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争霸 正文

第六章 正邪决战 一触即发
 
2019-11-19 13:42:20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余青玉越走越快,恨不得插翅飞到凰凤寨,奈何恐怕邹奉先他们走错了路,否则他已提气奔驰了。终于凰凤寨在望,余青玉一个箭步飞前,说时迟,那时快,突然有十多枝长箭射至。
  余青玉猝不及防,幸好他近来内功、轻功均有长足之进步,凌空吸气,双臂一划;硬生生再拔高几尺。那些箭矢自他脚底下射过,他折腰翻身,打了个没头觔斗,飞落地上,可是双脚一沾地,又有长箭射至。
  余青玉呼道:“今夜是谁当值?请出来说话!”他边说边向后退开。
  黑暗中亮起十来根火把,余青玉认得带头那个是梅傲华,登时放下心头大石,问道:“梅少庄主,山寨内无事吧?”
  梅傲华见到他更似天上跌下一锭大元宝般,惊喜地道:“盟主,你回来啦!盖天帮几番强攻,尚好将士用命,幸保不失!咦,阳护法他们没回来么?”
  余青玉道:“本座闻盖天帮派东郭西城来犯,所以先带了些人来援,贺岛主他们也无恙吧?”
  梅傲华道:“都在寨内,盟主,进去再说。”回头又吩咐手下:“快击鼓!”
  三鼓之后,聚义厅点起火把,光如白昼,寨内群豪闻得鼓声,不知发生何事,便忙赶来,及至见到余青玉立于座前,都喜不自胜。余青玉走了进来,逐个看,见到廖柏夫伸手在其肩上拍了一下,道:“好好!本座总算等到了你。”
  廖柏夫赧然道:“老朽冥顽不悟,愧对盟主。”
  余青玉心情甚佳,哈哈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圣人亦有错,何况是咱们凡人。”他忽然叫了起来:“怎地不见了梅副堂主?”
  梅飞雪悲声道:“舍弟不幸中了银发婆婆的毒针,已经……”
  余青玉恨恨地道:“终有一日,要她偿命。”
  金空空问道:“盟主,你们一路顺利吧!副盟主他们怎地还未回来?”
  余青玉将经过说了一遍,却花了半炷香工夫;“金护法,如今也轮到你们将情况吿诉本座了。”
  金空空道:“金某先说,若有错漏,请诸位补充。”他由余青玉率人下山说起,山上如何准备,东郭西城两番强攻,又如何抵挡,这一说足足花了一炷香工夫:“盟主,今番又多了一位霍青锋来投。”
  余青玉立即表示欢迎。霍青锋道:“盟主,霍某自知罪孽太重……所以请盟主开恩,让霍某与薛兄一样,只领个闲职!”
  廖柏夫喝道:“啐!连老夫都肯反戈一击,你俩还有什么顾忌?”
  霍青锋忙道:“乾坤盟有难时,霍某定以死保护。”
  廖柏夫还待再说,余青玉道:“廖总堂主不可相迫,须知本盟有个规定:加入本盟,必须心甘情愿,绝不能勉强,霍堂主但请放心住下去。”
  廖柏夫道:“盟主,以后请勿再以总堂主相称,以免增加廖某愧疚。”
  余青玉下了一趟山,成熟了许多,道:“余三恭敬不如从命,廖老职位,容后待大军回山,再统一安排。”他见邹奉先与邹明在一旁低声交谈,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认识么?”
  邹明忙道:“启禀盟主,奉先是属下从兄,咱们一齐加入盖天帮,想不到如今又一齐弃暗投明。”
  “恭喜两位在此相见。”
  金空空忽然叫了起来,道:“盟主,属下该死,忘记告诉你一件重要事儿。”
  余青玉微微一呆,道:“此时说未迟。”
  “盟主,令兄上山了,如今与令堂住在侧寨。”
  余青玉“啊”地叫了一声,拱手道:“诸位,请恕本座无礼,失陪了。”群豪忙称理当如此。余青玉匆匆走去侧寨,此刻天已蒙蒙亮了,守在寨外的女寨兵见到他,都惊喜地叫了起来:“盟主,你回来啦!”
  余青玉点点头,信步走进自己居住的一座小院,丽萍听见外面的声音,披衣而出,惊喜地道:“三哥,你,你回来啦?”
