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金鹰武士 正文

第九章
 
2021-01-10 11:48:4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晨。
  旭日东升,大地笼罩在艳丽的晨晖中。
  岭陌上浮现着淡淡的一缕轻烟,偶而吹来的几阵清风,点缀着此一刻秋日之晨。
  “金鹰武士”桑少乾与他亲密的伙伴铁娃,开始安排他们预计的捕鹰工作了。
  在南旗岭高插云天的峰顶石穴里,两个人促膝并坐,守候着那只他们期望已久的厉鹰——“三把翅子”!
  睛空里翱翔着无数的鹰,正式猎鹰的季节,已经开始了。
  还有关内,大江南北的鹰客已经来了。
  南旗岭上散布着各色各样的人,这种鹰客多喜穿着色彩艳丽的红衣,三五人一组,在树梢、石峰,布下了鹰网、猎签!
  他们捕捉的对象,无非是雉鹰、兔鹰,也有人捕猎“雕”的!对于所谓的“虎头鹰”,除了二三健者以外,甚少有人敢问津!
  至于桑少乾所要猎的对象——“三把翅子”,这般人也只是偶听传闻,却从来未曾亲身经过,甚至于这类传说中的鹰类之王,他们有很多人,还不曾见过,见过的也只是在云中的惊魂一瞥。
  他们绝对不曾想到,南旗岭巅,居然有两个痴心的人,在企图捕捉这类的鹰!
  在鹰客的心目中,这是不可思议的。
  桑少乾、铁娃,在这峰顶石穴里,已经停留了整整的一日了。
  他们看断云霓,望穿秋水,却始终等不到那只盼想中的鹰。
  桑少乾内心不禁略有犹豫,可是铁娃却满怀信心,认定这只鹰王,不久必将现身。
  对于这类罕见的神鹰,桑少乾无疑的认识极清楚,他过去所拥有的那只金鹰,正是属于此类型之一,一经为人豢养即成终生良伴!
  他永远忘不了,昔日人鹰相处的至情!
  他永远忘不了那头金鹰被“摘星客”娄匡所诱杀的残忍一幕……
  自此以后,他的性情才开始变得更孤独了!
  现在,他渴望着另一头金鹰的收获,用以弥补前鹰的丧失,这种希望,无异的给了他极大的力量、幻想和渴望!
  铁娃是世代祖传的猎鹰高手!
  他为了捕捉这头“三把翅子”,所备下的饵,仅仅只有一样,那就是他背后所携带的一截竹管,至于捕鹰的工具,却是他的一双肉手!
  天空的云霓是橘红色的,其间点缀着大小不等的各色飞鹰,偶而冲霄而起,带着啸声,那是鹰客所出的“子鹰”,俗你“鹰崽子”,接着就有那性急上当的大鹰翻云直下,而受制于鹰客们事先埋伏的绳网、套结,运气好的鹰客,一日能有三四只的收获,这些所猎获的鹰,一经转手,即为厚利,是以鹰客多贪得无厌,他们最好的收获的月季,仅仅只有一个月。
  过了月时,这些来自四海八方的各类鹰种,遂即起驾南飞,散居于各海岛间,鹰客们固是望洋兴叹。而这以盛产猎鹰出名的南旗岭上,再想捕获一只,也是难能可贵的!
  ……鹰客们一群欢叫笑声隐约可闻,桑少乾翘首云天,渴望着心目中的“三把翅子”,那美丽的金色羽毛,映着阳光只是轻轻的一闪,那怕是泛光片羽,也足以令自己兴奋陶醉的了。
  他憧憬着那兴奋的一刹那——
  这“一刹那”果然在他期盼中来临,他感觉到铁娃的一双眸子,忽然绽出了异彩——这是有所发现的表情。
  桑少乾随着他的目光,极目望去!
  这方云天一线间,有一种闪烁着金光的影子,大小仅如芥子。
  如果你不是一个焦心的等候着,而具有精锐视力的人,万万是难以窥出端倪!
  原因是,石穴内的这两个人,都是个中老手,铁娃固然是世代浸淫于此道的老手,桑少乾却是曾经收养过这类金鹰的主人!
