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芙蓉仙子
2022-01-11 17:30:0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立青听她侃侃而谈,长了不少见识,不由脱口道:“兰……兰妹……你懂得真多。”
  可兰嫣然一笑,立青只觉眼前一亮,四周鲜花黯然失色,立青暗忖道:“古人说一笑倾国,这姑娘笑得真美丽,就是她出再大的难题,也不能拒绝了。”
  可兰忽然幽幽道:“草木犹有灵性,何况是人,方……方大哥,唉,不说也罢!”
  立青问道:“什么事啊?”
  可兰低声道:“你……这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朋友又多,什么少林的小和尚啰,武当山的道士啰,你玩得兴起,还会想回来看我么?你……方大哥,你现在对我好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立青正色道:“兰妹,我岂是反复无情的小人?”
  可兰见他说得认真,心中一软,柔声道:“方大哥别生气,我信得过你。”
  她这人性子就是如此,任何事从不坚持,温柔腼腆,立青笑道:“我不但会时时想你,而且我还想常常吃你烧的菜啦!兰妹你想,我肚子一饿,立即便想到:‘如果那姑娘在这,岂不是好。’口水都会流下来的。”
  可兰听他说得有趣,“咭”的笑出了声,连忙用小巾掩口。立青与女子数次单独相处,已不再害羞了。
  可兰道:“方大哥,你真……真的这么喜欢吃我烧的东西?”
  立青诚实地点点头,可兰忸怩了半天,低声道:“那……那……方大哥,你永远……永远爱……吃么?”
  立青答道:“当然啰!”
  他见可兰低着头很是害羞,心念一动,忽然明白可兰话中之意,心中又是惊慌,又是喜欢。四周花香如薰,耳畔软语温柔,立青不由又想到赠虎赠剑的小秦琪。
  可兰见立青一脸茫然的模样,心想他一定明了自己话中之意,是以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暗自忖道:“如果师父知道了,也不知该有多高兴,师父师父,你的兰儿有……有人……有人喜欢啦!”
  两人均在沉思,忽然一声悲嚎传了进来,一个像饿狼嗥叫的声音道:“师弟,师弟,哪个大胆狗子,害了你的性命,为兄的如不将他破腹挖心,誓不为人。”
  说罢又干嚎起来,可兰紧张道:“难道百兽神王的师兄来了不成,百兽神王犹且如此厉害,何况是他师兄?”
  立青道:“金发岛主远在海外,怎会突然来到,怕是那淮南子的师兄也说不定。”
  正在猜疑间,外面一个冷森森的声音道:“哪里来的野人,鬼叫鬼号没个完,你哭你那不成才的师弟尽管滚开哭去,别扰老子清梦。”
  那先前哭嚎的人嘶声叫道:“狗子,我哭我师弟干你何事?你如不耐烦,本岛主打发你去见阎王便是。”
  那冷冷的声音道:“阎王么?哈哈,正是老夫!”
  忽然“哗啦”一阵暴响,一棵高大松树断了一枝,满树松针纷纷坠地。
  那自称岛主的冷笑道:“这点伎俩也敢在本岛主面前逞威么?真是井底之蛙,妄自称大了。”
  他话才毕,“咔嚓”之声连响,那松树伸出的巨枝,竟然吃他掌风震断。立青、可兰隐身在花丛中,虽然瞧不见那两人身形,可是知那松树又高又粗,年岁何止百年,此人竟能举手之间劈倒树枝,功力当真深湛已极了。
  可兰道:“真是那金发岛主哩!咱们躲在这里看他两人打架,收个渔人之利。”
  立青沉声道:“这金发岛主功力虽在百兽神王之上,可也未必是那人对手。”
  可兰悄声道:“那人是谁,方大哥知道吗?”
