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争霸 正文

第五章 组织联盟 取号乾坤
 
2019-11-19 13:39:18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余青玉转头一瞥战场,见对方除了铁冠道人突破箭网之外,其他人尚受制于凰凤寨的檑木箭矢,暂时未能越雷池半步,心头登时大定,决心杀了铁冠道人。
  铁冠道人与余青玉交换了三四十招,但觉对方内力越来越强,使自己的招式竟有难以施展之感,当下忙不迭伸手抽出拂尘来;余青玉手掌一落,“铮”的一声响,长剑亦同时出鞘,他掌剑齐施,铁冠道人武艺虽然娴熟,但依然没法挽回颓势。
  林枫红见状,心头大定,忙道:“三公子,不可放他回去。”
  余青玉不用他提醒,亦恨不得立即将铁冠道人毙于剑下:“牛鼻子,今夜你是来得去不得了,何不投降,还可留得一条生命。”
  “放屁!要道爷投降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妄想!”
  “那就授首吧!”余青玉摸熟了铁冠道人的变化,长剑威力越来越大,使铁冠道人守多攻少,不由兴起溜掉之念,可是余青玉怎肯放过他呢?缠得他没有一丝机会。
  铁冠道人越斗越心寒,暗道:“今夜不拼,说不定真的要葬身于此了!”当下极力反攻,采取两败倶伤的打法,如此一来,果然有了起色,争回不少攻势。
  余青玉亦得知狗急跳墙的道理,一时间不敢迫得太紧,但他除了防守严密之外,并不时封住铁冠道人的退路,使他无机会逃逸。
  铁冠道人拂尘忽然散开,遮住余青玉的视线,左掌自右肘下穿出,这一掌他注满了内力,威力之猛,一时无两!余青玉长剑急舞,封住前身,铁冠道人那一掌未至,但强劲无匹的掌风已先至,穿过剑网直迫余青玉的胸膛。
  余青玉如今内力雄浑,早不惧与对方拼内力,铁冠道人掌风穿过剑网,他左掌已发出一股掌风。
  “蓬!”两股掌风相触之后,二人同时撤退,铁冠道人见机不可失,乘势急退。只听余青玉长啸一声,疾如星丸,急掠追上,喝道:“再试一掌。”
  与此同时,林枫红已令几个弓箭手以箭封住铁冠道人的退路,铁冠道人一时逃不了,又见余青玉来势汹汹,只好硬着头皮,收了拂尘,将内力注于臂上,抬起发掌。两股狂飚如同自天而降,这一次铁冠道人几乎使尽其全身之力,存心一掌分胜负。
  “蓬!”再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凰凤寨四周的人心头都是一跳,沙石飞扬之中,但见两条人影向后急退。余青玉只退了三步便立定,而铁冠道人连退数步,最后双脚一顿,跌坐在地上。
  余青玉猛吸一口气,抑住内腑翻腾的气血,缓缓走前,火光下,但见铁冠道人面如金纸,嘴角胸前全是血迹,不问而知受伤匪浅。
  余青玉冷冷地道:“牛鼻子,你还是投降了吧!何必执迷不悟,盖天帮终有一日会被消灭,届时……”
  铁冠道人干笑道:“小子,别以为打败道爷便可以与帮主争一日之长短……”一语未毕,张口又喷出一口血。
  余青玉一字一顿地道:“我一定能打倒他!”他忽然蹲下身去,右手食中两指戳出。铁冠道人举臂抗拒,反为余青玉在其“曲池穴”上戳了一下,一条手臂登时垂下。余青玉又封住了其麻穴,然后又在其前后身戳了十来个穴道:“我暂时护住你的心脉!把他捆住送去高楼!”立有女寨兵上前,余青玉向林枫红走过去,道:“下令箭矢稍松,放对方几个人来,让我再杀几个,便不足畏惧了。”
  林枫红低声下令道:“假装箭矢不足,放几个人过来。”
  当下女寨兵便放松箭网,果然未几对方便蠢蠢欲动,有几个人慢慢向前移近。箭矢越来越疏,终闻有人道:“婆娘们的箭用罄了,冲呀!”
