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18

  对于正在流逝的这一天,黄昏就像它的止痛剂,渐渐地降临到了这座城市。彼得·麦克德莫特在心中感叹,夜晚马上就要到了,送来期盼的睡眠和那一时的忘却。今日的种种紧迫危急,到了明天也许就会开始松缓散去了吧。黄昏的来临标志着这一过程已经开始,而最终,时间会治愈所有的创伤悲痛。
  但是,要经过多少个黄昏、夜晚、白昼,那些在今天的劫难中失去至亲的人们,才会从悲痛和惊骇中解脱出来呢?忘却之河始终会是遥不可及的吧。
  做事,虽然并不是一种对心灵的慰藉,但至少可以让头脑少一点儿胡思乱想的空间。
  中午刚过不久,就发生了太多事。
  独自一人,在主跃层自己的办公室里,彼得开始在头脑里整理着已经做过的和还没完成的事情。
  残酷、凄惨的死者辨认和通知家属流程已经完成。葬礼方面,饭店力所能及的扶助工作也已经开始安排。
  除了医院的救治外,还可以为伤者所做的一些零碎琐事也在着手实施。
  抢险救助人员——消防、警察,早已撤走。取而代之的是之后赶来的一些电梯检修员,他们正在检查着饭店里所有电梯设备的每一个部件,并将一直工作至明晚。同时,饭店里的电梯服务已部分恢复。
  保险理赔调查员——一帮愁眉苦脸的家伙,已经预见到理赔数额巨大,正在用心地问询、记录中。
  下个星期一,一支顾问团会从纽约飞抵,开始筹划所有客梯更换机械设施的方案。这将是“艾伯特·威尔斯—登普斯特—麦克德莫特”这支新掌门团队的首笔重大开支。
  总工程师的辞职信就放在彼得的桌上,他打算予以批准。
  总工程师多客·维克里的退休一定要处理得体面,退休金的发放也要对得起他服务饭店多年的兢兢业业。彼得保证,他会得到良好的待遇。
  总厨师长埃布伦先生将会得到同样的优待,不过老厨师长的退休必须要尽快办理,让安德烈·雷米尔顶上他的位置。
  安德烈·雷米尔将带着他全新的理念,打造特色的餐馆和气氛舒适的酒吧,并对饭店的整个餐饮体系做一次洗心革面的“大手术”。他将定是撑起圣格里高利未来所需要倚仗的栋梁。饭店光靠房租是难以维系的,就算是天天爆满也仍逃不掉破产的厄运。特色服务——吸引承办会议、餐厅、酒吧,才是源源不断累积利润的“印钞机”。
  还必须实施其他的一些提拔和任命,对部门进行重组,重新明确划定权责范围。作为副总经理,彼得要牵扯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制定政策原则。所以他需要一名副总经理助理,来监管饭店的日常运营。这个人必须要年轻有为、高效务实,必要时可以依律严行,在平时又能与年长之人和睦相处。酒店管理学院的毕业生也许很合适,彼得决定,下个星期一就给康奈尔大学的罗伯特·贝克院长打个电话。院长教过许多精明强干的学生,并和他们保持着联系。他或许能推荐一位合适的人选。
  虽然今天刚刚发生了一场悲剧,不过,虽有近忧,更需远虑。
  还有就是他和克丽斯汀的未来,刚一冒出这个念头,他就感到振奋激动。虽然两人之间还没有明确什么,但是他知道,迟早会确定下来的。早些时候,克丽斯汀就已经回到她的金蒂利公寓去了,彼得很快也会过去。
  还有件事就没这么愉快了,仍然悬而未决很伤脑筋。一个小时以前,新奥尔良警署的警监约尔斯顺便到办公室来见彼得。他主要是过来和克罗伊登公爵夫人进行一次面谈。
  “当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约尔斯颇有感慨,“你坐在那儿一定会想,她那坚冰铠甲下到底藏着什么。她是个女人吗?她对她丈夫的死难道一点儿触动都没有吗?我是看见了他的尸体。我的天啊!没有人应该死得那么惨。当时的惨状,她也看到了呀。甚至没有几个女人敢去看的。可是她不仅看了,而且还神色如常,依然冷若冰霜,没有一滴眼泪。她只是把头微扬,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那副高傲自大的样子。不过,我跟你说实话,作为男人,我还挺仰慕这种气质的。她会吸引着你想去探究,她骨子里到底藏着什么。”警监停了下来,好像在若有所思地琢磨着自己提出的问题。
  后来,他又回答了彼得的问题,“是的,我们会起诉她协同犯罪,并且葬礼后就逮捕她。至于那以后的走向——如果被告方坚称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其丈夫唆使的,同时又在她丈夫已经死亡的情况下;那么陪审团如何裁定……呵呵,我们拭目以待吧。”
  奥格尔维已经被起诉了,警官透露给了彼得这个消息。“我们以协同犯罪的罪名起诉了他,过后也许还会添加其他罪名。地方检察官会做出决定的。不管怎么说,如果你还为他留了饭碗的话,可别指望他5年内会回来。”
  “我们不会留用他了。重整饭店警卫队可是彼得势在必行的大事。”
  警监约尔斯离开后,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宁静。现在,已是傍晚时分。过了一会儿,彼得听见外间的房门开了又被关上。随后,一声轻叩敲在他的房门上。彼得应了声,“请进!”
  进来的是阿修罗伊斯·罗斯。黑人小伙子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只马爹利盛酒器和一支玻璃杯。他把托盘放下。
  “我想也许你需要来点儿这个。”
  “谢谢你,”彼得说道,“不过,我从来不习惯一个人喝酒。”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罗斯从衣兜里掏出了另一支玻璃杯。
  二人静酌无语,今天所经历的种种仍历历在目,使得二人无心畅饮或是举杯相敬。
  彼得先打破了沉闷,“你把拉希夫人送过去了?”
  罗斯点点头。“直接把她送到了医院。不过,我们得从不同的入口进去。在里面会合后,我又把她送到了奥基夫先生那里。”
  “谢谢你。”接到柯蒂斯·奥基夫的电话后,彼得就想派个靠得住的人去接机。这也是他让罗斯去的原因。
  “我们到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只要不出现并发症的话,年轻的拉希小姐就没什么问题了。”
  “我很庆幸。”
  “奥基夫先生告诉我,他要娶她。等她一康复,就办婚礼。她的母亲好像挺乐意的。”
  彼得闪过一丝微笑,“我想大多数母亲都会很乐意的。”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这回罗斯先开了口,“我听说今天上午的会议了,还有你坚持的立场,以及最后事情演变成那种结果的方式。”
  彼得点点头。“饭店会摒弃种族隔离政策,完全彻底的变革。就像现在我们这样。”
  “我想,你是不是期望我会感谢你,因为你给了我们应有的权利?”
  “不,”彼得很肯定。“还有,你又再挑刺儿喽。不过,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继续留在老头子的身边?我知道,他是很乐意的。而且你能得到完全的自由,饭店里还有不少法律事务,我知道有一些你能帮得上忙。”
  “为此,我要向你表示感谢,”罗斯说道,“不过,我是不会答应的。今天下午,我已经跟特伦特先生说过了,我一毕业就会离开。”他把两支酒杯都斟满,然后若有所思地端详着自己的酒杯。
  “我们还在战争中,你和我,我们仍是敌对的双方。战争还会贯穿我们的整个时代。我所能做的,就是拿起我所学到的法律这个武器,为我们这样的人战斗下去。会有许多暗战——法律方面的,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这个过程不会总是那么公平,对我们这一方和你们那一方都会是这样。但是,当我们变得有失公允、狭隘偏执、蛮横无理的时候,请记住,这是我们从你们的身上学到的。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会有许多的麻烦纷争。你在这里也无法置身事外,虽然你取缔了种族隔离,不过这还不是终结,还会出现许多问题。比如,我们的人不喜欢你的一些做法;一些黑人会表现得不尽如人意,只是因为他们固有的行为方式烦扰到了你。你会怎么对付那些高谈阔论的‘黑喇叭’?以及那些自作聪明,借酒谋色的行为?我们当中也有这样的人。当白人这么干的时候,你们会忍气吞声,强作欢颜,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们还会为其百般辩解。可要是黑人这么干呢?你们又会怎么做?”
  “也许真的不会太轻松呢,”彼得很认可,“我会尽量公允客观的。”
  “你会做到的,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不管怎么说,纷争就会以这种方式持续下去的。不过,还是有件好事。”
  “什么?”
  “偶尔,我们也会停战休整呢。”罗斯指了指盛放酒器和空杯的托盘。“我想,这就是其中一次吧。”