  是以,他们两人。只须一眼,已可断定出,他们所苦苦等候的对象来了。
  那是一头“三把翅子”绝对错不了。
  铁娃的手,紧紧的抓住桑少乾的一双腕子,兴奋的道:“来了,就是它——”
  说话间,那头矫健而又体积不大的金鹰,已没身云烟之中,不及交睫之间,又自破云而出,一入一出,不过是瞬息间事,其间相距,何止以道里来计。
  现在,他们可以较为清晰目睹着这头金鹰的一切举止,那种翩翩的风姿,惊人的破空速度,的确不同于其他别鹰!
  二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天空——眼见它翻、腾、冲,掠,刹时之间,已临当空!
  就在它狂转飞旋的双翅里,两头巨鹰,已被它无坚不摧的钢翅打了下来。
  那是一种不同于众鹰的短鸣声,其音清脆、嘹亮,三两声后,像是冲天炮般的,直入云霄!
  桑少乾、铁娃不看一眼。
  桑少乾点点头道:“不错,这就是我所要的,只怕要捉到它,太不容易,它走了!”
  铁娃道:“它还会再来的!”
  桑少乾道:“为什么?”
  铁娃微微的一笑道:“因为别处没有它爱吃的东西!”
  “它爱吃的东西?”桑少乾意有不解的凝望着他。
  铁娃咧着嘴笑道:“这是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它要吃的东西在这里!”
  说时,伸手在背后竹筒上拍了一下,说道:“蛇。”
  桑少乾微微一惊,道:“它爱吃蛇?”
  铁娃道:“紫尾长藤!”
  “紫尾长藤”是蛇类的一种,是西北地方的一种稀有产物,生性凶狠,奇毒无比,这个名字,桑少乾倒也听过,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三把翅子”竟然会嗜此物,倒是第一次听人说的!
  铁娃解下了背后的竹筒,道:“这条紫尾长藤,我费了三天的时间,才捉住的,每年也只有这个季节,这里才能发现它们的踪迹,但是就像‘三把翅子’一样,数量极微!”
  桑少乾道:“你怎知道,它爱吃紫尾长藤?”
  “是听我爷爷说的!”铁娃道:“而且还亲眼看见我叔叔用这种蛇诱捉这‘三把翅子’——那情景真惊险!”
  说时,他脸上现出了兴奋的颜色……
  桑少乾道:“怎么的捉法?”
  铁娃道:“大哥,你知道这种鹰,最爱落栖在什么地方了?”
  桑少乾道:“孤峰之巅!”
  铁娃点头道:“不错!就像这里——”
  他四下看着,道:“这附近百里内,再也没有一座峰头,比这里更高了。”
  桑少乾道:“它可能会飞到祁连山……”
  “不会的!”铁娃肯定的说。
  提起鹰来,他的知识却极丰富,的确是有独见之处。
  他说:“这种三把翅子,虽出生辽东半岛,但是生性却厌恶冰雪,祁连山上终年冰雪长结,它是不会去的!”
  桑少乾不得不饮佩的点点头。
  铁娃手指着眼前这块不足三丈见方的孤峰之巅,道:“你来吧!不足半个时辰,它就会到这里,时间不多了,我们来准备一下!”
  桑少乾对于他的捕鹰之法,心中充满了疑惑!只是看他那么自信,却也不由不信!
  铁娃由盘子里,找出了几卷破布条,紧紧的把双腕缠住,桑少乾了解到这是用来对付“三把翅子”的一双利爪,二人把双腕缠好了,铁娃又取出了一罐桐油,遍体擦满了,据他说,这是为了防备那条象“紫尾长藤”的毒蛇的!
  铁娃像是一个老练的能手,开始积极的布置起来。
  首先,他把几处地方,洒下了桐油,断绝了毒蛇的退路,然后,他在生有草的地方,插下了竹签,竹签上备有极细的发索,系以铜铃!
  最后,他开始放蛇!
  竹筒慢慢的打开来,由其内慢慢的游出一条约有鸡蛋般粗细的大蛇!
  桑少乾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蛇,不觉甚为惊讶!
  只见这条所谓的“紫尾长藤”,约莫有四尺左右长短,通体上下,布满了密密的蓝色鳞甲,只是齐肚腹三分之二以下的地方,却是纯紫颜色,映衬着日光,蓝紫相间,煞是好看!
