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金鹰武士 正文

第十章
 
2021-01-10 11:49:3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铁娃在失去了那个少女孙景枝的消息以后,内心着实的苦闷了好几天,他忘不了那个姑娘明媚的双眸,以及美丽的笑靥!
  在这北地的草原上,难得一见如此的美女,在他第一次结识她的时候,他早已把自己的一切,完全奉献给她了!
  那一天之后,他仍然偷偷的瞒着桑少乾,跑到昔日的水草地方,希望再能见着她!
  他从来也不灰心,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路过那附近的水草地方,他总要停下来怅望一番。
  就像今夜。
  铁娃又来了!
  他带着烤熟的一只羊腿,悄悄的又来到了浅水石滩!
  像平常一样,他根本也就没抱着什么希望,只是无意的涉水踏石,四下的怅望着!
  这片地方,他再熟也不过了!
  穿过了这片泉石,又面临着那片辽阔的大草原,这时令里,草色已由青翠,转变成微微的枯黄色。
  铁娃长长叹了一声,缓缓的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喃喃的自语道:“她走了。”
  水面上倒映着月亮的影子。
  一阵夜风吹过来,铁娃由内心泛出一种“失去”的惆怅,在他一生里,他从来还不曾这么衷心的喜欢过一个女人,尽管对方很可能心里不曾有这自己这个人,可是他却能领会到“付出”还比“接受”更高、更美的情操。
  踢落的一枚石子,把水面弄破了。
  就在这时,一个修长美发的少女影子,出现在他身后,她一直走近到他面前,用翦水的双瞳,含蓄着若干“费解”的意味注视着他。
  铁娃显然还不曾发觉。
  长发美女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叹息道:“你这是何苦!”
  铁娃倏地回过身来,顿时睁大了眸子,喜极的道:“孙姑娘。”
  少女嗔道:“叫孙大姐!”
  铁娃呐呐道:“孙大……”
  孙景枝美丽的肢体,在月下,有如“玉树临风”,她注视着铁娃,秀眉略带苦涩的皱着。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孙景枝走过到一块大石边,坐了下来。
  铁娃慢慢跟过去,他痴情的看着她:“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孙景枝回头看了他一眼,拍拍身边的石头道:“坐下来说话!”
  口气还真像是个“大姐姐”似的!
  铁娃脸颊绯红的在距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孙景枝偏过头看着他道:“我肚子饿了,我知道你带了东西是不是?”
  铁娃立时笑道:“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
  说罢,取出了包好还透着热气的半只羊腿,孙景枝接过来,似笑又嗔的看着他!
  铁娃呐呐道:“是才烤的……”
  用着两根春葱的玉指,撕下了一块肉来,就口嚼着,铁娃眼巴巴的看着她。
  孙景枝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把身子偏过了一些,铁娃把备好的小刀拿出来,再要去切第三块!
  孙景枝悦道:“够了——这些,我要留着明天才吃。”
  铁娃注意到她的脸,似乎较诸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消瘦多了。
  他忍不住道:“你瘦了。”
  孙景枝白了他一眼,一面把羊腿包好。
  她冷冷一笑道:“要不是看见你这几天天天往这里跑,怪可怜,我一辈子都不打算理你!”
  铁娃顿时怔了一下,道:“为什么?”
  孙景枝哼了一声。侧目道:“你不诚实!”
  铁娃呆了一下,呐呐道:“我——”
  孙景枝回过身来,一双眸子,深邃的注视着他,说道:“我问你,那个姓桑的,跟你在一块有多久了?”
  铁娃暗吃一惊道:“你已经知道了?”
  “我什么不知道?”
  孙景枝冷冷一笑接着又道:“前些日子,你们还去捉鹰,倒是怪得意的!”
  铁娃的脸孔通红的道:“你都知道了?”
  孙景枝冷冷的道:“你知不知道,我父亲就是被他当初的那一只金鹰杀死的!”
  铁娃垂下头,没有说话!
  孙景枝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冷笑道:“当然,这也不能怪你,谁叫你们认识在先呢!”
  铁娃抬头,木讷的悦道:“桑大哥,他是个好人!”
