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十章 计中计除魔歼凶
2019-10-15 22:04:3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风观外的庙会,越来越多人潮。黄媚匆匆而行,直入观中。
  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都已不见,显然,事情已到了短兵相接的局面。
  黄媚直扑大殿,准备硬闯进去。
  走到殿门口处,齐子川却突然闪了出来,道:“左面,跨院之中。”
  黄媚低声道:“二哥他们都过去了?”
  齐子川一点头,举步走去。黄媚保持了五尺的距离,跟在齐子川的身后。
  左面跨院很荒凉,圆月门后,是一片荒草蔓延的庭院。
  三合厢房,门窗上却已经蛛网尘封。这地方,似乎是清风道观中堆置杂物的地方。
  黄媚低声道:“齐老,他们真的都到了这里了?”
  齐子川点头,道:“老朽亲眼看到他们进来的。”
  黄媚道:“清风观主约请的杀手,难道都没有动手吗?”
  齐子川道:“没有,本来庙门口的香烛摊子上,有几个可疑的人物,但现在他们已经撤走了。”
  黄媚道:“这就奇怪了,难道这座荒凉的庭院中,还别有天地吗?”
  齐子川道:“咱们捜捜看。”
  黄媚四顾了一眼,道:“不用捜了,在这里啦。”举步走向一座厢房门前。
  齐子川也看到了,那门口留下了金灯门中特别的暗记。
  那是示警的暗记,要后来的金灯门中人特别小心。
  那是说在这片荒凉的庭院之中,早已经有了一场变故。
  只可惜留下暗记的人,因时间太过匆忙,无法进一步的暗示内情。
  黄媚掌力遥发,推开了尘封的木门。
  目光到处,只见厢房里并列着四口棺材。
  尽管庙外面人山人海,但在这荒凉庭院的厢房列棺,也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黄媚吸一口气,侧身而入。一面以手示意齐子川等在门外接应。
  黄媚很机警,一脚踏入了厢房,立刻飞身而起,左手一抖,一条汗巾飞出,缠在了横梁之上,稳住了身躯。
  幸亏她那一跃,就在她飞身而起时,棺木底层突然射出了一枝牛毛细针一般的暗器。那一枝细针,笼罩了整座的门户。
  如非黄媚实时一跃,决无法避过这一击。
  黄媚心头一凉,暗道:“完了,二哥们留下了金灯门中暗记,这室中却不见人,想必都已受了暗算。”
  心念转动之间,忽然有一股异香扑入鼻中。
  她警觉奇高,内功精湛,立时运气,闭了呼吸。
  这一瞬间,黄媚了解到这厢室陈棺中,凶险重重,尽都是伤人的厉害机关埋伏。
  既不见所谓四君子,也不见金灯门中人。
  在这一刹那间,机警应变中,黄媚表现出了过人的才智,突然一松手,跌落在地上。
  齐子川被那一枝毒针逼得闪到了一侧,没有见到黄媚的应变情形。
  但他却听到了黄媚身子落地的声音。
  身子一闪,冲入了室中。他想救黄媚,伸手向黄媚抓了过去。
  但觉异香扑鼻,直冲脑际,还来不及动甚么念头,人已晕了过去。
  只见四具棺木盖子缓缓打开,耳际间,响起了一个哈哈大笑之声,道:“金灯门的老六,最难对付,还不是一样着了道儿?”
  黄媚闭着眼,停下呼吸,但她的听觉未失,听那声音熟悉得很,似乎就是那看相的胖子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笑道:“听说金灯门中老六,不但武功绝高,而且美丽绝伦,这一次,咱们可要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另一个低沉声音道:“不许乱说,咱们要把人完完整整的交过去,收齐银子。”
  黄媚心中明白,这时刻自己正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说不定有很多的兵刃、暗器,正对着自己。要装,就得装到底。
  她感觉被人抱了起来,走上通往地下的石级。
  黄媚虽然闭着眼,但也感觉到正走在一道黑暗的地道之中。
  忽然间,感觉到有一张满脸胡子的嘴,在自己的脸上香了起来。
  黄媚火极了,长了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等屈辱。
  那是一张很臭的嘴。黄媚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但她想到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好忍了下去。
  那人在黄媚樱唇上香了一阵,自动停了下来。
  此刻,似乎又到了一处很亮的地方。
  那低沉的声音传入耳际,道:“观主,幸未辱命,金灯门一网成擒,观主答应给咱们的银子,也应该付清了。”
  听回音盈耳,似是在一座地下密室之中。
  清风观主的笑声清朗的传来,道:“四位辛苦了,贫道花钱雇请了第一流的杀手,都死女金灯门的手上,但四位却成功了。”
  那低沉声音道:“观主,咱们四兄弟行事,一向不说交情,我们要钱。金灯门人数已齐,观主付银子,咱们交人,珠宝也可折价。”
  清风观主道:“四位虽然出力很大,但设计你们现身诱敌,还是出自贫道……”
  那声音低沉的人冷笑一声,道:“观主这话是甚么意思?”