  桑少乾注意到这条蛇那颗三角形的怪头,两眼奇鼓,全身蓝紫,唯独这颗蛇头,却是奇黑如墨,可是吐出的蛇液,却又赤红如火!
  总之,这是一条令人望之生畏的怪蛇!
  “紫尾长藤”蜿蜒的由竹筒内游出,迅速的盘成一卷,却把一颗三角怪头,高高的抬起,四下打量了一刻,才慢慢舒展着身躯,向着穴外峰顶上行去!
  渐渐的就失去了它的踪影!
  铁娃笑道:“它跑不了的!”
  果然,未久就听见草丛间,传来清脆的一阵铜铃声。
  二人相视一笑,自然也就知道,那条紫尾长藤藏身的地方在哪里了。
  自从这条蛇现身之后,空气里立时透出一种奇腥难当的怪异味道,随风不散,中人欲呕!
  桑少乾也就不再怀疑,那头“三把翅子”的金鹰,为什么一定会来了!
  一声嘹亮的鹰啼,破空而至。
  由遥远的云空之际,电闪星驰般的,现出了一点金星,映着当空的骄阳,像是一道闪烁的金光,又像是银河星系的一个殒星。
  总之,在人的目光还没有完全清楚的接受以前,那头金鹰带着一声短劲的脆鸣声,已投身而下,随着它张开的双翅,像一片落叶,像一朵飞花,那么安详,轻而稳的已然落身在峰顶的枯树之尖!
  “树”遭雷殛,是一棵名符其实的枯树。
  “金鹰”极其魁梧的栖息在枯秃的树顶上,那种情景,不禁使得桑少乾又回记到昔日人鹰相处的情景——
  眼前的这头鹰,显然较诸昔日自己所豢养的那一头,要小一些,正是一头前途未可限量的可造之材。
  看着它神威的丰仪,桑少乾不自觉的兴起了一阵内心的莫名鼓舞!
  这只鹰和他昔日所拥有的那一只,武林就外形、神态上来说,简直太像了。
  它那么顾盼自如的轻轻拿起一只爪子来,那种神采,又不自禁的令桑少乾忆起昔日的那只老友,伫立在海边石人头顶上的风采……
  ……回忆是片断的,是空虚的……
  眼前这番情景,却是实在的!
  不知何时,铁娃已经溜出了藏身的石穴,他掩藏在哪里,桑少乾不知道——
  他几乎已经被这只神俊无比的金鹰迷住了。
  就在这一刻,他发誓,自己当倾所能之力,要得到这头鹰!
  树上的金鹰,已经察知了“紫尾长藤”那种身上独具的特异味道!
  它频频的偏动着头颈,锐利的目光,一倾一斜,顾视着附近每一寸地方。
  桑少乾是掩身在一决凸出的山石后面,自不会为金鹰所察知,铁娃的藏处更妙,亦不为金鹰所察知!
  树上的鹰,闪烁的目光,终于发现了那条“紫尾长藤”的藏身处。
  它忽然引颈“呱”的啼叫了一声,双翅猝开,向看一片草丛间飞落下去!
  就在身子方临草地,未及下落的瞬息之间,“紫尾长藤”已然掠身而起!
  像是一道蓝虹般的,这条蛇平窜而出,直射向金鹰的下腹部位,金鹰“呱!”的又是一声短鸣,鹰身一旋,左翅猝出,“拍!”的一下击中蛇身。
  那条长有四尺的怪蛇,仅此一翅力击之下,跳闪着,一头向草丛间又扎了下去,可是显然的,那头金鹰已不容它如此!
  丽日之下,那只鹰极其美观由下翻身而起,正好迎住了“紫尾长藤”的落势!
  那真是惊鸿的一瞬——
  当金鹰双爪齐出的一刹那之间,也正是怪蛇掉头开唇吐信的同时!
  双方的势子同样猛烈!
  鹰的双爪正在抓住了蛇的长躯,在它劲扯力裂之下,蛇躯被拉得笔也似的直!
