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金鹰武士 正文

第四章
 
2021-01-10 11:44:3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微曦。
  天空是一片灰濛濛的颜色——就只有东天一线,顺着强烈的白光,然后,白天慢慢的展着,而至于整个的穹空!
  这时候——海浪照常的澎湃着,由于涨潮的关系,海水泛着,占据了半个沙滩,白色的泡沫吞吐着,一次又一次……打上来又退下去……
  停立在岩岸边的一排石翁仲,被海水淹及胸部,飞翔着的海鸥群在石人头顶上低飞着打转儿,这种特殊的景致,在别处沙滩,倒是很难看得见的!
  沙滩上。
  那个可人的女孩子——孙景枝一动也不动的,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式,停立在那里——也就是昨日日出之时,和金鹰武士桑少乾决战的地方——也就是被桑少乾的特殊手法,点闭穴道,站立的原来的地方!
  当然,她完全是伪装的!
  这是一种计划好的阴谋,不过倒也难为她,竟然伪装得那么像,看上去和真的一样。
  她保持着这种固定的姿式,足足有半个多时辰,渐渐地天色大明,红的霞光,布满了整个东半天……这时候,远处沙滩上,忽的现出了一个人的影子。
  孙景枝几乎不需要仔细的看,已经可以断定出他已来了。
  桑少乾仍然穿着昨日那身衣裳,左腕上傲然的架着那只五彩斑斓的金鹰,一人一鹰显得极其潇洒,他仍然徇着那行清楚的足印子一步步的走过来!
  渐渐地,他来到了眼前。
  孙景枝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眼孔里所泛出的,除了愤恨以外,还有一种潜在的疲劳,这是任何伪装所不能表现出来的。
  幸亏这一点,娄匡也为她想到了。
  桑少乾在距离她约有两三丈以外的地方站住了脚,打量着她,然后又低下头,查看着附近的沙面,沙面上凌乱的足迹,早已为海涛冲击得平整如镜,如果说他想由沙面上有所发现,那是不可能的!
  振腕,撒——鹰!
  带着尖锐的一声厉啸声,那只五彩斑斓的巨大金鹰,已然展开双翅,翩然的落在石人头顶上。
  桑少乾向着沙地里的孙景枝,微微一笑,道:“孙姑娘,你受委屈了!”
  他慢慢的走近了她,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姑娘,我其实也很同情你的处境。”
  长叹了一声,他接道:“如果你我易地而处,你又将如何?我之下手杀害令尊,是存着极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能谅解我。”
  说时,一双手掌已按在了孙景枝的肩头上!
  孙景枝立刻就感觉出有两股极大的热流,透体而入,其热如焚。
  按理说,这时候正是她出手制胜的良机,只是她和娄匡相约的默契却并非如此,一定要等待娄匡先发动,才是她应有的出手良机。
  就在她心旌摇动的一刹之间,时机来到了。
  她看见那只屹立在石头上的大金鹰,果然如同娄匡的预料,展翅而起,习惯性的向第二尊石人头顶上落下去,一件出人意外,不可想像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习惯性的忽现,你简直不可能会注意到,石人的行列中,竟然会多了一个生人。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生人的装扮动作,乍然看起来,竟然和那些石人,并无二致,几乎是一样的——这个人正是娄匡!
  他赤裸的大半个身子,其上布饰着一层厚厚的青苔,由于昔日的海水浴,阳光早已把他的肤色改变成古铜颜色,再着以苔藓泥沙,莫怪乎,竟连那只敏锐精明的大鹰也瞒过了。
  这只五彩斑斓的大鹰,束翅收爪,意态悠闲的,毫无戒备的向着娄匡落下的一刹那,石头人像——娄匡,突地震动双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捷手法,捉住了大金鹰的双足。
  这种突生的变故,使得那头大鹰发出了尖锐的一声悲号,可是它已万难逃开受控于娄匡手下的悲惨命运!
  在娄匡奋力的双腕之下,那头大金鹰已然由中一分为二,血肠洒了一地,当场死于非命。
  此同时,桑少乾闻声而惊。
  他像旋风也似的猝然转过身子来,当他目睹足以令他碎心的此一刹那,禁不住发出了悲愤的一声厉吼,怒目欲出,电也似的,直向着娄匡立身处扑去。
  可是,他却没有料想到,身后的那个姑娘孙景枝,在此一瞬之间,双掌齐出,用着蓄积已久的奇特招式,向着他背后的志堂穴上猛然劈到!
  桑少乾哪里会料到竟然会有此一着!
  他作梦也不会想到,一个被自己杰出手法所点住了穴道的人,竟然会出手向自己发招?一时之间,竟被孙景枝的一双手掌打了个正着。
  “美剑兰”孙景枝所展施的是她最杰出的“剪梅手”。要是照常理而论,在她这种手法之下,要是想从容逃得活命的,只怕万难。
  可是此刻她所面临的这个主子,却是万万不同于一般,是因为像桑少乾此等的内功极流高手,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一种掩藏在体内的“游潜”,除非你事先得知他内功的练门,要想上海到如此样的一个人,套句话说,那是“谈何容易”?
  “美剑兰”孙景枝自信的掌上功力,足可力穿墙板,可是却未曾料及桑少乾内功竟然及此,是以在她双掌十指猛力的插中在桑少乾两处“志堂穴”上的那一刹那,立刻就感觉出一种莫大的潜力,反弹而出。
  然而,到底孙景枝并非是所谓的弱者,她乍然发觉出对方反弹出的力道非凡,由是双腿力踹,施了一招,“金鲤倒穿波”,“哧——”倒穿出三丈以外。
  尽管是她感觉到全身骨节酸痛,以至于难忍的地步,可是她却不敢丝毫停留,身形再闪,快似脱弦之箭般的,已然向着烟波浩渺的海面上落去。
