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8

  柯蒂斯·奥基夫亲自为多萝西和自己点了早餐,客房服务已在一个小时之前就把餐品送进了套房,不过,饭菜几乎没有动过。他和多萝西都敷衍地坐下来准备一起应付着用餐,可二人似乎都没什么胃口。彼此勉强坚持了片刻,多萝西便道了声抱歉,起身返回到与之毗连的房间里去了。她准备整理好行装,20分钟后就赶往机场。而柯蒂斯·奥基夫也将在一个小时后离开这里。
  两人从昨天下午开始,关系就变得紧张了起来,直到现在,疙瘩也没完全解开。
  当时,他怒发冲冠大发雷霆,恶语似山洪般倾泻。话一出口,他便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也从心底里感到懊悔。直到现在,他还恶毒地诅咒着沃伦·特伦特,认为他背信弃义罪该万死。不过,对于多萝西那一连串劈头盖脸的舌枪唇剑就无法原谅了,他也知道枪剑无眼,对方已伤痕累累,自己很难弥补。
  更糟糕的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弥补了。虽然他已连连道歉,可事实就是事实。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要抛弃多萝西,而达美航空公司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今天下午就要把她带走了。他还把接替换她的新欢都已经找好,那位珍妮·拉马什此时此刻不正在纽约等待着他吗?
  昨晚出于内疚,他为多萝西煞费苦心地安排了一个浪漫之夜。先是带着她前往将军宫享用饕餮盛宴,后来又去罗斯福饭店的蓝厅跳舞,享受娱乐了一番。不过,这个浪漫之夜并不愉快浪漫。倒不是多萝西闹什么别扭破坏了气氛,恰恰是由于他自己,事与愿违地丝毫提不起来半点儿兴致。
  多萝西已经竭尽所能地“扮演”成一名开心的好女伴了。
  下午明摆着的黯然神伤之后,她似乎就下定决心,要自己把破碎的心拾起、拼上、藏好。随后便和从前一样,变回了那个娇媚迷人、尽职敬业的多萝西了。“哇,柯蒂斯,”多萝西在餐桌上突发惊呼,“好多女孩子为了得到一个在电影里像我那样的角色,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呢。”再后来,她又握住奥基夫的手,“你还是最好的,一直都是。”
  多萝西的“有心插柳”却适得其反,让奥基夫更加惘然若失,最后也感染到了多萝西,两个人一起在那儿郁郁寡欢起来。
  柯蒂斯·奥基夫把自己的这种低落情绪归咎于抢夺饭店的失手,不过通常这种事情都会被他迅速翻过的。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什么没有经历过?生意上的失意也不算少,他已经让自己养成了闪电恢复、瞬间振作的习惯,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注定的失败上自怨自艾呢?还是抖擞精神继续忙活下一件事吧。
  可是这次似乎不同,甚至在经过一夜的睡眠之后,那种压抑沮丧竟然还是挥之不去。
  这让他对上帝很有意见,晨间祷告时,他的声音明显地尖厉起来,语气言辞里也暗含责怪……如尔之所愿,圣格里高利,已置于敌手……诚然无所疑,尔自有深意,唯上意难测。似吾等凡仆,虽历经世事,仍难窥上意……
  今天的晨间祷告比平时花的时间要少,他在一个人迅速地完成了祷告后,发现多萝西正在为他和自己整理着行囊。当他抗议着大可不必时,多萝西却表示,请他放宽心,“柯蒂斯,我喜欢做这个,而且这次我不做,谁会来为你做呢?”