  余青玉伸手握住她的柔荑,问道:“一家大小都平安吧!大哥住在那里?”说着,房内的人都听见声音走了出来,劫后重逢,不胜感慨。
  余青玉握着乃兄的手,更是说不出话来。
  余青山道:“三弟,你有今日之成就,愚兄高兴极了,比对起来也十分惭愧,难怪后来爹说你最有出息。”
  余青玉冷哼一声,道:“别提他,小弟早已跟他断绝关系。”
  “是因为爹投降了帅英杰?为何三弟不与愚兄断绝关系?”余青山道:“爹是另有苦衷的。”
  余青玉怒气冲冲地道:“他有什么苦衷?不要妻儿,不顾道义,我羞为他儿子。”
  崔翠忙道:“玉儿,你今日已是盟主,岂可仍像孩子那样乱发脾气?你不先听你大哥说说,再下判定?”
  余青玉气犹未息,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道:“好好!我听你们解释?”回头又吩咐丫环送香茗来。
  余青山道:“其实你亦应该猜得到,爹投降一是不想手下死伤太多,二是为了找机会杀帅英杰。”
  余青玉冷笑道:“为何几年来,尚见帅英杰活着?”
  余青山道:“咱们想不到帅英杰此人防备十分严密,爹一直找不到下手之机会,须知帅英杰内功又进一步,其‘潜龙玄功’已练至第九层,换言之其护体神功已经练成,所以爹提醒你,不可大意,须谋定而后动。”
  余青玉道:“大哥你所说的,全是余修竹吿诉你的,你只是转述而已,最重要的是行动。”
  余青山不由怒道:“当曰若非爹爹对你说出‘金甲神’苗常青的罩门在‘至阴穴’,你能够杀得了他么?爹知道将来你必会与盖天帮争覇,故此特地跑去合肥分舵跟他套交情,诸方打探,才自其口中探到这个秘密。若非为了你,爹又何须这样做,再说远一点的,你在大夫城跌落洗剑池,若非爹爹下令收兵,东郭西城肯放过那个机会?你又能活到今日么?”
  余青玉不由语塞,良久方道:“且看以后他表现如何,方可下判语!”
  “说得好,既然如此,你如今便不可对爹存有此偏见。”
  “假如他如你所说,为何不吿诉小弟?”
  “他恐怕你年轻不懂事,万一有他人在场时,你无意中露出马脚,则他一番心血尽废了,也所以爹对你的态度十分满意。他还有一个提议……”
  余青玉忍不住问道:“他还有什么提议?”
  “爹说你若与盖天帮火拼,你千万不可先出手,因为帅英杰内功比你强,若先消耗了体力,更非其敌手。”
  余青玉嘿嘿冷笑道:“就请他放心好了。帅英杰固然练成护体神功,但小弟这几年进步之速,亦非他所能想象得到。”
  “这就错了,爹早已预料到,因为他见过你之武功,自谓己不能胜你,但无论如何,你总比帅英杰欠火候。”
  崔翠忙道:“玉儿,娘知道你这几年武功大进,但凡事总须谨慎,万万不能骑傲自满。谅你师父在生,又不受伤,其武功亦不过与帅英杰相若。”
  “娘放心,孩儿自有分寸,至于爹……孩儿会重事实。小红,为夫赶了一夜的路,弄点东西给我止饿。”余青玉把儿女抱在怀内,望着那两张天真无邪的面孔,疲劳全消。
  丽萍打趣道:“娘,你瞧他,有了孩子,不要娘了。”她一手接过孩子,道:“三哥,你去洗个澡吧!出来便有东西吃了。”
  余青玉洗了个澡,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大哥,你反过来,大嫂会如何?帅英杰会否怪罪于她?还有,二哥呢?他好吧?”
  余青山黯然道:“如今也管不了那许多了!愚兄若不跑过来,金护法投鼠忌器,说不定保不住你这片基业了。二弟情况……与愚兄一般,他与帅英杰出征,你大嫂有爹照料,估计帅英杰不会贸然杀她。”
  余青玉跳了起来,道:“帅英杰那匹夫欺人太甚,小弟恨不得立即与他决战。”
  余青山忙道:“如今已非我一家之私仇,而是关系到武林前途,绝不能鲁莽从事。”
  崔翠也道:“玉儿,你大哥说得对,此战若失败,武林精英全失,恐怕二三十年间,都没有机会再推倒盖天帮了,万万不能感情用事。”说着小红已捧了早顿进来。
  余青玉道:“大哥,咱们很久未有吃过饭了,一起来,大家都坐下来吧!”当下一家人坐下,余青玉动了两下筷,又道:“大哥,你久在盖天帮,对他那方的情况和实力必定了如指掌,依你看咱们也可有争雄之力?”
  余青山脸色凝重地道:“不是愚兄泼你冷水,照你如今之实力,尚不足与盖天帮一争长短!”
