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岛主行奸弑主师
2022-05-02 17:05:3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名驼背臭脚的老叫化,在掌灯时分,出现于距巢湖约仅十来里的盛家桥镇上,他挨户乞讨,一路来到镇上一间破旧的城隍庙,举步走了进去。
  这间城隍庙的城隍爷十分可怜,庙是又破又脏,香炉上的香脚只有稀稀落落的十几支,看情形是城隍爷不灵光,被镇上的百姓落了。
  此刻,庙中阒无人迹!
  驼背老叫化像似要选择一块睡觉之地,在庙中四处走了一遍,然后把一只破布袋丢到一个角落里,再走到庙门口探头往外张望两眼,见无人走过来,于是返身走到神案前,一手扳开神翕,一手伸入神龛下去摸索,霎时摸出了一片折成小方块的纸笺!
  他把神翕摆好,走到右边的一个窗口下,展开纸笺,藉着月光一看,只见纸笺上写着数十个炭笔草字:“一月二十五日午夜,敌方派人来镇上雇马车,意图不明,老叫化将冒充老车夫受雇,沿途以冥纸为号,请注意各要道。”
  读完纸笺上的字,驼背老叫化仰头思索,轻声自语道:“一月二十五日午夜?如此看来,东方特使已离此三天了。唔,如无重大发现,他是不会放弃监视巢湖上的敌人的……”
  他立刻背起破布袋,步出城隍庙,慢慢走到镇外,四顾无人,于是纵身疾起,有如一缕轻烟飘向巢湖。
  十来里路,转瞬即至,驼背老叫化跳上距离巢湖约十丈处的一棵大树,拨开树枝,运目向巢湖眺望,他所看到的巢湖边上,正停泊着许多渔船,而那些渔船排列凌乱,凡是对船只稍有认识的人,一眼就可看出,那些渔船已失去了控制,船上都没有人了。
  驼背老叫化暗感惊奇,他沉忖有顷,右掌往地上一招,一颗石头应手飞到手上,他随即将石头投向十丈外的巢湖。
  “扑通!”一声,溅起一片水花!
  渔船,仍在湖上轻轻飘荡,看不见有人出舱察看!
  驼背老叫化于是飘身落地,利用高低不平的地形向巢湖爬行过去。
  他爬到湖边,立刻嗅到一股腐臭味,探头往湖上一瞧,登时吓得差点惊叫起来。
  他看见了浮尸?
  一点不错,像一群肥猪浮在湖面上,算下来竟有四十具之多!
  这是人间至惨的景象,驼背老叫化骇然良久,方始回过神来,他急忙由怀中取出纸笔,匆匆写了几个字,将纸笺卷好塞入一支小竹筒中,再由破布袋里拿出一支大竹筒,由竹筒里捉出一只信鸽,把小竹筒绑在信鸽脚上,手一扬,放它飞去。
  那只信鸽低空飞了一圈,旋即往东方逸去。
  驼背老叫化又沿着湖畔察看一遍,然后跳上一条大渔船,进入舱中,倒头便睡。
  一夜,过去了。
  拂晓时分,驼背老叫化便被一片人语声吵醒,他翻身跳起,走出船舱一看,见有数十人围立于湖边上,心中大喜,高声道:“盟主,属下在此!”
  话声中,人已如天马行空飞上湖岸!
  围立于湖岸上的,正是同心盟主蓬莱仙翁葛怀侠等人!
  蓬莱仙翁以下,有武翁房玄龄、武英皇甫奇、武杰黎中天、武侠颜正、武棍甘露民;再下是十二金衣特使中的不倒翁尉迟必胜、老顽童高三歌、八臂金猿段云平、南天王佟阳、千手剑客上官戚、南海散人、冷面西施朱客仪及二帮三教九门的掌门人,共有二十七人之多!
  这时,蓬莱仙翁葛陵侠而呈无比凝重之色,向跳落面前的驼背老叫化沉声问道:“卢特使,他们逃了么?”
  原来驼背老叫化竟是流浪天使卢仪南化装的,他背脊一直,施礼答道:“属下街未上姥山踩探,但看情形他们确是逃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举手一指浮在湖面上的四十具尸体,问道:“这些人是谁?”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他们都是附近城镇的马车夫,大概老山主只要他们的马车……”
  蓬莱仙翁葛怀侠含怒一哼,又问道:“东方特使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取出独眼神丐东方月留在城隍庙里的纸笺递上去,道:“这是东方特使留下的字条,盟主一看便知……”
  蓬莱仙翁葛怀侠接过纸笺,展开看完,不禁变色道:“东方特使在这字条上说要化装马车夫,但老山主已将召雇来的马车夫杀害,难道东方特使也已惨遭毒手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属下已察看过这些浮尸,其中并无东方特使,所以东方特使可能是落入敌人之手或继续跟踪下去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点了点头,道:“尉迟、高、段、佟、上官五位特使听令!”