  十多个盖天帮的高手立即冲了过来。林枫红待他们走近才下令:“射!”弓弦突然再响,几个大汉闪避不及,应声倒下,另外几个突破箭网冲了过来。
  余青玉忙道:“防止他们再冲过来,这几个人由我来收拾!”林枫红恐他一个人应付不了,跳起截住一名大汉,余青玉冲前,不理三七二十一,猛下杀手,长剑一横,引开对方的视线,左脚突然飞起,踢在其膝盖上,“卡嗤”一声,那大汉大叫一声,倒地站不起来,立有女寨兵上前结果了他。
  余青玉一出手便收拾了一名敌人,登时将另外几位盖天帮的副堂主唬住,他们吶喊一声,齐向余青玉扑去:“兄弟们,此时不拼命,更待何时?”
  余青玉早已憋住一口气,陡地大喝一声:“谁不投降的,一个也别想活着下山!”他掌剑齐施,虽以寡敌众,仍然挥洒自如。
  一个女头目叫韩香玉,为人精明能干,见余青玉如此做法实不利大局,因为若精力消耗在这些二三流的敌人身上,待遇到真正的一流高手,便要吃亏,但余青玉又是客卿身份,她不便开腔相劝,只好挽弓搭箭瞄准,一见那几位盖天帮帮徒退得稍后,便一箭射出。
  韩香玉用硬弓,箭射得又准,这一来,大大牵制了对方,“噗”的一声,一个大汉的上臂被箭射中,他发了狠,向韩香玉藏身之处冲过去,韩香玉连珠箭发,反将那汉子射杀。
  余青玉忙道:“剩下这三个余某已足可应付,请协助林兄!”
  韩香玉应了一声,挽弓搭箭瞄准与林枫红厮杀的汉子,那汉子忽然大叫一声:“不要射箭,俺愿意投降。”言毕抛刀跪下。
  林枫红令女寨兵将他缚了,又向余青玉那方走去:“三公子说过,不投降的,一个也别想活着下山!”形势急转直下,剩下的三名盖天帮帮徒,在此情况之下,为求活命,也只好投降。

×      ×      ×

  两侧山峦的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前山的盖天帮大军又蠢蠢欲动,金空空毫不心急,待对方走近才令箭手窥机发射。凰凤寨的女寨兵武功和气力虽然不如其他齐名的山寨寨兵,但占着地形之利,弓矢威力倍增,不负长期苦练之辛劳,盖天帮高手每次冲锋,都有人中箭,金空空将弓箭手分成两批,轮流发射,没有空隙,使对方无机可乘。
  话虽如此,仍让三名高手迫近山寨,那三人未待站稳阵脚,便偷袭石后的弓箭手。金空空喝道:“圆的先,尖的继续阻止对方前进,不可让后面的人接近!”言毕跳了出去,挥掌截住一名盖天帮高手。那人见金空空功力深厚,吃了一惊,忍不住喝道:“老鬼快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金空空冷笑道:“凭你还不配问老夫之姓名。先吃老夫一掌!”他内力虽然不如余青玉,但论到招式之纯熟、火候和经验,余青玉都尚难以望其项脊。金空空存心迅速了结对方,以稳定军心,是以他一掌击出时,轻轻飘飘,引对方出手,待对方掌近,内力突然一吐!那汉子虞不及此,仓猝之间只好运劲于掌迎上。
  “蓬”的一声响,那汉子武功虽然不错,但如何能与金空空数十年的内力相比?只见他身子倒退,不料背后是块大石,后背撞及岩石,内腑再次受震,脱口喷出一股血箭。
  金空空道:“尖的收拾他!”他飞身向另一个正在追杀女寨兵的汉子飞去:“站住!”
  那汉子上下看了他一眼,道:“凰凤寨几时请到阁下这等高手?在下乃盖天帮林字堂堂主雷九峰,欢迎阁下反戈一击,帅帮主必能委以大任!”
