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金鹰武士 正文

第十一章
 
2021-01-10 11:50:0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灯下——
  桑少乾正骈二指虚点腕上金鹰双目,迫使得那头生性狠厉的金鹰,不得不强自睁眼——它已三日三夜不曾闭目,空自角毛倒竖,连声的厉鸣不已。
  桑少乾看着它冷冷自语道:“扁毛畜牲,如成大器,何患吃苦?也罢,就让你睡一觉,今夜不寻你晦气了!”
  振腕,撒鹰。
  展翅的金鹰,翩翩的落向系于一边的鹰架之上,短鸣数声,遂自缩起一爪束翅不动!
  桑少乾对于这只擒得的新宠很是满意,他步出帐外,只觉得寒风飘然袭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转了半个身子,他飘出丈许以外。
  待他站定身子以后,心忖道:“不好。”
  凡是像他们这等于内外功力所谓“高手”,在平日生活习惯里,都带有几分预知的敏感!
  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触!
  总之,就在他意存迷离不解的刹时之间,夜空里传出了两股极尖锐的破空之声——
  一双柳叶飞刀,由两侧前方,交插着翦空而飞,速度之快,如同电光石火一般!
  沉寂的夜空里,似乎传有女子的一声娇叱声:“打!”
  足见发暗器的人,尚不失武林道义,只是以她那么深厚的暗器功力,出声示警已嫌多余,事实上声音一到,暗器也到了。
  这双柳叶飞刀,施展的是武林中已甚少见的“双剪娥眉”的手法,功力精纯大非一般。
  也错非是像桑少乾此类的高手,能在暗器一出手之间,领会先机。
  事实上,尽管如此,看来也险到了极点,一左一右两口飞刀,冷飕飕的同时已抵达桑少乾左右两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桑少乾猝提双掌,互以食指指身,弹向飞刀侧身。
  “哧——哧——”两声脆响,飞刀各跳出数寸以外,双擦着他两鬓发际,斜飞了出去。
  桑少乾虎目一张,低叱道:“什么人?”
  “噗!”一声,纵出三丈以外!
  当他身子方自落地的同时,一跳纤瘦的女子身影,正以同样快速,扑袭过来!
  桑少乾右臂用“大摔碑手”的重手法向外一挥,厉声道:“去!”
  那女子随着他挥出的手势,拔了个高儿,抖颤颤、轻飘飘的已瞟出丈许以外!
  两个人初次照脸!
  桑少乾立时面色一变,倒退一步!
  来人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用着那双明亮的眸子视着他道:“是我——海翠薇。”
  桑少乾冷冷的道:“海姑娘,你又何必苦苦的纠缠不休!莫非桑某人真的怕了你不成?”
  来人——海翠薇寒声道:“你的伤好了没有?我们那笔账该清一清了!”
  桑少乾冷笑道:“前次承蒙你手下留情,但是你应该知道,我的功力绝非你所能敌,你又何必再来送死?”
  海翠薇双手交叉,着向后颈,同时把背后的一对长剑撤在手中。
  她冷冷一笑,道:“这只是你自己一方的想法吧了。”
  说到此娇躯弓伸之间,箭矢也似的,已扑到了桑少乾面前,双剑若游龙,一劈一斩,双双划出了两道银虹,直向着桑少乾身上卷到。
  桑少乾双腕乍分,但听得“叮!当!”两声脆响,一对离魂子母圈已分执手中,同时挡开了海翠薇的雌雄双剑。
  二人四目相对。
  桑少乾道:“海姑娘,我再说一遍,这一仗你胜算极少,你若就此自去,前仇一笔勾销如何?”
  海翠薇凄惨的笑了一下,欲言又止。
  她陡然由对方子母圈内,抽出双剑,拧身反肩,剑夹着两股尖锐的急风,向着桑少乾腰上斩到!
  尽管如此,由于相隔的距离过近,海翠薇双剑之上,已有所谓“剑气”的功力,锋利的无形剑气,竟然把桑少乾前胸后背两处外衣上,划了两道大口子!
  桑少乾剑眉一挑道:“好。”
  “子母圈”在他向外一展的势子里,“噗——”一声,滑过了对方的锋剑。
  他怒由心起道:“海翠薇,你不听我良言相劝,悔之晚矣!”
  双环一振,“铮”然脆响里,他整个身子拔了个高儿,却是由海翠薇头顶上掠了过去。
  海翠薇此刻像似已丧失了人性一般,自她一出手,即是轻易不肯施展的拿手剑法——“腾霄双蛟剑!”
  这套剑法,为海翠薇生平极少施展的“绝剑”之一,最厉害的是一经施展,绝不中途而止!
