武英武棍两位老前辈就问我们两人的意思,哈哈,老实说,我们早就听人说过‘红家九姊妹’的大名,那天一见之下,正是几疑仙子下凡,哪有不愿意的道理,于是乎如此这般,盟主就把我们四人驱逐到这里来了!”
  俞立忠笑道:“在下未克参与两位的婚礼,真是遗憾之至!”
  上官威笑道:“是啊,那天大家都以为你俞特使会赶回来,哪知望眼欲穿的,也没见你的一点影子!”
  俞立忠道:“那时候在下正被艾南村艾北村控制在一辆马车中,根本没想到这件事。”
  三人边吃边谈,不时拊掌大笑起来。
  俞立忠几次想问红小萍的芳踪,总没勇气开口,而卢、上官两人竟未再提及红小萍一字,使他气闷闷得紧。
  酒足饭饱,俞立忠连连打呵欠,睡意甚浓,流浪天使卢仪南问道:“俞特使可是想睡一觉?”
  俞立忠道:“正是,连日赶路,疲困得要死,可惜你们这里没有我睡觉的地方……”
  卢仪南笑道:“屋左有株相思树,树下有条石板凳,假如俞特使不嫌弃的话——”
  俞立忠大喜而起道:“好极了,在树底下睡一睡,比在床舒服多了!”
  卢仪南跟着起立道:“我带你去。”
  俞立忠摆摆手,说道:“不必了,在下不会找不到。”
  一面说,一面摇摇摆摆的走出屋外,转到屋左,进入一片幽静的树林,果然找到一条石板凳,它是在一株相思树下,是情侣们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俞立忠睹景思情,不觉喃喃自语道:“在相思树下,只宜相思不宜睡觉,但是管它的,我既无可相思,不睡觉干甚么呢?”
  说着,便在石板凳躺下。
  他真的“无可相思”么?
  不,目睹卢、上官两人成了家室,他不禁想起了艾菁,那个多情的小姑娘,他多半已被司空英骗去了身子,可是她可能还蒙在鼓里,可能还沉醉在甜蜜的回忆里,可怜的姑娘!
  假如有一天,自己可以与她缔结良缘时,自己要不要她?
  要!但是我非得把司空英除掉不可想着想着,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朦胧中,他感觉有一只苍蝇飞落鼻头上,他挥手驱走了它,可是才一停手,那只苍蝇又来了,这次飞落唇上,来回跳动着,他又挥手赶走了它,哪知手一停,抛又飞来了,他大感不耐,连连挥手道:“呕!我醉欲眠卿且去,再敢过来我一巴掌打死你!”
  “咭!”
  身边蓦地响起一声脆美的少女娇笑!
  俞立忠一惊而醒,睁眼一看,赫然发现身前立着一位娇美如花的少女。
  她,正是“红家九姊妹”的老么红小萍!
  她面含俏皮笑靥,春笋般的玉指,提着一片金色布角,正在俞立忠的脸上晃来晃去!
  原来,俞立忠驱之不去的苍蝇,正是她手上那片金色布角,而那片金色布角,也正是当日俞立忠割给她的信物!
  俞立忠忙的坐起,惊呼道:“是你?”
  红小萍小嘴一扭,笑道:“怎么样?”
  俞立忠伸手往她手上那片金衣抓去,叫道:“还给我!”
  红小萍赶紧把那片金衣藏到身后,退步道:“休想!”
  俞立忠笑道:“那片金衣已失去了价值,红姑娘要之何用?”
  红小萍谨慎的将那片金衣收入怀中,得意的笑道:“这是当今武林一位大人物的东西,我要留着它做纪念!”
  俞立忠听了十分窝心,笑问道:“你一直跟着你大姊、二姊住在这里么?”
  红小萍点首道:“正是,为的是想一睹那位冒充‘千手剑客’的庐山真面目!”
  俞立忠笑道:“那时我刚就任金衣特使不久,假如我把真姓名告诉你,你必不肯相信我是同心盟金衣特使,所以我冒充了千手剑客上官特使,红姑娘不以为怪吧!”
  红小萍凝眸笑了笑,没有作答。
  俞立忠拍拍身旁的石板凳说道:“来,坐下来谈谈!”
  红小萍道:“要是你想抢回金衣片,我可要喊救命!”
  俞立忠哈哈笑道:“不抢!不抢!你放心坐下来吧。”
  红小萍欣然在他身旁坐下,却不敢靠得太近,姿态也有几分娇羞,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她不停的举手掠发,挑动着匕首般的眉毛,笑道:“我吵醒了你的睡眠,你一定很不高兴,是不?”
  俞立忠笑道:“绝不,我很高兴见到你!”
  红小萍一皱鼻子道:“骗人,你若高兴见到我,就会想起我才对,可是你刚才在厅上吃酒,问都不问一下!”
  俞立忠搓搓手道:“我一直想问,又怕被卢、上官两位特使取笑……”
  红小萍笑道:“啊哟,谁不知你俞特使是位风流公子,你也会怕羞么?”