  “放屁!老夫正要斗一斗帅英杰!少废话,你到底投不投降?”
  雷九峰扬一扬手中的厚背刀,道:“本帮即将夷平凰凤寨,居然要我投降?简直笑话。老鬼看刀!”金空空不再打话,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与雷九峰周旋。
  雷九峰的武功比适才那一位高出许多,他是盖天帮的老堂主,在盖天帮有大量好手加入之后,仍在八大堂占一席位,自有其道理,不过尽管他拼命厮杀,仍然没法占到一丝便宜,金空空轻啸一声,展开反攻,只见掌影如山,四面八方全是其影子。
  这时候,另一位突破防卫线的盖天帮林字堂副堂主林雁,在杀了几名女寨兵之后,却被匿在暗处的弓箭手射杀,雷九峰见同伴死去,背后的援兵又久久未至,不由心头发慌,刀法亦不如刚才严密,金空空觑得真切,一掌震开厚背刀,另一掌直击其胸膛。
  雷九峰不敢硬碰,忙不迭后退,可是金空空掌风强劲,余风所及,仍能将雷九峰的身形带得一晃。虽只是微微一晃,对金空空这等高手来说,已是千载难逢之良机!只见他一长身,第二第三掌接踵而至。
  这两掌将雷九峰的退路全封住,没奈何只好与对方硬拼,他刀掌齐施,全是拼命的打法。
  谁知金空空并不与他硬拼,双脚突然一错,拧腰甩肩,右掌化拍为扫,掌缘切在雷九峰的右腕脉上,雷九峰一条胳臂登时酸软无力,厚背刀应声跌落地上。
  雷九峰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后退,不料金空空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长身挥掌拍出!雷九峰闪无可闪,只好抬掌迎上去。“啪!”两掌相交,雷九峰发出一道闷哼,一口鲜血冲天喷出,人亦倒飞落地。
  金空空喝问:“你投不投降?”
  雷九峰喘着气道:“老鬼,你有种的便杀了我吧!””
  “这还不简单?射!”金空空理也不理他。射字一出口,人已向前掠去,问石后的女头目:“下面情况如何?”
  “他们攻不上来,但咱们的箭亦已用得七七八八了!”明珠焦虑地道:“如果左右两侧可以协助咱们,便可将他们一鼓而歼之!”
  金空空抬头望一望两侧,喃喃地道:“只怕两侧的敌人,比这里还强!”说着只见右侧山峦上飞下一道人影,定睛一望,正是余青玉,忙高声呼道:“三公子!”
  余青玉闻声而起,金空空忙问:“那方情况如何?”
  “抓住了盖天帮的副总管铁冠道人,晚辈估计那方已无甚高手,是故准备到左侧那边看看。”余青玉反问:“前辈这边情况又如何?”
  话音刚落,耳畔已听到雷九峰的一道惨叫声。金空空笑道:“杀了他们三个人,其中一个自称叫雷九峰。”稍顿又道:“你先到左侧那方看看,最好叫蓝凤到后寨协助胡氏昆仲防守。”
  余青玉应了一声,飞上左侧山峦,只见那边厢的形势十分危殆,乃蓝凤和卓成双被一个黄衫客缠住,因此被盖天帮有机可乘,有好几名高手防守线,使弓箭手阵脚大乱。
  余青玉大吃一惊,一掌分开卓成双和黄衫客,道:“让余某来会他,请二寨后寨,提防对方冒险攀崖偷袭。”
  蓝凤不敢稍待,应声而去。
  黄衫客想不到一名后生小子,竟有此功力,又惊又诧,喝问道:“小子快报上名来,风某不杀无名小子。”
  “连余三公子你也不识!”余青玉忽尔心头一动,脱口道:“原来阁下便是“黄风沙”风会云!”
  “原来是余副帮主的忤逆子余青玉,今日风某倒要替副帮主敎训敎训你了。”
  余青玉沉住气问道:“神风寨并入盖天帮,不知帅英杰给你什么职位?”