  紧循着桑少乾的转势,海翠薇的身子跟着一个疾转,双剑猛刺直出,这一手看上去,还较方才那一手更厉害!
  桑少乾心中已有了预感,自不容她再得手!
  “离魂子母圈”霍地向后一翻——“醉倒斜阳”。
  “仓啷”的一声脆响,黑夜里冒出了两串火花,双环磕开了双剑。
  桑少乾“怪蟒翻身”,足踏“子午”步,向前一进,右手子圈痛快的向外一展,“哧!”的一声。
  海翠薇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飘出丈许以外!
  她已吃了暗亏,只是碍于颜面,外表丝毫不现出来。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翠薇自得悉桑少乾已练就“紫阳神功”之后,对于桑少乾已深具戒心,不敢轻易以肉掌迎敌,是以一开始即施展兵刃,却没想到对方子母圈上更具十分的劲力!
  在方才的一推势里,桑少乾右手“子”圈的一枚钢齿已深深的刺入海翠薇的左肘之间,一出一进,留下了寸许长短的一道血痕,内部受伤,自是不轻!
  海翠薇满心想着要从兵刃上制服对方,想不到一上来就吃了如此大亏。
  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血”,由伤处像十数道喷泉般的沁了出来,刹时之间,已染湿了整个中衣!
  这是致命的一处伤口。
  海翠薇刹时之间,感到了一种极度的悲哀,学艺十五年,由稚龄的童年开始拜师,十五年吃尽了苦头,练成了一身武功……
  在武林中,少年一辈的男女奇侠中,提起“海翠薇”三个字来,也算是名列前茅的顶尖儿的人物了,可是,真正的遇见了高手,动手之间,竟至于斯……
  缅怀着此一刻人世弥留的意味,几许沧桑,像浮光掠影般的涌上心头!
  她把一双剑,双双插入泥土中,两只手紧紧握住剑把子,借以支持平衡的身子!
  桑少乾远远的注视着她,一双子母圈缓缓的收入后衣,他后退两步,弯腰抱拳。
  海翠薇脸上显出一丝娇笑,说道:“你真是值得骄傲了,居然在三招之内……胜了我……海……海翠薇……”
  桑少乾凛然道:“姑娘承让,只是……”
  他眸子里,微微现出了一丝疑惑!
  海翠薇道:“你不明白,我对你未曾施出两败俱伤的煞手绝招?”
  桑少乾道:“正是!”
  海翠薇身子幌了一下,笑得是那么痛苦……那么凄凉!
  她摇摇头道:“为甚么?”
  海翠薇用力的抬起了头,脸上,已布满了汗珠。
  她轻咳了一声,道:“……因为……那样是不光荣的……海翠薇从来不屑为之……”
  桑少乾怔了一下,脑子里浮起那夜,对方剑下留情的一幕……深深觉得她确是一个守正不阿、言行如一的人,不禁感到了一丝歉疚。
  只是,他在此刻,却不便说什么。
  海翠薇终于支持不住,慢慢的弯曲下一只腿,她看着桑少乾努力作出一种微笑。
  她说:“帮帮忙!……先离开一下好不好!”
  他眸子里充满了疑惑,反身向帐内走进——
  就在这时,海翠薇终于不支的倒了下来,她痛苦的仰过身来,月光正炫耀着她配带在胸前的两列飞刀,闪闪生光!
  她死了——
  桑少乾沉沉的坐下来——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错杀了这个人,站起来,来回的在帐内走了一转。
  毕竟,一个所谓高手,是不同庸才的,在以往,他所杀的那些人,就没有这种痛苦的感觉,而最近,像“摘星客”娄匡,和海翠薇的死,在在的都使得他内心感到不安……
  他估计着海翠薇此刻应该已经死了。
  心里存着一丝歉疚,对于自己已死的敌人,挖个坟,立块碑,也是应该的!
  海翠薇的尸体,平静的躺在月下。
  桑少乾站在远远的看着她,心中存着某种的伤感——
  就在这个时候,身侧传来了一丝阴森森的冷笑声——
  如果你不是特别精敏一类的人,这种轻微的声音,你是不会有所察知的,可是,桑少乾自然不同的。
  他身子向左面飘出丈许以外,像是一缕轻烟般的旋转着落身而下,在他落下的同时,也转过了身子来。
  月色下,树影婆娑,不见任何人迹。
  事实上,除了附近这几棵大树以外,北面那片无垠的草原,不要说一个人,就是藏上个千军万马,一时也不易为人察知!
  桑少乾相信自己不会听错,他沉下声音道:“是哪一位少侠来到此,偷偷摸摸称甚么英雄?”