  俞立忠点头道:“若是不怕羞,那是近乎下流而不是风流了。”
  红小萍移身靠近他,乘机问道:“告诉我,你现在一共有几个心上人?”
  俞立忠伸出两只手指道:“两个!”
  红小萍面色微变,慢慢把身子移回原来的位置,强笑道:“那倒是艳福不浅,我想你那两位心上人一定长得像天上仙女那样美丽!”
  俞立忠存心跟她开个玩笑,点头答道:“那当然,否则我怎会喜欢她们?”
  红小萍站了起来,说道:“我得去帮两位姊姊收拾收拾,不打扰你俞特使了!”
  说完,一扭腰肢便要走路。
  俞立忠伸手一把拉住她玉腕,笑道:“别走,再坐下来谈谈!”
  红小萍用力挣扎道:“不,我要走了,你放开我!”
  俞立忠笑道:“休想!”
  红小萍急了,又跺足又瞪眼道:“你不放手,我可要喊了!”
  俞立忠笑嘻嘻道:“你听我说出那两个心上人的芳名后再走如何?”
  红小萍低声气叫道:“不,我不听!”
  俞立忠紧紧握住她玉腕不放松,笑道:“说真的,我虽说有两个心上人,其实认真说起来,却是一个也没有!”
  “鬼话!”
  “我第一个心上人叫艾菁,她是‘老山主’第三徒艾北村的女儿,她父亲和我势不两立,一直想杀我,所以我和艾菁大概不会有好结果!”
  “第一个没希望,你还有第二个!”
  “只怕第二个也要吹了!”
  “为甚么?”
  “我那第二个心上人,是在九姑岭认识的,她姓红芳名小萍,美得像天上仙子一样,我一直把她视为心上人,可是她现在却一直闹着要离开我,所以,咳咳,我的第二个心上人也靠不住了!”
  红小萍听得又高兴又害羞,一张吹弹得破的脸蛋儿泛起了阵阵红霞,娇嗔的瞪了俞立忠几眼,噘起小嘴道:“你最坏,我才不做你的心上人!”
  俞立忠放开她的手腕,叹气道:“我早知道靠不住,好啦,你去帮你两位姊姊收拾收拾吧!”
  红小萍本是一直闹着要走,这会虽是不想走了,却觉得不走不好意思,当下又朝俞立忠一皱鼻子,转身飞奔而去。
  俞立忠微微一笑,又倒身躺下,闭目假寐。
  不消片刻,一阵带着芬芳的轻风“呼!”的飘然而至,只听红小萍娇笑道:“喂,我姊姊她们已收拾停妥,不需要我帮忙了!”
  俞立忠仍闭着眼睛道:“唔,是么?”
  红小萍摇撼他的身子道:“起来,我带你去一处很好玩的地方!”
  俞立忠坐起笑问道:“哪里?”
  红小萍故作神秘地道:“到了你就知道!”
  俞立忠微笑道:“告诉你,庐山的名胜古迹我都游过,没有一处在我的眼底下是稀奇的了!”
  红小萍道:“我要带你去的那地方,你一定还没去过!”
  俞立忠站起道:“好,请带路!”
  红小萍娇躯一扭,往树林内钻入,俞立忠随后跟着,两人在树林中穿楼一阵,眼前树林忽尽,来到了峰边上,对面是一片浩瀚云海,红小萍奔到峰边上,忽然纵身往峰下跳落!
  俞立忠吃了一惊,叫道:“啊呀,小心一点!”
  赶上一瞧,原来峰壁下二三丈深处有一片平坦的岩石地,形如阳台,环境隐僻而幽美,是情侣们最理想的幽会地点!
  红小萍站在岩石地上,仰脸娇笑道:“喂,下来呀!”
  俞立忠纵身跳下,笑着说道:“你说的就是这地方?”
  红小萍点首笑道:“嗯,你看好不好?”
  俞立忠举目四顾,所见皆是变幻莫测的云海,不由微微一笑道:“虚无飘渺,有甚么好呢?”
  红小萍举手环指对面的云海说道:“如果你仔细看,有时你会发现云中有一条龙,一只凤,一匹马——”
  俞立忠笑道:“我看这地方只有一样好处!”
  红小萍一顿,问道:“甚么好处?”
  俞立忠走过去抓住她双臂,吃吃笑道:“没有人能够看见我们!”
  红小萍好像被俞立忠一针刺中心房,登时玉脸飞红,跺脚道:“你不正经,我不跟你玩了!”
  俞立忠得寸进尺,一把搂住她柳腰,慢慢把自己的嘴往她香唇上凑过去。
  红小萍紧张得要窒息,拼命把脸往后仰,娇喘着道:“不……不……不要这样——”
  一言甫毕,她的嘴唇已被封住了!
  云海,在翻涌着,大地,在旋转着……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荒山古庙擒奸细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特使奔波显奇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