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狼虎满地如无物
2022-05-02 17:01:0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立忠一怔之后,连忙上前将那面镜屏风扶起,这才发现屏风后面也躺着两个人!女的是佳客瑞香!
  男的是武夫劳立士!
  “司空英,你可看清楚,老夫这一朵瑞香花,可不是红牡丹啊!”
  俞立忠又连连道歉,然后抱头鼠窜。不,他不敢再乱闯,对于那些镜屏风,他现在已有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恐怖感,所以他不仅再也不敢采头去看一眼,连脚下也是如履薄冰一般的小心翼翼,唯恐又碰到镜屏风,触了晦气!
  “少庄主,你鬼鬼祟祟的干甚么呀?”
  蓦地里,身后响起了一个娇脆的戏谑!
  俞立忠回头一看,见是一个身披轻纱的美女,因不知她的“花名”叫甚么,灵机一动,便向她招手低声道:“你过来!”
  那美女含笑走到他面前,一抿嘴唇道:“少庄主,我们先说好,奴家可不敢得罪牡丹姊!”
  俞立忠知她会错了意,心中暗笑,当下点头道:“我知道,我只想请你帮个忙……”
  那美女微笑道:“少庄主有事只管吩咐,何必说得这么客气?”
  俞立忠低声道:“我听说火琉岛主聂卫公已经被兰花征服了,是么?”
  那美女点首道:“是的,怎样?”
  俞立忠道:“我没见过那位火琉岛主聂卫公,想去识荆识荆,你带我去好么?”
  那美女面现难色道:“大庄主一再严嘱我们不可去惹他,奴家若是带少庄主去了,只怕……”
  俞立忠笑道:“别怕,大庄主若是怪罪下来,我替你承担便了!”
  那美女想了想,点首道:“好,少庄主请随奴家来!”
  语毕,转身飘然闪入一面镜屏风内。
  俞立忠亦步亦趋的跟着,忽左忽右的穿过十几面镜屏风,那美女忽的停住脚,举手一指对面一面镜屏风轻声道:“哪,他们就在那里面!”
  俞立忠故意低声问道:“他们是不是正在……正在……”
  那美女会意的一笑道:“少庄主何不自己去看!”
  说完,摆摆手,迳自走了。
  俞立忠只得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过去,但才走近那面镜屏风前,就听里面的火琉岛主聂卫公开声道:“要看就走进来,不必那样偷偷摸摸!”
  声调冷冰缓慢,一闻就知没有在进行那种勾当。
  俞立忠心头一宽,欣然举步走入,情景是:那个“幽谷”兰花正横躺在火琉岛主聂卫公的怀中,而后者的面前摆着一张精致的小桌,桌上有酒有菜,他正一边在饮酒一边在抚摸着幽客兰花的玉体,好像在抚着一面琴,神情漠然,谁也看不出他的内心是喜是怒是哀是乐!
  他一见进来的是一个面貌丑恶的少年,神色微愕,低头向怀中的幽客兰花问道:“他是谁?”
  兰花性情幽静,她抬头看了俞立忠一眼,淡淡一笑道:“他是三庄主的徒弟,我们老山主的徒孙,名叫司空英!”
  火琉岛主聂卫公轻“唔”一声,凝目打量俞立忠一阵,面露悍笑道:“小子,你来干甚么?”
  俞立忠拱手一揖笑道:“晚辈久闻聂岛主的大名,特来拜见!”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冷一笑道:“现在你已见过拜过了,假如没有别的事,快滚!”
  俞立忠见他仍是不改冷傲之态,心中暗喜,当下一指兰花问道:“这一个,聂岛主还满意否?”
  火琉岛主聂卫公不答,举杯饮了一口酒,低头向怀中的兰花道:“兰花,把你的故事继续下去!”
  兰花笑道:“奴家的故事已经说完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不,你刚说到令尊病死路上,你没钱收殓令尊,后来怎样呢?”
  兰花畏惧的瞥了“司空英”一眼,强笑道:“以后的事,没甚么可说的啦!”