  五位金衣特使应命而出。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五位请分头搜寻一程看看,不管有无发现冥币,中午以前回到此地!”
  五位特使齐应一声“是”,商量搜索路线,立即拜别而去。
  蓬莱仙翁葛庆侠便转对众人道:“诸位,我们上姥山去看看!”
  湖中有的是现成的渔船,三十三人分乘七条渔船,向湖中姥山破浪前进!
  顿饭工夫后,七条渔船靠上姥山,二十三人跳上岸,立时往山上飞登。
  不久,众人已置身于石堡之中!
  看了堡中杂乱的情形,谁都看得出,老山主的的确确是跑了。
  武翁房玄龄靠到蓬莱仙翁葛怀侠身边,黯然一叹道:“看情形,老朽那徒孙是完蛋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也长叹一声道:“是的,很显然,俞特使冒充司空英并未成功,否则老山主哪会放弃这个总坛?”
  武翁房玄龄扼腕道:“此次功亏一篑,以后再想找到他,只怕非常困难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白怨自艾道:“唉,早知如此,我们就不该让俞特使来冒险。”
  武翁房玄龄道:“但愿他还活着,只要他未死,他总有办法逃回来。”
  两人正在唉声叹气,忽闻不远处的武棍甘露民高呼道:“葛老请快来,你有一位老朋友在此!”
  蓬莱仙翁葛怀侠闻言精神一振,迅即腾身跃飞过去,问道:“是哪位朋友?”
  话落,人已纵至白虎堂外!
  武棍甘露民一指白虎堂内笑道:“葛老请看看他是谁?”
  蓬莱仙翁葛怀侠举目望入,发现火琉岛主聂卫公闭目跌坐堂中地上,不由得又惊又喜,脱口叫道:“是你——聂岛主!”
  火琉岛主聂卫公双目徐睁,淡淡一笑道:“葛怀侠,你到现在才来?”
  蓬莱仙翁葛怀侠一个箭步跳入白虎堂,急问道:“聂岛主因何在此?”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老夫在此等你,等你葛盟主收留我!”
  蓬莱仙翁葛怀侠打量他半晌,忽然微微一笑道:“只怕是老山主命你等在此处取老朽的头颅吧?”
  火琉岛主聂卫公哈哈笑道:“葛怀侠你真多疑,想当年你我在泰山日观峰较量七昼夜,结果老夫还输你一招,你葛陵侠的头颅是那么的好取的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笑道:“那么你已将令孙女救出来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摇头道:“没有,敝孙女此刻尚在老山主手中!”
  蓬莱仙翁葛怀侠讶道:“然则,你聂岛主为何不随老山主去?”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老山主自以为只要控制住敝孙女,即可对老夫颐指气使,老夫一火之下,便不顾孙女死活,毅然离开了他,因知你葛怀侠必会到此,故又来此等候!”
  蓬莱仙翁葛怀侠闻言点点头,展颜笑道:“聂岛主明白是非,不为老山主的淫威所屈,老朽敬佩之至!”
  火琉岛主聂卫公轻叹一声,说道:“问题是,老夫怎能坐视孙女被杀,所以老夫希望葛盟主鼎力帮忙。”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这个当然,聂岛主可知老山主逃往何处?”
  火琉岛主聂卫公苦笑道:“葛盟主请想想,老山主会把他的行踪告诉老夫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也明白老山主绝不肯把行踪告诉他的,因转问道:“此次老山主之逃遁,可是因为本盟俞特使的身份败露之故?”
  火琉岛主聂卫公颔首叹道:“正是,俞特使在接洽船只欲帮助老夫祖孙逃出巢湖时,为一名舵主识破身份,结果俞特使……”
  蓬莱仙翁葛怀侠心头鹿撞,惊声道:“他怎样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敛目缓缓道:“他先被点了穴道,再被五花大绑,然后由艾北村带下船!噢,不,带下船之前,据说他们又在他身上绑了一颗巨石……”
  武翁房玄龄听得惊怒交迸,失声道:“他们把他投入湖中?”
