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幻灭了三次希望
 
2019-07-08 10:00:32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桥。
  这是一座桥。
  这座桥,横跨于一带碧水之上。
  碧水,波光粼粼,清可见底,由西而东,不知流往何方?只见它越去越远,越远越细。
  水上的桥,由一色青石砌成,共有十三孔,由南岸至北岸,宛若一道卧波长虹。
  桥,不知名,从古至今,也没听说过有谁给它起个名儿,更不知修自何时?不过,由那色泽已变为深褐色的青石看来,它已经是很古老,很古老了。
  既然相当古老,桥儿自非完好无恙,由于多少年来的风吹雨打,或人力摧残,桥上的石栏,毁塌了好几处。
  这样的桥,一眼看上去,给人有种残破、凄凉的感觉。
  尤其在黄昏日落,暮色低垂之时,一个感情丰富的人,站在四无人烟的荒凉岸边,面临碧波,望着这座古老而残破的桥,往往会触绪伤怀,怆然泪下。
  但这座古老、残破、凄凉的桥,却引出了一段感天动地,泣鬼惊神,缠绵悱恻,足令天下有情儿女,为之共同垂泪的武侠故事。
  桥,是平凡的桥。
  发生在桥上的事,是不平凡的事。
  它有血、有泪、可歌、可泣。
  有相聚的欢乐,但欢乐是短暂的。
  有分离的痛苦,但痛苦是长久的。
  慷慨悲歌,英雄泪流。
  故事,要开始了。

×      ×      ×

  黄昏,本已有点肃杀、萧条,秋天的黄昏,便更令人容易凄然兴感,肠断心碎。
  沉沉暮霭里,那座古老、残破的十三孔桥之上,站着一条颀长的青色人影。
  衣袂,迎风狂飘,人却伫立不动——一动不动。
  这颀长青色人影,是背西而立,凝望呜咽东流的桥下逝水,呆呆出神。
  由背影看,他潇洒、飘逸,更难得的是,由他那颀长的身影里,透射出一种超人的、无形的高华气度。
  由前面看,他俊挺、英朗,翩翩美男,任凭谁看了他一眼,都会情不自禁地,再看第二眼第三眼……
  一袭青衫,万里暮霭,长桥卧波,天地唯我。
  照说这种情景,应该美得迷人,美得醉人。
  但由于桥上青衫人儿,深锁无穷愁绪的一双剑眉,宛如蒙上一层薄雾的一双星目,以及由于这容易使人伤心肠断的仲秋黄昏,使一切都改观了,一切都感染了。
  不是美,是愁,愁煞人。
  在这时候,在这地方,除了那青衫客外,看不见一丝人影,除了淙淙流水,衣袂飘风外,听不到一丝声音。
  静,静,死寂的静,静得令人窒息。
  天,黑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夜网四垂,已吞没了眼前一切。
  今夜,应该有月,但月儿为浮云所遮,时隐时现,闪烁于碧空中的,只有满天星斗。
  死寂,在延续着。
  时光,在飞逝着。
  蓦然,有东西在动了。
  那是青衫客的两道迷蒙目光,目光本是凝注在河面上,如今则逐渐上移,越来越高,终于凝注在另一条河的河面上。
  那不是人间的河,那是天上的河……银汉天河。
  突地,一声满含忧郁、惆怅、悲伤的长叹,划破寂静,随风远扬,飘……飘呀飘,飘得远远。
  紧接着,一缕清音,又随风飘起,声调很低,但清晰可闻,吟的是: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秦少游缠绵动人,悱侧凄惋的“鹊桥仙”。
  断肠人才唱断肠词,看来那桥上青衫客,是位在情海中,浮沉苦恼的断肠人了。
  吟声,渐飘渐远,渐至不闻。
  接着而起的,是一片仿佛比吟声更凄惋,更沉哀的喃喃自语之声: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临别时,你所说的,秦少游给真有情者以安慰,但你我掏尽心中隐痛,能故作旷达吗?我不能,你也不能,那么,为什么你……
  “三年了,这是我第三年来此,也是你第三次失约,望穿秋水又如何?满腹相思向谁诉?为什么?为什么……
  “我记得你向我说过,别时容易见时难,我也明知相见不易,但你怎忍心让我一连等了三个年头?