  在哪里,事先掩藏着一叶小舟,紧紧的靠着岩岸,孙景枝身子一落下去,正巧落向船尾,小船一头高高的翘起来,她双手操篙,一点石壁,小船箭也似的驰了出去。
  桑少乾身子就地一滚而起,只觉得被孙景枝双手力插之处,其痛澈骨。
  他像是一只咆哮的狮子般,厉吼一声,顾不得去追孙景枝,却反向海滩边的那列石人阵中扑去!
  伪装石人的娄匡不待他身子袭到,长啸一声,蛇也似的平窜而出。
  两个人的身子,就空一接,四掌相接,猝然交接着,落向地面。
  娄匡足下一连错出三四步,才拿桩站住,桑少乾也显然大大的摇动了一下。
  四只怒光双烁的眸子甫一接触,“金鹰武士”桑少乾顿时吃了一惊。
  他浓眉一挑道:“是你——摘星客!”
  娄匡双手抱拳,嘿嘿狞笑,冷冷道:“是我,娄匡!”
  桑少乾眸子一转地面的鹰尸,全身像是中了闪电般的打了个哆嗦。
  刹时之间,他双目赤红,眦目欲裂,恨声碎齿的道:“娄匡,你作的好事。”
  “摘星客”娄匡惨笑道:“我早已对你说过,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桑少乾浓眉一挑,叱道:“卑鄙的东西!”
  话声一落,右掌平胸而出。
  像是打个旋风般的直贯向娄匡前胸逼来。
  “摘星客”娄匡自然识得他这一式的厉害,要是在昔日,他倒也不含糊的能够硬接他这一招,可是今天,他却存有相当的顾忌。
  他知道以目前自己伤势未愈之际,要想接架对方这种凌厉的煞手,确是不易。
  可是其势又不能不接,生死相关的当儿,他不庸置疑的双手平胸而出,实架实接的迎住了桑少乾击来的掌势,两股凌厉的气招,就空一触之下,“摘星客”娄匡顿时双目一阵发黑,同时嘴里发甜,张口“哇”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借着对方的掌劲,娄匡带出了一声长啸,身子像是翦尾的矫龙,破空而起,箭矢也似的向着海面上倒穿了出去。
  “金鹰武士”桑少乾微微一怔,他不明白娄匡这种举动的用意。
  可是立刻他就明白了。
  就在娄匡身子下落的同时间,崖边岔口,猛地里飞驰出一叶小舟,其快如箭,不偏不倚,正好接住了娄匡落下了的身子。
  操舟者,正是“美剑兰”孙景枝,她以熟练的动作,配合着微妙的时间算计,正好接住了娄匡落下的身子。
  “摘星客”娄匡身子一落下来,双掌排山运掌,第二次出掌,却向着水面上击去。
  这一次他竟在催舟,沉实的掌力,使得海面上爆发出一片浪花,像是倾盆的骤雨,哗啦啦洒落而下,小舟却直穿出十丈以外。
  难以令人相信的是,“金鹰武士”桑少乾,居然在一声长啸中,踏波疾追而来。
  海风把他满头的长发吹飘而起,与肩水平,看起来他是一个凌波而行的海怪般的猝然追近来。
  孙景枝大惊失色的抡篙急起,可是却被斜倚在船座的娄匡一把抓住。
  娄匡的脸上带出一片傲然的冷笑道:“不要慌,他追不上的!”
  孙景枝问道:“为什么?”
  娄匡回头看了一眼,冷冷说道:“他的凌波虚步的功夫,虽然是比我强,可是,绝不能够超出百步之外的——”
  此时,“美剑兰”孙景枝的一颗悬着不安的心,才略为平静下来。
  谈话之间,桑少乾果然已经不再追了。
  他似乎在运用着一种极微妙的内在功力,把整个身躯强提着,这种功力,竟然能使他全身轻若浮萍也似的,浮立在水面之上,也许娄匡的话没说错,因为卷泛而起的浪花,已经把桑少乾整个的下半个身子全打湿了。
  桑少乾发出极怒的一声长啸,悠地转身子回来,一路倏起倏落的迳自回奔。
  小船上的孙景枝,看到这里,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下地,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她看见桑少乾在跑回岸边的一刹那之间,双膝以下,已深陷水中,总算是他功力超人,硬硬的把落水的身子拔起来,扑向沙滩。
  这时候小船上的娄匡,也算松了口气,他取手操桨,向着海边上的桑少乾冷冷一笑道:“桑少乾,今天让你也见识一下娄某人的厉害——”
  说到此,娄匡情不自禁的纵声大笑了起来,压积在内心长久的愤念,一经发泄,使他看上去笑得那么狂,那么豪迈……直到他不得不收住气,代之而出的,却是狂喷的一口鲜血!
  旧创新伤一经发作,使得“摘星客”娄匡再也挺受不住,一头扎在船舱里,昏了过去。
  小船剧烈的摇幌着!
  孙景枝见状大惊,她摇着娄匡的身子,道:“娄大侠!娄大侠!”
  杏目瞟向岸边,却见“金鹰武士”桑少乾正在痴痴的向这边看着。
  他和她的目光接触在一起,彼此什么也没说。
  孙景枝生怕他还会追上来,匆匆的拿起双桨,正要打桨而去。
  “孙姑娘——”岸上的桑少乾招呼了她一声。
  孙景枝定住了小船,看向他。
  桑少乾那张俊脸,映着朝阳,显得一片苍白,他用着颤抖的口音说道:“我对你一再容情,你不该出卖了我……我上了你的当……只是绝不会有第二次!”
  “美剑兰”孙景枝不知如何,被他这句话说得心神一荡,内心浮上了一层淡淡的伤感!
  看着他,她竟然呆住了。
  岸上的桑少乾,好像沉缅于极度的伤感之中,他慢慢的转过身子,在沙岸上,拣拿起分成了两片的鹰尸。
  他的腿慢慢屈下来,抱持看死去的鹰——往事使他回忆着……
  多少个杀人日,多少个寂寞的晨昏,这头斑斓的巨大金鹰,永远和他厮守着,永远是他最忠实、最出力卖命的战斗伙伴。
  此刻,当他目睹着这头金鹰之死,又岂是几行泪,几声叹息所能代替得了的?
  桑少乾由衷的伤了心,像是凭吊着他故世的知己老友一般的落下了泪。
  他慢慢的伏在了沙地里,咀嚼着只有他内心所能体会得到的痛苦与伤情……
  海面上,那叶小舟在孙景枝的操纵下,也慢慢的走了。
  几个水花,几片涟漪,却种下了未来更深根蒂固的仇恨种子!那是血和血,心对心,任何人所不能轻言化解得开来的……

