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争霸 正文

第二章 中计被困 忍辱偷生
 
2019-11-19 13:08:2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余青玉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个人陪自己倒在床上,耳畔只闻一阵令人心悸的喘息声,他觉得自己一侧身,便睡着了。
  就在此刻,房门忽然拉开,猛听一个人大喝一声:“贱人,你做的好事!”
  余青玉忽觉被人拉醒,紧接着眼前一亮,锦帐一掀,一只大手伸了进来,将他提了出去,他惘然地问道:“什么事?”
  话音未落,“啪啪”四声,已吃了四记耳光,此际,他才较为清醒,发现提住自己的,竟然是帅英杰!心头—阵慌乱,不由低下头去,这才发觉自己赤身露体,不由打了个冷噤,睡意全消。
  帅英杰喝道:“贱人出来!”
  余青玉偷眼望去,只见锦帐掀开,床上走下一个半裸的美人,可不正是星星?他魂飞魄散,不由自主地惊呼起来,帅英杰凶狠地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连本座的女人,你也敢染指?”
  “我……在下没有……”
  “啪!”帅英杰又掴了他一记耳光。“还敢说没有?你看看你身上的秽物,人证物证倶全,不容你抵赖!”
  星星低声饮泣,帅英杰怒道:“贱人,枉我如此待你,你居然敢背着我偷汉!若非本座来得早,岂不要闭眼乌龟?来人,将他俩拉出去斩!”
  星星霍地跪下,道:“帮主,你要杀便杀贱妾吧!”
  “你还敢替他说好话?”
  “咱们是喝多了些酒……谅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贱妾也是……”
  余青玉这才霍然一醒,道:“帮主,在下的确是喝多了些酒,所以才敌下这锺糊涂事,请你原谅!”
  “原谅你?哈哈,那本座岂不白白做了一场乌龟?”
  星星扯着帅英杰的裤管。“鞭主,你千万莫杀他!”
  帅英杰脚一抬,将星星踢开,骂道:“贱人,亏你有胆替他求情!”
  “你若杀了三公子,人家不知就里的,必会以为你食言,对你和对本帮都无好处!”
  “但本座丑事岂非要外播?”帅英杰道:“不行,本座非杀了你们不可!
  余青玉见星星为自己受苦,心如刀割,道:“你要就杀死我,要就将我扣留起来,这就不怕家丑外播!”
  帅英杰想了一阵,抬头道:“好,本座便留你一条生命,不过你可得留在本帮,永不能离开!还有,本座不能白当乌龟,要你那丽萍作赔偿!”
  “这个……”余青玉不由犹疑起来。“帮主!还有其他办法否?”
  “本座吿诉你,若将你之丑事宣扬出去,不但你前程尽丧,就连你父亲也永远抬不起头来,你知道后果!”
  余青玉身子猛地一震,他已觉自己不肖,更不能因此而影响父兄之声誉,没奈何只好点头答应,两行清泪己沿腮淌下。帅英杰道:“拿纸笔墨砚进来!”
  未几,一个丫头拿了文房四宝进来,帅英杰道:“本座恐怕不让你回去,令尊会怪我,所以你最好亲笔将经过实情离下来,共写三份!”余青玉此刻已没了主意只好乖乖提笔书写,帅英杰道:“请在信未注明愿以丽萍作赔偿!”
  余青玉心情沉重,但手中的毛笔更似有千斤重般,不断写错字,想到伤心处,泪水长流,星星粉脸忽然露出一丝怜悯之色,慢慢站起来,穿好衣服。余青玉好不容易才将信写好,再抄了两张。
  帅英杰看了一遍,颇觉满意,道:“将他俩拉出去,分开囚禁!”他留下两张信,锁在箱子里,再将第三张放进怀内。
  此刻,白峻已赶至,道:“启禀帮主,丽萍已带到,在您行乐房内!”帅英杰大笑,抬步走去。

×      ×      ×

  丽萍饱受蹂蹒之后,梨花带泪,当她被帅英杰压在身下时觉得自己好像在十八层地狱里受刑,所幸能以自己的清白,换来余青玉的性命,以及毁掉了余青玉写的自白书,她更希望以自己的身体,平息这件事。
  丽萍耳畔听到帅英杰的鼻鼾声,她仍不敢妄动,慢慢坐起来穿衣服,目光落,见褥上落英片片,心头一酸,不由滚下两行热泪。
  “你哭了?”帅英杰似乎并没有睡。
  丽萍连忙举袖拭泪,轻轻吸了一口气,呜咽道:“你不会食言吧?”
