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六章 雏凤智擒女煞星
2019-10-15 21:57:3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灯门的布置,立刻又作了另一次的调整。
  黄媚以罗刹女的身份,回到了东厢。
  王俊也改换了一个身份。
  言小秋、方昭也以不同的香客身份,暗暗监视着东厢的行动。
  于重仍留守在原地,指挥全局,一面等黄媚的通知,随时应变。
  齐子川仍然是卖香烛的掌柜,只是他更留心出入清风道观的来往人客。
  王俊又扮作一个富家公子的身份,并带着一个青衣小童。
  小童是萧飞燕所改扮,两个人直入大殿。
  经历过连番凶险之后,王俊已学得更为沉静。
  他满腹诗书,自有一种和纯江湖人完全不同的气质。
  他穿得很华丽,大摇大摆的直入了大殿之中。
  大殿中香客很多,但面对着庄严的神像时,却不闻喧噪之声。
  四个青衣道士熟练的应付着香客们的垂询。
  萧飞燕常常女扮男装,不但举动很自然,而且也学得一口男人腔。
  只见她仰首走到一个道士前面,低声道:“咱们大爷晋香来了,他要先拜神像。”
  道人转头望去,只见王俊微微仰首,望着大殿上的画栋雕梁。
  道人放低了声音,道:“贫道明月,贵客是……”
  萧飞燕道:“咱们大爷来自京城,沿途看看民情。”
  她已发觉到自己说得太多,立刻住口不言。
  但,这已经够了,已使得明月道长心里有数。
  只见他快步走了过去,对王俊合掌一礼,道:“无量寿佛,贫道明月,见过大人。”
  他说的声音不大,但大殿中没有人高声喧哗,这已使得十之八九的香客都听得很清楚。
  尤其是大人那两个字,几乎是人人入耳。
  王俊也很会配合,缓缓转过头,打量了明月一阵,道:“道院中,不适常俗,不用多礼了。”
  这几句话,也说得很是得体,一派官威气度。
  明月连应了几个是字,恭声道:“大人要上香?”
  王俊道:“既入贵观,总得随喜一番。”
  不用明月再费口舌,众香客立时自动的闪身退开。
  明月低声道:“大人请。”
  王俊整整衣冠,走近供案之前。明月早已奉上燃起炷香。
  王俊晋过香,拜了神像,回头对萧飞燕,道:“十两香火钱。”
  十两香火钱,手笔虽然不错,但却不算太大,不少大方的香客,也有出过十两银子的手笔。
  但萧飞燕拿出来的不是银子,而是黄澄澄的金子。
  十两黄金的香火钱,就不同凡响了,众香客和四个一直在大殿中迎接香客的道人,都看得肃然起敬。
  明月接过了十两黄金,口中连声念佛号。
  王俊轻轻咳了一声,更增加了不少气派,道:“道长,我想见见你们的住持。”
  明月愣了一愣,道:“大人……”
  王俊冷冷接道:“怎么!不行吗?”