  余青玉忙道:“莫忘记,咱们的主力不在山上!”
  “但盖天帮的主力也不在东郭西城手下,而在帅英杰那里。何况攻与守完全不同,反过来,由乾坤盟去攻打盖天帮,就更加捉襟见肘了。”
  余青玉脸色亦沉重起来,语气一变,再问:“大哥,咱们是输在将,还是输在兵?还要增强多少实力方可与之争雄?”
  “兵将都比盖天帮逊色,将不广,兵又多是女兵……至于后一个问题,愚兄也不能说得准。”
  余青玉忙再问:“盖天帮最近增加了什么了不起的大将?”话音刚落,忽有一个女寨兵匆匆进来,余青玉转头道:“东郭西城去了复返么?”
  女寨兵忙道:“启禀盟主,华山派掌门率门徒光临,金护法请你速至大厅。”余青玉立即推席而起,快步至聚义厅。
  果见厅内多了十来个人,为首那人年近花甲,身材虽然矮小,却蓄着一把长长的松子,眉宇间傲气十足,但神情颇为憔悴。金空空长身道:“穆掌门,此乃敝盟余盟主。”
  余青玉抱拳道:“不知穆掌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余三深感不安!”
  那矮老头正是胡广新兄弟之师父,华山派掌门穆山光。穆山光仔细瞧了余青玉几眼,道:“闻说乾坤盟盟主乃昔日流星门余掌门三公子,穆某尚且不信,今日一见,盟主英华内蕴,果然是人中龙凤。”
  余青玉连忙谦虚一番,道:“掌门请坐!晚辈常闻胡兄弟提及贵派,心中好生敬佩,可惜无暇上华山拜会,今日得见,实乃快慰平生。”
  “惭愧!”穆山光道:“盟主所提之人,可是劣徒胡广志和胡广新?穆某还以为他俩投到盖天帮去了,如今知道他俩在贵盟効力,方放下心头大石,否则穆某可是造孽!”
  余青玉有点明白,却故意道:“掌门何出此言?”
  “说来话长,穆某以前曾对劣徒有所误会,错怪了他俩兄弟,后来知之,他俩已愤而下山……”穆山光说着狠狠瞪了站在他身旁的女儿一眼,穆明珠垂首不语。
  金空空道:“既是误会,自有冰释之日,掌门不必挂怀,此事包在老朽身上,保证他俩重归华山。”
  穆山光干咳一声,道:“如今华山派已让盖天帮打得七零八落,穆某枉为掌门,无法保卫师门威名,他俩肯不肯重到华山,穆某都不在意,只望他俩不会因此走上歪路,于愿已足!”
  “原来盖天帮到华山肆虐,真是岂有此理!不过他越猖狂,树敌越多,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金空空再问:“穆掌门到敝盟是路过的,还是另有原因?”
  穆山光干咳一声,垂首道:“不瞒诸位,穆某无力光复敝门,唯有寄望于贵盟,因此率徒来投靠,穆山光与华山弟子愿为武林尽一分绵力。”
  余青玉忙道:“晚辈代表乾坤盟欢迎穆掌门和华山派弟子加入敝盟,今后彼此便是一家人。”言毕大厅内立即响起一阵掌声。
  金空空知此人气量狭窄,又护短,长年深居华山为主,目光短浅,是以待掌声稍疏,忙道:“不过本盟有一个规定,须先吿诉穆掌门的,以免日后有误会。”
  穆山光脸色微变:“金护法请说。”
  “不管任何门派加入本盟,便以本盟为主,一切服从本盟首领之指挥,不可另以贵门规矩行事,否则难以统一指挥。”
  余青玉恐他误会急道:“这条规矩,绝非因贵派而立,掌门若不相信大可以打听一下。”
  穆山光道:“盟主放心,穆某非不识大体之人,既然加入乾坤盟,本盟的规矩,自然要遵守。”
  余青玉大喜:“本盟实力日益增强,待稍后重新安排职位,才宣布穆掌门的职位。”穆山光表示同意,余青玉又问:“穆掌门,未知九大门派近况如何?”•
  “本派被盖天帮攻破之后,穆某侥幸带了十余名弟子,由后山秘道逃脱,念与崆峒派童掌门有旧,遂去崆峒派,谁知崆峒派已不见一人,只见童掌门的一座新坟,也未知童掌门是新丧,还是故意假造一座坟来瞒骗盖天帮。”
  余青玉道:“童九山若在生,亦已年登古稀,即使骑鹤西归,亦不奇怪。请穆掌门继续说下去。啊!贵派近年来与崆峒派很少来往么?”