  “希望而来,失望而去,这滋味,我已尝过两次,今夜我又要再一度地,失望而去了。希冀再见,至少再等上一年,这一年之期,对我来说,是太长了太长了……”
  青衫客的失神怅惘目光,逐渐下移,由银汉天河,回到人间河面。
  喃喃自语又起:
  “眼前的河,比不得天河辽阔,眼前的桥,比不得鹊桥虚无,银汉双星,虽然常嚼相思,尚能每年一度,会于今夕,何独我偏不能?难道你我之缘,仅止于昔年一会?不会的,绝不会,牛郎织女有知,以己度人,为何不悯我空等,怜我情痴?
  “你我邂逅于此桥,定情于此桥,分离也于此桥,为何偏偏不能重逢于此桥?这莫非天意,常言道:‘真情上可感天’,难道说你我的情不够真?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今夜,天虽不老,月却不圆,这说明了天本无情,月亦有恨,但你呢?我呢?
  “你说过,期以三年,三年不见,不等也罢,这是第三年了,你仍然不来,偏偏今夜我不能彻宵久等,因为我另外有个约会,这约会关系我的一生,我不能不去……
  “苏东坡说得好:‘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你我已然悲离,欢合却在何时?我……我幻灭了三次希望,还敢存第四次的希望吗?只有虔心默诵‘但愿人长久’的词句,代作祝祷而已。”
  “呛……”
  喃喃自语暂歇,清越龙吟忽起,寒芒如电之下,使拂面秋风,更添了几分寒意。
  青衫人手中,多了一柄长剑,发出一声自嘲苦笑,又复喃喃说道:
  “江湖人所共知,我被群推为第一流的罕世髙手,但这对我有什么用?你说过,很喜欢这柄剑,如今教我怎样送你?唉!名号、宝剑,不要也罢!”
  语音落处,挺腕忽震,长剑剧抖,竟把柄百炼精钢,震抖得寸寸断折,化为一串银星,飞泻桥下。
  转瞬间,手中只剩下七寸断剑,和一个剑柄。
  青衫客目注剑柄,又是一声苦笑,倏然翻腕下插。
  “铮”然脆响,石火星飞,断剑没入石栏,只剩下剑柄在外,丝穗迎风,不住飘拂。
  这时,青衫客腾身而起,人影如星,电闪不见。
  腾身时,随风洒落了几点晶莹之物,那是伤心热泪。
  晶莹热泪,直坠桥下,随着无情逝水,渐渐东去。
  人去、桥空,茫茫夜色中,又是一片如死沉寂。
  只剩下那仅露剑柄,深没石栏的断剑,以及丝丝缕缕的迎风剑穗。
  其他,毫无痕迹。
  但,这寂静未能保持多久,不知何时,那古老、残破、寂静的十三孔桥之上,多了一条白影。
  这白影身段美妙,胖瘦适中,分明是个白衣女子。
  月未升,云乱横,星不朗,夜色黑暗之下,看不淸她的面貌。
  但由于她那无限美妙的身段,雾毂冰纨的白衣,以及无形流露,宛如仙人,凌波仙子般的髙华气质之上,可以想象得出,她必然很美,而且美得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
  她站在石栏断剑之前,一动不动,恍若一尊名手雕刻,栩栩如生的女神石像,一任那猎猎西风,吹起白衣,拂乱云鬂。
  旋即,那颗已然为夜风拂乱的乌云螓首,缓缓垂了下来,香肩也紧接着一阵轻微耸动。
  须臾,白衣女子香肩耸动的动作,渐趋停止,螓首缓抬,人影腾空疾射。
  白衣女子不见了,那柄深深没入石中的断剑,也随之失去踪迹。
  桥栏上,只剩下一个剑痕宛然的伤心石洞。

×      ×      ×

  这是一座巨冢。
  这座巨冢,坐落在一处阴森、深邃、黯黑的山坳里。
  巨冢,由一块块的大石砌成,或许因乏人祭扫,石缝之中,业已长满杂草。
  因此,原本色呈深灰的巨冢,竟变成了一座青冢。
  冢在山坳的最深处,紧靠着奇陡如削,高高矗立的峭壁。左边,是一片稀稀疏疏的白杨林。
  这地方,荒芜人迹,白日里已经够慑人的,在夜晚更显得鬼气森森,狰狞可怖。
  荒山无梆鼓,也不知是三更将近?抑或四更初敲?