  火琉岛主聂卫公心知她惧怕司空英向上学嘴,故不敢再说下去,不禁动了肝火,猛抬头怒望俞立忠说道:“你走不走?”
  俞立忠有意试试他对“老山主”慑服的程度,乃岸然一笑道:“不走,聂岛主又待怎的?”
  火琉岛主聂卫公推开兰花,起身走到他面前寒脸一字一字问道:“你小子大概是老山主最疼爱的徒孙?”
  俞立忠仰头答道:“不错!”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笑道:“怪不得敢这么狂,但你小子以为老夫不敢动你么?”
  俞立忠耸耸肩,吊儿郎当地道:“你若敢杀我,你孙女也难逃一死!”
  火琉岛主聂卫公猛可右手暴探,掌出如电,一把扣住俞立忠的左腕脉门,悍笑一声道:“老夫何必杀你,走!我们去见你师祖!”
  俞立忠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一手,其所以未曾闪避,正是要给他一次机会,当下故作惊慌道:“啊,呀,你……你想干甚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哈哈大笑道:“不要问,见到你师祖你自会明白!”
  说着,转对兰花道:“兰花,带老夫出去!”
  兰花又惊又急,瑟缩于屏风下,直摇头道:“不!不!我不敢……”火琉岛主聂卫公道:“别怕,老夫会带你一起逃离魔窟!”
  兰花摇首不迭道:“不,我喜欢这里,我才不想逃出去哪!”
  火琉岛主聂卫公神色错愕了一下,旋即沉容冷叱道:“小贱人,原来你刚才说的都是一派胡言!”
  兰花忽然露出一个勉强的媚笑道:“不错,聂老先生要信以为真,奴家又有甚么办法呢!”
  火琉岛主聂卫公眼睛一瞪道:“很好,现在老夫命令你带路,你不服从,老夫一掌劈死你!”
  兰花起身欲逃,火琉岛主聂卫公冷哼一声,左掌隔空一抓,兰花娇躯一震,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抓住,再也动弹不得!火琉岛主聂卫公目露杀气沉声道:“小贱人,你带不带路?”
  兰花吓得玉脸煞白,面现哀求之色,望着俞立忠颤声道:“少庄主,奴家可以带他出去么?”
  俞立忠假意沉吟一声,然后点头道:“好吧,这不是你的错!”兰花得了“少庄主”的许可,自然不再害怕,于是转望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聂岛主你放手,奴家带你出去便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强迫她带路而不要“司空英”带路,实是生恐“司空英”利用机关逃开自己的掌握,因为他猜想万花宫中必有机关布置,也知道兰花胆子小,她即使也懂得利用机关,却没有胆量去冒险,当下真力一收,缩手道:“老夫的掌力可以控制五丈之内,你若敢妄生歹念,当心你的性命!”
  兰花没有搭腔,低头走出镜屏风。镜屏风外,这时有了令人吃惊的变化!
  那许多数不尽的镜屏风此刻全部不翼而飞,整个“万花宫”竟变成了一间数十丈宽广的大空房!
  从房间的宽度推测,原来摆在房中的镜屏风怕不有两三百座之多,可是它们却消失得毫无声响,由此可见,万花宫中确明机关布置,而且可知机关的变化是如何的神妙了!
  不仅如此,这时的大空房中,已有五人不声不响的围立在唯一的镜屏风外,他们是武妖巫马明、武狐左丘龙、武淫司徒云鹤、武鬼阴太希、武夫劳立士!
  火琉岛主聂卫公一见之下,面色大变,急忙一掌按上俞立忠背心,闪目沉笑道:“你们谁敢妄动,老夫就先打死这小子!”
  武妖巫马明冷冷一笑道:“聂岛主来这一手,实属不智之极!”
  火琉岛主聂卫公嘿嘿笑道:“不见得,这个司空英既是老山主疼爱的徒孙,大概老山主不会忍心看他被杀!”
  武狐左丘龙哈哈笑道:“聂岛主可是想利用司空英逼迫我们老山主释放令孙女?”
  火琉岛主聂卫公点头道:“正是如此!”