  “自从黄山一役之后,九大门派几乎没有来往,彼此均闭关苦修武功和授徒。家师自黄山归后不久亦辞世,所以敝门有许多武学已成陈迹……”穆山光叹了一口气方续道:“后来穆某绕路南下蜀境,谁知青城派亦不知搬去何处,不见一人。”
  余青玉轻叹一声:“未知掌门有否上峨嵋?”
  穆山光点点头:“穆某与慈心师太竟夕倾谈,原来慈心师太自知年纪老迈,非帅英杰之敌,也遣散了一部份弟子,交由次徒慧灯率领,觅地隐居,以保存实力,她不愿师门声誉毁于其手,愿与寺共存亡,如今留在峨嵋金顶的,除了其首徒慧竹之外,都是些老弱残兵。”
  金空空叹息道:“帅英杰真厉害,尚未动手,已迫得九大门派闻风而遁。比之昔年之魔敎,更加可怕。”
  穆山光脸有愧色,吶吶地道:“九大门派历史悠久,每一代掌门,肩上压力之重,实非外人所能理解,况二十年没有联系,无人出头,振臂高呼,否则若能团结一致,也未必输与盖天帮。”
  梅飞雪深有同感地道:“单只承先启后,保持威名不坠十个字便够瞧了。”
  余青玉又问:“未知少林和武当林泰山北斗,若肯出面,其他门派自无不肯联手之理,盖帅英杰野心盖天,绝不容九大门派生存,势力稳固之后,必遂一破之。”
  “少林武当两派之情况,穆某不知,只知昆仑派亦已避入西域,而最惨的还是丐帮,丐帮弟子虽然最多,但大多数武功低微,而且树大有枯枝,这二三十年来,良莠不齐,遭盖天帮的毒手最严重,而帮主单目神丐又因练功不慎而走火入魔,管不了帮内大事,新帮主又推选不出来,已名存实亡。”
  金空空急问:“丐帮有四大长老,难道他们也都不理?老朽与管长老有点交情,可惜如今不知其下落。”
  忽然山字堂有位姓潘的香主道:“护法。属下前两个月在山下附近听到一个消息,知道‘胖穷神’管一事带了一些弟子出海觅地而居,看来丐帮已经四分五裂了。”
  金空空目光一亮,道:“贺岛主,你明天回岛之后,请派人出海打探一下,最好能邀他们上山。”
  贺同安道:“属下遵命,!”
  余青玉道:“不错,咱们正愁实力不足与盖天帮争雄,若能吸收九大门派的弟子,则何惧盖天帮不灭?何虑武林不靖平?”说着下人送上早顿,群豪纷纷入座,余青玉请穆山光与己坐首席,他态度诚恳,执礼甚恭,使穆山光先前之顾虑全消,言谈逐渐随便。
  饭后,余青玉又遂一为穆山光介绍乾坤盟首领之身份姓名,然后着蓝凤安顿他们之住宿。
  金空空低声道:“盟主,咱们若能使九大门派归顺,则大事可成,这联络之事,宜早不宜迟。”
  余青玉点点头,姬兰君道:“你吃糊涂了?九大门派人人均死要脸子,他们岂肯归顺,须想个法子,不使他们丢脸才行!”
  余青玉笑道:“归顺两字实在大有问题,即使请他们加入敝盟,也有问题……唔,不如请他们另外组织一下,咱们再与他们联盟如何?”
  金空空摇头道:“不好不好,九大门派虽然以少林、武当为首,但其实互不服气,若非屠刀架在他们颈上,休想他们会真心实意联合,更遑论与咱们联盟了。”
  梅飞雪问道:“护法又有何高见?”
  “只有两条路,一是不管他们,一是要他们加入本盟,反正消灭了盖天帮之后,乾坤盟也就散了。”
  余青玉嗫嚅地道:“只恐他们不会服我。”
  梅飞雪道:“不如邀他们与咱们一道,而不须加入本盟,只要求他们与本盟行动保持一致就可。”
  姬兰君点头道:“这倒是个可行办法!”
  金空空道:“如此待会儿,老朽去找穆山光,着他写几封信,咱们再取其信去说服其他门派。”
  余青玉叮嘱道:“但必须记住一个原则,绝不可勉强穆掌门。”

×      ×      ×

  想不到穆山光竟然一口答应,一口气写了二十多封信,除了九大门派之外,还有些是其老友者,一并邀之加入乾坤盟,余青玉立即派人分头联络。
  余青玉办好了这件事,日已正中,他返回居所,招来乃兄,道:“大哥,刚才咱们只说了一半,请继续!”