  可兰靠近立青耳边吹气如兰,立青神色凝重的说:“这人就是瞽目杀君。”
  可兰道:“原来是三心红王的弟子,这两个家伙都是坏东西,咱们别理。”
  立青摇头道:“他抢我昆仑秘笈,又数次羞辱我,此仇焉能不报?今日好歹要与他弄个明白。”
  可兰生怕再劝阻,又惹起他牛脾气,只柔声道:“方大哥,那么等他俩人的拼得差不多了,咱们这才出去,比较有把握些。”
  立青心想这事关系重大,只得如此,此时外面金发岛主、瞽目杀君已打得天翻地覆,胜败难分。

×      ×      ×

  瞽目杀君虽听过金发岛主名头,却并未将这海外野人放在眼中。
  他奉师父三心红王之命去阻止各派人赴雁荡,杀了一个痛快,好容易摆脱三心红王,这便一个人苦研昆仑秘笈,但其字歪歪扭扭,他如何能解。这时正在推敲秘笈,苦无头绪,又被金发岛主这一吵,立刻火气冲天,忍不住骂了起来。
  这金发岛主二次入中原,武功已练得出神入化,瞽目杀君硬接了他几招,心中不由叫苦,自忖虽不至于落败,取胜之机也极渺茫。
  那金发岛主十年前只在中原略一逗留,便锻羽而归,是以不知杀君名头,他见自己连施绝招,竟连一个瞽目汉子都奈不何,心中又怒又惊,杀机一起,一掌平推而出。
  瞽目杀君也打得不耐烦,他见金发岛主一掌击来,当下一侧身闪过,上下双掌翻飞,施出“鬼愁十二式”。
  这是三心红王近年所创,威力之大,招式之奇,真是鬼神莫测。金发岛主果然招架不住,连退数步,运起真力,双掌又是平胸推出。
  瞽目杀君大怒,暗忖:“这厮自以为功力深厚,老子难道不敢接你一招。”
  他也一鼓真气,双掌施伸而出,四掌一交,两人各退二步,瞽目杀君正待再上,忽然右腕一阵麻。他一瞧,原来竟吃金发岛主画了一指,他大惊之下,一运真力,只觉一阵头昏,仆然倒地。
  金发岛主冷冷笑道:“你自要寻死,也怪不得岛主心狠。”
  他右手一挥真气,突然五指指甲暴伸,长了五寸左右,他甚是得意,哈哈笑道:“这招谁能料到?本岛主本待对付那姓梅的,料不到你这独眼贼竟尝了个先。”
  他一吞气,那指爪又复卷回,原来他右手所蓄的长指甲,竟涂上天下至毒之物。他适才与瞽目杀君对掌,便是指甲突然伸长,划了瞽目杀君一指。
  金发岛主上前搜了搜瞽目杀君身上,想要知道此人来历,忽然摸到两本小册。他一看之下,大喜若狂,原来正是武林之中,人人梦寐以求的“昆仑秘笈”。
  他转身正待抱起他师弟百兽神王尸身,忽然背后有人叫道:“金发岛主请了,在下方立青有一事相告。”
  金发岛主蓦一回身,只见一个俊美青年和一位美丽少女站在身后,他适才大喜欲狂,竟然没有发觉两人如何近身。
  金发岛主问道:“这位小哥儿有何见教?”
  他见立青、可兰俱都生得文弱秀美,虽则心中猜疑这两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外号,却也未便立刻发作。
  立青问道:“前辈手中可是‘昆仑秘笈’么?”
  金发岛主大吃一惊,脸一沉道:“小哥儿,你还是和这漂亮小姑娘赶路去吧!这里的事你休要来管。”
  可兰听他称赞自己漂亮,不由暗暗心喜,偷瞟了立青一眼。大凡女子总喜别人赞她美丽,就是十分讨厌之人,这种恭维也甚能入耳,可兰接口道:“喂,你杀死了人,难道就一走了之,方大哥,咱们偏偏要管它一管。”
  金发岛主怪目一翻道:“现在要你走你不走,待会想走也走不成了。”
  立青道:“那就试试看,金发岛主,上啊!”