  暗影中,遂又传出一声冷笑,这一次较诸先前的那一次要清晰多了。
  风由南向北边吹过来的,南边是一行七株大槐树,除此以外,别无掩身之处,是以桑少乾立时断定出,来人必藏在这七株槐树之一!
  他陡然提起一股丹田之气,把身子拔起来,像是一凌空的巨鸟般的,向着南面这第一棵槐树上落下去!
  身子蓦地向下一落,左右两只手,各自运劲,向着第二第三两株大树上发出掌力!
  以桑少乾所练的功力,自属可观!
  加以他愤怒当头,两只手上各自施展出十成功力,形成了两股无匹的风柱!
  掌力过处,只听得“嘿查!嘿查!”接连的两声爆响,二树齐腰而折,枝叶溅飞满空都是。
  而他本人落身的那棵槐树,更不禁为他落下的体力,压得一声爆响,齐根而折!
  这种声威,端的吓人已极!
  果然,他猜测得没错,显然暗中人,正是匿身在第三株槐树之上!
  就在这棵树吃桑少乾暴力击折的一刹那,一条疾劲的人影,带着一声长啸,用“金鲤倒穿波”的身法斜穿而出,向着第四株杨槐树落去!
  桑少乾用“龙行乙式穿身掌”的身法,跟踪而出,他向第四棵树上落去!
  那人想是不欲在此与桑少乾见面似的,就在桑少乾身子方自扑到的一刻,他却又施展“金蝉过枝”的极上轻功,一连跃出了三棵树外!
  显然的,要想逃开桑少乾的手下,诚非是易事的!
  就像雀赶飞蝉般的,桑少乾紧紧追在这人身后,待到这人由最后的一棵槐树上落下的一刻,桑少乾已如影附形的扑了上去!
  这人瘦削的一张脸,双颧高耸,一双锋芒毕射的眸子深深的陷在眶子里,细肩,拱背。看到此,桑少乾已然认出他正是前番乘己以危,几乎陷己于死地的“一字剑”查飞羽!
  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桑少乾厉声叱了声:“好个鼠辈!”
  双掌一用力,并排而出,施展的是排山运掌功力,雄沛的掌力,像一堵山也似的压了过去。
  “一字剑”查飞羽,当然不是弱者。
  何况他此番来,更是有恃无恐,桑少乾掌力一到,查飞羽鼻中哼一声道:“来得好——”
  同样的一抖双掌,用“双撞掌”的手法,同时抖掌而出,四只手掌,严丝合缝的合在了一块。
  同时撇出双掌,各人均吐气开声的哼了声:“嘿!”
  “一字剑”查飞羽,就像扔出手的一只兔子般的,就地一滚,一迳的向着草原遁去!
  桑少乾在方才一较掌力的当儿,已试探出查飞羽内功不弱,刚中带柔,但是,显然的却不是自己对手!
  此刻见他一招即退,如何依得!
  他足下猛跨一步,右手前推,用“铁栅指”力一连捻出了三枚制钱!
  三枚制钱一出手,各发疾啸声,呈倒“品”字形,两上一下,向着查飞羽背后打去!
  桑少乾依着武林规矩,暗器出手,口中叱了一声:“着!”
  查飞羽闻风回首,可是黑夜里,桑少乾暗器来的是如此疾劲,物件又小,却是不易窥清,他打了个旋风腿,踢下了左上方的一枚制钱,同时也兼带着躲开了下方的一枚,然而却忽略了右上方的那一枚!
  只听得“噗——”的一声,正中查飞羽右面肩窝!
  桑少乾指力充沛,这枚制钱又是疾转而出,闯声入肉,顿时深入查飞羽肩窝三四寸有余!
  查飞羽疼得“吭!”了一声,就地一滚,“哗啦”一声滚草而遁!
  桑少乾用“八步赶蝉”的轻功踏草而进!
  查飞羽知道不易逃开,在滚动之间,一口红光闪烁的长剑已然展出。
  剑光里夹带着飞舞的乱草,像是一道闪电般的卷向桑少乾身上狂劈而来。
  桑少乾恨极了查飞羽其人,是以在他剑身未至的一刹之间,早已运出无匹的内劲功力,也就是新近才练就的“紫阳神功”!
  掌力一吐,空中“波!”地一声,现出了一个红色的掌形印子。
  然而同时,他却忽略了查飞羽的那口“一字红光剑”,剑光斜扫着桑少乾的左脚方,撩了上去!
  是以桑少乾这片地方,被划开了半尺许长短的一大道血口子,痛得他鼻子哼了一声,踉跄出数步以外!