  出乎意料之外的,那条“紫尾长藤”的下半截紫色长尾,忽然甩上来,像是箭矢一般的,自行脱落,而向着金鹰下腹间疾射而出。
  金鹰似乎早已料及有此一着,侧翼疾拍之下,已把那截断尾打落在地——
  它力抓着那条紫尾长藤,落回草地,可是那条断尾的怪蛇,早已顺着鹰腿部位力缠直上。
  金鹰连声怪叫着,不时的腾起又落下来,它只是紧紧的抓扣着那颗蛇头,丝毫也不放松。
  就在一瞬间,匿藏在长草丛间的铁娃,忽然滚身而出,他出身的势子,正好也就是金鹰下落的一瞬。
  铁娃缠满了布条的双手上,持有一面乌黑的绳网,就在他和鹰接触的瞬息之间,霍地撒了开来。
  出手的网,足有一丈见方大小。
  妙是时间、部位、准头都恰到好处!一下子连鹰带蛇罩了个正着!
  铁娃一经得手,顿时杳不显身的猛烈把身子欢迎了过去。他双手力收之下。把绳网的主索紧紧咬紧了。
  人、网、蛇,立时滚在一块!
  那真是惊险搏命,触目惊心的一刹那!
  掩身在石后的桑少乾因先得到铁娃的嘱咐,非到万不得已时,不可现身!
  是以,他虽目睹着这般惊险之态,却也不便插手相助!
  混战成一团,人、鹰、蛇,满地翻滚着!
  蓦地,铁娃大叫道:“大哥——不好。”
  绳网突然破开一面,那头金鹰闪翅而出,它爪下仍然缠着那条怪蛇,正要腾空而起。
  陡然间,桑少乾由石穴内奋身而出。
  他双手各自抖出了一双绳套,不偏不倚的束套住金鹰的两翼,力束之下,拴了个紧。
  以桑少乾无匹的臂力,自属可观。
  是以,一任那头金鹰,狂啸怒鸣,排云搧翅,满空翻腾着,却未能挣开受困的绳结。
  桑少乾交替的收着绳子,力使金鹰就范,奈何那只鹰新近来自辽东,秉性刚烈至极,绝不愿受人拘束,想不到此刻三面受敌,一时刚性大发!
  首先它钢爪抓处,把那条“紫尾长藤”一颗怪头,活生生的扯落在地,蛇血狂喷,蜷曲的蛇身,立时就松了开来!
  金鹰钢啄下处,咭呱一阵乱响,已把那条紫尾长藤吞入腹内!
  它身子仍在桑少乾绳索捆绑中翻腾着,直到它吃下了这条“紫尾长藤”之后,才集中注意力于桑少乾。
  只见它身躯在空中一个侧滚,头顶上一搬角毛,霍地倒竖而起,嘴里“唏哩哩”一声长啸,侧翅横飞,快若闪电般的,向着桑少乾猛烈袭到!
  铁娃见状大吼道:“桑大哥小心。”
  他双足力踏之下,紧跟着金鹰之后,两只手直向着金鹰双腿上抓去。
  铁娃一心悬念着桑少乾的安危,竟然奋不顾己的以身涉险!
  其实,他太低估了桑少乾的一身能耐,捕捉金鹰,也许桑少乾远不及铁娃内行,但是如果敌对金鹰,铁娃却较桑少乾差远了。
  由于昔日,桑少乾长久的饲养过这类金鹰,是以对于金鹰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因此当金鹰长鸣,向着自己飞来时,他并不慌张,早已成竹在胸!
  而此一刻,偏偏铁娃竟然为了救自己,以身涉险,猛袭向金鹰身后,意图力抓金鹰双腿,此举在桑少乾看来,那是极其危险的!
  因为他熟知这类金鹰习性,最忌讳背后的受敌,一经发觉,必将与敌以死反扑!
  果然没错!
  就在桑少乾心念及此的一刹时间,空中的金鹰“啾!”的一声长鸣,就空一个倒折!
  桑少乾就觉得所拴的两根绳索之一,“崩!”的折断了一根,不禁大吃一惊!
  他疾叱一声道:“小心!”
  霍地腾身而起,猛袭着金鹰身后掠身而进!