  金发岛主又好气又是好笑,两个黄毛小子竟和自己纠缠不休,他乃是有来历的人,自恃甚高,岂肯和两个小辈动手,当下一纵身跃出数丈,忽然呼声一起,立青、可兰双双携手挡在面前。
  他见立青、可兰露了一手上乘轻功,心中颇为吃惊,他心思一转,暗忖道:“莫要是哪位高人徒儿故意阻我,好待他师父前来,不好,我身怀至宝,若是被江湖上的人知道,只怕难以安宁了。今日之事,只有先毙了这两个小鬼。”
  他暗自运气,出招便欲伤人,立青不敢怠慢,也运起少林老和尚所授上乘内功,两人正在一触即发,可兰忽然脸色惨白,神色惊惧万分,像是目睹世上最可怕之事,金发岛主一抬头,见着这张惨白恐惧的脸孔,他不由自主的回头一瞧,立青一掌已自发出。
  金发岛主连忙转身,右掌向立青拍去,可兰身子一矮,立青也没有清楚她用的是什么身法,已然抓住金发岛主左手中之书。
  金发岛主大急,大吼一声,运劲一夺,可兰身子竟被他扬了起来,立青大吃一惊,不顾己身安危,贴身上前攻了三招。这几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间不容发,金发岛主连退数步,一掌抵住立青双掌。
  可兰身在空中,左手直击金发岛主面门,金发岛主只觉眼前一花,一只小手已攻到双目。他右掌和立青双掌缠住,此时万难撤回,只得运劲一偏,可兰二指也跟着点到,这招又疾又狠,指尖尖风缕缕。金发岛主到底武学深湛,在这千钧一发,左手一挥松了开来,可兰身子被他抛起丈余。
  立青一收劲,脚跟运劲,倒窜数尺,想要去接住可可兰,只见可兰笑吟吟的在空中一个翻身,轻悄悄落在地上,草虫不惊,手中却多了两本小册。
  可兰叫道:“方大哥,物归原主,咱们走吧!”
  立青被她一叫,想到这两本书事关重大,不宜和金发岛主纠缠,当下和可兰腾身而起,往前跑去。
  金发岛主气得哇哇大叫,口中大骂:“死丫头!臭小子!”
  拨足追了过来,可兰心知两人轻身功夫不比金发岛主高明,只怕难以脱身,正自沉吟间,忽然跑近到先前所布石阵,她不由大喜,伸出小手握住立青,缓步走入阵中。
  他两人才走入阵中,金发岛主已自赶到,可兰拨动几堆石子,便和立青向内走去。

×      ×      ×

  金发岛主跟进一步,只见景色一变,茫茫前程,再也看不见立青、可兰两人,他见多识广,连忙纵身而出,眼前虽只是几堆山石,却是千百变化,歧路纷纷,不知从何走起是好。
  可兰歇了一会儿道:“好险!好险!”
  立青目睹这阵曾将淮南子困住,是以颇有信心,他见可兰动手干净俐落,再无那种害羞怕事的神色,心中很感奇怪,说道:“刚才之事真是够运道,如不是金发岛主一分心,你扑上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被他掌力震着了?”
  可兰道:“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胆子变得这样大,方……方大哥……你知道么?”
