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9

  对于克罗伊登公爵夫人来说,她似乎一直在盯着一根无法掐灭的导火索,慢条斯理地燃烧着,通向一颗视线之外的炸弹。这颗炸弹到底藏在哪儿、会不会爆炸,都还是未知数,只有当导火索被点燃的时候才会见分晓。只是它还要嘶嘶地燃烧多久,也是不得而知。
  不过,现在已经熬过14个小时了。
  自从昨晚,警察离开后就没什么动静了。恼人的疑问萦绕心头不得其解。警方现在在忙什么呢?奥格尔维在哪儿?那辆捷豹车呢?尽管公爵夫人机关算尽,会不会还有什么蛛丝马迹被她漏掉了呢?即使是现在,她也不觉得自己漏算掉了什么。
  还有一件事似乎不可小觑,那就是不管克罗伊登夫妇心中如何紧张,表面上两个人都还得要表现得若无其事。所以,他们还是在平常的那个时间用过了早餐。在公爵夫人一再催促下,克罗伊登公爵才勉强地接打了伦敦和华盛顿的电话,明天撤离新奥尔良的计划也已经开始实施了。
  上午过半,公爵夫人又像往常一样,牵着贝灵顿梗宠物犬,离开饭店遛狗去了。半个小时前,她才返回到总统套房。
  现在快到中午了,那件最要命的事还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昨天晚间,通过理智的分析,似乎可以确定,克罗伊登夫妇的处境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然而到了今天,理智的分析又有点儿拿不准了,那种肯定似乎还是欠点儿火候,没那么有把握了。
  “真是太平静了,”克罗伊登公爵大胆猜测着,“几乎让人觉得他们是想在沉默中把咱们耗垮。”他站在套房客厅的窗边,注视着窗外。最近一段日子,这种倚窗望天的喜好让他上了瘾。跟以往不同的还有他的声音,今天,他的嗓音格外清亮。从昨天开始,虽然套房里摆放着酒,可他却一口也没沾。
  “真要是那样的话,”公爵夫人思量对策,“那我们就要留意……”
  话没说完,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这一串尖鸣和上午的那几个电话一样,又让二人紧张的神经处于绷断的边缘。
  公爵夫人离电话最近,她伸手就要接听,随即突然停下了动作。她有一种突发的预感,这个来电和其他的那几个截然不同。
  公爵关切地询问着,“需要我来替你接吗?”
  她摇了摇头,想甩开瞬间的软弱,拿起听筒应道,“喂?”
  片刻未语,随后公爵夫人接着回答,“我就是。”捂住话筒,她急忙通知她的丈夫,“饭店那个人,麦克德莫特,昨天来过。”
  她又冲话筒平静地说道,“是的,我还记得,当时受到那些荒谬的指控时,你也在场……”
  突然,公爵夫人不吱声了,听着那边的“宣判”脸色惨白。她闭上了双眼,随后再次睁开。
  “好的,”她缓慢地说道,“是的,我明白。”
  放下听筒,她的双手抖个不停。
  克罗伊登公爵心急如焚,“出事了!”这已经不是一句询问了,根本就是一种肯定。
  公爵夫人慢慢地点点头。“那张便条。”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我写的那张便条被找到了,就在那个饭店经理的手上。”
  她的丈夫离开了窗边,走到屋子的中央。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似乎需要一些时间来把刚才的消息慢慢消化。最后,终于鼓起勇气,“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会给警方打电话的,他说他觉得还是应该先知会咱们一声。”她把手放到额头上,绝望至极。“那张便条是最大的错误,要是我没写……”
  “不,”公爵挺身而出,“就算不是它,还会有别的事。你一点儿都没错,真正从最开始就犯下大错的人,是我。”
  他走到房间可用作吧台的餐具柜旁,倒了一杯浓烈的苏格兰威士忌,又加了点儿苏打水。“就这一杯,不多喝。我看啊,要有一段时间喝不到喽。”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现在要是说到体面,可能有点儿迟了。不过,就算是只剩下那么一点点,我也不想再丢掉了。”他进到连通的卧房里,眨眼工夫就拿着一件轻便雨衣和一顶小礼帽走了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克罗伊登公爵尽显高贵地说道,“我要在警察找上门之前,先去找他们。据我所知,这就是所谓的投案自首吧。我估计时间也不多了,所以我想把该说的话尽快说出来。”
  公爵夫人的双眼紧盯着自己的丈夫。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张口说句话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公爵竭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但语气却异常坚决,“我想让你知道,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们一起酿就了苦果,不过我仍然感激你。我会竭尽所能让你置身事外。如果即便如此,你还是脱不了干系的话,我会说事发后所有的那些主意都是我想出来的,是我说服你那么做的。”
  公爵夫人呆呆地点了点头。
  “还有最后一件事。我估计,我会需要一名律师之类的法律服务人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你为我安排一下。”
  公爵戴上了帽子,又用一根手指把它摆正。作为一位身份显赫的贵族,在整个人生和未来突然瞬间轰然崩塌之后,还能表现出如此淡定沉着,似乎也很难能可贵了。
  “你请律师要用的钱,”他还不忘提醒着夫人。“我估计得花不少吧。你可以从你准备带去芝加哥的那笔15000美元中,先拿给他一些。剩下的就存银行吧,现在也不怕引起什么注意了。”
  公爵夫人似乎充耳不闻,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怜爱的神情从她丈夫的脸上掠过。他迟疑地说道,“也许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向她张开了双臂。
  而公爵夫人却故意冷淡地让开了头。
  公爵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随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轻轻耸了耸肩,他便转过身去,安静地走了出去,并在身后关上了套房的大门。
  公爵夫人无能为力地呆坐片刻,心中思量着未来,斟酌着即将败露的丑事,以及伴随而来的奇耻大辱。随后,多年的习惯让她找回了自己,终于可以站起身来。她会安排律师的,而且似乎已经是迫在眉睫。再以后,她平静地思索着,就该认真考虑一下该用哪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与此同时,她又想到,刚才提到的那笔钱,应该妥善地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于是她便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先是难以置信,随后就是疯狂地寻找,终于确定,那只公文箱真的不见了。原因只能有一个,被偷了。她的第一反应想到了报警,就在这时,克罗伊登公爵夫人突然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尽情疯狂,笑到抽搐。

×      ×      ×

  如果你想电梯能快点儿到,克罗伊登公爵很哲学地思考着,那你最好做出它会晚点儿到的思想准备。
  他觉得自己在9层的电梯门口都已经等了好几分钟了。现在,他终于听到了电梯从上而降的声音。片刻后,电梯门便在9层开启了。
  突然,他犹豫了一下。几秒钟前,他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妻子的叫喊声。他想回去,但又立刻改变了主意。
  迈步前行,他踏进了4号电梯的轿厢。
  轿厢内已经有了好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位灰发蓝眼的迷人靓女。众人当中,还是饭店的行李生领班最先认出了公爵。
  “日安,大人。”
  克罗伊登公爵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轿门滑闭。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