  风会云大言不惭地道:“承帅帮主看得起,委任风某为副总堂主,嘿嘿!风某不让令尊专美。”神风寨虽是四寨之一,但寨主之职亦未必高过如今君临武林的盖天帮副总堂主,难怪风会云得意洋洋。
  余青玉冷笑一声,道:“可惜你这副总堂主当不长!”
  风会云怒道:“小子,你不必挑拨离间。”
  余青玉大笑:“阁下误会了,因为今晚三公子便要送你去与阎罗王相会。”
  风会云怒不可遏,厉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今日不煞煞你的威风,只怕你还当自己天下无敌?”
  “只怕你没这个本领。”余青玉嘴上说着,手上丝毫不慢:“你们还来了什么高手?”
  风会云哈哈笑道:“只风某一人已足以收拾你。”
  余青玉一言不发,长剑急如游龙戏凤,左掌施以“千树落英掌”,时而挟以万象大师的“擒龙手”绝招,如此一来,风会云登时只有防守之能,没有反攻之力。
  余青玉内力源源不绝,似乎用之不尽,是以左掌力道越来越猛,风会云左支右绌,忍不住拿眼望望旁边的同伴,急道:“你们还不过来助本座!”
  “太迟了!”余青玉左掌由“花团锦簇”化为“乌云锁龙”,风会云说话分神,闪避稍慢,左手手腕被扣个正着,余青玉长剑一横,剑刃横在其颈前,竭道:“你要活还是要死?”
  风会云转头一望,见几位同伴都被缠住,没法过来,只好灰溜溜地道:“要……要活……只是你们终不能与本帮颃颉的……”
  “废话!这是咱们的事,与你无关。”余青玉左手五指再一用力,风会云半边身子登时酸麻无力,余青玉左手一松,手臂一直,食指已戳中其腰间的“玉带穴”。风会云看风驶幢,急呼道:“弟兄们,余三公子大量,不杀咱们,你们赶快抛下兵器投降吧!”
  那几位盖天帮帮徒闻言都是一怔,风会云急又道:“你们无人可抵抗余三公子的绝技。”
  余青玉轻声对旁边的女寨兵道:“带他到高楼去!”他边说边向那几位盖天帮帮徒走去,冷冷地道:“谁还不投降的,可与余某过招,能挡得住我三十招,便任他离去。”
  那几位盖天帮帮徒,见连风会云都让他生擒,还有谁敢以卵击石?当下纷纷抛下兵器投降。卓成双喜道:“三公子,你真行,若非你,咱们到现在还不知鹿死谁手!想不到盖天帮派了这许多好手来。”
  余青玉笑道:“吿诉你一个好消息,铁冠道人也被我掳住了,你必须继续堵住敌人的进攻,只要左右两侧守得住,前面便稳如铁塔。”
  卓成双拍拍胸膛,道:“放心,有我在便不让他们越雷池半步。”
  余青玉赶紧叮嘱道:“事关正道之存亡,万万不可大意!”说话间,蓝凤又回来了,余青玉忙问道:“后寨的情况如何?”
  蓝凤道:“毫无动静,小妹早令她们点满火把,即使一只苍蝇飞过,也看得见。”
  余青玉道:“二寨主来得正好,请你协助卓成双,余某去前山看看。”言毕拱拱手飞身离去,卓成双最怕跟女人打交道,余青玉似有意为难他,不让他有反对之机,把他气得牙痒痒的。
  余青玉到前山,天已蒙蒙亮,前寨在金空空的指挥下,仍然守住,可是金空空脸上却有忧色,一见到余青玉便询问两侧的情况。余青玉道:“老林和老卓都守得住,前辈不用担心。”
  金空空道:“那些女娃子办事,不够周详,明知大战在即,居然不多准备些箭矢,如今这边的箭已将近用罄,反而对方捡到咱们的箭,攻力大增,当真气煞老夫!”