  火琉岛主聂卫公点点头,深深叹了一口气。
  武翁房玄龄目眦欲裂,厉声道:“死了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又点点头道:“在那种情形之下,别说是他,即令是老夫也一样逃不出劫数!”
  武翁房玄龄“登登登”倒退三步,瘫痪的跌入一张檀木椅里,蓬莱仙翁葛怀侠回头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是悲痛万分,回望火琉岛主聂卫公问道:“那时你也在场?”
  火琉岛主聂卫公点头答道:“是的,老夫看着他被艾北村带出去!”
  蓬莱仙翁葛怀侠心头火发,怒斥道:“呸!俞特使为救令孙女而失手,你聂岛主竟然眼睁睁看着他被害,而毫无行动?”
  火琉岛主话卫公面露愧色道:“老夫也想救他,可是那时武狂、武毒、武颠、武妖四人虎视眈眈的围立在老夫身边,葛盟主请想想看,若换了你,你救得了他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嚷道:“救不了也要救救看,总不能看着他去死!”
  火琉岛主聂卫公垂头道:“那时老夫若然动手,毫无疑问连老夫也得没命,所以老夫想留下老命以便为他报仇!”
  蓬莱仙翁葛怀侠咆哮道:“你连老山主逃往何处都不知道,要如何替他报仇?”
  火琉岛主聂卫公双目一睁,沉声道:“老夫就为了要替俞立忠报仇,才不顾孙女死活乱与老山主翻脸,这等牺牲,你认为还不够么?”
  蓬莱仙翁葛陵侠其实是在伤心俞立忠之死,因此不自觉发起脾气来,这时听了火琉岛主聂卫公的话,方觉对方的牺牲精神也值得钦佩,故立时收敛了怒容,长叹一声道:“聂岛主是否已有追寻老山主之策略?”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策略是有一个,但老夫想先和盟主单独谈谈!”
  蓬莱仙翁葛怀侠注目问道:“聂岛主何事欲与老朽单独商谈?”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若然可以当众说出来,老夫何必要求你单独谈话!”
  蓬莱仙翁葛怀侠沉忖有顷,颔首道:“好吧,我们找个房间去谈!”
  火琉岛主聂卫公有喜色,起身转入后堂,说道:“这里面有一间房子,葛盟主请随老夫来!”
  蓬莱仙翁葛怀侠欣然举步,随他步入后堂去了。
  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以及二帮三教九门派的掌门人呆呆望着他们两人走入室后,大家心中均在嘀咕,也微感不快,武棍甘露民首先打破沉静轻声道:“哼,聂卫公这老家伙在玩甚么花样?”
  武杰黎中天接口笑笑道:“大概他确有不可泄露之天机吧!”
  一语甫毕,忽听蓬莱仙翁葛怀侠在堂后高喊道:“散人,请过来一下!”
  第十号金衣特使南海散人应声离座,急急走入堂后而去,片刻之后只见他匆匆而出,向众人抱拳道:“诸位,盟主有令,请诸位随在下退出白虎堂!”
  武翁房玄龄微愠道:“何故定要我们退出白虎堂?”
  南海散人道:“退出白虎堂后,在下自当将盟主之言转告诸位!”
  众人听说盟主有话要他转达,便纷纷起身往白虎堂外走出去。
  霎时,坐在白虎堂的二十一人全都走光了。
  南海散人把甚么话转告他们,不得而知,而在白虎堂后密谈的蓬莱仙翁葛怀侠和火琉岛主聂卫公,也久久不见出来。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五人对这种“怪现象”也未再表示不快,大家就在堡中随意闲荡着,观赏着堡中的建筑……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方见火琉岛主聂卫公手提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由白虎堂闪了出来!
  他闪出白虎堂后,立即向山下疾驰而去!
  正在附近散步的少林掌教一恕上人一见之下,大惊失色,骇然大叫道:“不好!火琉岛主聂卫公杀了葛盟主!”
  不错,大琉岛主聂卫公手上提着的,正是蓬莱仙翁葛怀侠的头颅——他遵从老山主所提出的条件,要用蓬莱仙翁葛怀侠的头去交换他孙女的性命!
  这是惊天动地的大变故,刹那之间,暴喝四起,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五人身如怒矢横空,电闪直追下去!
  但是,他们起步时,原就和火琉岛主聂卫公有一段距离,因此尽管他们的速度快如风驰电掣,火琉岛主聂卫公始终领先他们二十几丈,追到山边的湖上时,火琉岛主聂卫公已驾着一条渔船驶出二十丈外!
  还好山边的湖上仍有渔船,五人立时分乘两条渔船,向前直追!