  帅英杰转了一个身,笑嘻嘻地道:“本座不知你是处子,适才太粗暴了吧?”
  丽萍粉睑一热,咬唇道:“你该答我的话!”
  帅英杰觉得这女子有异寻常,对她产生了兴趣,道:“帅某不会亏待你,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正式纳你为妾,至于余青玉,便饶他一死!”
  “只饶他一命?”
  “哼!难道要本座放他回去,到处宣扬?”
  “三公子亦有自尊,怎会到处宣扬?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帅英杰道:“不怕一万,最怕万一,不杀他已是最大的宽恕!”他伸手轻轻将她拉倒。
  “你要将他囚困起来?贱妾可否去见见他?”
  帅英杰一把将她拉进怀内,道:“等本座心情稍好,才作考虑吧!”丽萍在他火热的怀抱中,只觉自己如身陷冰窖,不但手足冰冷,连体内的血液亦快凝固。

×      ×      ×

  人头般大小的两个小窗子,开始透进光线,余青玉躺在石板地上,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子,魂魄似已由窗口飞出去,一切都已麻木,这一夜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似是一场春梦,又是一场噩梦,梦醒之时,已由流星门的三公子一变成盖天帮的阶下囚!
  阳光由窗口射了入来,首先落在对面的墙壁上,再慢慢向下移动,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照在余青玉的脸上,憔悴的脸色,一夜之间,似乎令他变老了十年般!
  他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自尽,可是心念刚一动,心底忽然现上星星的清影来,他感到一阵羞愧,又夹着一丝甜蜜,她确是人间尤物,但又是害人精,若不是她,自己又怎会躺在这间一丈见方的石室内?
  今后漫长的岁月,似乎要消磨在这石室里。他不由长长叹了一口气,刚转了个身铁闸上忽然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余青玉像头受惊的兔子一般,霍地坐了起来,瑟缩在墙角,将头脸埋在自己的双掌中,“叮当”之声,终于停止,接着是“吱”的一声响,铁门似被人推开了。余青玉像一头蝙蝠,见不得一点光亮,紧闭双眼,不敢看人。
  一个充满不屑的男子声音却像钻子一般,钻入他的耳鼓。“不必装蒜,帮主怕你饿死,给你送食物来!嘿嘿!小子,你难福不浅!二夫人肯陪你睡觉,也是你的造化!咱们连这种梦也不敢发一个!”那汉子说时轻哼着淫邪的小调:“我愿学那蝴蝶,在牡丹花下死……”
  “砰!”铁门再度关上,余青玉一颗心才逐渐定了下来,慢慢拿开手掌,只见地上放着两只碗,一个小罐子,碗是放着几个馒头和咸菜,罐里装着清水。
  余青玉此刻莫说是馒头,就算有山珍海鲜,摆在他面前,也毫无食欲,倒是口渴难挨,他抓起罐子,一仰脖,一口气喝了半罐。
  当他放下罐子,耳鼓里又似响起那汉子的歌声,心头如打翻了五味散,分不出是什么滋味,但觉自己十分窝囊,恨不得哭个痛快!一阵冲动,使他滚落地上,不断地抒滚着,把那两只碗撞得粉碎!
  铁门“砰砰”地响起,那汉子在外面骂道:“奶奶的熊,你是不是要讨打?再闹老子明天连水也不给你!”
  余青玉如胸膛中了刃,身子在地上不断抽搐痉孪,上牙把下唇也咬破,不觉疼痛,但眼眶却淌下两行长长的泪水,阳光又慢慢向上移,终于隐去,石室之内,又恢复黑暗,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空空洞洞,什么也没有,只有黑暗和粗浊的呼吸声的世界!
  谭胜跟余青玉和丽萍一样,一夜都合不上眼。他打发杨秋潭去睡之后,便一个人坐在丽萍房里等候,他欠云开一条命,曾经对他发下誓言,要为云开赴汤蹈火,还他一条命,云开偏将这比山还重的任务,交于自己,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尤其武林中人,将信诺看得比生命还重,他谭胜既然接下任务,便不能推卸!可是这又是几乎没法子办得好的工作,除非运气好,获得盖天帮网开一面,但照今夜此情况看来,他的运气并不好,因此谭胜在房内不断地踱着方步,似乎要将地板磨穿。
  时光流逝,但在谭胜的心中,光阴似乎是停在黑暗中,好不容易才挨到纱窗上现出灰白,可是谭胜的心却不断的向下沉!