  “好人?”孙景枝冷笑了一声,道:“可是他是我杀父仇人!”
  铁娃道:“他跟我说过了。”
  “他怎么说?”
  她的眼睛睁得极大,在她凌然的眼神里,不容许任何人撒谎!
  铁娃叹息着道:“……桑大哥说他是不得已才这么作的!”
  孙景枝恨很的踢开了一块石块,冷笑着道:“不得已?天下还有因为不得已杀人的?”
  说到此,她有点伤心欲哭的样子……
  她紧紧的捏着拳头道:“总有一天,我要下手杀了他,报……仇……”
  说到“报仇”二字时,眼泪禁不住簌簌的落了下来。
  铁娃呆呆的看着她,插不进一句话去!
  抬起手,在脸上抹了一下泪,这个姑娘倔强的道:“我正想问问你。”
  眼睛直直的看着铁娃,她冷笑着道:“你到底站在谁一边?是帮他,还是帮我?”
  铁娃一怔道:“这……我……”
  “帮他是不是?”
  “我……”
  “那么,帮我?”
  她脸上,现出了美丽的笑靥,笑得那么甜……
  铁娃禁不住心神为之摇荡,他几乎不敢再看她了。
  狠下心,他摇着头道:“我两个都不帮!”
  孙景枝面色一变,冷笑道:“你总算还说了一句良心话,其实你又能帮上什么忙?”
  铁娃说道:“姑娘……”
  “大姐!”孙景枝纠正他说。
  铁娃咽了一口唾沫,呐呐道:“大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孙景枝道:“我非这么做不可——你说话要算数!”
  铁娃心里一怔,道:“你要……?”
  孙景枝点点头道:“报仇!”
  说罢,她站起来,恨恨的说:“这一年来,我吃了不少的苦,现在好容易找到了他,我不会轻轻的放过了他的,何况他还杀了娄大哥!”
  铁娃道:“姓娄的欺侮了你!”
  孙景枝一惊,回眸看看他道:“你看见了?”
  铁娃点点头,道:“我实在忍不住——”
  孙景枝轻叹一声道:“你这个孩子……我明白……其实你不知道,娄匡这个人不是一个坏人,他只是一时冲动,想不到……唉……”
  铁娃说道:“桑大哥也是为了救我,才杀死他的……”
  孙景枝苦笑一下道:“他们之间本来就有仇,也不全是为了你!”
  铁娃怔了一下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孙景枝道:“你不知道的多了,桑少乾的仇人还多的是……”
  说到这里,轻轻叹了一声,说道:“我真替他担心……”
  铁娃一怔道:“……你?”
  孙景枝脸红了一下,幸亏天黑看不见,不过,显然她有些不自在了,她掩饰自己,冷笑了一声,冷冷的道:“他是自找的,就是我不杀他,人家也会杀他!”
  铁娃兴奋的道:“只要你不杀他就好!”
  孙景枝偏头看着他,似怒又嗔的样子,只是却发不出这脾气来。
  她冷笑道:“你在作梦——”
  说完,拿起包有羊腿的纸包,转身就走。
  铁娃追上几步道:“大姐——”
  孙景枝站住,道:“还有事?”
  铁娃道:“你住在哪里?”
  “你管不着!”说完,身形起落着,月色之下,只是三数个起落,顿时无踪。
  铁娃知道自己追她不上,只有望影兴叹!
  他发了一会儿呆,慢慢的才又坐下来,心里未尝没有的一些喜悦之情,他开始有一点了解这个姑娘了,其实她的内心远比她的外表和善得多了,她好像有意更把自己作成无情冷酷的一型。
  也许她内心,已经不再恨桑少乾了,只是她口口声声仍然强调着说要报这个仇!