  清风观主道:“贫道之意是四位辛苦了一趟,贫道不能不送程仪,每人致送黄金一百两。”
  那声音低沉的人哈哈一笑,道:“我明白了,观主想黑吃黑,不给咱们银子。”
  清风观主道:“这话太难听了,我就算要吃你们四个,也算是白吃黑,银子是我出的,怎算是黑吃黑呢?”
  那人似是已经发觉不对,立刻改口,道:“观主,你是老前辈……”
  只听蓬蓬连响,似是人倒地的声音。
  耳际间,响起了清风观主的哈哈大笑之声道:“少来这一套,老夫不吃这个。”
  黄媚轻启一目望去,只见四个人已倒在地上,其中三人,都是看相时现过身的人。
  这间地下室十分广大,除了倒下的四个人外,黄媚也看到了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他们似乎都已经晕了过去,静静躺在地上。
  清风观主一个人高踞在一张木案首座,哈哈一笑,站起身,道:“四位鬼兄,非是贫道心狠手辣,实在是善财难舍,四十万两银子,你们要掏空贫道所有了。”
  缓缓站起身子,直向黄媚走了过去。黄媚又急急闭紧了双目。
  清风观主一直走到黄媚的身前,哈哈一笑,道:“小丫头,你真是刁钻极了,不但心机过人,而且貌美如花,贫道非好色之徒,但也被你美貌所动,但像你这样的人物,贫道把你带在身侧,实是很难放……”
  他心中似是有着太多的兴奋,一面自言自语了一阵,又哈哈大笑了一阵,接道:“不过,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像老夫这样聪明的人,怎会怕人难得住我?”
  黄媚几乎要开口问他有甚么办法,但她忍住了,没有开口。
  只听清风观主又自言自语的接道:“贫道只好先废了你的武功,然后带着你走,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我会好好待你。”
  一面伸出手去,轻轻在黄媚的脸蛋上抓了下。这一抓,发觉黄媚的脸上肌肤很光滑,忍不住,手一直向下移动。摸在黄媚的躯体上。
  黄媚也很沉得住气,仍然动也不动一下。清风观主的手又向下移动。
  正当色迷心窍之际,忽然觉得右腕一紧,右脉门已被人紧紧扣住。
  黄媚忽然坐起了身子,笑一笑,道:“观主,咱们又碰头了。”
  清风观主吃了一惊,道:“你……你没有晕过去?”
  黄媚道:“我如是晕过去了,怎会看到你的阴险、可卑?”
  清风观主道:“我该杀了你的。”
  黄媚冷冷说道:“太晚了,现在你已失去这个机会。”目光一掠于重,接道:“老道士,我那几位兄长、姐姐还活着吗?”
  清风观主道:“都还活着。”
  黄媚道:“他们中了毒,还是被点了穴道?”
  清风观主道:“先被毒香迷倒,然后被点了穴道。”
  黄媚点出了两指,点了清风观主时穴道,走近于重,接道:“观主,希望你没有骗我,骗了我,那就有得你的苦头好吃了。”
  一面连发掌力,拍活了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被点的穴道。
  清风观主道:“没有骗你吧?”
  黄媚道:“你这头老狐狸,果然是阴险得很。”
  清风观主苦笑一下,道:“我还不是倒在你的手中。”
  于重道:“想不到你这清风道观到处都有埋伏。”
  清风观主道:“贫道经营了四十年,花了不少心血。”苦笑一下,接道:“大概我今天是死定了,你们再不会放过我。”
  黄媚道:“不错,你非死不可,但死有很多种,其中之一是死得很痛苦。”
  清风观主道:“贫道可有选择?”
  黄媚道:“有!只要你能据实回答我一些问题。”
  清风观主道:“小女娃儿,你不用骗我,老夫早就有了自处之道,不过,我千密一疏,功败垂成,老夫细想失败的原因,是犯了一个毛病。”
  黄媚道:“甚么毛病?”
  清风观主道:“一个色字。丫头,你长得太美了,老夫一直想把你弄上手,所以才对你们手下留情,多一份情义,就多了一个破绽。不过,老夫还是满意自己的精密设计,你尽管问吧!老夫会满足你,其实,我如不说出我这些得意之作,死了也难瞑目。”
  黄媚的脸上泛上了一层红晕,但她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淡淡一笑,道:“老狐狸,其实你也不过是仗凭一点心机罢了,如若凭借真实武功,我们一样能生擒你。”
  清风观主道:“这正是我的过人之处,老夫一向是主张斗智不斗力。”
  黄媚轻轻吁口气,道:“你花了大笔银子来对付四君子,难道这完全是空穴来风的事?”
