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10

  昨晚大部分的时间,又搭上了今天的一个上午,“皇钥师”才确定,这一切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现实。起初,当发现从总统套房无意中顺手牵羊来的小箱子里,竟然是一大笔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做着黄粱美梦呢。他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试着“行走醒来”的方法,但是一点儿也不管用。不过,在这场明显的梦境中,他怎么觉得好像一直是醒着的呢?这个困惑一直搅得他快到黎明时还没睡着。随后,他就陷入了沉沉的深眠之中,毫无搅扰地一直睡到上午过去大半之时。
  然而,“皇钥师”是绝不会白白浪费一夜的时间的。
  当时他还在怀疑着,这难以置信的好运气是不是真的伴随着她?即便如此,他还是开始未雨绸缪,以防万一——万一是真的呢。
  15000美元,还是出门就能花的现金,就算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职业惯偷“皇钥师”,也是头一次见着。甚至更奇怪的是,似乎只要解决了两个问题,他就能一分不差地带着所有现金全身而退。第一个问题: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离开圣格里高利大饭店。第二个问题:现金的运出。
  昨天晚上,他就想好了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对策。
  离开饭店的方式必须要尽最大的可能不引起注意。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正常地退房,然后再正常地结账。任何其他方式都纯粹是在犯傻,摆明了让大家知道自己行为不端,进而招惹来追查。
  立刻退房也是一个方法,也曾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马上实施。不过,最后“皇钥师”还是按捺住强烈的冲动,打消了这个念头。深夜退房也会引起注意,也许还会卷入一场“模糊收费”的讨论——都这个时候了,到底收不收随后那个白天的房费呢?这跟故意表演吸引眼球没什么区别。夜班的出纳人员或许还会对他留下印象,之后很可能会描述出他的外貌特征来。夜间,饭店里通常会很安静,那么其他人或许也会注意到这位“夜行人”的。
  不!绝不能那么干!最佳的退房时间就是上午过半的时候,或者再稍晚些。那个时候还会有不少人都要退房呢,这样的话,他就几乎能做到“隐形”了。
  当然了,拖延下去也有风险。时间拖得越久,克罗伊登公爵和公爵夫人就越有可能发现巨款的不翼而飞,那么警察就要被惊动了。很有可能警方会派人到前厅蹲点监视,仔细盘查每一个退房离开的住客。不过,从信用付账这方面来讲,绝不会有人把“皇钥师”和盗窃联系在一起的,或许根本就不会把他列为怀疑对象。而且,也不太可能把每一位客人的行李都打开搜查吧。
  同时,还有一点让他捉摸不透。直觉告诉“皇钥师”,这么一大笔现金的出现,本身就很蹊跷,让人怀疑它的用途。尤其是再考虑到现金所藏的地点和他取走的方式,那就更加让人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了。真的已经引起了警觉吗?至少还有风平浪静的可能吧。
  思量再三,似乎静观其变,择时而退,风险要小一些吧。
  第二个问题就是,如何把大笔的现金带出饭店。
  “皇钥师”考虑过把它邮寄出去,利用饭店的滑槽邮筒邮寄给自己。他可以在其他的某个城市找家饭店,邮送地址就写那里,然后,一两天后,他就可以收到钱了。这个法子,以前他就用过,还挺稳当的,但后来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方案。原因真叫人哭笑不得,这笔钱太多了,需要打包成很多个独立包裹,而这一大堆的包裹本身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钱总得要从饭店里带出去吧。怎么带呢?