  可是他的“紫阳神功”,先已经施出了。
  空中的那掌形红影印子,像是幽灵般的,循着查飞羽的身子疾飘过去!
  “一字剑”查飞羽立时神情大乱!
  他就像见了魔鬼般的怪叫着,猛然扑纵而出,可是那掌形的红影疾进的风,紧追不放!
  查飞羽回身劈剑,剑风飕飕,一连十数剑,眼看那掌形的红影,在他剑芒里乍分又合,如同以剑劈水,一任他施展出全身力道,休想斩开寸丝分毫!
  就这样,那掌形的红影,轻飘飘,幌假假的,透体而过!
  查飞羽痛呼了一声,仆倒在地,他膝行了几步,又踉跄的站起来,面部乍看,像是已失去了血色般的苍白!
  桑少乾一步步逼近他,查飞羽忽然啸了一声,整个身子反窜而起,落出了数丈以外,回头就跑!
  这倒是桑少乾未曾料及的!
  想不到他在身中了自己“紫阳神功”中的“朱砂掌”之后,竟有此功力?
  此时此刻,自无再让他逃出手去的道理!
  二人一前一后,在荒野里追扑着!
  忽然,桑少乾看见了前面土丘上,站立着一个人,还不容许他看清那个人是谁,查飞羽已然扑到了那人面前,他一双手攀着了土丘上那人的身躯,另一只手上的“一字红光剑”,却已架在了那人颈项之上!
  桑少乾乍然看清那人竟是铁娃,不禁大吃一惊!顿时惊得站住了脚。
  查飞羽早已布好了计谋,他本想利用铁娃以使桑少乾俯首听擒,却未曾料到,自己在诱敌的当儿,弄巧成拙,竟然身受重伤。
  当然,以此刻而论,铁娃的利用份值已经微乎其微了。
  可是查飞羽仍然不肯放过这最后一刻的机会,他注视着桑少乾,气喘吁吁的道:“姓桑的……你不想叫这小子死吧!”
  桑少乾一惊道:“你要怎么样?”
  查飞羽哑声笑着,满脸滚着汗珠,忍不住吐了一口血,他用一只手,重重的在铁娃背上拍了一下,解开了铁娃被点的穴道!
  铁娃心里明白,穴道一经被解开,干呕了几声,遂大叫道:“大哥……”
  桑少乾一怔道:“铁娃你不要动。”
  查飞羽嘿嘿怪笑道:“你只要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杀了这个小子。”
  桑少乾冷笑道:“查飞羽,你伤中五脏,任是华佗再世,也回生无望了,又何必再做此丧天害理之事!”
  查飞羽狞笑一声,道:“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
  他哑声的笑着,血染了白牙,看上去更显狰狞,他怪声道:“既然这样就更好了……”
  翻着一对怒凸狰狞的眸子,他有气无力的道:“说……是你陪我死,还是……这个小子……”
  说话时,掌中剑用力的压下去,几乎要割进铁娃颈项之内。
  他另外一只手,更像是五只钢勾般的扣住铁娃的半面肩头,铁娃在他的擒捉之下,休想能移动分毫。
  桑少乾急道:“且慢。”
  这一刹时,他真正的感到犹豫了!
  “铁娃”诚然是个无足轻重的少年,可是对于桑少乾的感受,却非同一般……
  这多年以来,如果是说桑少乾真正的曾经交过一个朋友,那么,这个朋友,就仅仅是非铁娃莫属的了。
  这刹时之间,桑少乾内心起了一阵战瑟!
  “快说——”查飞羽狞恶的笑着说:“……我已经等不及了。”
  铁娃用力挣扎着道:“大哥……你快走……没你的事……我不怕!”
  桑少乾长叹一声道:“也罢……”
  他漠漠的看向查飞羽,说道:“放了他,我跟你去。”
  铁娃大哭:“大哥不要——你……你千万不能死的。”
  查飞羽哑声笑道:“对啦——姓桑的,咱们是死约会,到阴间去打官司……去吧!”
  说到后来,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可是他竟能强自支持着不死!
  桑少乾前进一步道:“放了他。”
  查飞羽厉声哼笑着,道:“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桑少乾……你起个誓吧!”
  桑少乾一时不禁为之慨然……
  铁娃哭叫着道:“大哥……大哥千万不要上他的当,大哥……”
  查飞羽的剑,又压下去了一寸,鲜血由铁娃脖子边沁出来,只要再推进一些,这条命就难以保全了。
  目睹此情,桑少乾心如刀割!
  他冷冷的道:“查飞羽,桑某生平出言不二,万金一诺,你还信不过么?”
