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特使施计解燃眉
2022-05-02 17:07:2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山主在火焰的“呼呼”声中,大笑不止,说道:“俞立忠,本山主这玩艺可否在一刻之内置你们于死命?”
  俞立忠冷然道:“对,你继续施为好了!”
  老山主笑道:“不,本山主只想先让你们见识见识而已!”
  话完,那二十支火筒的火焰倏地同时熄灭,接着,只听他又大笑道:“俞立忠,你答应不答应先念出半篇内功心法的诀言?”
  俞立忠沉忖片刻,答道:“这件事,我必须先和师祖商量一下!”
  老山主道:“好,本山主给你半炷香的时间!”
  俞立忠即转向师祖传言问道:“师祖,你看怎么好呢?”
  武翁房玄龄传音反问道:“你真有那门独特的内功心法?”
  俞立忠道:“没有,弟子是哄他的。”
  武翁房玄龄诧异道:“那么,你怎能在水中运气冲开穴道?”
  俞立忠笑道:“弟子哪能在水中运气冲穴?真实的情形是:弟子在被投入巢湖之前,穴道就已解开了!”
  武翁房玄龄问道:“谁替你解开穴道的?”
  俞立忠道:“艾菁姑娘!”
  武翁房玄龄恍然道:“原来是那小妮子,但聂岛主说,你是在白虎堂被点穴后,即被艾北村带走,那小妮子如何能替你解开穴道?”
  俞立忠道:“弟子被艾北村带至石堡门口时,艾姑娘突然出现,向她父亲谎称弟子乘冒充司空英之便调戏了她,要求她父亲让她把我痛殴一顿,艾北村本来就希望女儿跟弟子断绝情意,故听了十分高兴,立即答应她的要求,于是艾姑娘就在‘痛殴’弟子时,偷偷拍开了弟子的穴道,师祖你知道,麻穴一解,身上的索了就不难挣断了!”
  武翁房玄龄颔首道:“艾姑娘对你一往情深,将来你不可辜负了她——你挣断索子之后呢?”
  俞立忠道:“弟子在水中挣断索子后,潜游了一程方才冒出水面,那时天很黑,弟子分辨不出方位,只好胡乱向前游去,不料竟游回到了湖中的姥山,弟子就偷偷爬上山,巧的是,就在那时,弟子发现有人乘巨雕飞出石堡,弟子猜想必是老山主派人目充我欲赶去同心盟抢救司空英,便捡了一颗石头将那只巨雕打伤,然后抢得一条渔船,胁迫那驾驶船的喽啰开出巢湖,出了巢湖后,弟子情知老山主必不肯放过抢救司空英的机会,故兼程赶回同心盟,再化装司空英在正心牢等候,果然才隔了一天,那假流浪天使卢仪南就来了,如此这般,弟子便随他回到这里,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咳……”
  祖孙俩相对沉默半晌,俞立忠开口问道:“师祖,葛盟主他们来不来?”
  武翁房玄龄微微点头道:“大概会来,他伪装被火琉岛主聂卫公杀死后,为了使敌人相信他已死亡,就躺入棺材由七位金衣特使及二帮三教九门派的掌门人扶灵遄返同心盟,他说等确定没有敌人跟踪侦探时,便会亲自赶来。”
  俞立忠顿生一丝希望,急问道:“盟主已知老山主躲藏在这开封‘百花阁’么?”
  武翁房玄龄道:“不知道,不过我们已沿途留下记号,他应该不难找到此处。”
  俞立忠又问道:“大约何时会到?”
  武翁房玄龄道:“关键就在这里,他最快也要到明天的午牌时分才会赶到此处,但我们顶多只有半个时辰的活命时间……”
  俞立忠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尽量跟他拖时间!”
  武翁房玄龄苦笑道:“是的,但能够拖得多久呢?”
  俞立忠道:“等下师祖可以假装不答应弟子传授他内功心法,然后……”
  他们祖孙正在传音商谈之际,藏身铁壁内的老山主已开声催促道:“俞立忠,半炷香的时间已到,你答应不答应?”