  余青玉大吃一惊,连忙对明珠道:“快去后寨调集一些箭矢来。”
  明珠道:“早已调过两批了,后寨已所余无几,如果箭矢用罄,只好用暗器了。”
  余青玉忙走前探头观察,只见对方的前锋距离己方不过四五丈,但人数已不足四十名。
  说身迟,那时快,一枝长箭忽然向余青玉射来。余青玉眼明手快,右掌一抄,五指一紧,已将那枝箭抓住,但觉那枝箭十分急劲,余青玉定睛一望,见射箭之人,竟是廖柏夫,遂大笑道:“廖柏夫,久违了,你有胆与三公子单打独斗一场么?”
  廖柏夫大笑:“你有此资格么?”
  “铁冠道人和风会云已落在三公子手中,东郭西城亦被我打得滚地葫芦,你自比他们如何?”
  廖柏夫脸色一变,顿了一顿,大声回话道:“真有其事,倒值得老夫动手,你下来吧!”
  余青玉道:“你不是一直希望攻上来么?余三如今便特准你上来,无人会向你施暗箭。”摩柏夫如何肯上去,又叫余青玉下去,正在争持不下之际,突然见下面的盖天帮帮徒起了一阵骚乱,余青玉微微一愕,趁廖柏夫回头时,亦跳上一块大石上观察。
  只见山下来了一队娘子军,全速向上攀登,已接近盖天帮帮众,余青玉料来者是友非敌,忙吩咐女寨兵不可再推檑木滚石,以免误伤好人。金空空亦发现来了援兵,问道:“三公子,你可知来者是谁否?”
  “不知道,但大概是朋友!”
  “来者人数多,盖天帮非其敌,你我两人准备冲杀下去,只要廖柏夫逃掉,此役咱们便大获全胜了。”
  说话间,下面的盖天帮秩序已大乱,廖柏夫大声喝问:“来者何人?竟敢破坏盖天帮的好事,不怕有灭门之祸么!”
  只听一个银铃似的笑声道:“廖柏夫你这狗头,居然出言恐吓仙子,咱们正要去找帅英杰晦气。”
  廖柏夫失声道:“你是“凌波仙子’章水仙,还是‘出尘仙子’姬无垢?”
  “两个都在!”话音刚落,便见一道灰影飞落在其身前,手上提着一根拂尘:“廖柏夫,你若肯弃暗投明,尚可享几年清福,否则只好送你归西天了。”
  这“出尘仙子”是位女居士,在“家”修行’与“凌波仙子”章水仙合创仙女敎。仙女敎屹立江湖已有将近二十年历史,按说其芳龄已不小,可是望之犹似三十许人,除天赋外,亦可见其内家修为已至炉火纯青之境。
  当下廖柏夫怒极反笑,道:“何者明何者暗?明者乃本帮,暗者乃汝等一干漏网之鱼。”
  姬无垢道:“死到临头应该自知,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字尾音未了,廖柏夫已一掌击出,喝道:“泼妇少饶舌,手底下见真章。”他成名数十年,一身武功不在东郭西城之下,岂将姬无垢放在眼中?遂展开赖以成名的六十四招“八卦拘魂掌”,一时之间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其身影。
  姬无垢创立仙女敎之后,一平敎务都变由章水仙处理,潜心学佛练武,是以内力精纯,眼光如隼,廖柏夫这套虚实变幻莫测的“八卦拘魂掌”虽然厉害,但她见招破招,拂尘使来,忽聚忽散,虎虎生风,不让廖柏夫专美。
  就在此刻,余青玉和金空空亦乘势冲下去,扑击盖天帮帮徒。章水仙问道:“两位是什么人,怎会在凰凤寨里?”
  “在下余青玉,原乃流星门门下,本门被盖天帮捣毁后,在下四海为家,寻访高人隐士对抗盖天帮。”余青玉指指金空空,道:“这位前辈金空空,以前有个外号叫‘金山银海不如一柄剑’,料敎主亦有耳闻。”
  章水仙尚未知余青玉之武功深浅,闻言道:“咱们得到消息太迟,来不及支援,只道凰凤寨已被攻破,原来有金前辈拔刀相助,难怪凰凤寨仍能屹立不倒。”
  说话间,余青玉已连杀两敌,章水仙心头一动,暗道:“怎地余修竹的儿子武功如此了得,真是后生可畏!”