  武狐左丘龙放声大笑道:“哈哈哈,聂岛主认为这事行得通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声道:“一命换一命,公平交易,有何行不通?”
  武淫司徒云鹤接口道:“当然行不通,试想老山主即使答应换人,你聂岛主又将如何带着令孙女逃离姥山?”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这个容易,老寄以迫使你们老山主派船送我们爷孙俩上岸后,老夫再放开这小子!”
  武鬼阴太希怪笑”声道:“聂岛主,老夫劝你别打如意算盘!”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笑道:“阁下如认为老夫打的如意算盘,不妨动手试试!”
  武鬼阴太希面孔一沉,道:“你若敢打死他,你的傻孙女也别想活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爱孙殷切,他早已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保全孙女的性命,这时捉住“司空英”意图迫使老山主释放孙女,只不过想试试看而已,如果老山主不肯让步,他也不敢真的打死司空英,但他也知道眼前的这五位武煞星绝不敢不顾“司空英”的死活而对自己发动攻击,是以听了武鬼阴太希的话后,他假装满不在乎的哈哈大笑道:“这不打紧,老夫只要孙女没有白死就够了!”
  五个武煞星闻言之下,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突然同时向火琉岛主聂卫公迫近一步!
  火琉岛主聂卫公武功再高也无法同时敌住五个武煞星,一见他们有发动围攻之意,心头大大一悚,但他也是个老江湖,心中虽然惊慌,却未形诸脸上,当下哈哈一笑,按在“司空英”背心上的左掌即时一紧,发出了几分真力!
  俞立忠只觉五脏如中巨杵,张口“啊呀!”惨叫起来!
  其实,火琉岛主聂卫公的真力并未震伤他,他故意发出惨叫,自然叫给五个武煞星听的。
  果然,五个武煞星面色均是一变,不敢再上前,武妖巫马明皱眉道:“聂岛主,你要明白,你若杀了他,不但令孙女难逃一死,你也一样难活!”
  火琉岛主聂卫公看出他们已经软化下来,更不肯示弱,仰头狂笑道:“哈哈,这没关系,老夫要死之前,总会拉一两个作陪!”
  本来,火琉岛主聂卫公个性狂傲是人人皆知的,因此五个武煞星益发觉得对方确非在虚言恫吓,武妖巫马明又沉吟半晌,忽然点点头道:“好吧,老夫等先带你去见老山主再说!”
  于是,一行七八人走出万花宫,进入白虎堂内。
  老山主正在房中歇息,闻报立即披衣而出,手指火琉岛主聂卫公发出刺耳怪笑道:“聂卫公,你好不识抬举,不在万花宫享乐,抓着我徒孙干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笑道:“山主应知老夫之意,何必明知故问!”
  老山主仰头狂笑一声道:“好,本山主不妨明白告诉你,你这一手毫无用处!”
  火琉岛主聂卫公见他说得像斩钉截铁,心中暗震,道:“山主这样说,是表示不管令徒孙之死活?”
  老山主点头决然道:“不错,本山主宁可牺牲徒孙,也不愿失去对你的控制!”
  火琉岛主聂卫公闻言冷笑了两声,低头向“司空英”说道:“小子,你听到没有?你师祖竟不顾你的死活哩!”
  俞立忠闭目不答,他觉对方不敢动手打死自己,故心中一点也不着急。
  老山主见自己的徒孙态度很从容,心中十分高兴,叫道:“英儿!”
  俞立忠立即睁眼恭声道:“在,英儿恭聆师祖教诲!”
  老山主道:“你可记得当初进入我们下所发的誓言?”
  俞立忠哪里知道司空英当初发了甚么誓言,闻言暗吃一惊,还好他素有临危不乱的镇静力,当下点头答道:“英儿记得!”
  老山主道:“那么,把它念出来!”
  俞立忠思忖电转之下,含笑道:“师祖请安心,英儿愿以身殉师门,绝无半点怨尤!”
  老山主乐得哈哈狂笑,转对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聂卫公,你听到了吧?”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四十五章 真人相对定妙计
上一篇:
第四十三章 小心翼翼探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