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七章 洞天福地隐龙蛇
2019-10-15 21:59:1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风观主笑一笑道:“大人,你请求延慢片刻,想必还想多问贫道几句话?”
  王俊道:“是!我的时间不多,不想转弯抹角了。”
  清风观主道:“事已至此,大人有甚么话,似乎也用不着转弯抹角了。”
  王俊道:“四君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风观主笑一笑道:“看来,你非要知道得很清楚,才能死得安心了。”
  王俊道:“是!不明内情,死难瞑目。”
  清风观主说道:“贫道是谁,你已经知道了?”
  王俊道:“是。”
  清风观主道:“我积案如山,两手血腥,自然也结了不少的仇人了。”
  王俊点点头,道:“他们寻仇而来?”
  清风观主道:“我和他们私人说不上有甚么仇恨,我不愿去招惹他们。”
  王俊道:“你既没招惹他们,他们为甚么来找你麻烦?”
  清风观主说:“这就是他们自以为侠了,侠之一字,害人不浅。”
  王俊道:“换一句话说,他们自觉为正,认为你不是?”
  清风观主道:“这样说,亦无不可,不过,他们这做法,却有些飞蛾扑火。”
  王俊道:“所以,你花费了大批银钱,请来了武林上最好的杀手对付他们?”
  清风观主道:“更妙的是,那些被请来的杀手,还不知道是贫道所请。”
  王俊道:“清风观主很有钱?”
  清风观主道:“贫道数十年的积蓄,不敢说富可敌国,千万两银子总是有的。”
  王俊道:“来对付你的,一共有四个人,这四人被武林人称为四君子,对吗?”
  清风观主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来找我的不错是四个人,但他们不叫四君子,只是四个武林高手罢了,四君子是我替他们取的外号。”
  王俊道:“你为甚么要用四君子作为暗号呢?”
  清风观主道:“他们都在行君子之事,所以,我就称他们为四君子了。”
  王俊道:“看来,观主心中也有是非之分了?”
  清风观主哈哈一笑,道:“贫道这一把年纪了,难道连正邪也不分吗?”
  王俊道:“唉,观主,你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是坏事,为甚么竟然不知悔改呢?”
  清风观主脸色一冷,道:“大人,你死定了,就算你舌粲莲花,也无法救活你自己,现在,你可以喝下毒药了。”
  王俊道:“我还想知道两件事,观主说完,我就喝下毒药。”
  清风观主道:“你说吧。”
  王俊道:“第一,那四君子究竟是何许人物?”
  清风观主道:“中州大侠宋士廷、武当派的俗家弟子一字剑林松、还有曹州府大刀常五、开封府铁判马昌平。”
  王俊道:“这四个人,下官也未听过。”
  清风观主道:“你不是跑码头的,自然不知武林中人了。”
  王俊道:“好!还有最后一件事。”
  清风观主冷冷道:“你问吧!今天,我的兴致虽好,可也不能陪你磨牙,这是最后一问。”
  王俊道:“你在这清风道观中,只怕也害了不少人吧?”
  清风观主道:“不多,连你们二位,只有十二个人。”
  王俊道:“都是些甚么人?””
  清风观主道:“你们两位是官府中人,另外十人都是武林中人,不知他们如何会听到消息,我隐居于此,他们找上门来,贫道为了自保,只好要了他们的命。”
  王俊望着面前的毒药,道:“他们都是服用这毒药而死吗?”
  清风观主道:“那倒不是,他们死法各有不同,大体说起来,其中有半数是中毒而死,半数死于别的暗算。”
  王俊道:“你没有堂堂正正的和他们动手一战?”
  清风观主道:“这个因地方不宜,贫道不是怕他们,而是因为动手一战,势必要惊动观中之人,这道观中弟子,有半数不会武功,而且,贫道在这附近的声誉很好,动手搏杀之事一旦传扬出去,岂不是坏了贫道的清誉吗?”
  王俊道:“说得有理,但那些人的尸体总不能藏在庙中,只要尸体被人发现,人命关天,地方官就非追究不可了。”
  清风观主道:“你究竟是做官的人,不知道武林中事,贫道消灭尸体的办法很多,随便用一种就行了。”语声一顿,接道:“贫道已经说得太多了,咱们谈话到此为止,你可以喝下毒药了。”
  王俊缓缓伸动了一下双臂,端起酒杯,闻了一闻,道:“观主,这药的味道似乎不太可口。”
  清风观主道:“良药苦口利于病,何况是毒药,自然是不太好吃。”
  王俊道:“在下平生最怕一件事,那就是太苦的东西,我便咽不下去。”
  清风观主哈哈一笑,道:“娃儿,道爷今天是阴沟里翻了船,被你这个毛头小伙子耍了半天,你不吃是不是?那就别怪道爷我要动强了。”
  王俊摇摇手道:“且慢。”
  清风观主道:“你还有甚么遗言?道爷本想要你落个全尸,想不到你小子命中注定了要尸首不全。”
  王俊道:“观主当真要出手杀我吗?”