  金空空本身为人介乎正邪之间,一切凭感情行事,因此出手更无顾忌,一出手便先杀了三个人,喝道:“谁不肯投降的,便得死。仙女敎的婆娘们只须堵住后路,便可瓮中捉鳖。”
  盖天帮那方亦有人高呼:“兄弟们,此刻不杀出一条血路,便再无机会了,大家集中于一点强攻!”
  仙女敎的敎徒与凰凤寨的女寨兵不同,人人均受过严格的武术训练,因此盖天帮帮徒一时三刻没能打开缺口,余青玉见姬无垢渐渐落于下风,舍了对手,向廖柏夫飞去,道:“请敎主指挥贵属,待在下来对付他。”他不由分说,双掌一分,使出一招“野马分鬃”,便将姬无垢和廖柏夫分开,随即错步转身,拍出一掌,封住廖柏夫的退路。
  廖柏夫这时候已无选择之余地,冷哼一声:“小子欲求一死,老夫乐得成全你。”他刚才已见识过余青玉的武功,对于他一日千里的进度,内心之惊诧程度,实非笔墨能予形喻,一为保命,二为维护数十年的声誉,是以倾力进攻,务求趁对方阵脚未稳,而将其击毙。
  余青玉经过与铁冠道人和风会云的比拼,对自己的武功,信心大增,廖柏夫虽然攻得凶狠,但他见招破招,见隙反击,挥洒自如,越斗越勇。
  姬无垢起初还怕他应付不了,站在旁边掠阵,看了三十多招,见余青玉武功只在己之上不在己之下,既安慰又奇怪:“这后生小子,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因何有此等功力,即使一出娘胎就练功,亦不可能有此能耐!”她回头望一望战场,终于离开,到下面狙击盖天帮漏网之鱼。
  廖柏夫斗了六七十招之后,见毫无进展,心头发慌,又见余青玉不慌不忙,似未出全力,不由忖道:“这小子功力到底有多深?莫非有什么奇遇?”心念一动,突然发啸,啸声两短一长,似是暗号。
  余青玉冷笑道:“你想通知手下来救你?可惜他们自顾不暇,还是乖乖投降吧!余某保证不杀你。”
  廖柏夫喝道:“士可杀,不可辱!要老夫投降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万万不能,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廖柏夫又再发啸,可惜前山的人都被仙女敎之徒缠住,无人可助他,而两侧的人亦无多大反应。余青玉恐对方援兵至,立即加强攻势,如此一来,廖柏夫再也不敢分神发啸。
  转瞬间又斗了百多招,依然未分胜负,廖柏夫眼看手下人数越来越少,再缠下去,必败无疑。不由忖道:“这小子功力虽然有长足之进展,但内功又怎能与老夫数十年的修为相比,不如冒险与他拼几掌,尚有一点生机。”主意打定,便找觅硬拼之机。
  激战中,余青玉左手突施一招“神龙现爪”,廖柏夫偏身一让,右臂一抬,袖管先将长剑拂开,左手的两指合并,向其腕划去。这一招连攻带打,不可谓不好,但是余青玉反应很快,五指合拢,倏地一沉,以拳击其指!
  说时迟,那时快!廖柏夫五指张开,化指为掌急印而出,直向余青玉拳头,余青玉亦不慢,同时化拳为掌。
  剎那间,两掌相触,罡风激起一片沙石,廖柏夫双肩一晃,向旁掠去!谁知余青玉早已提防他会溜掉,身形随之而变,仍然将他截住:“堂堂的盖天帮总堂主居然临阵退缩,不怕笑坏天下英雄!”
  廖柏夫老脸发红,老羞成怒地道:“余三,你敢跟老夫斗几掌么?”