  很显然,直接提着克罗伊登公爵夫妇的小公文箱出去的话,肯定是脑袋出问题了。不管采取什么行动,最先该做的就是要把这个小公文箱毁掉。“皇钥师”谨小慎微地开始“毁箱灭迹”。
  公文箱制作得十分精良,用的牛皮精致昂贵。“皇钥师”心疼又费力地把它拆解开来,随后用剃须刀片将它割成一块块小小的碎片。销毁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活儿,既耗时又乏味。他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停下手上的切割作业,再将碎片倒进厕所里冲走。这么做就不会因为频繁地使用冲水而引起隔壁房间住客的注意了。
  他这一干就是两个多小时,最后,小公文箱的“残骸”就只剩下了金属锁和折叶了。“皇钥师”把这些东西揣进口袋离开房间,来到8层的走廊里。
  电梯旁都会放置着几只沙瓮,他用手指在其中一个的沙层里抠出一个深洞,再把锁和折叶深埋其下。这些东西终究会被发现的,不过那得需要一些时间吧。
  忙活完了这些,离天亮也就只剩下一两个小时了,饭店上下一片寂静。“皇钥师”返回房间开始收拾行囊,只把一些撤离前马上能用得着的东西留在了外面。他在星期二早上入住的时候,带来了两只一大一小的手提箱。他把15000美元的现金卷在几件脏衬衫里,再把脏衣服塞进那只大手提箱中。
  随后,头昏脑涨的“皇钥师”带着满脑子的疑惑睡下了。
  他已经把闹钟定到了上午10点,然而,或许是铃声不够响亮,或许是根本就没响。等他真正醒来的时候,都快上午11点30分了,明媚的阳光已倾泻入室。
  深眠为他带来了一个好处,“皇钥师”终于相信,昨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那一时间可怜兮兮的挫败,竟然被灰姑娘式的魔法,点石成金为辉煌的凯旋。这种想法让他精神大振、干劲十足。
  迅速地刮须穿衣后,“皇钥师”再把行李整理停当,稳妥地锁上了两只手提箱。
  他决定先把手提箱留在房中,自己先下去把账结了,顺便看看前厅的情况。
  在这之前,他又处理掉了多余的客房钥匙——449、641、803、1062,还有总统套房的钥匙。方法很简单,在他刮胡子的时候,他发现浴室墙壁的下方,有一处供水管工检修管道用的金属挡板。拧下螺丝,取下挡板后,就露出了管道检修口。“皇钥师”将钥匙一把一把地投了进去,愉快地聆听着钥匙碰撞在下方深邃的管道底部所发出的声音。
  他保留了自己房间830的钥匙,这个要在他最后一次离开客房时交还饭店。“拜伦·米达”在从圣格里高利大饭店离开时,一定要面面俱到、滴水不漏,正常到不让任何人起疑。
  前厅已经不愠不火地忙碌了起来,“皇钥师”并没嗅到异动的气息。他结清了账单,还收获到出纳姑娘的一个友好微笑。“现在房间空出来了吗,先生?”
  “皇钥师”报以微笑,“几分钟后就可以了,我得去取房中的行李,仅此而已。”
  他一身轻松地回到了楼上。
  在830房间里,他最后又谨慎地瞧了一圈,什么蛛丝马迹也没留下——没有碎纸屑,没有像火柴盒那样容易忽略的小零碎,没有任何可以暗示他真实身份的线索。“皇钥师”用湿毛巾把那些可能留下指纹的明显表面都擦了擦,随后拎起两只手提箱扬长而去。
  他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正午12点10分了。
  他手上紧紧地攥着大号手提箱的拎手,憧憬着马上就能穿过前厅走出饭店啦。此时的“皇钥师”心跳加速,双手直冒冷汗。
  他站在8层的电梯门前,等待着电梯。片刻之后,便听到了电梯从上而降的声音。不过电梯先在上一层停了下来,接着便再次启动,降到8层才又停住。在“皇钥师”的面前,4号电梯的电梯门滑动开启。
  站在轿厢最前面的竟是克罗伊登公爵。
  似乎见到了活鬼,一阵寒意瞬间堵塞了“皇钥师”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他想马上转身就跑,不过还是硬挺了过去。刹那间,他的理智告诉自己,只是狭路相逢而已。迅速瞥了几眼,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原来公爵落单了。公爵本人根本就没注意到他,从他的表情来看,心绪早已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年长的电梯员提醒着“皇钥师”,“这是去下面的!”
  电梯员的旁边站着饭店的行李生领班,“皇钥师”认得他,曾经在前厅见过这个人。行李生领班冲提箱点点头,“需要我帮忙吗,先生?”“皇钥师”当然是摇了摇头。
  当他迈步跨进电梯时,克罗伊登公爵和一位灰发蓝眼的姑娘都向后移了移,为他腾出了点儿地方。
  轿门滑闭。电梯员赛伊·赖温把操作杆推到“下降”的档位上,这一下似乎开启了机关,一阵金属扭曲撕裂的刺耳尖鸣声随之而来。命悬的一线终究还是断了,电梯的轿厢挣脱了控制,呼啸着任性坠落。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