  一条人影,掠进山坳,直落那巨石青冢之前。
  来人正是那位在十三孔桥之上,怀人伤情,断剑寄恨的青衫客。
  他来到了巨冢之前,向冢前巨大墓碑,看了一眼,立即扬声说道:“司空远应约而来,请示门……”
  “请示门户”的“户”字尚未出口,一缕游丝般的语声,业已透冢而出答道:“老朽恭候多时,请进。”
  一阵轻微异响,巨冢正前方,突然下陷,现出半人高的一个洞穴,又深又黑,一眼望不见底。
  话声又起,这回更觉清晰,似是由地下传上,带笑说道:“老朽病足,不利于行,未能于墓外恭迎,司空大侠要多多原谅。”
  司空远答道:“老人家言重,司空远殊不敢当。”
  语毕,毫无所怯,飘然举步,低头走进巨冢。
  人刚进冢,背后异响又起。
  适才所陷的洞口,业已合上,不见半丝缝隙,巧夺天工,布置极妙。
  洞内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但这难不倒功力高绝无匹的司空远,他夷然无惧地,踏着蜿蜓下降层层石阶,飘身而下。
  石阶走尽,眼前突然一亮,有人燃起了灯。
  这石阶尽头,是一间圆形石室,室中,别无长物,只在中央部位的一个石墩上,放了一具棺木。
  棺盖之上,置放着刚刚点燃的一盏孤灯。
  凭借孤灯的光亮,虽然微弱,也可看见对面那略呈弧形的石壁上,有两个紧闭着的石门。两个石门中央,再复稍前方的地上,盘膝坐着一个五旬有余的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瘦削、精悍、长眉、细目,相貌清秀,有修然出尘之概,使人一望之下,便觉得定是位高人隐士。
  司空远见了对方,神情微肃,立刻抱拳躬身,口中并表示谦冲地说道:“武林末学司空远,见过老人家。”
  黑衣老者连忙欠身答礼,苦笑说道:“司空大侠,你这样谦恭,岂不折煞老朽?老朽不单病足,不利于行,便连站起身形,都无能为力,还望司空大侠,莫以傲慢见责。”
  司空远胸襟超人,哪里会计较这些小节。遂毫无责怪对方礼数欠周之意地,摇头笑道:“老人家何出此言?司空远末学后进,江湖叙礼,年长为尊,怎敢当老人家起立相迎,更不敢有任何不敬之念。”
  黑衣老者看着司空远,双目之中,突出异采,长叹一声说道:“司空大侠不愧曾被四海八荒豪杰,尊为‘武林第一人’,别的姑且不论,便是这虚怀若谷的超人胸襟,即非常辈能及,令人深为心折。看来,老朽虽受点皮肉之苦,能邀得司空大侠远道而来,纵或身入九泉,亦当含笑瞑目。”
  司空远逊谢几句,语锋微顿之后,目光凝注在黑衣老者的双腿之上,扬眉问道:“老人家这腿……”
  黑衣老者神色一黯,接口苦笑说道:“老朽双腿,被人点了残穴,虽未断却,也有等于无的了。”
  司空远剑眉微挑问道:“老人家,这是何人对你下的毒手?”
  黑衣老者一叹说道:“说来话长,容老朽稍时慢慢奉告。”
  司空远道:“那人是为了何事,对老人家下此狠心辣手?”
  黑衣老者苦笑一下说道:“常言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但老朽既未‘强出头’,也未‘多开口’,只为了比别人多知道一些事儿,便‘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地,遭人毒手伤害……”
  说至此处,凄然一叹又道:“老朽被囚于此,一晃便是年余,已有数百日之久,不曾见过天光是什么模样的了。”
  换了一般心胸狭窄,遇事多疑的武林人,听完黑衣老者这段话后,必会认为这黑衣老者头发不长,指甲犹短,不像是被囚年余,未见天日之人?以及长期囚禁之下,这黑衣老者,又吃些什么?喝些什么?
  但司空远却毫未想及这些,他只是微扬剑眉,抱拳说道:“老人家,非是在下性急,不耐久等……”
  黑衣老者微笑接口说道:“多谢司空大侠关注贱体,但此事与老朽约邀司空大侠,来此之事,颇有关连。司空大侠请委屈些席地而坐,容老朽一一细陈如何?”
  司空远洒脱英侠,自不会计较无椅可坐,何况这石室地下,又颇洁净,遂点头笑道:“老人家既有所谕,司空远敢不遵命?但在我坐下之前,想先看看老人家的双腿之伤。”
  黑衣老者神情一震,截断了司空远的话头问道:“司空大侠是要……”
  司空远知他有所误会,忙自微笑说道:“在下因身兼数家之长,想以所学,勉力一试,为老人家设法打通那双腿已僵经脉。”
  黑衣老者神情一松,急忙摇手笑道:“多谢司空大侠好意,但请无需为此平白费事,并非老朽斗胆不敬,轻视司空大侠功力,我这双腿经脉,若尚有复通可能,老朽早就自己动手,何必在此苦度年余黑暗时光?”