  余青玉道:“你敢提出,余三也敢应允你。你小心了!”他猛吸一口气,沉腰坐马,缓缓提起双掌。廖柏夫见他运功时,脸上神光流转,心头一凛,忙摒除杂念,亦提起九成真力于臂上,猛力印去。
  “蓬!”四掌未曾相交,四股掌风已先触及,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旁边的沙石亦受不住震力,纷纷向山下滚去,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停手望过去。
  尘埃满空,只见余青玉和廖柏夫已分开丈余。两人脸色铁青,表面上难分胜负,似石像一般挺立着,但四道目光却似四柄无形的利剑,在半空交击着。
  廖柏夫没法在内功方面压倒余青玉,使他带来的人,信心崩溃,知道今日难以善终,是以有几个人已暗中立定主意投降凰凤寨。
  两盏茶工夫过去,余青玉终于先开口:“廖总堂主果然功力不凡,但不知可否再来一掌?”
  廖柏夫骑虎难下,即使明知输,也得硬着头皮上,他一言不发,再提足了气,踏前几步立定,抬臂沉腰!余青玉依样画葫芦,两者相距六尺,同时发掌。
  再一道霹雳在群豪耳旁爆响,两条人影向后倒飞,只见金空空向余青玉飞去,扶住其后肩,一股内力源源输进其体内,低声道:“快引气归元。”
  廖柏夫连退数步,终于一跤摔倒,坐在地上,嘴角鲜血不断流下来,脸如金纸,已丧失了再战之力,与此同时,忽有几位盖天帮帮徒跪下道:“咱们愿意弃暗投明,归顺凰凤寨。”
  一呼百应,刹那间前山跪下了一大群盖天帮帮徒,廖柏夫心情激动,更加控制不了体内翻腾的气血,哇地一声,张口喷出一股血箭!
  凰凤寨内外同时爆起一阵欢呼声,声震云海,人人喊道:“廖柏夫已败给余三公子!”
  “当当当”宏亮的钟声,在北雁荡山中回荡着,接着又是“咚咚咚”的鼓声,振奋人心。
  午时的阳光虽然特别灿烂耀目,但不管如何,都得让凰凤寨上下胜利之欢欣气氛所遮盖。所向无敌的盖天帮,分明暗两路,大举进犯,结果却是落得惨败而返。凰凤寨在仙女敎及余青玉等人协助下,不但击退了强敌,还俘掳了盖天帮许多高手。
  此刻聚义厅内,筵开十八席,除了款待嘉宾之外,寨内的女头目都出席,余下之女寨兵亦在各处吃喝庆祝,内外一片热闹。
  最高兴的当然是蓝凰和蓝凤姐妹了,她俩首先长身向来宾敬酒,一敬三杯,群豪亦不推辞,开怀畅饮。蓝凤再斟一杯,道:“这次功劳最大的便是余三公子,生擒铁冠道人,力挫廖柏夫,英勇过人,小妹再敬你一杯。”
  蓝凤又道:“可惜那风会云不识抬举,居然想溜掉,结果死在乱箭之下!”
  余青玉力挫廖柏夫的情形,凰凤寨和仙女敎的人都亲眼得睹,对这位青年英侠不由刮目相看,尤其那些怀春少女,对他更是又羡又敬,是故霎时间人人都将目光落在其身上。
  余青玉有点窘,忙长身道:“二寨主如此说可折杀余三了,今日之胜,全靠贵寨上下人人奋勇争先,悍不畏死,方能稳住阵脚,还有仙女敎的两位敎主和诸位姐姐及时赶到,方能竟全功,余三只是尽了点绵力,当不得二寨主盛赞。”
  这几句话敎在座之人听后都暗暗点头,饶得蓝凤一向活泼大方,听他这样说,反而觉得尴尬,生怕无意中得罪了仙女敎,一时间站又不是,坐又不是,不知如何转环,幸好“凌波仙子”章水仙及时长身道:“二寨主所说,句句实在,三公子何须过谦至此?敝敎只是来得及时而已,趁敌疲,占着多几分气力的便宜,来摇旗吶喊,实不敢居功,不但二寨主要敬你,连本座也要敬你一杯,三公子,请!”