  查飞羽事实上早已有气无力了,听了这句话,他望着桑少乾:“我信……得过你就是了。”
  铁娃感觉出他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忽然变得一经,当下运足平生之力,猛然向外一挣,直把查飞羽掉跌而出,他就势滚地而出,逃出了查飞羽剑掌之下。
  查飞羽倒在地上的身子,抬起了一半,又倒了下来,他眼睛却看着桑少乾,声嘶力竭的道:“……你……答应我的……”
  一头扎下去!就不动了。
  铁娃庆幸的飞跑过来,大声道:“大哥,他死了!”
  桑少乾面色现出一种悲伤,此一刻他把“生”与“死”作了一个抉择,毅然的采取了他生平一贯的作风!
  他生平从不轻发一言,言出必践,这也不例外!
  铁娃经历过此番劫难,无异两世为人,对于桑少乾的感情,更深入了一层。
  拉着桑少乾的手,他强笑着道:“咱们回去吧!”
  出乎意料的,桑少乾却摇摇头。
  铁娃大吃一惊道:“你——大哥……你想干什么?”
  桑少乾缓缓的抬起头,目光注视着他。
  铁娃由他目光里立时明白看出了他的用心,他紧紧的抓住桑少乾,呐呐道:“大哥……你刚才说的话,难道是真的?……你真的要死?”
  桑少乾苦笑着道:“铁娃,你桑大哥这一辈子不容失信于人,说了的话,一定要做到!”
  铁娃眼睛张得极大了,几乎有点害怕的怔看着他。
  桑少乾道:“那头金鹰是我最爱之物,就送给你吧!”
  “不……”
  铁娃像个孩子似的大声哭了。
  “桑大哥……你千万不能死!”他紧紧的抱着桑少乾的身子,眼泪簌簌淌下来。
  他甚至于跪下来,频频叩头道:“大哥……我求求你别死……我求求你。”
  桑少乾一只手像提小鸡似的把他提了起来,他的脸色——这一刹时,显得一片铁青。
  带着三分怒容,他冷笑的道:“不许哭!”
  铁娃真的就不敢哭了。
  桑少乾不忍苛责的看着他道:“人,都是要死的,死在自己的手里,远比死在人家手里要好得多了!”
  他缓缓坐了下来,看着铁娃道:“那位孙姑娘不久大概也该来了……我还欠她一笔债。”
  铁娃流着泪,心如寒铁。
  桑少乾抬头看了一下天,夜空里,正有几只苍鹰,在盘旋着。
  他忽然浮上了一种伤感,迢迢万里江湖路,也使他赶到厌倦了,他现在忽然想到要看一个人。
  孙景枝——可是他却等不及看她了!
  两只手慢慢的向两肋插下去。
  像是两把匕首般的快刺而入,如果这时他拔出双手,血必会像箭也似窜出来!
  他不愿让铁娃看着害怕!
  甚至于铁娃还没看见,他只看见桑少乾脸上的笑容……忽然那笑容变得凄惨了。
  铁娃发觉到了不妙,踟躇的走上去,蹲下来道:“大哥……你怎么了……?”
  桑少乾嘴角掀动了一下,道:“好兄弟,像个汉子,不许掉一滴泪!”
  铁娃心如刀割,紧咬着牙,全身打颤的道:“大哥……”
  他真的没有流下泪,却胡乱的点着头……
  桑少乾慢慢倒了下来。
  铁娃才发现到,他的一只手早已没腕的插入进两肋之间,他吓得尖叫了一声。
  拔出了一双手,“血”喷如箭!
  铁娃面色惨变的忽然张大了嘴,狂叫道:“大哥。”
  却有一只冰冷的手,掩住了他的嘴,铁娃猛然回头——孙景枝面色惨白的站在他身后!
  铁娃全身疾颤道:“我大哥他……”
  孙景枝漠漠的点头道:“我知道,我都看见了!”
  铁娃一怔,呐呐道:“可是你……”
  孙景枝低下头去,落下了两行泪,却强作笑脸的拍他的肩道:“你桑大哥是个有骨气……重信义的人……”
  铁娃颤抖道:“可是他……死了……”
  孙景枝冷冷一笑道:“他当然非死不可。”
  铁娃一惊,怒视向她。
  孙景枝惨然一笑道:“你知道吧,这个世界早已没有道义这两个字了,他这样的人,如何能够活下去呢?”
  拍拍铁娃的肩头道:“走吧!”
  她先走了。
  铁娃却仍然站在那里发呆,因为有些事,他还想不明白,也许他永远也想不明白……

  (全书完,“zhychina”据南洋商报连载录入校对,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金鹰武士

上一篇:第十章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