  俞立忠转身答道:“敝师祖认为你得了这门内功心法后,有如虎之添翼,因此敝师祖坚决反对我们之间的交易,不过……”
  老山主冷笑道:“不过甚么?”
  俞立忠缓缓道:“做为人的徒孙,我极不愿见他老人家遭难,所以假如你老山主真有诚意,我打算不顾敝师祖的反对而将——”
  武翁房玄龄未等他说完,陡然怒吼道:“胡说!你敢将那门内功心法传授给他,我立刻打死你!”
  俞立忠回头向他央求道:“师祖,我们必须有承认失败的勇气——”
  武翁房玄龄又打断他的话,瞋目怒吼道:“不错,但我们的失败是死,不是苟且偷生!”
  俞立忠垂头道:“是的,但反过来说,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师祖等若得出去,以后才有机会再与敌人一决雌雄,不是么?”
  武翁房玄龄断然道:“这口气我咽不下,说不行就不行!”
  俞立忠道:“师祖请三思,今天失陷者除师祖一人外,还有聂岛主及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五位老前辈,也许他们会赞成弟子的看法。”
  武翁房玄龄沉“哼”一声,摆头环望火琉岛主聂卫公及武英、武杰、武侠、武棍问道:“你们五位赞成他将那门内功心法传授给对方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俞特使愿牺牲一己而解救我们六人,此等精神实堪钦佩,照说我们不该答应他,但他刚才说的话也很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若得不死,不但可以替他复仇,尚可解救东方特使及敝孙女之命,所以权衡轻重得失,老夫同意俞特使的主张!”
  武翁房玄龄气得面色铁青,摔头转对武英皇甫奇问道:“皇甫老儿,你的意见如何?”
  武英皇甫奇笑道:“我的骨头跟你一样又臭又硬,所以我决定站在你那一边!”
  武翁房玄龄面有喜色,再转对武杰黎中天问道:“黎老,你呢?”
  武杰黎中天露出一个难为情的笑压,道:“老夫并非怕死,但总觉死也要死得有代价,因此老夫觉得以俞特使的主张为佳。”
  武翁房玄龄顿足长叹道:“咳,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话当真不错,老朽只道你武杰黎中天是个宁折不弯的人物,想不到竟也是个窝囊!”
  武杰黎中天敛目道:“人各有志,房老何必相强?”
  武翁房玄龄鄙夷一哼,移望武侠颜正问道:“颜老,你大概也是偷生怕死之辈,是吧?”
  武侠颜正笑道:“嘿,我还没有表示立场,你房老竟然就破口大骂起来了!”
  武翁房玄龄冷哼道:“要不然,你颜老有勇气陪老朽一道死?”
  武侠颜正道:“死,一眨眼就过去了,这点勇气我是有的!”
  武翁房玄龄大喜,再移望武棍甘露民道:“甘老,同心盟处理每-件事,一向以少数顺从多数做为决定,如今我们就以此来表决俞立忠的主张,你的意见有决定性的作用,希望你别让老朽失望!”
  武棍甘露民嘻嘻笑道:“抱歉,生命太可贵,所以我只好让你失望!”
  武翁房玄龄又惊又怒,沉声问道:“你是说,赞成敝徒孙的主张?”
  武棍甘露民点头笑道:“是的,虽然老夫也不忍见他为解救我们而从容就义,但目前的情况,却只有这个办法比较正确!”
  武翁房玄龄怒道:“鬼话,你要是怕死就直说一句!”
  武棍甘露民笑道:“房老,这不是吵嘴的时候,而且刚才你自己说愿以同心盟处理事件的方法来决定俞特使的主张,因此你更不该生气!”
  武翁房玄龄似觉自己确不该生气,因之敛目深深一叹道:“三比三,赞成反对各居一半,因此俞立忠的主张不能——”
  火琉岛主聂卫公打岔道:“四比三,不是三比三,因此俞特使的主张通过。”
  武翁房玄龄瞪眼嚷道:“乱讲,谁说四比三?”
  火琉岛主聂卫公冷笑道:“房老请数一数,我们这里一共是几人?”
  武翁房玄龄道:“俞立忠这孩子的意见不能算进去!”