  余青玉急道:“不敢当,在下亦敬两位一杯。”
  “出尘仙子”姬无垢接道:“适才三公子与廖柏夫拼内力,料内腑有所损伤,本座有一瓶秘制疗伤药丸‘百花玉露九转丸’相赠,尚乞笑纳。”
  余青玉深感受宠若惊,忙道:“闻说此丸十分珍贵,余三无功不敢受禄。”
  姬无垢道:“真乃儒子不可敎,想不到你比老身还执着。此药再珍贵,也不如人命之宝贵,何况此丸乃老身创制,尚有许多,身子要紧,加上群魔乱舞,公子须以大局为重,速速取去。”
  余青玉这才上前接受,章水仙又道:“三公子受伤似乎不轻,若有需要不妨开口,彼此同道,不必客气。”
  “多谢敎主好意,余三身旁有一名医照料,估计静养几天便能无事。”
  蓝凰忙道:“诸位,菜已凉了,请动箸,边吃边谈。”
  余青玉内腑受震不轻,不敢多喝,只沾唇即止,其他人放怀畅饮,高谈阔论,说起适才恶斗情景,无不眉飞色舞。酒过三巡,姬无垢问道:“三公子,你左首那位高人,甚为眼熟,可否代为介绍一下?”
  余青玉“啊”地叫了一声:“余三该死,连这个也忘记,这位是……”
  话未说毕,已被金空空一阵大笑打断,道:“兰君,是我。想不到你我在此处相见!”
  姬无垢脸色一变,道:“阁下到底是谁,因何唤老身小名?不说清楚可不与你客气。”
  余青玉道:“敎主,金老前辈双名空空!”
  姬无垢斥道:“谁要你多管闲事,让他自己说。”群豪见状又惊又愕,互相交换眼色,都不知他俩之间有何恩怨。
  金空空苦笑一声,道:“兰君,事情已过了三十年,想不到你我如今还……咳咳,算了吧!”
  蓝凰忙打圆场:“原来两位是旧相识,那好极了,吃了酒,大可以再慢慢叙旧。”
  章水仙接道:“大姐,那人确实不是东西,这时候揭了出来,败了大家酒兴,可划不来。”
  姬无垢也知道自己失态,举杯虚敬一下,将酒喝了,当下宴会继续,金空空却有点不安,低声对余青玉道:“三公子,这次你可得救救老夫。”
  “前辈何出此言?晚辈能帮你什么忙?”
  金空空抓抓头,结结巴巴地道:“老夫……不想再见她……不不,不想与她单独在一起,你最好替我想个办法……”
  余青玉诧声问道:“可有原因?”
  “这个……一言难尽!”金空空道:“老夫只求你一事,下不为例。”余青玉不由为难起来。
  赵学佗在右首那边听到,低声道:“区区有个办法。”
  金空空急道:“快说快说!”
  “等下咱们三个先退席,就说要替三公子疗伤……”
  话未说毕,金空空已脱口道:“妙哉!事不宜迟,如今便走吧!免得夜长梦多,也不知她等下还会说些什么话。”他边说边推余青玉。
  余青玉只好长身道:“两位寨主,诸位豪杰,余三内伤不轻,不便相陪,诸位请慢用!”
  金空空道:“不错,咱们要替三公子治疗内伤。”
  章水仙道:“金大哥,躲避不是办法。”
  金空空结结巴巴地道:“胡说,我躲避什么?三公子,咱们走吧!”说毕拉着余三离去。那些女寨兵见状都交头接耳起来,姬无垢似甚有悔意,有点坐立不安。
  蓝凰忙又道:“敎主,等下请审问铁冠道人和廖柏夫一下,此两人乃盖天帮红人,必知甚多秘密!”
  姬无垢长身道:“老身身子有点不舒服,吿退了,至于盘问之事,该由余少侠进行于理方合。”言毕也离座,蓝氏姐妹料不到宴会会闹出不快的局面,甚感意外。

相关热词搜索:争霸

上一篇:第四章 帅魔称霸 各派自危
下一篇:第六章 正邪决战 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