×      ×      ×

  此时,夜幕已完全落下。
  饭店里又一轮周而复始的迎宾送客已经尘埃落定。这一天,和以往大多数的日出月升截然不同,不过掩盖在前所未有的大事之下,日常经营仍继续运行。预订、接待、管理、客房服务、工程维护、车库、库房、厨房……所有的这一切都被拧成一股合力,只为完成一个目标——迎来宾客,接纳供养,供其休整,送客出行。
  很快,新的一轮循环即将开始了。
  疲惫不堪的彼得·麦克德莫特准备离去了。他关上办公室的灯,从行政套房里走出来。穿过主跃层的整条走廊,在通往前厅的楼梯口旁边,他在镜子里看到了现在的自己。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这身衣服已经是皱皱巴巴、污迹斑斑了。他想起来,那是在电梯残骸下面时,被弄成现在这般狼狈相的,那里也是比利博伊去世的地方。
  他尽量用手把夹克扯拽抚平,轻微的窸窣声让他发觉口袋里还有什么东西。伸手探进兜里,他摸到了一张折好的纸条。拿出纸条他才忆起,上午开会时,他曾孤注一掷,用自己的职业前途作为赌注,坚持所信仰的原则,最后他赌赢了。离开会场时,克丽斯汀塞给了他这张纸条。
  他竟一直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彼得好奇地展开纸条,上面写道:
  就像接手经营它的那个男人一样,饭店定能走向辉煌。
  在纸条的下方,克丽斯汀用更小的字写着:
  以及,我爱你。
  面带微笑,彼得加大了步伐,朝着楼下他所掌管的这家饭店前厅而去。

  (全书完,凌妙颜OCR,承聪校对,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