  可是比之当空这头鹰来,他的速度显然是慢了许多,这类金鹰既然被称为“三把翅子”,顾名思义可知其翅上功力之玄奥不可思议!
  是以,在金鹰车轮般的旋身飞翅之间,铁娃左胸连带着半边面颊上,“拍!”地着了一下!
  这一翅之力,竟然把铁娃打得在地上一溜筋斗,若非他双手力攀住一块巨石,只怕自己坠身悬崖,必死无疑!
  尽管是那头金鹰在桑少乾巨力扯之下,这一翅子也是不得了!
  铁娃着翅处,就如用刀削剑斩般的疼痛,整个半边脸,顿时就呈现出一片黑紫之色,肿起老高来!
  那头“金鹰”一翅得势之后,刚性大起,“啾!”的一声短鸣,循着铁娃倒身之出,疾旋猛滚而来。
  铁娃知道厉害,把整个脸,埋首双臂,预期着对方凌厉的双爪即将来临!
  说时迟,那时快。
  “金鹰武士”桑少乾就在金鹰即将下爪的刹时之间自空而坠!救人第一,他说不得对于这头鹰,要施出重手法了!
  当下左手力扯长索,右手猝运真力,猛地向外击出,他总算爱鹰心切,未敢施出全力,不过用了四成的力道!
  掌力一泄,空中金鹰“呱!”的一声短鸣,迎着桑少乾的掌力,打了一个哆嗦,五色羽毛,像炸弹开花也似的爆开满空都是,却偏着身子,向一边飞去!
  桑少乾飞快落身,轻舒右手,掠过它的双翅之间,只一夹,已把这头鹰类之王擒在手下!
  在金鹰凌烈的尖鸣声中,桑少乾熟悉的二指,已飞快的拿住了它蛇形的后颈。
  顿时,这头鹰就乖顺多了,只是仍然猛烈的搧着双翅,时发怪鸣,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再逃开桑少乾的双手!
  铁娃自忖着难以逃开金鹰的双爪,却未曾料到事情竟然会变化至此。
  当他抬起头,发现到那头凌厉的金鹰竟然受制于桑少乾的双手,一时不禁狂喜,甚至于连脸上的伤痛也都忘了。
  他狂喜的跃身而起,疾跑而近!
  “金鹰”被用力的按在地上!
  铁娃由身上取出一个三角形的金色鹰帽,连头带脸的扣在了鹰头上!
  这么一来,那只鹰顿时静了下来!
  他咧着嘴,笑着看桑少乾道:“大哥……我服了你啦,真有你的。”
  然后他又取出一套不同式样的绳索,分别绑了这头金鹰的双趾、两翅,然后取出一根天竺木杆,把鹰竖了起来,遂即大功告成!
  桑少乾目睹着铁娃红肿的半边脸,感到无限歉疚,铁娃却不当回事似的!
  他架着那只被收擒的“三把翅子”,内心充满了喜悦。
  两个人循看来路,一路攀缘而下!
  此时正有三数个鹰客远远得讯奔来,当他们目睹着二人所擒获的那头金鹰之后,无不惊讶不已,叹为观止!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南旗岭所有的捕鹰客惊动了,大家争先恐后的拥过来,当场就有人愿出三百两银子收买这头鹰的,桑少乾只是一笑,他当然不会出卖!
  二人费了半天口舌,才摆脱了这帮子人,一路回转到草原牧野。
  往后的十数天,日子是多么的平静。
  那只年幼的金鹰,在二人细心调养之下,所受的伤,已渐渐复元,它又恢复了它本来具有的刚厉性情。
  桑少乾乃开始加以严格的熬练。即一般所谓的“熬鹰”工作。
  这段日子过后,才能到所谓“把鹰”工作。
  饱受饥饿的鹰,要极尽讨好听令之责,始能得到少许的肉食,开始慢慢的接近主人。
  “金鹰武士”桑少乾要恢复昔日声威,他开始在这北地草原,耐下心性,从事驯鹰的工作。
  铁娃无异是他一个最有力的助手,桑少乾由他那里,得知了更多的关于鹰类常识,二人平日相处,亲若手足,形同是一家人一般模样。

相关热词搜索:金鹰武士

上一篇:第八章

下一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