  火琉岛主聂卫公沉脸问道:“为何他不能算进去?”
  武翁房玄雄道:“他是提出意见之人,无权参加意见!”
  火琉岛主聂卫公怒道:“哼,这是哪一门的规律?”
  武翁房玄龄理直气壮道:“同心盟的规律!”
  火琉岛主聂卫公转向武杰黎中天问道:“黎老,同心盟有这条规律么?”
  武杰黎中天摇头说道:“老夫不清楚,好像没有吧。”
  武英皇甫奇接口说道:“有!同心盟有这条规律!”
  武棍甘露民冷笑道:“别骗人,同心盟的规章老夫曾读过一遍,根本没有这条规律!”
  武翁房玄附大声道:“老朽读两遍,的的确确有这条规律!”
  “没有!”
  “有!”
  “没有!”
  “有!”
  六位武林绝顶高人,三个说有三个说没有,登时口沫飞溅的大吵起来,藏身于铁壁外的老山主听得不耐烦,大喝一声滴:“你们都给我住嘴!”
  六人果然停止吵嘴,彼此敌视着,大有一言不合使将武力决定之势。
  老山主嘿嘿笑道:“俞立忠,你不必听从他们的意见,快把那门内功心法的窍诀念出来!”
  俞立忠摇头道:“不成,我们同心盟之人,不管任何争情,均须经过决议后才能付诸实行!”
  老山主冷笑道:“哼,你们想拖延时间,打谅本山主不知道?”
  俞立忠道:“别多疑,我们七人已插翼难飞,迟早难免一死,拖延时间何用?”
  老山主道:“你速做决定,本山主不耐久候!”
  俞立忠微笑说道:“我想我们总会吵出一个结果,既然你已给了我们一段时间,再等一会又有何妨?”
  老山主道:“好,本山主再给你们半炷香的时间,到时若无结果,本山主就要放火杀人!”
  俞立忠点头笑道:“对,这才是你老山主应有的风度!”
  说着,回望师祖道:“师祖,弟子虽然同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去熟读同心盟的规章,是以弟子亦不知到底有无这条规律,为今之计,我们必须先研究研究同心盟到底有没有这条规律,假如能研究出来,事情就可决定了。”
  武翁房玄龄怒气冲冲地道:“都是你作怪,今天你若不听我的命令,我就不认你这个徒孙!”
  武杰黎中天立刻接嘴道:“喂喂,我说房老儿,俞立忠如今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今天这件事,不是你们祖孙俩的私事,你可不能抬出师祖的身份来压迫他呀!”
  武翁房玄龄怒吼道:“老夫就是要压迫他,怎么样?”
  武杰黎中天道:“你如此专横,事情只有愈弄愈糟糕!”
  武翁房玄龄道:“老朽就是要专横,你武杰黎中天不服气,咱们可在手底下见高低!”
  武杰黎中天面孔一沉道:“你讲不讲理?”
  武翁房玄龄冷笑道:“也不知是谁不讲理,同心盟明明有这么一条规律,你们却说没有,哼!”
  武杰黎中天态度亦呈强硬,冷冷道:“同心盟明明没有那条规律,是你房玄龄无中生有的!”
  “胡说,明明有那条规律!”
  “你才胡说,明明没有!”
  “有!”
  “没有!”
  武翁房玄龄暴跳起来,戟指武杰黎中天大喝道:“放马过来,咱们用武力解决!”
  武杰黎中天岂肯示弱,但正待举步跨上之际,火琉岛主聂卫公抢先闪身而出,悍笑道:“要打架,咱们两个来!”
  武翁房玄龄寒脸冷声道:“正合吾意,请!”
  火琉岛主聂卫公抱拳说了声“有僭。”左足向前跨出一步,右手一扬,骈伸二指,以一式“仙人指路”向武翁房玄龄的眼睛隔空点去。
  武翁房玄龄把头一晃,揉身直上,竖掌如刀,反击火琉岛主聂卫公胸口,掌风“呼!”然有声,凌厉异常!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妙计得售龙出困
上一篇:
第五十章 特使施计骗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