  听口气,此老颇为自负,一身功力,似也不俗,他明知司空远几乎是世罕其匹的第一高手,却仍说出这种话来,足证他所言不虚,双腿业已无法复原,否则他不会甘愿受活罪。
  故而,司空远双眉一皱,不便再自告奋勇。
  黑衣老者伸手让座笑道:“司空大侠盛情可感,且请坐下细谈。”
  司空远告罪坐下,黑衣老者笑道:“在老朽未曾叙述一切之前,敢请司空大侠,答我两问。”
  司空远道:“老人家尽管垂询,司空远知无不言。”
  黑衣老者欠了欠身,含笑说道:“老朽首先请教,司空大侠知不知道老朽的姓名来历?”
  司空远回答得毫不犹豫地道:“老人家的大函之上,已有明示,老人家是……”
  黑衣老者摇头一笑,截口说道:“老朽信上所署,是假非真,乃老朽为避人耳目,不令消息外泄,才出此下策。连司空大侠,也一齐暂时瞒过。”
  司空远不由呆了一呆,说道:“这样说来,老人家的真实姓名是……”
  黑衣老者不等司空远话完,便即含笑说道:“司空大侠可知当年武林之中,有个被天下公认为一身罪恶滔天,百死不足蔽其辜的神奸巨恶呼延相?”
  这呼延相号称“毒心人屠”,二十余年之前,便即纵横四海,睥睨八荒,为人残酷毒辣,所向尸横,武林之中,谈虎色变,闻风胆落。后来被司空远之父,“十全书生”司空玉奇,邀斗青城,三招挫敌,一掌震落百丈深渊,从此以后,便绝了此人讯息。
  故而,司空远一闻此言,便点头说道:“司空远虽属晚生后辈,但对于此人,倒颇……”
  话犹未了,神情猛震,目注黑衣老者,失声问道:“老人家莫非就是……”
  因呼延相的声誉太坏,司空远遂语音忽顿,不好意思把“老人家莫非就是呼延相”之问,率然提出。
  黑衣老者倒是神色自若地,含笑点头说道:“司空大侠猜得对了,老朽正是当年为武林共弃,众所不齿的‘毒心人屠’呼延相。”
  司空远骇然色变,飘身起立,退了两步,向呼延相注目问道:“既然老人家就是‘毒心人屠’呼延相,则今夜邀约司空远来此之意,定是为了先父昔年在青城绝顶……”
  呼延相急忙摇手笑道:“司空大侠完全误会我了,老朽对于你,既无半点仇心,也无一丝敌意。”
  这种话儿,竟会出于逢仇便杀,睚眦必报的“毒心人屠”呼延相之口,不禁把司空远听得一怔。
  呼延相神色安祥,继续笑道:“当年的‘毒心人屠’,业已葬身于青城绝顶的百丈深渊之中,如今坐在司空大侠面前的,只是个善良老人呼延相。”
  司空远“呀”了一声,扬眉说道:“呼延老人家,你已经……”
  呼延相微笑说道:“我如今业已毫无凶心戾气。说起来还得感谢令尊的昔年一掌,若非那记当头棒喝,老朽至今尚不会幡然觉悟,革面洗心,重新做人,仍然背着那十手所指,神人共愤的‘毒心人屠’之号。”
  话,说得既平和又诚恳,加上那第一眼的好印象,和温文儒雅的谈吐,令人不得不信。
  司空远心中,惊奇万分,他真料不到眼前这慈眉善目,相貌清秀的孤独可怜老人,便是当年威震武林,杀人不眨眼的黑道出群高手,第一号大魔头“毒心人屠”呼延相?
  他也更料不到“毒心人屠”呼延相,会在青城绝顶,坠渊不死?
  但铁一般的事实,毕竟是摆在眼前。
  一个“悔”字,能使人伐毛洗髓,能使人脱胎换骨,能使浪子回头,能使屠者成佛。
  司空远定下心神,起了一片油然敬念,抱拳长揖地,告罪说道:“晚辈失态失礼,呼延前辈幸勿见怪。”

相关热词搜索:血连环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金风玉露之约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