  明月道:“行,贫道立刻给大人通报,请教大人是……”
  王俊道:“我姓王,在京城里做事。”
  来自京城,气派非凡,他虽然没有说出来做的是甚么事,但看样子,官职不会太小。
  明月没有再多问,转身向后奔去。
  萧飞燕回到了王俊身侧,垂手肃立,微微低首,一副恭敬、畏惧的神情。
  但她口中却低声说道:“大哥,你好大的官气啊,连我也有些被你镇住了。”
  大概是此地离京城太远,听到京里来的人,先有三分敬意。
  明月去不多久,已然快步奔了回来,道:“大人,敝观主在静室候驾。”
  王俊一挥手,道:“有劳道长带路。”
  穿越过两重殿房,到了一座花木扶疏的静室前面。
  一个胸垂银髯、木簪椎发的青袍道人,早已在室外等候。
  王俊远远的打量那道人一眼,童颜鹤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白髯道人急走前了两步,稽首一礼,道:“清风道观住持恭迎王大人。”
  王俊也还了一礼,道:“有劳鹤驾,观主的仙号是……”
  白髯道人道:“贫道清风。”
  王俊道:“好!清风隐士心。”
  清风观主微笑道:“玄门京中客,大人请。”
  王俊心中暗道:“这道人谈吐不俗,果然是一位世外高人。”
  心中转念,人却举步踏入静室。
  静室不大,但却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室中放着一张松木长案,五张藤椅,除了一张主位之外,四张都摆在客位上。
  清风观主肃容入座后,一个清秀道童立刻献上香茗,悄然退出。
  明月把客人送到静室后,立刻转头回去。
  萧飞燕未退出静室,却垂手站在王俊的身后。
  清风观主目光一掠王俊,道:“荒野道观,小室迎贵宾,大人莫要见笑。”
  王俊道:“室雅何需大,有麝自然香,道长太客气了。”
  清风观主道:“大人是偶而游踪至此,还是有意随喜而来。”
  王俊道:“清风道观香火鼎盛,下官慕名而来。”
  下官两个字,用得是画龙点睛,隐隐约约透露出了自己的身份。
  清风观主本来还想问问王俊在京城中哪一部理事,但听到了下官两个字,反使他不好再开口。
  琵琶半移门半启,何必再问客身份,那岂不是显得太俗气了。
  清风观主不是俗人,立刻转个话题,道:“大人一路走来,定然见到了不少民间疾苦,此番回京,当有佳本上奏,苍生有福了。”
  他太聪明了,闻弦歌即知雅意,倒省了王俊一番措词心机。
  王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一笑,道:“观主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仍然关心民间疾苦事,好叫下……”下字拖得很长,但却改了口,接道:“好叫学生感佩。”
  清风观主道:“大人过奖了。”语声一顿,接道:“大人对清风道观可有甚么指教之处?”
  王俊道:“学生未入观前,曾四下观赏了一阵,但觉人山人海,足见香火之盛,不过,学生无意间听到了一句闲言。”
  清风观主怔了怔道:“甚么闲言?”
  王俊又喝了一口茶,笑道:“听说,今日之中,会有贵客莅临贵观。”
  清风观主道:“想是指大人而言了。”
  王俊摇摇头,道:“非也,就学生听到之言,似乎是四君子要到贵观进香。”
  清风观主哦了一声,但却未立刻回答王俊的话,两道目光盯注在王俊的脸上。
  壬俊只觉他目光如闪电,直透内腑,不禁心中一动,暗道:“好厉害的眼神,目光如剑,大概就是这个情景了,看来这老道士也是武林中的高手了。”
  心中念转,表面却尽量保持平静,丝毫不动声色,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
  清风观主目中神芒敛收,笑一笑,道:“大人听到何人所言?”
  王俊道:“一个香客,学生未问他的姓名,如能再见他之面时,学生定可认出来。”
  清风观主道:“哦?”
  王俊道:“观主对此事,似是有讶异之感,莫非个中还有甚么隐情吗?”
  清风观主说道:“贫道奇怪的是,此言由何而来。四君子是何许人物,怎会要到敝观进香……”语声一顿,接道:“就算确有四个君子到本观进香,也不过是千万香客中的四个,怎会有人谈起来呢?”
  王俊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四君子就算来进香,也不算是甚么大事,不过学生听闻的还有下情。”
  清风观主并未再感到惊异,淡淡一笑,道:“大人还听到了些甚么?”
  王俊道:“那人说,四君子到了贵观之后,可能会引起一场风波。”
  清风观主道:“风波?甚么风波?”
  王俊道:“这就不是学生所能了解的,还要请教观主。”
  最后一句话有如剑之锋刃,听得清风观主又是一震。
  摇摇头,清风观主缓缓说道:“这个……贫道就想不出会引起甚么风波。”
  王俊道:“观主住持此观,不知有多少时间了?”
  清风观主道:“四十年,贫道三十二岁那年主持观务,今年整整七十二岁了。”
  王俊道:“看不出啊!看不出!观主养生有术,想不到已如许年纪了。”
  清风观主道:“老了,世无长生术,贫道虽然跳出红尘,但无法摆脱俗务,连修心二字都谈不到。”
  王俊道:“四十年来,这清风道观中,可曾发生过甚么大事?”