  立青感激她舍命为自己夺书,正待谢她,可兰忽低头幽幽道:“方大哥,我……我一见你要和他拼命,就忍不住不要命去……去帮你,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立青眼一热鼻一酸,几乎流下感激之泪,他和可兰相处,早知她的性儿,此时为呵护自己,已然抛却害羞畏事的天性,那么她对立青的爱护,已超过对她自己的爱护了。
  立青柔声道:“兰妹,你胆子变大了,我很是高兴,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如果你有危险时,我一定会变得像疯狮一样,就是道、僧、王、后来,也要和他们拼命救你。”
  立青说完,只觉胸中很是舒畅,他感到这世上只有一个女孩子值得自己这样倾心而诉,就是可爱的小秦琪,也万万比不上可兰的迷人了。
  可兰温柔的听着,一刹那间,她又恢复了腼腆的天性,她低声道:“方大哥,你答应我,你离开此地到江湖上行走,不要和别人拼命啊!什么事都可想法儿解决的。”
  她无限关注的说着,立青觉得满腔雄心化为轻烟,那争强斗胜的举动,也变得十分幼稚可笑,他几乎就想留此永远不走,然而母亲血淋淋的惨死,父亲负剑憔悴的样子,这却令他忘不了,永远忘不了,他不愿伤可兰之心,便道:“兰妹,你放心,大哥岂是好斗的人,可是你……你也不愿大哥是个懦夫吧!”
  可兰一凛,眼泪流了下来,她哽咽道:“大哥,方大哥,是我错了,我真自私,不要为我做懦夫……不要……”
  立青连忙劝道:“兰妹别哭,我一定小心就是,喂!你刚才用什么身法抢到昆仑秘笈呀!我怎么没有瞧清楚?”
  可兰收泪道:“我是骗他转了身,这才敢用‘凌云步’前去抢书哩!”
  立青奇道:“是你骗得他分心么?什么法子这样有效?”
  可兰掩不住得意道:“我装成非常害怕的样子,瞪住他身后,他便忍不住回过身去了。”
  立青拍手笑道:“真是好法儿,兰妹你很聪明,我只道你天真得什么也不懂,原来诡计多端啦!”
  可兰笑道:“你别赞我,这一招我是跟师妹学到的,我师妹才叫聪明哩,人又长得漂亮。”
  立青不以为然,暗忖道:“我想世上没有比你更美丽的女子了。”
  可兰知他心意,掩口笑道:“我师妹真的很是好看,要不——怎么从前她已八九岁了,师父还一天到晚要抱她哩!去年,有一次我和师妹一块出来玩,无意中碰到武当一个姓麦的道士,那道士可厉害得紧,我和师妹都不是他敌手。”
  立青哦了声道:“武当麦三侠,天下闻名,小和尚心如天不怕地不怕,却也要让他三分。”
  可兰道:“麦道士正在处罚几个小道士,我师妹见小道士可怜,就上去说情,想不到惹怒了麦道士,动起手来,我师妹剑子被他夺去。我师父何等威名,咱姐妹俩怎能丢此大脸,硬抢又不成,于是我那鬼灵精小师妹便用刚才我用的法儿,果然夺回长剑。”
  立青道:“几时见到你的师妹,一定要领教领教。哟,不成,我可斗不过她,倒是小和尚心如可以和她比划。”
  两人谈得高兴,忽闻外面金发岛主乱骂不歇,可兰是女儿家,如何懂得这许多粗话,但她却知道是下流话,她啐了一口道:“亏他还是一代岛主,怎么这等下流?”
  金发岛主见骂不出两人,心中一动,出声叫道:“鬼丫头!臭小子!再不出来,本岛主要用火攻了。”
  可兰哼了声道:“百万大军尚且不惧,区区小火怎能奈我何?”
  金发岛主果然烧起火来,他用劲将燃着火枝抛了进来,不一会儿火光熊熊,甚是惊人。可兰起身来,又移动一下石子,只见一片浓雾起处,那火堆竟然无影无踪。
  金发岛主无奈,他骂了半天也觉口干唇焦,便坐下来,心想这两个小鬼总不能守在阵内不吃东西,自己只要守定阵前,哪怕他们不出来?一定可以夺回秘笈。
  可兰忽道:“方大哥,咱们冒了大险抢回这两本书,你怎样瞧也不瞧一眼?”