  火琉岛主聂卫公一而鼓桨如飞,一而哈哈大笑道:“房玄龄,老夫是驶船的老手,奉劝你们五主别白费力气了!”
  武第房玄龄怒吼道:“老匹夫,葛盟主与你有何仇恨,你竟杀了他?”
  火琉岛主聂卫公笑道:“仇恨可说没有,但老山主既要葛怀侠的脑袋才肯释放老夫孙女,老夫只好对不起葛怀侠了!”
  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五人愤怒填膺,均恨不得赶快追上去将他碎尸万段,但他们心火越炽,越开不好船,距离竟越拉越远了。
  武棍甘露民急得直跳脚,大喝道:“聂卫公,你有种就别跑,跟老夫斗三千回合!”
  火琉岛主聂卫公不接腔,只是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得意之极。
  原来,他知道武翁房玄龄等都不是驶船的能手,因此就以己之长打击对方之短,把船驶向离陆地最远的西北方,这一段水路长达八九十里,他自信可在开到湖岸时,将他们摆脱。
  果然,距离越来越远,还不到半个时辰,武翁房玄龄等分乘的两条渔船,已在后面变成两个小黑点了。
  但武翁房玄龄仍奋力紧追不舍,他们似已下定决心,不追上他将他击毙,绝不甘休!

×      ×      ×

  二月一日,这一天,原是同心盟计划向老山主发动攻击的一天,但这天早上,第八号金衣特使卢仪南却回到了庐山五老峰的四海同心盟!
  自从蓬莱仙翁葛怀侠率领众人离开同心盟后,同心盟便在休会的状态中,但各派代表都遵守蓬莱仙翁葛怀侠的嘱咐,在五老峰四周布下防线,严禁武林人上山,因此流浪天使卢仪南来到五老峰下时,便已为青城派代表剑痴张青龙所发现,他一见流浪天使卢仪南突然返山,颇感意外,上前抱拳问道:“卢特使,你怎么回来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抱拳答道:“卢某奉盟主之命,回来提那司空英!”
  剑痴张青龙道:“哦,俞特使已与盟主会合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是的,数日前,盟主派遣上官特使先去巢湖刺探敌情,不料为老山主所擒,那老山主已知司空英被关禁在正心牢中,故又提出交换俘虏之议,声言如不答应他,将处死上官特使,盟主迫于无奈,只得答应换人,故命卢某回来提解司空英。”
  剑痴张青龙道:“这么说,老山主已获知同心盟要向他们发动攻击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正是,因此盟主只好放弃偷袭的计划,约他们来一次正邪大决斗,日期就在交换俘虏之后——对不起,卢某使命十分重要,不便与张大侠多谈了!”
  剑痴张青龙忙道:“是是,卢特使请便!”
  流浪天使卢仪南抱拳一拱,立即纵身而起,往五老峰上飞登上去。
  转眼登上峰顶,又遇见了几位代表,他把先前告诉剑痴张青龙的话讲了一遍,那几位代表也不疑有他,立刻放他过去。
  进入同心盟的大门,他像一只识途老马,一路奔下正心牢,在牢中一道铁栅门前停住,大声喊道:“封牢主!封牢主请开门!”
  正心牢牢主封一虎闻声而至,一见是流浪天使卢仪南回来,神色一楞,讶然道:“咦,卢特使你回来干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含笑道:“奉盟主命令,回来提解司空英下山!”
  封一虎惊诧道:“为甚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又将换俘之事说了一遍,最后催促道:“盟主限令虑某二月五日便须将司空英解到,事不宜迟,你快开门吧!”
  封一虎伸乎道:“好,卢特使请交出盟主之信物!”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怎么,你连卢某也不信任么?”
  封一虎躬身道:“对不起,这是盟主的命令,没有他的信物,任何人均不准进入正心牢!”
  流浪天使卢仪南点点头,探手入怀掏摸,一面笑问道:“封牢主,你身后那人是谁?”
  封一虎掉头望去,流浪天使卢仪南伸入怀中的右掌即时飞劈过去,击中封一虎的后脑,封一虎闷哼一声,身子摇晃两下,使蓬然仆倒地上!
  流浪天使卢仪南急忙把手伸入铁栅,拉过封一虎的身躯,由他怀里搜出一串钥匙,打开铁栅门的铁锁,闪身而入,抓起封一虎丢到甬道的一个角落里,随即飞步向甬道内的一排牢房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五十章 特使施计骗魔王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 侠魂不散魔鬼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