  清风观主道:“那倒不是,不过,江湖上并没有四君子这个称呼,我叫他们四君子,只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
  黄媚道:“那是说四君子确有其人了?”
  清风观主道:“他们四个人称谓四君子,实也当之无愧,不过,如要称他们四侠士,或是四豪杰,也无不可。”
  言小秋冷冷插口道:“就是眼前这四个人吗?”
  清风观主笑一笑,道:“他们不配被称为侠士,更不配称为君子,如若一定要给他们四人一个名字,称谓四恶人或是四凶徒会好些。”
  黄媚道:“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清风观主哈哈一笑,道:“这件事曲折离奇,还是由老夫从头说起吧。”语声顿一顿,接道:“中州大侠宋士廷、武当派俗家弟子一字剑林松、曹州府大刀常五、开封府铁判马昌平等四个人,不知如何打听到老夫遁身清风道观的事,结伴来此,求证老夫的身份……”
  黄媚接道:“那你究竟是甚么人?”
  清风观主道:“三十年前,纵横大江南北的修罗大盗,就是老夫。”
  黄媚道:“杀人劫色、无恶不作的修罗大盗就是你?”
  清风观主笑一笑,道:“老夫也做过不少的好事,只不过老夫做的好事还不如坏事出名罢了。”
  言小秋道:“说下去,那四位中州侠士来了没有?”
  清风观主道:“来了,只不过,他们太君子,老夫的设计又很精密,所以,没有等他们出手,老夫就把他们一网生擒了。”
  黄媚吃了一惊,道:“人呢?你把他们杀了?”
  清风观主道:“老夫能活到这一把年纪,除以我自己的智慧、才能,保护了我的安全之外,老夫还守着盗亦有道这个原则,所以,老夫虽做坏事,但不做绝,老夫偶尔也会做一两件好事,但不为人知。”
  黄媚冷哼一声,道:“我问你!他们死了没有?”
  清风观主道:“没有。”
  言小秋接道:“六妹,让他说完全部内情。”目光转到清风观主的身上,接道:“你既然要自己对付四君子,为甚么还请这么多的杀手?”
  清风观主道:“那时老夫闻得消息之后,就聘请了三批黑道人物,准备对付四君子,但是老夫却未想到,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小人却难缠得很。四君子未到清风道观,就被我在途中买通店小二,暗下迷药迷倒,但老夫聘请的杀手却都一一如约,赶到了济南,老夫聘请杀手时,以一个俗家人物面目出现,但等这些人知晓了老夫的身份之后,却都开天杀价,纷纷要我加价。老夫心中气怒之下,安排了一场要他们三方面互相残杀的计划,先由罗刹女那一批人下手,解决了施用追魂刺的百毒人魔,再准备由眼下的巫山四鬼对付罗刹女,但老夫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你们金灯门这股力量,你们横里杀出,收拾了罗刹女的一帮人。”
  黄媚道:“你想省钱,所以准备暗算他们?”
  清风观主道:“那是他们太贪心,原本说好价钱,但在知道了老夫的身份之后,竟然加了十倍,老夫不愿付这么多银子,只好对他们下手了。”
  黄媚道:“我们替你收拾了罗刹女,你就利用巫山四鬼对付我们了?”
  清风观主道:“不错,老夫安排了计中之计,巫山四鬼收拾了你们之后,老夫再收拾他们。”
  黄媚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清风观主道:“这就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黄媚道:“王武举的事,你知道吗?”
  清风观主道:“知道,王武举救的卖唱女子,本是百毒人魔的属下,后来为百毒人魔弟子所见,要抓她回去,王武举却结下了这场恩怨。如非老夫约束他们不许闹事,只怕王武举这件事,还会闹得更大一些。”
  黄媚道:“好!你可以说出你的遗言。”
  清风观主道:“第一,我死后,我聚集的这些财宝,请用作济灾之用。第二,宋士廷、林松、常五、马昌平四人都关在本观后面一座枯井之地,那是地牢,姑娘可以放了他们。”
  气黄媚道:“念你死前向善,我给你一个全尸。”
  清风观主道:“不劳费心,我自己会作了断。”随即咬碎口中毒粒,气绝而逝。
  清风观主死了,金灯门又了却一段公案。
  他们开始去寻找另一桩隐藏在人间的罪恶……

  (完,凌妙颜录校, 2018.8.1 — 2018.10.25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九章 运策帷幄女诸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