  清风观主道:“你已经知道这么多隐密,这就非死不可。”
  王俊道:“四君子到了清风道观,你是否知道?”
  清风观主道:“道爷已布下天罗地网,要他们自寻死路而来。”
  王俊道:“四君子已经到了清风道观,但你布下的杀手还未发现,我看情形有些不妙了。”
  清风观主怔了一怔,道:“你……究竟是甚么人?”
  王俊哈哈一笑道:“我如说我是四君子邀来的帮手,你信还是不信?”
  清风观主道:“不信。”
  王俊道:“为甚么?”
  清风观主道:“四君子就算会邀帮手,也不会邀请你这等名不见经传的人。”
  王俊道:“观主,在下既然敢找上此地而来,自然是心中有些把握了。”
  清风观主道:“不论你是甚么身份,但道爷这双眼睛未花,你不会武功,决错不了,就算会,也不过是三两招庄稼把式。”
  王俊点点头,道:“不错,我不会武功,不过,你只注意我,却忽略了另一个人。”
  清风观主道:“另一个人?谁?”
  萧飞燕道:“我,观主信不信?”
  清风观主目光转到萧飞燕的身上,道:“你?”
  萧飞燕道:“除了我之外,咱们还来了不少人。”
  王俊接道:“不敢相瞒,你布置的那些杀手,都已经落到了咱们的眼中了。”
  清风观主脸色一变,道:“给我拿下。”
  一个中年道人应声扑了上来,右手一探,抓向王俊。
  萧飞燕横里一掌,封住了那道人的攻势,道:“牛鼻子,想动手,我来奉陪。”
  那中年道人一语不发,只是拳脚齐出,攻得十分猛烈。
  萧飞燕掌指交错,封住了中年道人的攻势。
  她采的守势,只是手法很奇诡,轻轻一指一掌,就化解了那中年道人的攻势。
  萧飞燕有意拖延时间,尽管有很多的机会,却是只守不攻。
  那中年道人掌势如狂风骤雨一般,一连攻了百来掌,仍然无法越过雷池一步。
  清风观主已然看出了萧飞燕的用心,冷笑一声,道:“上!”
  另一个中年道人立刻抢攻而上。
  萧飞燕对付那一个道人时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但加上了一个人,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只是萧飞燕守势扩展,把那道人的攻势完全接了下来。
  片刻工夫,双方又动手数十招。
  这时,王俊已悄然握了一把暗器,左手也取出了金剑。
  清风观主似是未料到萧飞燕武功会如此高强,不禁一呆,忖道:“这两人究竟是甚么来路?仆人如此,主人更不用说了,难道我真的看走了眼?那小子的武功,已到了不着皮相的至高境界了?”心中念转,人却向前移动了身子。
  他越想越怕,越觉得情形不对,只有速战速决,早些解决这两人,再全心全意应付变化的局势。
  萧飞燕也看出了清风观主的用心,高声说道:“大哥!不用心存慈悲,这清风老道不知已杀了多少人,害了多少条命。”
  王俊道:“我知道,他只要一出手,我就取他性命。”
  他说得不徐不疾,一片平静,似乎很有把握。
  萧飞燕冷冷说道:“大哥,你心里千万别存仁慈。”
  王俊道:“我明白。”
  清风观主本早已确定了王俊不会武功,所以内心之中十分坦然,但听得萧飞燕和王俊这一问一答,不觉间,内心中犹豫起来。
  停下了脚步,冷冷说道:“阁下深藏不露,倒叫贫道失敬了。”
  王俊道:“七步追魂,你只要距离我七步之内,立刻取你性命。”
  他说得很认真、很坚定,丝毫没有威胁的意味。
  清风观主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七步追魂?贫道闯荡天下数十年,还没有听过这种武功。”
  王俊道:“我叫七步追魂,不信,你可试试看。”
  清风观主道:“就算叫七步追魂,是掌法,还是剑法?”
  王俊也不是无中生有,原来他金剑中的藏针是七步追魂,七步之内,任何人都无法避过那金剑中射出的毒针。
  这等面对面的问答之言,王俊无法说谎,七步追魂既非剑法,也非掌法,当下只好摇摇头。
  清风观主一皱眉头,道:“非剑,非掌,那是暗器了?”
  王俊冷哼一声,正想接言,突闻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杀鸡用不着牛刀,在下奉陪观主几招如何?”
  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小帽的年轻人,站在门口处。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八章 龙潭虎穴困英雄
上一篇:
第六章 雏凤智擒女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