  他不想说,在多萝西之前的那些女伴没一个为他整理过行囊,从未为他打开,从未为他合上,没有一个!他也不想说,之前他都是从客房部叫个人来为他整理的,这次以后,他觉得自己又要那么做了。
  奥基夫想抛开这些“无所谓”的儿女情长,于是便打电话给客房服务要了早餐,可是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没起什么作用,尽管他们坐下来的时候,多萝西还再一次地宽慰他,“哎呀,柯蒂斯,我们用不着这么悲悲戚戚的,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们以后在洛杉矶还有好多机会见面呢。”
  但是奥基夫的心里却清楚得很,这条道他不知道跑过多少回了,没有以后了,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而且他一再地提醒自己,他现在如此神伤不是因为多萝西的离开,而是因为这家本已到手的饭店却如煮熟的鸭子,意外飞走了。
  时间如此匆匆,转眼间,多萝西就该启程了。她的行李可真不少,两名行李生花了好长时间才把它们全部搬到饭店楼下的前厅里。现在,行李生领班又亲自过来取走了剩下的一些手提行李,并护送多萝西前往专门为她预订的机场贵宾车。
  赫比·钱德勒凭借着对于潜在小费一贯的敏锐,意识到既然柯蒂斯·奥基夫身份显赫,那么小费也少不了吧,所以他便亲自督办了这次的行李服务,现在就站在套房门口的走廊里眼巴巴地等着呢。
  奥基夫看了看手表,走到多萝西的那间套房门前。“亲爱的,你要来不及了。”
  从里面飘出多萝西的声音,“我得修完指甲呀,柯蒂斯。”
  真是琢磨不透这些女人,怎么都会把指甲磨蹭到最后的一分钟,才想起来弄呢。柯蒂斯·奥基夫递给了赫比·钱德勒一张5美元的钞票。“和另外两个一起分了吧。”
  钱德勒那张耗子脸顿时乐开了花。“非常感谢,先生。”他在心里暗自盘算着,当然得分享啦,不过给另外两个行李生每人50美分就行,而剩下的4美元就全归自己了。
  多萝西终于从毗连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现在应该有音乐,柯蒂斯·奥基夫突发奇想,搅动一池春水的琴弦再配以高亢嘹亮的小号,这才有女神驾到的气氛呢。
  她穿了一件样式简单的黄色连衣裙,还是戴着星期二入住时的那顶大大的阔边软帽,银灰色的秀发如月光般飘洒肩头,大大的蓝眼睛依依不舍地凝视着他。
  “再见,我最亲爱的柯蒂斯。”多萝西张开双臂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亲吻着他。奥基夫连想都没想,紧紧地抱着她,紧一些,再紧一些。
  他有一种荒谬的冲动,想要命令行李生领班把多萝西的行李从楼下搬回来,再告诉她,留下来不要走。不过,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多愁善感的愚蠢念头,不管怎么说,还有珍妮·拉马什呢,明天的这个时候……
  “再见,亲爱的,我会时常想念你的,而且我会一直密切关注你的演艺生涯。”
  走到门口,她又转过身来,挥手告别。奥基夫不太确定,但是他觉得,多萝西好像哭了。赫比·钱德勒从外面关上了隔绝的大门。
  在12层的电梯口,行李生领班按下叫梯铃。在他们等候的时候,多萝西掏出了手帕,修补了一下脸上花掉的妆。
  赫比·钱德勒在心中暗想,今天上午的电梯似乎特别慢。于是,他又不耐烦地按下了第二遍铃,手指压住按钮停留了好几秒钟。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很紧张。自从昨天和麦克德莫特进行了一番交锋后,他就一直如坐针毡,总是琢磨着,召见会以什么方式、会在什么时间到来。会是沃伦·特伦特直接找他谈吗?那可就意味着赫比在圣格里高利的职业生涯到头了。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召见他,而且现在,似乎形势有变。今天上午,有一个传言满天飞,说是饭店已经卖给了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老家伙。
  这种变化对他个人会有怎样的影响呢?很遗憾,赫比分析着,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起码在麦克德莫特还会继续留任的情况下,而这似乎可能性还挺大。行李生领班的解职也许会被耽搁几天,不过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回旋余地。该死的麦克德莫特!这个可恨的名字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你要是个男人,赫比暗自发狠,你就该拿把刀去跟他拼了。
  这个想法刚一冒尖儿就把赫比自己吓了一跳,他哪有那个胆啊。不过,他又想到了另外一招,没那么过激,但也能让他不得安生的法子,要是用在像麦克德莫特这种人的身上,也能让他够受的。尤其是在新奥尔良这种地方,这种招儿更有效。
  当然了,这种事情是要花钱的。好在自己身上还有500美元,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挺自以为是地假正经。可赫比一想到要花钱就觉得挺心疼,不过这钱花得也值。就当是买个乐子,买个喜讯——得知麦克德莫特会在某个排水沟里鼻青脸肿、体无完肤,痛苦地倒在血泊中扭动呻吟,他觉得这么做是值得的。
  赫比曾经看过这样的情景,一顿棒揍后的惨样。那种视觉效果还真是不错呢,行李生领班激动地舔着嘴唇,他越想越觉得解恨,越想越觉得兴奋。
  他已下定决心,一回到主层一楼就去打电话,这事越早安排越好,也许就今晚吧。
  电梯终于来了,门打开了。
  轿厢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当多萝西走进电梯里时,人们都礼貌地往后退让。赫比·钱德勒随后也跟了进来,轿门滑闭。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