  铁娃实在想不透这是为了什么……
  无论如何,他感觉到今夜是一个极有价值的夜晚,起码他已为桑大哥与这位孙姑娘之间,作了一些亲善的工作,虽然并不见得有什么效果。
  就只这一点,铁娃也感到很满意了。

  ×      ×      ×

  他带着满脸的笑,转过身子来,出乎意料之外的,却使得他大吃了一惊,原来就在他脸步正前方的地方,他看见了另外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显着不同于孙景枝的地方,是她所穿的一袭黑色长衣,而且较孙景枝更瘦一些,年岁可能稍长几岁。
  铁娃乍吃一惊,道:“你——”
  黑衣女人足尖点地,快若飘风般的,已袭到了铁娃面前。铁娃生恐她会对自己不利,禁不住招手作阻挡状,他的手才抬起一半,却已为对方黑衣少女,一把抓住了腕脉上,顿时遍体生凉,为之动弹不得!
  这个女人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骨碌碌的在铁娃身上转动着,冷峻的道:“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牧羊的小孩叫铁娃的,是不是?”
  铁娃青着脸,点一点头,呐呐道:“不错!你是谁?”
  黑衣少女道:“你别管我是谁,我要找的是桑少乾,而且我也知道,他目前和你住在一块!”
  铁娃用力的挣扎着道:“你放开手再说话,好不好?”
  黑衣少女仍然死劲的抓住他,冷冷道:“我可不像刚才那个姓孙的丫头那么好说话,你少给我来这一套!”
  铁娃心想原来她早就来了,八成自己和孙姑娘之间谈话,她也听见了。
  心里盘算着,嘴里也就不再吭气!
  黑衣少女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就带我回家去吧!”
  铁娃一惊道:“你要干甚么?”
  黑衣少女冷冷的笑了一下,道:“走!”
  说到“走”字,手一用力,几乎把铁娃推倒了,铁娃只好在她力持之下,向前面走!
  走了一程,少女道:“快到了么?”
  铁娃点点头道:“快了——”
  少女跳了一下道:“在那边?”
  铁娃指了一下道:“在那边——”
  黑衣少女那双深沉的眼睛,打量着他,说道:“走——”
  绕出了这片草原,前道有两条婉蜓的岔路,少女又站住脚问:“走哪一条?”
  铁娃心里一动,暗忖道:“不好,我怎么真能把这个女人带回去杀我大哥——不如骗她走另一条路,再见机行事的好!”
  想到这里,就指向左边的一条岔路,说道:“走这条——”
  黑衣少女冷冷一笑,说道:“你想骗我还差得远!”
  说要却拖着他,走向右边的那条路。
  铁娃面色一变,心说完了!
  少女道:“要依我平常的脾气,我非打你一顿不可,只是你这个小孩对朋友还有些义气,我也就饶过你这一次!”
  铁娃叹了声道:“我桑大哥的确是个好人,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却不肯放过他?”
  少女目光里,透出了两股冷森森的锐气。
  她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们有仇!”
  铁娃道:“什么仇这么深?”
  少女站住了脚,眼睛看着前面,铁娃顺其目光前望,果然隐隐约约的看见,自己所居住的那片地方了。
  要是平日,那片地方隐藏在谷下,是不易为人察觉的,可是此刻,却现出了一点灯光,无异标明了地方。
  黑衣少女脸上立时罩上了一层寒雾!
  她冷冷的道:“是不是那里?”
  铁娃不擅说谎,却又不便直说,一时间好不为难。
  少女道:“这里没有第二家人家,你一定住在那里是不是?”
  铁娃叹了一声,说道:“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
  少女打量着他道:“桑少乾武功高于我,也许今夜我会死在他手里也不一定!”
  言下面现伤感,低头不语。
  铁娃一怔,说道:“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来送死?”
  少女冷冷的道:“仇恨这种东西,就是这个样子,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死,两者总有一方要死一个……”
  铁娃看她说话时,脸色很白,可见其内心的激动。
  少女叹息了一声道:“你以为我心里不怕?那你就错了……”
  铁娃果然感觉到,她那只抓着自己的手,微微的打着抖,而且很冷!
  他不禁对于这个女人,内心中生出了一些同情了。
  少女继续的打量着远方的那点灯,她漠漠的道:“当年,我丈夫死在他手里……可是身为人妻的我,却不能不报这个仇!”
  看着铁娃,她忽然变得柔和了许多,轻叹了一声,道:“你懂得这个道理吧?”