  余青山道:“许多以前不敢出面的邪道高手,如今都纷纷出山,有的甚至是魔敎之残余份子,声明要出来报仇雪恨的,这些人有可能会越来越多,所以咱们的实力会增加,盖天帮那方同样会增加。”
  余青玉道:“且说你所知道的!”
  “三弟可曾听过‘迷魂娇’之名?这女人好不厉害,连帅英杰也让她迷住。”
  余青玉笑道:“不是银发婆婆的弟子吧?”
  余青山道:“提起她的年纪,今年应有五十岁,但望之仍如花信年华,以前是魔敎敎主的情妇,这女人潜心苦练二十多年,如今的武功十分可观,以三弟如今之身手,料可胜她,不过她的迷魂烟可要小心,只需吸进一点点,便敎你四肢酥软,任其宰割?”
  余青玉吃了一惊,忙道:“大哥,你跟小弟去见赵大夫,让他研制解药。”

×      ×      ×

  过了五天,阳知雨、章水仙已带着大军回山,凰凤寨上下欢腾,余青玉忙问:“副盟主,帅英杰没追上来吧?”
  章水仙道:“托盟主之福,一路顺风,帅英杰追来时,属下等已上了船。盖天帮没有船只,只能在岸上干瞪眼。”众人都大笑起来。
  金空空急问:“但帅英杰会否乘机与东郭西城会合,回头来攻打咱们?”
  余青玉吃了一惊,忙道:“有此可能,须立即派人去打探消息,山上的粮食足够否?”
  姬兰君道:“盟主,属下等一直都被此问题困扰。”
  余青玉知道缺的是银子,便回头望一望章水仙。章水仙笑道:“大姐,这个问题不成问题了,咱们此次下山收获甚丰,是盖天帮替咱们筹备的,要买多少大米都有。”
  蓝凰喜道:“如此属下立即派人下山办货。”余青玉又替他们和穆山光等人介绍。
  金空空道:“山上的设置,已基本上修理好,你们先休息一天吧!一切有咱们。”
  余青玉点点头道:“今晚咱再聚头商量几件事。”
  赵北坤道:“不错,咱们也到时候去景德镇攻打盖天帮了,是该商量一下了。”
  余青玉微微一笑,向胡广志和胡广新招招手:“两位胡兄弟过来一下,令师已知道其错不在你们身上,而是其女……令师十分后悔,当他知道两位在此,十分欣慰。以本座看,你俩该去见见令师。刚才他碍于身份不敢与你俩打招呼,两位应该体谅他。”
  胡广新想了一下道:“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去见见他还可以,免得日后相处尴尬,要咱们重听其命令,则万万不能。”
  余青玉道:“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所有问题,只能由你们自己解决,本座只望你们消除芥蒂,共为武林正义尽一分力。”
  胡广志道:“盟主放心,咱们不会令你难做。”
  胡氏昆仲去后,卓成双忽然走了进来,低声道:“盟主,属下有一件私事与你商量,请到一边说去。”
  余青玉十分奇怪,随他到柱后,问道:“什么事这般神秘兮兮的?莫非你看上寨内那位姑娘,要我做媒?”
  卓成双道:“盟主,你可清楚属下为何会知道,师英杰派人暗渡陈仓,来攻打本寨?”
  余青玉不耐烦地道:“你有话便说吧!为何吞吞吐吐的?这似乎不合你之性格!”
  “是你二哥吿诉属下的。”卓成双将经过说了一遍:“他不许属下吿诉你实情,恐你他日改变对他之态度,则会露出马脚。盟主,如此说来,令尊大人他……”
  余青玉举手止住他继续说下去,道:“今日的余青玉,已非往日之余青玉,我不会随便改变态度。”
  他这句话其实一语双关,但卓成双那里知道其复杂之心情,嘘了一口气,道:“如此属下放心了。盟主,属下去歇息了。”
  余青玉点点头,照此情况看来,父亲投降盖天帮实在另有目的,可恨自己一直错怪了他。心中正暗骂:“我真糊涂,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来,爹一定十分伤心。真乃猪狗不如!”回心一想,又觉误打误撞,反使帅英杰深信父亲,又稍觉得安慰,但心中始终难以释怀。
  他信步走到后寨,默坐在一块岩石上,双眼望着远处,但心中却一直想着这件——“我以后应该怎样做?”想了许久方下决心一切照旧,为了武林前途,即使被人骂不孝子也顾不得了。

相关热词搜索:争霸

上一篇:第五章 组织联盟 取号乾坤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