  余三公子赴宴至今未回,丽萍中途牵召,亦消息杳然,此事十居其九凶多吉少!
  谭胜见架上脸盆里还有半盆清水,猛地走前,以手掬水洗了个脸,精神似乎稍为恢复了一点,他决定冒天大的险,也要去见一见余青玉!
  主意一定,他立即向房门走去,将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一阵,外面寂静如死,谭胜轻轻抽出宝刀,走至床前,用力旋动刀镡,刀镡离开,原来刀柄中空,谭胜自内倒出一条细长而以红布紧紧包裹着的东西,他放下刀,抓着那包东西,轻轻一纵,伸手托开一块承尘,再把那东西抛上去。他将一切恢复了原状,然后开门出房。
  此刻,天已蒙蒙亮,谭胜大踏步来至院门口,对面树后和假山后,立即拥出一群盖天帮的帮徒,喝道:“没有命令,不许离开!”
  谭胜依然沉住气,高声道:“谭某要去见余三公子!”
  “你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谭胜脸色大变,喝道:“你们杀了他?”
  “这个咱们无可奉吿,但余青玉是罪有应的,你不必多问,咱们所知道的亦只这些,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回去吧!”
  谭胜须发俱张,紧紧握住刀柄,沉声再问:“丽萍姑娘呢?”
  为首那人笑嘻嘻地道:“她好得很,不过这时候恐怕没有工夫见你!”
  谭胜道:“你们不要迫我抽刀,谭某没有把握离开盖天帮,却有十足的把握,将你们几个劈倒在地。“他说这几句话时,颇有力拔山河之气概,那几个汉子心头一惊,不约而同退后一步。谭胜道:”谭某要见东郭先生!”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东郭总管因公外出,贫道可否代表他?”谭胜一转头,便见到铁冠道人,不徐不疾地走过来,他神色平静,点滴不露。
  铁冠道人悠悠地道:“谭兄此语怎话?贫道并无所闻,请稍安勿躁,万万不可捕风捉影,伤了大家和气。”
  急惊风偏遇慢郎中,谭胜涵养工夫再好,也忍受不住,喝道:“铁冠,你不说个清楚,便休想离开此处!”
  铁冠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不屑地道:“贫道若要离开,恐怕你手上那柄破刀还阻止不了我!”
  谭胜猛吸一口气,道:“是否能如道长之愿,可得试过方知。铁冠,谭某不想将事情办砸,希望你带我先见余公子。”
  铁冠道:“贫道今早接到命令,一个月之内,不许院内的人踏出一步,特来通行你,至于原因何在,连贫道也不知道,但盖天帮帅帮主的命令,便是铁律,谁也不能违令,谭兄若要硬闯,贫道绝不能坐视,不过贫道亦愿替你讨个讯息。”
  谭胜神态略敛,道:“好,谭某在此等你消息。不过耐性一向不好,希望你早点回复,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铁冠双眼神光大盛,背后却传来杨秋潭惊恐的声音:“谭壮士,你暂且忍耐一下吧,别把事情弄砸了,反要连累了三公子。”
  谭胜心中暗叹一声,正想转身回去,只见一个丫头提着一个食篮走了过来,他一手接过,交给扬秋潭。两人返回小厅,扬秋潭眼珠不断转动着,谭胜望着窗外,道:“你吃吧!”
  杨秋潭打开食蓝,将食物端出来,两碗卤面之外,尚有一盘饺子,热气腾腾的,冒着香气,杨秋潭讨好地道:“谭壮士,快吃吧,您不吃,万一……嘿嘿,那里有气力厮杀?”
  谭胜蓦地传过头来,举起竹箸便大吃起来,眨眼间那碗卤面和饺子,已吃个清光:“你说得好,不吃没有气力杀敌,你可有兵刃?”
  杨秋潭尚未回答,外面已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谭胜一跃而起一跳至门边,人影刚一闪,他宝刀已悄没声息,离鞘而出,架在那人颈上,定睛一望,却是小红!双方都是一愕,谭胜厉声问道:“你还来作甚?”
  小红惶恐地道:“我是奉命而来的!”
  “奉谁的命?”