  立青道:“我可看不懂。”
  可兰随手翻开一本,上面歪歪斜斜写得满满的,她定神瞧去,却是字字认识,她不禁喜叫道:“方大哥,是梵文。”
  立青道:“就是因为是梵文,我才看不懂的。”
  可兰沉吟半刻道:“我幼时随父亲习过梵文,不知能不能认全这书中之字?”
  立青喜道:“兰妹,你快认,如果你再不认得,只怕就没人能认了。”
  他一向服气可兰之才能,不由脱口而赞,可兰嫣然一笑,低声道:“方大哥,别把我捧得上天,待会认不出来,你可别骂我是个傻姑娘。”
  立青讪然,可兰捧起书来一句一句看去,她久不接触这古怪文字,读起来颇感吃力。立青坐在她身旁,一会儿又站起身,走来走去,心神十分焦急,又十分兴奋。
  可兰看了半天,这才看完一页,立青忍不住便想问她书中说的是什么,但见她双目凝注,正在竭尽心思理解,便不敢打扰。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可兰仍是用小手支着脸颊,聚精会神的读着,那样子就和立青初见她坐在路上苦思阵法一模一样。立青心中一动,想到这些日子里,竟和萍水相逢的小姑娘,成了不能分离的伴侣,自己遭遇之奇,真是大出所料。
  他不由又习惯的道:“兰妹,你累了,歇歇啦,别费心神了。”
  可兰似若未闻,半晌看完一页,抬起头来问道:“方大哥,你说什么?”
  立青道:“你歇歇啦,这事又不急,休息一会儿再读。”
  可兰笑道:“怎么不急,瞧你坐立不安,还说不急。对了,咱们大半天没有吃饭,你不饿么?
  立青摇摇头,可兰道:“目下有个难题,我看想半天也想不懂,就烦你作顿饭如何?你从这阵后‘生门’走去,便可到我们谷中石屋,里面有的是吃的。”
  立青经她一提,果然觉得甚饿,便依言去取了几样干肉、菜蔬,生火煮得稀烂,请可兰去吃。
  可兰挟了一块肉放入口中,眼仍不离书上。她作事专心之至,否则年纪轻轻,如何能博古通今?
  她嚼了两口,忽然“啊”了声,立青道:“兰妹,难题想通了么?”
  可兰指指小嘴,半晌才说道:“好咸啊!方大哥,腊肉没洗么?”
  立青惭愧道:“我们家里吃腊肉从没人洗啊!”
  可兰忍笑道:“真难为你替我作了一顿饭,方大哥,谢谢你啦!这书上尽是上乘武学原理,有的地方我领悟不了,如果师父在就好了,呀!师姐就快回来了,她功力比我高得多,给她看,也是好的。”
  立青道:“就烦你把懂得的,先讲给我听听好么?”
  可兰又低下头看书,立青吃得饱了,无事只有在阵内呆坐。过了很久,明月当空,繁星漫天,已是中夜时分,可兰这才将两本书看完,她吁了口气道:“难怪这部书武林中人舍命争取,天下武艺各门各派何啻数十,可全都包括在这小小书中,如果下册能够得到,练功的法子更多了。”
  立青急问道:“这里有速成的武功么?咱们赶快练两样,好打跑金发岛主。”
  可兰道:“那倒不必这么急,等师姐回来,金发岛主还敢撒野么?这书包罗万象,我一时也说不清楚,对了,方大哥,你明日不是要走吗?待我将书中梵文翻译为汉文,你日后可以好生参悟。”
  立青大喜,连忙又从阵后跑到石屋,取来纸笔,可兰念一句他写一句。
  立青连受少林老和尚及何克心的教授,武功虽然不能跻身上乘,武学之道却是大大明悟,这时见书中字字珠玑,一些运气调息练功的道理,真是闻所未闻,显然那老和尚及何叔叔的内功虽深,却仍有少许破绽,这书上所说真是十全十美,立青不禁雀跃不已。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九章 恩恩怨怨
上一篇:
第十七章 同生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