  清风观主道:“每至香火会期,因人数太多,难免会有些争执、打架之事,托神灵护佑,一直没有发生过人命大事,贫道也未受过讼累。”
  王俊笑一笑,道:“济南府也是太过了一些,这样大的庙会,怎么不派一哨官兵来此保护一下?”
  这几句话,话中有意,无异是强调了他京官的身份。
  王俊读书不少,自然具有了官人的气质,再加上这几句适当的话,任你清风观主奸猾似鬼,也无法不信。
  点点头,清风观主笑道:“说的是啊!这还要大人美言一二了。”
  王俊道:“此事容易,过几天,我一定要见见济南府,向他说一声就是。”
  看清风观主不见有甚么反应,立刻一皱眉头,接道:“观主这方面,如是有需要,不用等几天了,在下立刻修书一封,派人到济南府去,要他们立刻派一些人马过来。”
  他想更进一步试探清风观主的反应。在他的推想中,清风观主决不敢答应。
  但事情却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清风观主不但答应了,而且立刻招来一个清秀的道童,道:“去拿文房四宝来。”
  那道童应了一声,转身而去。片刻之后,带着文房四宝走了进来。
  清风观主亲自替王俊磨墨,一面笑道:“那就有劳大人了,这次庙会刚刚开始了三天,会期却有一个月之久,听说再过几天,可能会有四台大戏在这里对台演唱,那必然会招来更多的人。人多了,难免杂乱,很可能会招来很多无谓的麻烦,如若有一哨军兵驻在这里,可免去不少的争执。”
  王俊道:“最好他们能加派一个文案师爷来,一些小事情,就可在场中办了。”
  清风观主点头道:“对!还是大人想得周到。”
  墨已经磨好,王俊只好站起身子,走了过去。
  清风观主煞有介事,王俊也装作得很像,他坐在案后,提起了羊毫楷笔。
  萧飞燕早已走了过来,替王俊展开了一纸白笺。
  王俊提起笔,略一沉吟,随手写道:逸卿年兄如晤。
  写完一句话,抬起头,笑道:“昔年他在京里时,我们有过几次会晤,后来,他外放济南,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逸卿是他的号。”
  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济南知府的名字和号,但逸卿两个字既是号,那就是一般人来说,都不会知道,除非和他相同身份的人,否则,根本不敢叫他的号。
  清风观主果然是知道济南吴知府的大名,但他不知道知府的号。
  这一关过得很险,但却是履险如夷。
  清风观主很厉害,但在斗心机上,他仍输了给王俊。
  他脸上仍然带着笑容,但已笑得很勉强。
  王俊已从清风观主的神色中,看出了他这一手没有用错,立刻动笔写了下去。
  以后的措词就容易了,那是王俊的拿手好戏。
  笔走龙蛇,一挥而就,而且有意的让清风观主看到全文。
  措词中很得体,也隐隐显出了他的身份,尽管说得客气,但却带有一点命令的口气。
  看完了这封信,清风观主心中原来有一点怀疑的念头已完全打消了。
  目前,他已确信这个人是由京城来的大人物。
  王俊写好后,取过了信封。
  幸好,他还知道济南的知府姓吴,于是提笔写道:袖呈济南知府吴年兄亲启。
  这表示,这封信很机密,除了知府大人外,别人不能拆阅。
  清风观主笑笑,道:“大人,这封信交给贫道吧!我派一个弟子送到济南府去。”
  王俊摇摇头,道:“观主,这个不用劳动责观弟子,而且一个出家人,送信到官府中去也不太方便。”
  清风观主道:“这个,难道还要劳动大人的常随吗?”
  口中说话,目光却转到了萧飞燕的身上。
  王俊道:“我还带了两个护卫,叫他们送去方便些。”
  清风观主道:“两个护卫也是由京中带来的吗?”
  王俊道:“不错,他们也是吃公粮的,专门保护行方吏史的常班。”
  这又是官场中的一些隐密,只听得清风观主脸色微变。
  王俊看见装作没有看见,回头对萧飞燕说道:“去,召一个护卫过来,把这封信送到济南府去。”
  召一个人进来并非难事,外面有于重、方昭、言小秋。
  萧飞燕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七章 洞天福地隐龙蛇
上一篇:
第五章 险过两度死亡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