  “丽萍姐姐!”小红自怀内摸出一封信来一道:“请您过目!”说毕便转身欲行。
  “且慢!”谭胜手一紧,刀仍架在小红的脖子上:“杨秋潭,替我将信拆开!”
  杨秋潭将信封缄口撕开,取出信来,交给谭胜,谭胜低头一望,脸色大变,道:“她如今仍……与帅英杰一道?还有什么话交代你?”
  “丽萍只嘱你一定要记住你们之间的誓言!”
  谭胜收刀道:“你可以走了。杨秋潭,拿酒来。”
  杨秋潭回房拿来了一瓶酒,道:“谭壮士,只有这些了……嗯,丽萍和三公子出了事?”
  谭胜将信交给杨秋潭,杨秋潭看后,哎地叫了起来:“三公子怎会这般胡涂?哎,这次……咱们其实给他害惨了!他,他可辜负了门主对他的期望呀!真是一名阿斗!
  “哼,丽萍才惨,他去占人老婆,却让丽萍替他受苦,真该死!”谭胜抓起酒瓶,“骨都都”地喝了一大口。
  杨秋潭也骂道:“嘿,咱以前还以为他是个聪明人,虽然平日好玩,但到底他年纪尚不算大,何况他平日颇能替人着想,所以才肯做他的奴才!谁知他竟然为女色所误!其实他若要女人,丽萍也肯给他,为何偏偏看上人家的老婆!真是……莫名其妙!”
  谭胜又喝了一大口酒,忽然凝一凝神,喃喃地道:“你说得不错,三公子是个聪明人,而且照他平日的为人,也绝非胆大妄为之辈,为何……不好,这可能是个阴谋。”
  杨秋潭吓得心头怦怦乱跳,忙道:“是什么阴谋?”
  谭胜一口气将酒喝干,道:“你不要出去,谭某非去见见三公子不可!”他心情激动,加上酒气,一张脸像煮熟的螃蟹,一阵风般冲出去。
  院子大门外,几个大汉在巡逻,显然提防谭胜会不顾一切乱闯,但谭胜一至,那些汉子便围了过来,“我要见三公子!让开!”话音一落,他左手一翻,宝刀已离鞘而出。
  只见刀光一闪,面前的那个大汉的胸膛已着了一刀,蹭蹬两步,霍地仰天摔倒。
  那些人虽然已估计谭胜会不顾一切,因而有了提防,但谭胜这一刀之快,仍大出其意料,待同伴中刀倒地,才惊呼一声,纷纷拔出兵器来,谭胜身子已窜出,向两个大汉中间射去!
  几乎同时,那两个大汉方抽出兵器来,谭胜右腿一横,将一个大汉踢飞,左手刀一撩,又将左首那大汉的长棒挑开,点地借力,再度窜前!
  不料盖天帮并无轻视他,只见远处的那棵大树上跳下两个中年汉来,其中一个赫然是新加盟的“辣手跛豹”司徒咬!司徒安铁拐在地上一点,身子凌空飞起一已拦在谭胜身前,赞道:“好刀法,且让司徒某领教一下”
  谭胜也不打话,挥刀便砍,他的刀法不但快,而且凶悍,又重又疾,司徒安不敢大意,举拐一格,只闻“当”的一声响,刀拐相撞,迸出一蓬火星子来,谭胜手臂一抡,宝刃在半空划了一度弧圈,又望司徒安的肩头斩去!
  司徒安单拐一点,扭腰偏身,铁拐横飞,向宝刀格去,但这一次谭胜未待刀拐相触,便又振腕变招,刀锋一闪,改向司徒安挥拐的手臂斩去!
  这一记更大出司徒安的意料,须知刀势如此快速,而谭胜竟能在电光火石之间改招换式,非高手不能办!
  千钧一发之间,司徒安另一拐猛一用力顿地,身子借力倒飞,但闻“嗤”的一声响,刀锋所及衣袖已碎裂!
  司徒安惊魂未定,一退再退,谭胜欲追,另一名汉子长棒一圈,已拦住谭胜的去路,与此同时,守在院子大门外的人亦赶了过来,将他团团围住。司徒安惊魂稍定,返身再来,恼羞成怒,喝道:“谭胜,你自寻死路,今日咱们便成全你!”
  谭胜冷笑一声:“存心统一武林的盖天帮也须倚多为胜,尚敢口出狂言,不怕令人齿冷!”谭胜豁出了生命,刀法更见凶狠,在重重围困之下,竟然又让他杀了一名敌人,有几名武功较低的见状,都有了惧意,司徒安急于立功,喝道:“谁也不许退!”