  铁娃点点头,又摇摇头!
  黑衣少女冷漠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你当然不懂了……”
  闭起了一双眼睛,似乎有两颗晶莹的泪水,由眼角滴下来。
  她说:“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如果谁告诉你说他不怕死,准是瞎话!”
  铁娃点点头,这句话他是懂的!
  黑衣少女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如果我不能手刃了桑少乾,以后我就活不下去,人家就会指着我骂说:看呀!这个女人,有一身本事,却眼看着自己丈夫死了,而不去报仇!那时候,那就一辈子也就别打算抬起头来!”
  铁娃慢慢的不再怕她了,而且深深的觉得她很令人同情,他只是不十分的明白她……
  黑衣少女苦笑了一下道:“以往,我有两次机会都可以杀死他,但是我都放过了……”
  铁娃的喉动了一下,没有出声。
  黑衣少女道:“……因为那两次,他都是在困苦伤痛之中,我……我不忍心下手杀他!”
  “那你现在……”铁娃呐呐的道:“……现在为什么还来……”
  “现在不同!”她脸上现出了一种怒容,道:“他的伤好了,我们可以彼此以真实的本事拚一拚了!”
  顿了一下,她说:“不论是他死,或者我死,谁也不会感到不安!”
  铁娃叹了一声,道:“你不是说桑大哥的武功高过于你么?”
  黑衣少女默默点点头!
  铁娃呆了一下道:“那你不是送死么?”
  黑衣少女望看他忽然笑了一下,露出了白白的牙齿,笑容里含蓄着几许凄惨的意味。
  伸出一只手,揉了一下铁娃头上的乱发,她笑道:“你这个孩子,说话怪有意思……如果我告诉你说我活腻了,你会不会相信?”
  铁娃又不了解了。
  黑衣少女请叹一声,道:“如果我认为自己非死不可,总希望为自己找一个死得其所的地方,和对手的。”
  铁娃摇摇头道:“桑大哥也许会对你手下留情,那时你又将怎么办?”
  “他,手下留情?”
  摇摇头,她冷冷的说道:“这你就太不了解他了!”
  铁娃一怔道:“为什么不会?”
  黑衣少女道:“在江湖武林中,一个心怀慈善,手下留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大功,立大名的……其实很多的行业也是一样?”
  铁娃摇摇头道:“可是他对于那位孙姑娘不是……”
  黑衣少女插口道:“她的情形不同!”
  看着他,她冷冷笑道:“这也是我佩服桑少乾的地方,他生平杀人如麻,但不离道义二字,他生平言不轻发,但一诺千金!”
  说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道:“你一定会觉得我有点莫名其妙是吧?好了……时候不早了,我想我也该去了!”
  铁娃道:“去……那里?”
  “去找他!”她转望向铁娃一笑,说道:“这个地方不错,你正好可以在这里看着我们一场拚杀了!”
  铁娃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的摇了下头!
  黑衣少女一只手解开了身上的那领披风,现出了她内着的疾装劲服,铁娃才注意到,她满身披挂齐全——
  在她正前胸,紧紧束着一条“十”字形的软皮刀衣,其上银光闪闪的交错着两列柳叶飞刀,就数量上来说,少说也有数十口之多。
  另外,左右双肩后方,各露出一截剑把。
  此刻她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于先前,看上去,却像是一个雄赳赳的巾帼女侠士了。
  铁娃陡然的兴起一个念头,立时撒腿就跑。
  他才跑了几步,只觉得头顶上疾风掠过,黑衣少女已落在他面前。
  只见她眉一剔,陡地探出二指向外一指,铁娃顿时只觉得身上一冷,机伶伶打了寒颤,就休想再移动分毫,敢情,已为她点中了身上的“麻穴”了。
  黑衣少女看着他冷冷一笑道:“你就站在这里一会,一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这样,你就不会碍手碍脚了!”  铁娃心如火焚,只是偏偏开口不得。
  眼看着那个黑衣少女起身如燕,一路向着那点灯光疾跃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鹰武士

上一篇:第九章

下一篇: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