×      ×      ×

  “金鹰武士”像是一声迅雷,一道闪电,在极短的短时间之内,传遍了整个的江湖。
  当然,所谓“整个江湖”,事实上只是限于江湖上几个行派的首脑,即各掌门人,或是那些独来独往的高人侠士,因为只有这些人,才具有敏感的视听,也只有这些人才关心这个问题。
  消息的来源之一透露出,那个霸行天下的“金鹰武士”桑少乾,自从在祟明岛遭遇到“摘星客”娄匡,以及“美剑兰”孙景枝的联手攻击之后,损失惨重,丧失了那头他素来视为亲密战伙的无敌金鹰。
  消息之二,桑少乾在痛心失望之余,已然离开了崇明岛,一路西行,取道冀、陕,而进入荒凉的甘肃地面。
  一般高人的揣测,桑少乾取道来甘,可能的意图是在他想猎获第二只金鹰,加以豢养驯服!
  不论这一推想是否属实,其在江湖上影响人心,耸人视听,是相当剧烈的。
  因此,大家也就以此推测,有的说“摘星客”娄匡偕同“美剑兰”孙景枝,已然秘密的潜行赴甘,意图联手对付桑少乾作致命的打击。
  有的人又说,岭南的“一字剑”查飞羽,已默然启程,也来到了甘陕。
  也有人说,两淮海翠薇,也来到琼州。
  众说纷纭,不一而足,不过无论这些传说是否属实,天下人的眼睛,都睁大了,注视的交点,集中于罕有人迹的陕甘道上……
  天下人的耳朵,也都变长了,注意的听着来自陕甘的任何消息,咸相信,有了这么几个武林上顶儿尖儿的角色,足可以把西北道上,弄得天翻地覆!
  所谓“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毕竟这些传说,还有些事实的存在性,不信请看。

相关热词搜索:金鹰武士

上一篇:第三章

下一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