  谭胜咬牙苦斗,黑影一闪,场外又多了一个人!
  谭胜无暇顾及,但闻盖天帮的人恭声说道:“副总管!”他便知道来的是铁冠道人,当下立道:“牛鼻子,到底让不让我去见三公子?”
  铁冠道人充耳不闻,似是局外人,负手在旁观战,忽然叹息道:“像谭兄这等身手,放诸武林,允称一流高手,竟遭亏待,余修竹实乃有眼无珠!”
  谭胜叫道:“牛鼻子,咱们以武定胜负,而决定是否准谭某去见三公子,你有此胆量否?”
  铁冠道人续道:“所谓良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贫道不想杀你,并保证给你一个堂主!帅帮主不比余修竹,他知人善用,又宽宏大量。”
  其实铁冠道人可寃任了余修竹,谭胜一向无心武林间之纷争,对一帮二斗三教四寨五庄,全不感兴趣,他之加入流星门,只为报云开救命之恩,因此有心藏拙,不但余修竹,就连云开对他武功之深浅亦知之不详。
  谭胜这人颇为奇怪,似乎只为信诺而生存,他对余青玉绝无好感,却为了云开,因而甘愿替余青玉卖命!
  谭胜道:“除非谭某能再世为人,否则,你不必多费唇舌。牛鼻子,你真不敢与我一搏?”
  铁冠道人目光似看着一个死人,毫无表情地道:“像你这种人,既然做不了朋友,便留不得在世上!何况根本用不得贫道动手!你还是小心一点吧!”
  谭胜不再打话,打醒精神,挥刀苦斗,他虽然骁勇,但到底独力难支,眨眼间,后腰已中了一刀,鲜血立即染红了后衣,这一刀亦激发了谭胜的意志,只听他猛一声大喝,挥刀向司徒安猝然砍去!司徒安急忙举拐来格,不料谭胜刀至半途,忽然一偏,将一柄砍来的短斧撞开,身子再一旋,左脚突然翻起,将一名大汉踢飞!
  铁冠道人在旁赞道:“好功夫,料云开亦不过如斯!”
  这句话对他的下属无异是一点刺激剂,众人不敢再犹疑,都拼命进攻起来,谭胜虽然骁勇,也立即左支右绌,岌岌可危!可是他已将命豁出去,在此情景下,只求能杀死对方一名主将,因此拚命向司徒安攻去。司徒安见状大惊,急退两步,谭胜正想再迫前,忽然后面一根长棒已击在其后脑上上。
  这一记力道猛烈,谭胜只觉满天星斗,眼前一黑,双脚一软,瘫倒地上,司徒安狞笑一声,标前挥拐向他击下!
  猛听铁冠道人喝道:“留下他一命!”司徒安硬生生将铁拐移开一尺,只闻“卜”的一声响,铁拐击在谭胜身边的石板上,石屑横飞,凹下一个浅洞。
  众人适才听铁冠道人的语气,似乎非将谭胜置之死地不可,但此刻又要留下他一命,都用诧异的目光望着他。
  铁冠道人道:“留下他一命,也许有用,先将他拖进院子里,待贫道去请示帮主!”言毕快步而去。

×      ×      ×

  当谭胜逐渐有了知觉时,耳畔听到几个模糊的说话声。其中一个道:“那姓余的小子,被囚在石室内,听说连馒头也不吃!”
  另一个道:“他自小锦衣玉食,自然不吃馒头!”
  刚才那个道:“哼,如今当然吃不下,但不消两三天,我看他便要吃了!”
  “喂,老熊,你说那小子会不会自杀?”
  “自杀?”老熊轻蔑地一笑。“那脓包小子也有勇气自杀?只怕三十年之后,他还好好地活着!”
  “帮主要囚他三十年么?”
  “谁知道,我看若非帮主顾虑外人说他毁约,早就将他杀了,如今能将他囚死,或者等到统一了武林,才推他出来杀头,庆祝一下!”老熊说了大笑起来,另一个也陪他干笑了几声。“这姓谭的,武功的确了得,可惜不肯加入本帮,其实他也太死心眼!”
  “老熊,副总管说过,这人不能当朋友,便只好杀之,但为何现在又要留下他一命?”
  老熊冷笑一声,“如果我是他,宁愿死了!嘿嘿,稍候副总管也不知要用什么手段迫他就范!”
  谭胜心中暗道:“他说得对,我为何不自尽算了?”此念刚生,他心中立即否定自己的决定:“不行!我谭胜从来不亏欠人家,如今我既然答应了云开,便要尽一切办法救余三公子,最低限度,我得救他出来!”
  刹那间,他脑海里又浮上丽萍的面庞,以及他藏在刀柄之内,如今藏在丽萍房内承尘之上的东西来。
  老熊急道:“奇怪,怎地这般久还不醒来?又说黄副总管的药很灵?”
  谭胜心头又是一跳:“铁算盘黄卓敏给药我吃?”
  耳边又闻另一个汉手道:“刚才周副堂主那一棒这么重,只怕震坏了他的脑袋。”
  谭胜心头猛地一跳,忽然睁开双眼,这才知道自己仍睡在床上,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听老熊恭声道:“属下参见黄副总管!”
  来的果然是副总管“铁算盘”黄卓敏。
  “还未醒来?”
  “是的,也许周副堂主那一棒打得太重……”
  “胡说!”黄卓敏走前两步,道:“他眼睛不是己经张开了?谭胜,坐起来!”
  老熊道:“也许是刚醒来的!喂,你没听见副总管叫你坐起来么?”谭胜依然一动不动,老熊走近,要拉他起来,谭胜忽然对他痴痴地一笑。老熊骂道:“你奶奶的熊,这时候,你还对俺笑什么?”
  谁知谭胜又对他一笑,样子十分傻气,完全不像是位武林高手,老熊却不知为何机伶伶地打了个冷颤。但一顿又觉得自己太过窝囊,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左右开弓,掴了两巴掌!谭胜似石像一般,毫无感觉,仍对着老熊傻笑。
  黄卓敏道:“让开,待黄某试试!”他走到床前,伸手放在谭胜眼前一来回移动,谭胜双眼直勾勾地,眼珠子一动不动。
  老熊轻咦一声:“这家伙有什么毛病?”
  黄卓敏悄悄向他们打了个手势,道:“这个人脑子被打坏了,不用看守了,待黄某向帮主禀报!”他拉着老熊他俩出房。
  谭胜粗中有细,暗暗奇怪,他不敢有一点放松,黄卓敏来到门口,忽然抓起几上的茶具向地下一摔,“砰”的一声响,把老熊吓了二跳,但床上的谭胜却一动不动。
  老熊喊道:“他变成痴呆了,他奶奶的,这反倒便宜了他!”黄卓敏抓起几上的冷馒头,又走到谭胜床前,在他眼前晃动,谭胜眼珠子起初仍无动静,过了一回随着鳗头而滚动着。
  老熊道:“病尚浅,喏,你瞧他那副馋相!”
  他同伴道:“这是天性,他已一天没吃过东西了!”
  黄卓敏把馒头向前一递,谭胜慢慢抬起手臂,迟钝地向馒头抓去,黄卓敏手臂一缩,让他抓了个空!
  黄卓敏用手掰开馒头,朝中间吐了一口浓痰,再将馒头塞在谭胜手中,,温声道:“你饿了,吃吧!”又伸手轻轻拍拍他的肚子。
  谭胜心内一阵恶心,正想将馒头朝黄卓敏抛去,猛地想起丽萍的话,付道:“勾践为一国之尊,尚且可以卧薪尝胆,吃夫差之粪,以测其是否有病,我谭胜何能与勾践相比?一口浓痰算得什么?”
  当下向黄卓敏痴痴一笑,轻轻将馒头拿到嘴裹咬嚼,他边吃边笑,笑得十分傻气,老熊道:“果然已变成白痴,现在叫他喝尿,只怕他也会喝!”
  黄卓敏笑嘻嘻地道:“你不试试?”
  老熊兴趣勃勃提起床下的夜壶,当着谭胜的脸,将尿倒进茶盏里,然后端给谭胜。谭胜喝一口吃一口,看样子十分开心,老熊还待要再倒,另一个汉子心中不忍,轻骂道:“算啦,你奶奶昀积点德吧,玩弄白痴,算那门子好汉?”
  黄卓敏道:“你们两个出去,守住房门,别让别人进来,本座再试他一试,嗯把门关上!”

相关热词搜索:争霸

上一篇:第一章 抗击无力 求存议和
下一篇:第三章 逃离樊笼 四方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